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孤城相邀

    最新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九公子起向来很晚,一直以来唐言都觉得这是个好习惯,因为她也能跟着多睡一会儿,然而今天之后……

    其实这个习惯一点儿也不好!

    西门吹雪素喜早起练剑,陆小凤素有麻烦缠,就连花满楼,怕是也有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偏偏宫九……

    而她嫁的人是宫九。.7k7k001.

    以往晚起并没有什么,但现在就有了,因为九公子醒来之后并不起了,更加拖延了自己睡觉的时间。

    他会想着……再来一次。

    一大早起来回笼睡没睡成,反倒被折腾得累到起不来,趴在上,唐言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幸好!!!

    幸好玉罗刹昨天就走了,不用去清早起来去敬媳妇茶什么的,不然的话,唐言觉得自己真的会死的。

    累得是一根指头都不想动。

    宫九倒是神清气爽,就连昨晚上鲜血淋漓的脊背,现在也就就恢复如初,摸上去感觉极好,哪有昨晚的那种恐怖。

    “再来一次?”

    唰,唐言立马抽回摸在宫九上的爪子,警惕的瞪大了眼睛,直把宫九瞧得笑了,然后松开她起

    哗啦!!!

    围在周边的苏幔在刚刚得到‘解放’的尾巴乱甩之下,终于被扯了下来,然后就那么堆到了唐言上。

    卧糟!!!

    几下将其甩到一边,被压了一个晚上的晚上继续‘放风’,唐言则眯着眼睛继续休息,直到宫九再次进来。

    “……?”

    疑惑的瞧了过去,唐言以为对方好歹会‘大发慈悲’,懂得离她远远的,近几个小时不要再回屋里来呢。

    这才几分钟?

    九公子瞅了一眼被丢到了一边的苏幔,淡淡的收回目光,含笑着将一个托盘端了进来,上面是些饭食。

    “……阿九。”

    唐言感动的泪眼汪汪,闻到饭菜香,她才想起早饿得前贴后背了,果然,成婚是个力气活儿,最费力的永远是洞房之夜。

    吃完了继续睡。

    等唐言再度起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才吃过晚饭就发现,竟然不科学的又到了上睡觉的时间了。

    太恐怖了!!!

    手脚并用的爬下,直奔后面的温泉而去,最起码要在里面泡到九公子睡着,唐言在心里给自己下定决心。

    然后……

    她才想起,没成婚前九公子都没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成婚了更不会有,人家直接追到了温泉里面。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就是如此了。

    一直到了第三天,唐言才算看见了外面的太阳,一出门就风牛汤一华服,笑眯眯的站在那里瞧着她。

    “……”怎么感觉这么丢人!!!

    牛汤就是那天喊唐言九嫂的人,也就是宫主。就像她给自己起的名字一般,现在的她就像一个公主一般的耀眼。

    “九嫂。”开口的时候,她人已经走了过来,“外面送来的帖子。”

    就因为这么一张帖子,在新婚的第四天,唐言与宫九离开了小岛,坐上了回中原的大船,一路南行。

    牛汤要求随行。

    “到了地方我就消失。”瞧着九公子明显不悦的神色,她指天发誓,“真的不会打扰你们二人世界的。”

    宫九瞅了唐言一点。

    “收拾东西。”唐姑娘心莫名激动,抓着牛汤不放手,“外面那么乱,我们大家还是一起行动的好。”

    宫九抽了抽嘴角,“她能保护自己。”

    这个唐言自然清楚,她想的只不过是,路上多一个人,想必宫九不会那么过份的折腾她,再这么下去会死人的。

    牛汤最终还是上了船。

    宫九颇为有些不悦,冷着一张脸瞧了她许久,才转回了厢房,留下丝毫不见害怕的牛汤,和一脸无语的唐言。

    “……”牛汤笑道,“九哥又进错屋了。”

    船很大,里面厢房众多,且从外面看起来丝毫没有差别,就是唐言不注意也要走错,更何况是宫九?

    抽了抽嘴角,唐言说,“我还以为是我瞧错了。”

    “……”无语了半晌,牛汤一脸找到真相的模样,“怪不得九哥喜欢你,说实话你们还真有夫妻相。”

    唐言:“……”有哪里不对?

