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成婚之日

    (

    成亲一向是件很麻烦的事,宫九最是讨厌麻烦,是以唐言也少了许多事,只在婚前两试了几喜服。

    至于其他的事,自然是有其他人代劳。

    不过属下再多,再是能干,成亲当,拜堂洞房,还是其他人帮忙不得的,是以这一两人都早早起来了。

    好困!!!

    跟着九公子甚久,早已习惯了晚睡晚起,乃至于早睡依旧晚起的唐言,眯着眼睛任人帮忙穿衣装扮。

    折腾完了,屋里却多出了一个人。

    几个侍女突然停了动作,然后低着头恭敬的退开,唐言一眼扫去,愣了足足有三秒,才堪堪反应过来。

    比那天更象了。

    眼前之人一袭红衣,在这满目红色之中,突的一瞧,倒真是像喜服,然而唐言却知晓,那并非喜服。

    因为,眼前这个人不是宫九。

    玉罗刹完全一改那风格,一红衣飘飘,嘴角含笑,愣是将一个中年大叔,生生的变成了俊美公子。

    这哪里像是宫九的爹,分明就是哥哥辈的。

    抽了抽嘴角,唐言等着这位未来的‘公公’开口,想看看成婚当这人闯入新房是准备干什么,阻止?

    谢天谢地!

    可惜了,玉罗刹行事向来乖张,不按常理出牌,唐言的如意算盘注定是要落空了,因为对方只不过是来……

    “别紧张!”

    玉罗刹笑着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之上,一张瞧着甚是年轻的脸上挂着一种名为‘上辈’的笑容,就那么瞧着唐言安慰。

    唐言:“……”我不紧张,真的!

    就见玉罗刹又指了指桌子上的茶杯,适才道,“本不该走这么快,奈何有些事不得不去处理,所以这茶,就先敬了吧!”

    ……媳妇茶?

    有人见过拜堂之前喝媳妇茶的公婆么?就算再没常识的人也应当知道,这茶应该是等成婚第二,洞方之后才喝的。

    “俗世礼节,大可不必在意。”

    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玉罗刹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倒是让唐言更为无语,不必在意你现在还来喝茶?

    “……”上前倒了杯茶,唐言就那么推了过去,“喝茶!”

    玉罗刹:“……?”

    唐言笑着提醒,“俗世礼节,大可不必在意。”

    “……好。”怔了半晌,玉罗刹反倒是笑了,端起茶便直接喝了起来,喝完起,竟还没忘记给红包。

    “这个拿好,爹我先走了。”

    “……”抽了抽嘴角,唐言觉得,对着这么一张脸,要喊出一声爹,那可真是挑战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好在玉罗刹并不在意这些。

    喝了茶很快便自行离去了,留下嘴角直抽,甚为无语的唐言瞧着手里的红包,然后捏了捏,这么厚?

    还是硬的。

    心底有了丝不太好的预感,唐言三两下拆开外面那层红纸,将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果然是一块玉牌。

    “……卧糟!!!”

    千年的古玉,冰凉的触感,细腻的脉路,精致的雕工,无一不在说明这块玉牌的价值,然而它最为贵重的,却是其代表的含义。

    见之如教主亲临。

    此乃西方魔教之宝,以玉罗刹之名命名,是为罗刹牌,天下间的魔教弟子,见玉牌,如见教主亲临。

    不会有错。

    正记和七十二天魔,三十六地煞,反刻一千多字的梵经,这些信息直指唐言对罗刹牌的了解,更何况。

    这是玉罗刹亲手递给她的。

    屋门又开了,进来的人依旧是红衣,却是大红的喜服,唐言摇了摇手里的玉牌,就朝宫九扔了过去。

    宫九又递了回来,“给你就拿着。”

    僵着一张脸,面无表的递回玉牌,就连语气也是一般的刻版无趣,一如当初刚刚见面之时的样貌。

    唐言:“……?”

    见她不接,九公子便直接塞进了唐言的袖子里,难得的没有趁机吃豆腐,反而还在退回的时候,帮她理了理衣袖。

    “拜堂的时候不在,也该给些补偿。”

    唐言明白了,玉罗刹说的有事处理,竟是急得连拜完堂都等不及了,所以才趁早来喝媳妇茶,不过九公子……

    “他们说,男女双方成婚前不可见面。”

    以前只是听说貌似有这么一个规矩,但这几天,宫主现学现卖,可算是给她普及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

    宫九却全然不在意,“世俗礼节,何必在意。”

    ……该说是父子相似么,这儿子老子都说同样的话,所以说,是谁误传西门吹雪才是玉罗刹的儿子的。

    明显不像么!

    九公子只呆了一会儿就走了,似乎来了只是瞧瞧她,唐言敏锐的发现,离开的时候,宫九那双手握得死紧。

    紧张?

