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极其了解

    最新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屋子里没有点灯,本是极其昏暗,然而对于唐言与宫九来说,夜里视物虽不如白天清楚,却也并不影响。(  )

    血,鲜红的血。

    ‘爆怒’过后,唐言的目光便又落到了宫九上那条条道道的伤口之上,忍不住的就倒抽了口凉气。

    “……没事吧!?”

    唐言想下看看,突然之间又想起自己现在衣衫不整的模样,干脆就扯了块红被单下来将上裹住。

    还好裤子没被撕开。

    九公子依旧在地上躺着,并不起来,且还抱着她的那条尾巴并不放手,让唐言的心里不由的直打鼓。

    该不会真抽得太狠了吧……可原著陆小凤抽也没事儿啊!

    好吧,陆小凤拿的鞭子,其杀伤力肯定比她的尾巴差多了,不过现下重要的是,宫九的伤要怎么办。

    “……我去取药。”

    虽然宫九的恢复力十分惊人,但这是被普通刀剑所伤之后,她的尾巴向来杀伤力惊人,唐言是知道的。

    更何况,如果没事,宫九现下哪里会这般模样。

    又不是第一次被她抽,前几次没出血,九公子依旧一副活泼乱跳的得瑟样儿,哪里会像今天这般凄惨兮兮。

    “我没事。”

    虽是这么说,宫九抱着她尾巴的手却没有松,人也没有起来,依旧卷缩在地上,一双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瞅着她。

    唐言越发担心了。

    同时她对于沙曼的怨念又加重了一层,恨不能现在出去,将人找到,关起来狠狠抽上那么一顿鞭子。

    当真是可恶!!!

    沙曼竟然一边给宫九下药,一边令人传假消息说她在这里,等宫九到了,自己再进来,之后会发生什么……

    若是没有她突然跑来这个巧合,怕是就已经得逞了?

    怕是知晓这里是新房,所以还特意选了这么个地方,所以不是差人去将她引走,而是选了引宫九来这里。

    “呵呵!”

    唐言冷笑,越发想折腾折腾沙曼,尤其是看到还躺在地上,一副半死不活状态的宫九,这种心更加剧烈了。

    “……要怎么办?”

    奈何她不懂医术,甚至宫九这样,她动都不敢动对方,只能蹲在那里,寻问这里的本土人士,伤者本人。

    宫九抬头瞧了她半晌,直看得唐言忍不住气闷道,“你倒是说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后屋有个温泉。”这个唐言知道,她刚才就是从那边而来,就听九公子接着说道,“你把我送进去就好了。”

    “好。”

    唐言小心的扶起宫九,还用尾巴轻轻的托着,然后送进了温泉,顺带着自己的几条尾巴,也都浸在了水里。

    宫九总算松了口气。

    甩了甩几条尾巴,干脆都丢到温的温泉里,将上面的血洗了干净,拉出来时抖了抖,毛发**的沾在上面。

    “那我……先出去了?”

    唐言托着九条**的尾巴就要出去,却是发现还有一条被宫九抱在怀里,直到此刻还没被放开,甚至还貌似被捏揉了几下。

    皱了皱眉,她拉出了尾巴。

    唐言转离开,九公子眯了眯眼睛,就将上的衣服撕了丢到一边,再站起来的时候,浑上下都已经是白净如玉。

    哪里还有半点儿刚才的惨样儿?

    沙曼么?既然敢算计他,现在替他多承受点儿怒火,其实也没什么的吧!不然今晚的事,那丫头还指不定怎么生气呢。

    宫九眯了眯眼睛。

    而丝毫不知道自己被‘苦计’欺骗了的唐言,已经换好了衣服,现下正甩着尾巴,等着其干掉之后,再收回去。

    然后。

    她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就是刚刚宫九躺的地方,除了一些鲜红的血迹之外,竟然还有一点白色的粘稠物。

    “……嗯?”

    唐言好奇的凑近了,想要弄明白是什么,然后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了刚刚宫九的姿势,这里貌似正是……

    卧糟!!!

    一把拎过自己的尾巴,唐言一根根的拉过再丢开,奈何九条太多了,她根本分不清刚刚被宫九抱着的那条是哪一条。

    “……变态!!!”

    忍不住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想着自己的尾巴刚刚被某个人抱在怀里,似乎同时挡住了□,而且……

    在水里的揉捏是揉捏神马,那分明就是在清洗。

    到底是哪一条,唐言一条条拎起再扔开,极想知道是哪一条,最后决定把所有的再都好好的清洗一次。

    宫九!!!