    “连不认路的习惯都一样。”牛汤扫了眼厨房的方向,眼睛一亮,“有牛的味道,我去给九嫂煮碗牛汤。”

    “……”牛汤已经离开,唐言把来不及说出的解释吞回了肚中。“其实我不是路痴。”

    一个人若经常重复的做一样东西,总是可以做到精之又精,牛汤并不会做菜,她只会煮那么一种汤。

    汤是牛煮出来的,所以叫牛汤。

    与市面上,店铺里卖的有所不同,味道却是新颖独特,十分美味,唐言整整喝了一大碗,竟然还尚觉意犹未尽。

    “真好喝。”

    牛汤仿佛很开心,就一直笑盈盈的坐在对面等着她喝,听唐言说好喝,脸上的笑容便更加愉悦了。

    她说:“我从七岁开始就学着煮这道汤,其间换了三十六种材料,三百二十种煮法,最后才变成如今的这碗牛汤。”

    怪不得……她本人会因为此被人称做牛汤。

    唐言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碗牛汤真的可以说是甘称一绝,至少至今为止,她还尚未喝过如此美味的牛汤。

    “这和之前的那碗并不一样。”

    之前在她吃过饭之前,牛汤也送来了一碗相同的汤,色泽样貌,均同这碗一般,但味道却是并不如这一碗。

    “那一碗是给准九嫂的,这碗是给九嫂的,自然不同。”

    牛汤又说道:“而且喝汤之前是否吃过东西,吃了多少,又是什么味的,这些也会影响到汤的味道。”

    唐言似懂非懂的点头。

    不过上一次,似乎她喝之前,确实是吃了许多的东西,且味道不一,或许真的是这些影响到了汤的味道。

    她没研究过,不太懂,不过那个准九嫂和九嫂的区别,估计也让汤的味道变了一变。

    “进来。”

    宫九正站在门口,倚在那里瞧着唐言,后者瞅了眼牛汤,却发现后者已经很不给‘面子’的闪人了。

    “……哦。”

    眼睁睁的瞧着自己的‘理由’,已经回了屋,并且关上了门,唐言慢吞吞的应了声,不甘心的随着宫九进屋。

    为什么‘电灯炮’不亮?

    牛汤简直太不给力了,瞧着也不像是十分惧怕宫九,怎么对方还没甩上一个眼神,就已经乖乖的溜了呢。

    回屋自然会被吃豆腐。

    被抱在怀里,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罢了,唐言后知后觉的发现,九公子的手已经伸向了耳朵,然后……

    耳朵出来,尾巴跟着不甘寂寞的也甩了出来。

    “……”默了一秒,唐言的目光落到桌上的帖子之上,微微一亮,试图转移宫九的注意力,“阿九,你说……”

    宫九眯眼,“嗯?”

    “……”乖乖缩回去被摸,以免‘触雷’,唐言哭无泪,但依旧不死心,“我只是想说你怎么会认识叶孤城。”

    白云城主,远在天外,剑如飞仙,人亦如飞仙。

    瞅了瞅正在占她便宜的九公子,唐言实在想不出两人会有什么交,按理宫九应当是极其‘低调’的。

    “早些年相识的。”宫九说,“那时候我尚还在用剑。”

    于是不打不相识么,眨眨眼,唐言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直到快要被拉上了,灵光一闪,她突然间想起。

    “比剑?”她惊奇的问,“那怎么可能还都活着。”

    江湖中几乎无人不知,叶孤城与西门吹雪极其相似,这两个人都是可以死,却不许自己败的剑客。

    那么跟其中之一比剑,除了杀死对方,就只有被对方杀死这一条路。

    用剑期间,宫九遇到叶孤城,唐言几乎不相信他们不会动手,可现在,这两人依旧活得好好的,甚至似乎还成了朋友?

    桌子上的那份帖子就是很好的证明。

    那是叶孤城送来的,请他们往南王府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商,所以唐言与宫九才会提前出岛,前往中原。

    “江湖传言未必可信。”

    等唐言变完了脸,宫九才缓缓开口,一边把玩着手里毛绒绒的大尾巴,一边漫不经心的给唐言解释。

    “西门吹雪是否言如其人我不清楚,叶孤城现下却早已并非完全如此。”

    唐言敏锐的发现,“现下?”她说,“如此这般说的话,叶城主他以前的确……?”是传言中的那般人物。

    宫九点点头。

    “当年只一见面,叶孤城的眼睛都快粘我那把剑上了,我估摸着,直至比完剑,他连我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对于剑之人,这般样子倒并非不可理解。

    “之后我与他比过一场,然后又在亭子里辨了三天,离开之后,便很少再听到他与人交手的消息了。”

    唐言:“……原来如此。”

    说到底,还是九公子威武,竟只用区区三,就让叶孤城那般心思坚定的人,不知为何改变了最初的剑道。

    不过,“你们是怎么遇上的?”

    一瞬间,九公子的目光变得有些怪异,默了好半晌,才在唐言越加好奇的目光之下,缓缓的开口说道:

    “在白云城与属下走散了而以。”

    言下之意,自然就是不小心误闯了什么地方,或是城主府,再或者可能是叶孤城练剑的地方,然后……

    所以说都是路痴惹的‘祸’么。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