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所谓夺位

    (

    玉罗刹只道儿子被心腹带去了中原,却从未讲过带去了哪里,现下成就如何,在原著中其儿子的份一直成迷。

    西门吹雪。

    这是众人根据原著之中的信息猜测而来,因为万梅山庄也是突然出现的,更是没人知道老庄主究竟是谁。

    但是。

    唐言基本已经把这个当真相了,现在却是突然发现,那终究只不过是猜测,总归不是原著里提过的,是假的。

    玉罗刹的儿子,另有其人。

    如此一想,不说相貌,单论格,西门吹雪与玉罗刹便是极其不像,反倒是宫九与其有诸多相似之处。

    所以?

    “玉罗刹是你爹?”唐言还是忍不住想要确认一翻,毕竟这个消息实在与她以往的认知,大有区别。

    “……”

    宫九已经笑过一次,这会儿见她这神,却依旧还是十分想笑,但考虑了一下后果,他还是忍住了。

    “亲爹。”他十分确定。

    “……”唐言忍不住问,“那太平王呢,你不是太平王世子么!”太平王世子的爹竟然会不是太平王?

    “那是假的。”

    宫九说,“我出后三天,就被小老头儿带到了这个小岛上,那时恰逢太平王府上一个小妾生产,我就又被换了进去。”

    “……”

    默默反应半秒,唐言点了点头,她想她算是明白,为什么宫九之前跟她说的是玉罗刹信任小老头儿。

    的确是信任,而并非是很好的朋友。

    唐言发现她看到了一盘局,很大的一盘局,那是一盘从二十年前,或者更早之前就已经开始在下的局。

    沉默半晌,她突然问,“什么时候成婚。”

    “三之后。”

    “……”这么快的事为什么她一直不知道,抬头瞪了宫九一眼,最终,唐言也未就这件事发怒。

    只是长叹了一口气,之后又问,“你确定?”

    宫九很确定,他只是没想到,唐言突然之间会直接面对这件事,以往的时候,对方总是能避则避的。

    “既然这样。”顿了许久,唐言才接着说,“有件事,我必须要问清楚。”

    宫九觉得唐言的态度跟下面的话绝对有关系,但却依旧猜不出有什么关系,但却越来越有关系了,不是么?

    唐言开口就是,“你们想造反?”

    “……”宫九足足沉默了半晌,才问,“你想当皇后?”他为难的皱了皱眉,“可是当皇帝有很多的麻烦。”

    “……”

    唐言眨眨眼,再眨眨眼,突然觉得自己有可能是在鸡同鸭讲,不然的话,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反应?

    她换了一个问法。

    “我这么问。”唐言说,“为什么你当初会进太平王府成为世子,这与呆在西方魔教的区别根本并不大,只会凭填诸多不便。”

    “区别很大。”

    宫九说,“西方魔教基本上是一言堂,下面的人被压制得很死,只要玉罗刹在,那些别说是做些什么,就连想都不敢想。”

    唐言:“……比皇帝还霸道。”

    宫九笑了,“在西边,西门魔教的教主,与皇帝又有什么分别,只不过不用去管黎民百姓的生活而以。”

    唐言一直都知道西方魔教很强,却是头一天知道如此之强。

    “你不是一直觉得玉罗刹很强么,怎么会觉得他会将内宅置得跟太平王府似的,玉天宝在里面可是活得很好。”

    这倒是实话,玉天宝的一路确实是顺风顺水,并无任何磨难。

    “……”唐言默默无语半晌,才抽着嘴角说道,“如此说来,进王府是为了让你的生活多灾多难一些。”

    “差不多。”

    宫九点点头,“不过王府里的那些人,还是有些有笨了,长大了一些,抢了世子之位,玩的就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你就出来了?”

    九公子点点头,“嗯,当时开在外面的生意越来越大,我便干脆跑了出来,到外面去找有意思的人玩。”

    “……”唐言无语,“被你看上的真可怜。”

    宫九反问,“你也很可怜?”

    “……”唐言这才反应过来,问道,“莫不是当时你就是看中我有意思,才故意算计,要带着我一起走的?”

    宫九指出,“你也很想跟着我走。”

    唐言无语,当时不是刚来什么都没弄清楚么,要早知道的话她就要考虑考虑,到底要不要被拐上车了。

    九公子道,“问完了?”