    恶狠狠的咬牙,又想到这不是宫九的错,那个一向变态不要脸的家伙,这回好歹记得给她留点面子。

    不然的话。

    唐言绝对相信,宫九才不会觉得被抽的了什么的丢面子,保准会一脸无所谓的站起来,那态度十足十的无所谓。

    ……然后。

    他绝对会把那个看到他丢脸的家伙丢到蛇窝里去,或者……会直接掐死,再或者,死得会更惨一些。

    果然,有对比就有幸福。

    唐言决定已经被抽得很凄惨的宫九小小的记上一笔,至于今天的这件事,则多数算在罪魁祸首沙曼上。

    宫九走了。

    这是一刻钟之后,唐言怕人真的‘死’了,进去瞧的时候发现的,地下只留下了一地的碎衣服片儿。

    “算他识相。”

    对此唐言甚为满意,自己也跳进温泉里美美的泡了一个澡,尤其着重洗了洗那九条毛绒绒的大尾巴。

    好大一个工程。

    好不容易洗完了,再换上干净的衣服,折腾了一天早累的趴到上不想起来了,哪怕这还在继续摇啊摇!

    在摇,屋子再轻轻摇上一摇,她自然感觉不到。

    宫九从屋顶一跃而下,又跳进了温泉,懒懒的泡在里面,一副动都懒得动的模样,一双眯起的眸子却似乎十分满足。

    不得不说。

    宫九十分了解唐言,先是苦计,最后再特意离开,在这一晚上闹腾得火大的况下,的确让唐言消了不少火。

    如果他选择留下?

    九公子敢保证,唐言绝对会爆怒,进而引发先前的怒气,这股子火,最后想要消下去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确实。

    尤其是在最后发现宫九竟然将某些‘东西’沾到她的尾巴上之后,唐言绝对是暂时不想看到宫九的。

    多尴尬。

    九公子是脸皮很厚,但唐姑娘的脸皮薄,幸好宫九‘跑了’,让唐言起码这一晚上,还能睡得舒心一些。

    然而第二天一早?

    不,时间已经是半上午了,唐言起来的时候,就在屋外瞧见宫九,正站在那里,微皱着眉,然后冲着她说。

    “沙曼跑了。”

    已经磨好刀已经准备向猪羊而去的唐言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怎么会转眼儿,圈在圈里的羊和猪就已经跑了呢。

    “……”唐言笑得深深的,“跑了?”

    小岛上四面环水,沙曼又从未出过岛,她怎么就敢跑,不怕自己迷失在海里,或者到了陆地上活不下去?

    果然,宫九说,“放走了。”

    他也真敢说,不过这么纵着沙曼?唐言疑惑的瞧了过去,忍了忍,又忍了忍,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想到了四面环水。

    她tm的想走都走不了。

    最后气得都笑了,一转甩上门又回了屋子,反正人都已经跑了,现在再追明显已经来不及,何况……

    看宫九看意思根本就没打算追。

    单靠她自己,唐言并非没有把握,但九公子肯定会阻止,而且不单他一人,这岛上高手可是成堆成堆的。

    不过,还好。

    唐言觉得这并非一件儿坏事儿,沙曼走了,这个先例开得好,即如此,她是不是也能拎着包袱,一走了之。

    门被推开,宫九走了进来,坐到对面。

    “准备离开?”

    不得不说宫九的确很了解唐言,不论是之前在江南之时的那钞逃跑’,还是昨天晚上的必须‘消失’。

    再者就是今天这一场。

    唐言似乎并不怕他知道,往背椅上一靠,甚至已经甩着尾巴去探自己的包袱了,然后朝着对面的九公子笑了笑。

    “嗯。”

    她点了点头,“既然沙曼都能‘放走’,那么多我一个也没什么吧!”唐言根本不信,宫九好意思继续留她。

    尤其是经过昨天晚上那件事之后。

    她这个受害者,没找他算帐倒也罢了,现在连罪魁祸首都找不到,没把小岛砸了再走,已经是够给他面子的了。

    虽然她办不到。

    果然九公子没就这个问题争论,但他一向清楚怎么让唐言消火,所以他叹了口气,提起了另外一个人。

    “上官飞燕……”

    唐言抬眸,“也跑了?”

    “没有。”宫九摇摇头,“在水牢里,还吊着一口气,我觉得你应该很想折腾她,就没敢让人折腾死。”

    唐言:“……”她觉得那只燕子现在估计特别想死。

    “沙曼跟她一样。”九公子说,“只不过是临到最后,让她再帮我们捞笔钱,顺带清理几个心怀不轨的人。”

    “……”唐言无语,“你又算计她?”

    宫九笑了,“这怎么能叫算计,药是她下的,消息也是她派人通知我的,连夜带伤要出岛的人也是她。”

    可是,这些都是在你的预料之中……

    唐言觉得她不想走了,但是拳头有些痒,十分的想凑人,笑得深深的,她一字一句的问对面的人。

    “那昨天的药。”她问,“你是知的?”

    九公子把桌子往旁边一移,一脚连椅子也踹了出去,人就站在那里,与唐言之间瞬间就变得空空如也。

    “抽吧!”他十分淡定,“消气。”

    一瞬间,唐言连动手的心思都没了,沾上这么个人,她能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