    就那么一瞬间,唐言心里头立马就舒坦了,从晚晚开始,一直环饶在心里的那股淡淡的紧张感,在这个时候也消了不少。

    满心满眼的都是,原来宫九也紧张。

    怪不得今天这般怪异,不似往常一般随,而是又恢复了初见时的刻版无趣,面瘫严谨,原来是因为在紧张。

    虽说心里舒坦了不少,但真正拜堂的时候,依旧是紧张的。

    玉罗刹果然不在,小老头儿自然也不可能坐在首位,唐言的父母远在二十一世纪,于是乎,高堂空缺。

    拜了两把椅子。

    这一想法倒是让唐言少了些许的紧张心理,好不容易拜完堂,被送进了洞房,倒是可以松上一口气了。

    宫九还在外面。

    在这小岛之上,九公子的受欢迎程度极高,平里回来都要陪着大喝一顿,更何况是今,更是要灌醉了才好。

    唐言本是这么以为的。

    然而宫九今回来得特别早,上的酒气也并不重,一副压根没怎么喝的样子,只一进来就奔向了小桌。

    桌子上有几盘精致的点心,还有一盘刚刚送进来的水饺。

    水饺是递过来给唐言吃的,后者就着筷子,直接张嘴就咬,将近一整天没怎么吃饭,她倒确实是饿了的。

    然后……

    “……唔。”才刚刚入嘴,唐言便已经直接一口吐了出来,“生……生……生的竟然……敢不敢煮熟了。”

    九公子笑得一脸愉悦,“来,再吃一个。”

    “……”

    后知后觉的想起,似乎成婚的时候是该有这么一段的,唐言眼泪汪汪的瞧着那盘生饺子,不甘心的挣扎着。

    “已经吃过了?”

    “……哦。”九公子眯了眯眼,问,“那生不生。”

    唐言咬牙,“……生。”

    然后就见宫九夹起一个,径自送到自己嘴里,然后嚼巴嚼巴吞了下去,紧接着又夹了一个,送到她嘴边。

    “吃吧!”他说,“只有那一个是生的而以。”

    抽了抽嘴角,唐言又瞧了瞧一边托盘之上,被她吐出来的那一只生饺,这叫什么事儿?只专门做了一个祸害她?

    “……啊!”

    张开嘴,唐言便等着投喂,既然喂了,就别想停得太容易,敢拿生饺子给姐吃,就能让你伺候到底。

    眯着眼,含着笑,一改拜堂之前的紧张样,宫九现下倒是有求必应。

    鲜香馅美的小饺子,精致香甜的小点头,还有碗乎乎的莲子汤,唐言吃完了,宫九才放了下碗筷。

    一边的小桌子上两个白玉酒杯里已经倒满了酒。

    唐言接过,因为‘业务不熟’,想也没想就准备喝,却被宫九拉住,两人的手臂饶在了一块儿,然后又饶了回去。

    “……”唐言猛得想起,“……洞,洞房?”

    交杯酒之后可不就要洞房了,因为这个认知,晃了一下神,紧接着,就见下的晃了晃,杯里的酒也跟着酒了出来。

    “……呵!”

    九公子轻笑,夺过杯子就丢到一边,也不顾及那被酒泼湿了的衣服,人就那么直接了当的压了上去。

    “这么急?”

    极为暧昩的用指尖勾住下人衣领上的倒扣,宫九越加压低了子,把正挣扎着想要起的唐言重新压了回去。

    “……急你妹!!!”

    实在忍不住爆了粗口,唐言脸色暴红,她分明就是想到洞房吓了一跳,哪里像是很急的样子了。

    而且……今晚的似乎晃得隔外厉害。

    被那么压在下,哪怕九公子并未用力,只是虚压着,以指划过衣领,唐言也是起不得,一动,反倒晃得更利害了。

    尼妹!!!这当初到底是谁设计的!!!

    “满意么?”宫九的手已经伸向第二颗扣子,边解边问,“这可是我亲自设计,后又命人吊在高处。”

    唐言:“……变态。”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这么想宫九,却是第一次这般直白的说出来,或许是成了婚,终究是有些不同了。

    宫九会不会生气?

    唐言心下有些忐忑,不得不说,就因为这丝小小的心虚,让宫九接下来的动作变得顺利了许多。

    “变态么?”

    九公子眯了眯眼睛,唐言无端的更加心虚了,紧接着发现对方的动作之后,就顾不得心虚,伸手就抓住了宫九往下探去的大手。

    就听得耳边响起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他说:“如你所愿。”

    唐言悔得肠子都青了,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学乖,宫九那‘变态’跟常人能一样么,能一样么!!!

    瞧瞧!!!

    人家这根本没有生气,非但如此,还把‘变态’二字当成了对他现下的要求了,可她分明不是那个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