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被丢下了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神奇到晚上不睡觉或睡很晚,第二依旧能雷打不动的早起并且精神头十足。

    但是,这其中绝对不包括唐言。

    上学时心心念念的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现下跟了宫九养了两三年,完全已经将这一想法转化为现实。

    而今天……

    一大清早,离几人分开还不到三个时辰,陆小凤就已经‘登门’,且不告而入,正在客厅里品茶饮酒外加等人。

    一同上门的,还有前六扇门总捕头金九龄。

    从上爬起来,默了数秒,堪堪有些回过神的唐言转头就又倒在了上,一边嘟嚷着不满的抱怨着。

    “困啊!!!”

    好久没有试过在太阳还没升起之时起了,更何况昨天晚上回来之后,宫九可又没少的‘折腾’她。

    宫九自然也困!

    他一惯是个享乐主义者,崇尚自然醒,这么早被人吵醒自然十分不悦,忍了忍才忍住没爬起来把人打出去。

    “让他们等着!”

    最后,他给屋外的车夫下了命令,让人等着,至于等到什么时候,没说,陆小凤和金九龄也绝对不会料到。

    “……兄台。”

    桌上的茶水已凉,阳光斜斜的了进来,已经是半上午了,宫九和唐言两人还未出来,据说还在睡。

    陆小凤忍不住第三十八次跟车夫商量,“就不能再去通传一声?”

    然而等待他的依旧是同样的结果,车夫已经不在回话,而是例行的摇头,显然再去打扰二人睡觉是不成的。

    陆小凤只得叹气。

    金九龄倒是很沉得住气,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茶水喝了一杯又一杯,一点儿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

    直到等在外面的鲁少华走了进来。

    “老总。”他依旧一进来就瞧向金九龄,并汇报道,“我们的人在那栋小楼边发现可疑的人,却被对方甩开了。”

    陆小凤站了起来。

    “这位兄台,等唐姑娘醒了,还请……”他话还未说完,便被站在一边的车夫截断,后者强调,“是宫夫人。”

    陆小凤:“……。”

    在一旁瞧了良久的金九龄忍不住摇头失笑,就连刚进来的鲁少华,脸上都带出少许的笑意,惹得陆小凤更加无语。

    “……。”最终,他只得说,“等你家公子醒了,通知他去找我们。”

    唐言才踏进大门,就听到这么一句,当下恨不得再返回去,倒上跟宫九抢被子,再去睡上一个回笼觉。

    得!!!她为什么要强撑着爬起来!

    “你们先走。”想了想,唐言果断决定,“等会儿阿九醒来,我与他一同坐着马车前去那栋小楼找你们。”

    唉!!!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声叹息,九公子懒懒的声音随之响起,恰到好处的表达出了那么一丝的懊恼与纠结。

    “早知道,就不强撑着起来了!”

    唐言也想叹气,顺便跟着来一句,‘阿九你又抢我台词’,这本应该是她自己心中最为诚实的想法才是。

    这会儿,就连一向淡定的金九龄,表也忍不住的裂了。

    “……”抽了抽嘴角,陆小凤才再次提及,“如此,我们便马上赶往小楼,去看一看是否还留有线索。”

    唐言点了点头。

    车夫早在她出现的时候,就已经离开去马,并且准备早餐,现下应当备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出发了。

    路,赶得很急。

    鲁少华不要命似的飞奔,车夫便也跟着跑,好在马是好马,车是好车,防震能力也比寻常马车要强上一些。

    但对于想吃完饭睡个回笼觉的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小楼离得并不近,如此赶路,也花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才赶了过去,那边候着的人早就已经等急了。

    “老总。”

    金九龄一下车,便有一个便装男子态度恭敬的迎了上来,他虽然笑着,但是说的话却绝对并不是在叙旧。

    “人来了,又跑了。”他说,“此人轻功极好,我们跟不上。”

    对此没有人感到意外,公孙大娘的轻功是公认的好,在场众人都有所耳闻,陆小凤更是亲自见识过。

    那样的速度,凭借这些捕头,自然是追不到的。

    “进屋内瞧过了么?”

    金九龄问出这话过后,孟伟便摇了摇头。陆小凤瞧见便是眼睛一亮,与金九龄对视一眼,便率先奔向了小楼。

    “进去看戏?”

    落在最后,宫九侧头瞧见唐言,后者长长的叹了口气,似是十分无奈,“若说这场戏,真不值得早起来看!”

    九公子眸光一亮,说,“那不如回去继续‘睡’。”

    那一个睡字,特意被加重了音,显然此‘睡’非彼睡,不是静词而是动词,这与唐言的本意简直天差地别。

    脸上一红,她便甩开宫九,也跟着闯进了小楼。

    楼内十分普通,与一般人家居住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一点,同他们昨天晚上呆的那间小屋完全一致。

    衣柜里的衣服各种年纪的都有,唯独缺少一双鞋子。

    翻箱倒柜,寻找线索,本就是六扇门的拿手好戏,与这些人一比,陆小凤反倒算是半个外行,手脚慢了些。

    “找到了!”

