59谁忽悠谁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天色雾蒙蒙的,太阳还尚未升起,大抵要比陆小凤昨来找他们之时还要找上一些,九公子却已经醒了。

    确实好早!

    仰躺在上,唐言懒懒的伸着四肢,却依旧不想张开眼睛,尚还不怎么转动的脑袋,想的只有这么四个字。

    昨

    从叶孤城处回来,用过午膳,九公子就提及明一早有要事,所以需要早睡,以便保证充足的睡眠。

    可是……

    “这也太早了吧!”看着近在面前的榻,唐言抽着唇角,简直不敢置信,“才起来多久,睡得着么?”

    九公子点了点头。

    “……”奇人无处不在,自愧不如的唐言往边上撤了撤,说,“那你先睡,我等有了困意的时候再睡。”

    宫九却摇了摇头,“一起。”

    尼妹!大中午的要求人一起休息,还是一觉睡到第二天明的那种,将近□个时辰,十七八个小时啊!

    “真不困。”

    唐言弱弱的反驳,妄图让宫九停了这‘不可思异’的想法,却见后者已经伸出了手,一把将她推到了上。

    “先睡你,再睡觉。”

    话落,衣衫已经被撕开,九公子已经压了上来,动手动脚之时,还不忘‘正经严肃’的回答唐言的话。

    “‘睡’过了,就睡得着了!”

    到了最后,唐言倒确实是睡着了,可却是直接晕睡了过去的,一觉醒来,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时辰了。

    “……困。”

    她翻了个,脑袋往枕头上一埋,九条尾巴余出两条压在上面,满满的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样子。

    宫九瞧着,系腰带的手就顿了顿,险些没忍住又将刚系上的腰带解开。

    这一小会儿,埋着头的唐言就已经再次睡着了,被挖起来也是一脸迷糊,眼睛都不乐意睁开的样子。

    “……到底要干嘛去!”

    一脸不愿的半睁开眼睛,下一秒就又合上,嘴里迷迷糊糊的嘀咕着,“不是大事儿你自己个儿去好不好。”

    “还想睡?”宫九俯轻声问。

    想也没想,唐言便点了点头,尔后就觉得侧坐了个人,耳边也传来一阵气,迷迷糊糊间一个声音传中耳中。

    “那就继续‘睡’!”还来不及欣喜,就听得下一句,“还是昨儿个的步骤。”

    还在‘做梦’的唐言立马就清醒了,一把拍开摸上来的狼爪,窝到一边开始穿衣,然后洗涑窝进马车补眠。

    她是真困!

    跟一派清明,睡足了时辰就精神十足的九公子不同,唐言实打实的是时间党,不到时间就觉得还困。

    ……而且,昨儿个那么‘累’,压根就没休息够!

    九公子随后就跟了进来,同时拎进来的还有一个小小的食盒,一掀开便有饭菜香溢出,着实引得人口水直流!

    “喂!!!”

    唐言不满的抬眼,幽怨的瞅了一眼吃得正香的九公子,脑子里一翻天人交战之后,还是睡觉占了上风。

    宫九勾了勾唇!

    “想不想知道,导致咱们今天必须早起,才能看到好戏的罪魁祸首是谁?”他丢出了铒,可惜小鱼不上勾。

    “……。”

    沉默应对,唐言努力将这些绑人揍上一顿的想法丢出脑海,极力的让自己能再脑袋放空,多睡一会儿。

    马车在街角停了下来。

    食盒被掀开上面一层,九公子吃过的那一份被拿开,下面是一份未曾动过的甜粥,以及几样冰镇过的瓜果。

    “先起来吃些东西。”

    这话说出来,过了大约有半分钟,唐言才眯着眼睛坐了起来,看也不看,接过汤勺就往嘴里塞,顺带迷迷糊糊的问。

    “到了?”

    宫九点点头,后又想起闭着眼睛的某人看不到,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接过汤勺,一勺一勺的准备喂!

    照她那样吃下去,保不齐真能吃到鼻子里去。

    九公子动作自然,唐言却有些‘受宠若惊’,一时也清醒了不少,夺过小碗又吃了几口,便觉得差不多了。

    “再睡一小会儿?”

    正待再打瞌睡,就听得‘枕头’送上门了,宫九这话一出,唐姑娘很是心安理得的就又继续躺下了。

    “……。”尔后,就听九公子接着说,“我抱着你过去。”

    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导致唐言在反应过来之后,瞬间便清醒了,理了理衣服,不等宫九便先行下了车。

    以证明,她不需要‘抱’!