    “没。”唐言这才想起正事,正了正脸色,问出了其实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所以说,其实你进太平王府,并不是为了世子之位,也不是为了夺位的时候有个名正言顺的份?”

    宫九眯了眯眼睛,原来就是这个问题么,但是他确实……

    “在此之前从未想过。”

    “……哦。”唐言松了口气,却是又突然忆及,这口气似乎松得太早了,因为宫九说的是之前从未想过。

    “那现在?”

    九公子朝她笑了笑,说道,“如果你想的话,我去夺下来当上两天的皇帝,其实也尚还是可以办到的。”

    唐言:“……还是别了。”

    不夺位的话,你好我好大家好,不然的话,她就得考虑在把陆小凤打晕之后,究竟要往哪个方向扔了。

    宫九失笑,“你就是怕这个?”

    怕到都无视了成婚的恐惧,夺位么,究竟有什么好怕的,九公子摇摇头,十分不能理解这其中的危险

    不过……“你既然已经答应,那我便让他们开始准备,三之后便举行成婚仪示。”

    “……”唐言眨眨眼,“不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么?”都没事先通知她,她不同意估计肯定要架着拜堂。

    谁料宫九却说,“在等你答应,再定时间。”

    “……我去!!!”

    唐言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了,等她答应唉!!!这这这这……她这究竟是一时脑残错过了什么!!!

    真是一失言成千古恨。

    好在从宫九这里得了准确的信息,这家伙对皇位没有兴趣,也就是说之后的什么造反刺杀一定另有原因。

    既然如此。

    唐言决定,到时候一定要让这个‘原因’不存在,坚决不能让宫九干出,去找陆小凤来刺杀皇帝的事

    等等!!!

    “你找陆小凤麻烦,真的不是想让他更有声望一些?”最好江湖朝堂皆如此,然后再用来刺杀皇帝。

    “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宫九眯了眯眼。

    唐言点点头,反问道,“难道不是?”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算不全是,也应该是最主要的原因吧!”

    九公子乐了。

    罢了,她即这么认为,就这般认为吧,至于那只陆小鸡,想跟他抢媳妇儿,别说门,连窗都不会给他剩下。

    更何况。

    “……啧!!!”宫九眯着眼睛说,“听说前段时间,陆小凤输给了司空摘星,趴在后院里挖了整整十天的蚯蚓。”

    抽了抽嘴角,唐言深深的为陆小凤默哀。

    “再见时,据说就连花满楼都说,他上的味道难闻得像条刚从烂泥里捞出来的狗。谁知,”话题一转,宫九又道,“才不过区区两天,就摇一变,入赘进了中原的某个山庄。”

    “……”果然是陆大‘种马’。

    九公子眯了眯眼睛,对陆小凤的‘诋毁’算是结束,谁知唐言却是动作一顿,然后猛得抬起头瞧了过来。

    “薛冰?”

    “你知道?”宫九抬头瞧她,点了点头,“正是薛冰,听说陆小凤带着人正在游山玩水,往京城而去。”

    唐言:“……”

    瞎话不是这么说的,若是没错的话,陆小凤应该是在查案子,薛冰是以知道红鞋子的秘密相胁,然后跟着跑出来的。

    不过……

    “阿九。”唐言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瞧着宫九,出言相商道,“有大案子,咱们先出岛去捞钱如何。”

    言下之意,自然是成婚的事暂缓。

    九公子任她瞧着,半眯着眼睛,捧着手里的茶喝,待到喝得差不多了,才抬起眸,扯开唇笑开了。

    他说,“没多少钱,不值得跑一趟。”

    “……不少的。”唐言立马开始数,“不说其他比较小件的,大件的就有华玉轩珍藏的七十卷价值连城的字画,镇远的八十万两镖银,镇东保的一批红货,金沙河的九万两金叶子,还有那平南王府的十八斛明珠。”

    九公子依旧摇头,“加起来也不及霍休那的一半,而且……已经被花掉不少。”

    “……”太有钱果然也不好,唐言想了想,另辟新路,她说,“我想要明珠,正好里面不是有十八斛么。”

    宫九抬眸,“真的想要?”

    有门?唐言眼睛发亮,猛的点头,却见九公子拍了拍手,等到车夫的影出现在门口之时,他吩咐道。

    “去库房去把前些子从金九龄那里买的那十八斛明珠取来。”

    唐言:“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