    孟伟,也就是之前与金九龄搭话的男子,从小厨房出来便直奔金九龄而去,手里则多了一个小匣子。

    “在哪里找到的。”

    金九龄大喜,一把接过盒子,并拍拍他的肩膀,状似鼓励,孟伟便更开心了,当下便指着后的厨房道:

    “就在小厨房的灶子里。”

    那里的确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通常没人会去那里翻找,陆小凤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六扇门出来的捕头,也是有些能耐的。

    “打开瞧瞧。”孟伟似乎十分兴奋,双眼都在放光,“藏得那么紧,里面一定有重要线索。”

    金九龄点了点头,伸手就要去掀那小匣子上面那雕花的木盖,一旁的陆小凤却眼急手快的拦住了他。

    “小心。”他说,“匣子里可能有机关。”

    摇了摇手里的小盒子,金九龄并不在意,“无妨。”他笑着补充,“基是装了机关,这盒子的重量万般不会如此之轻。”

    闻言,陆小凤便也不阻拦了。

    要论江湖经验,金九龄并不比自己少,更是向来谨慎小心,想必是不会出事的,却不料匣子一打开,意外就发生了。

    “碰!!!”

    盒子一开,毒烟散出,金九龄在第一时间便向后倒窜了出去,为此还撞倒了一边的柜子,然而这依旧无用。

    “金兄!”

    陆小凤在第一时间上前探查,并驱散毒烟,这才仔细看向金九龄,后者这个时候已经是全无知觉了。

    “唐……。”

    回似乎是想要唤唐言,却瞧见孟伟走了进来,正往那掉落在地上的小匣子而去,不由的皱了皱眉。

    “小心,可能还有其他暗器机关。”

    闻言,孟伟顿了顿,正待笑说些什么,就见窗外闪过一个人影,眼神一缩,未过脑子,口里已经喊了出来。

    “谁在外面?”

    唐言眯了眯眼,顺手就抓起了盒盖,随手便扔出了窗外,就听一声哀号,然后便是脚步声越来越远去的声音。

    “我先去追人,金兄就麻烦二位了!”

    说完这话,也不等唐言与宫九应声,陆小凤便已经翻窗而出,朝那人追了过去,留下的孟伟则皱了皱眉。

    唐言轻笑一声。

    “孟捕头。”她说,“这里派几个人守着就好了,现下最重要的,还是先送你家老总去找施经墨,解毒要紧。”

    施经墨是这里最好的大夫,对毒药方面也颇有研究。

    有了唐言这句话,孟伟也顾不得其他,连连点头应是,并快速布置好人手,急忙就带着金九龄去解毒。

    等人走远了,唐言才松了口气。

    “你说,”她问宫九,“咱们俩跟来干了什么,就白跑一趟?”陆小凤究竟是为什么,非得把他们俩挖出来带来。

    还是九公子了解此事,“他怕自己一个人拦不住公孙大娘。”

    唐言抽了抽嘴角,想起似乎昨天公孙大娘才从陆小凤手里逃掉,后者想找两个人压阵,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西门吹雪和花满楼,不就常被拉来客串么。

    “这么说倒也没错,不过,现在陆小凤跑去追人,金九龄又装模做样的被带走了,似乎咱们俩人,被选择的遗忘了。”

    摸着手里温润清凉的折扇,唐言越发觉得提前起是个错误的决定。

    果然什么事,一旦跟陆小凤扯上关系,就总没好事,为陆小凤的朋友,似乎总是会各种‘倒霉’。

    例如,睡不成懒觉的她。

    考虑了一下,如果从此跟陆小凤断交,可以成功的可能,分析之后,唐言果断在后面画了个大大的零。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唐言再次重复,“阿九,咱们被丢下了!”

    “无妨。”边,九公子笑得一脸温润,从衣袖里取出一张帖子,递给了她,“咱们正好还可以去赴宴。”

    赴宴?谁的?

    奇怪的瞅了一眼宫九,唐言接过那张制作精良的帖子,却是越瞧越熟悉,打开之后更是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这不是叶城主先前送的么?”

    就是之前送来邀他们来此一趟的那张帖子,就是认错了外表,内里的内容唐言也是断断不可能认错的。

    果然,就见九公子点了点头。

    “确实。”人家说得理所当然,“既然请了,也不在意咱们多去一次,走吧,去瞧一瞧那所谓的天外飞仙。”

    唐言:“……”

    ()

    [(www.geNduba.com)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