    九公子轻笑,随后也跟了出来,尔后打了个手势示意车夫在此等候,自己则带着唐言往斜街里面走去。

    这条街很平常。

    位于西城角,短而窄,并不繁华,店门也全都古老破旧,都是些做古董字画买卖的,却多不是真品。

    宫九则停在了一家糊裱店的门口。

    这个时间,店门自然不会是开着的,然而里面的人却是醒着的,隐隐约约的,还能听到有人在说话。

    “你一开始,就打算让我来顶罪。”

    女子的声音,尽管隔了几层门,却依旧不甚清晰的传来出来,唐言侧头瞧了瞧宫九,突然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果然,就听得九公子小声道:

    “实在不是我想起这么早。”他叹了口气,“实在是陆小凤大清早的就将公孙大娘,绑了送给金九龄。”

    唐言:“……”

    这一段的剧唐言自是十分清楚,虽然现下似乎有些不同,但大抵的结总是错不了的,只不过……

    “是么?”她斜了宫九一眼,“难道这其中没有公孙大娘一份?”

    计划是这两个人共同商订的,更可能最先是由她边这个人一手提出并且执行的,现在来跟她装无辜?

    “……”九公子只能叹一口气,“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抽了抽唇角,唐言决定还是专注于听屋内的对话,并顺便分出一丝心神,去观察了一下,陆小凤几人藏于何处。

    屋内,话题已经由‘顶罪’引升到沙曼头上。

    “现下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点,你就是绣花大盗,无可否认。”金九龄的绪很高,完成这么一件大案的他十分兴奋。

    他说:“就算你知道全部的真相,也半点儿证据都没有。”

    不可否认,金九龄说的全是事实,一个行踪诡秘,来大历不明的女魔头指证前六扇门总捕,试问天下间,有谁会信!

    更何况。

    “沙曼失踪,蛇王被刺,加上那件染血的衣裳,陆小凤现在定然是恨我入骨,现下我说什么,人定然是不会信的。”

    公孙大娘的话语里不自觉的多了抹自嘲,金九龄听得更加得意。

    “你说的一点儿也不错。”他说,“现下只欠一份供词,这件事便可了结,绣花大盗也会伏诛,没人再会怀疑。”

    听到这儿,唐言不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一个人总是不能太得意,金九龄就是太过得意了,才会在这最后关头,被公孙大娘轻易的就绕了进去。

    今之事,不光在绣花大盗,还在沙曼。

    公孙大娘在将劫走沙曼一事,嫁祸给金九龄,后者却全无查觉,非但默认了此事,还做着让其顶罪的美梦。

    只可惜……

    “你不该承认的。”公孙大娘突然叹了口气,抬手指向门口,“你转回头看看,就知晓自己做了多么蠢的事!”

    金九龄已经彻底呆住,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屋外多了七个人。

    常漫天,江重威,华一帆,以及三个穿着一模一样的青衣妇人,站在中间的,正式他以为早已离开的陆小凤。

    “沙曼呢?”

    相比于伏诛金九龄,陆小凤更为关心活人的安危,所以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寻问早先被劫走的沙曼!

    金九龄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现下才明白,刚刚自己以为不甚重要的一句话尚未解释,现下可能再解释都有些来不及了,不过不解释,又如何?

    想明白了,金九龄却突然笑了。

    “你想用沙曼来要协我们?我劝你还是莫要再做梦了。”公孙大娘继续往上扣屎盆子,一点儿也不客气。

    可怜的金九龄本打算让对方顶罪,最后却被别人当成了替罪羊。

    但在现下这个时候,他却并不打算反驳,反而已经开始准备,要靠着这个误会,替自己赢得一线生机。

    他默认了这个说法。

    “如何?”金九龄挑眉,后又看向陆小凤,直言道,“你与我比一场,赢了我自然告诉你沙曼在何处。”

    陆小凤只得答应。

    似金九龄这样的人,如果咬死了不说,就不会问出什么,若想让他说,就只能按照对方的规则办事。

    更何况,陆小凤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门内,两人打得如火如茶,门外,唐言靠着宫九,懒懒的站在那里,顺带听着常漫天与江重威两人讨论。

    之后就听‘轰’的一声,金九龄一捶轮塌了墙壁,人也跟着飞了出去。

    众人都是一惊,显然没想到他会如此,然而有一个人却知晓,并且提前做了预妨,人正等在那一处。

    只见一道白光划过,拎着大捶的金九龄又被抽了回来,落到空地之上。

    屋顶,唐言正站在顶端。

    众人只见其手中长鞭轻松一绕,便又回到了衣物之上,宛如衣饰一般,之后便飞而下,落于地面。

    “此次,还要谢过唐……”

    正待此时,却见唐言边又出现一个白影,陆小凤似是想起了什么,苦笑一声,改了口,“宫夫人。”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木木三扔的地雷,谢谢!!!

[(www.geNduba.com)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