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你不想赢

    最新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所谓新房,乃新人成亲之后所居之所,现下二人还未成婚,自然是不会住在这里,这好歹……让唐言松了一口气。

    “……还好。”

    接下来,她就偏头瞧向宫九,“我住哪里?”

    相对于新房,她还是对自己接下来这段时间要住的屋子比较感兴趣。宫九垂眸瞧她一眼,带着她朝另一边而行。

    离得很近。

    通过草丛中间的石子路,只走了大概不到一柱香的工夫,便到了一处住所,宫九带着她在那里停下。

    唐言抬眸。

    与刚刚那处不同,这一处显然没有那边精致,自然也没有什么薰衣草,秋千架这些,推开门,里面……

    唐言迟疑,然后回头,问:“……确定是这间?”

    并非不好,而是不似女子闺房,就如同之前那间,满目红色,一看就是新房一般,此下这间,明显是男子所居之处常用的布置。

    可九公子却点了点头。

    “……”唐言点头,“那,好吧!”

    就在唐言准备进屋的时候,便见车夫走了过来,后是齐齐的一排侍女,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面还扣着一个盘子。

    唐言抬眸望天。

    她确定,这个时候最晚也不过是申时三刻,大抵现代下午三点四十五左右的样子,这个时辰,根本还不到晚饭的时辰。

    “……?”

    唐言一脸无语的看着众人将盘子摆在桌上,并将倒扣着的餐盘掀开,然后衣着飘飘的缓步退了出去。

    宫九垂眸瞧她。

    “……”唐言问,“……饿了?”

    她有些不敢相信,下船之前不久,他们才用过午餐,是以根本不存在,午饭没吃好,所以晚饭要吃早这一说。

    果然,九公子摇了摇头。

    “尚未。”他说,“只不过每次回来,他们都会准备。”

    唐言:“……”

    这工夫,宫九已经转进了屋,唐言跟上,心下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想来想去,却依旧没想明白。

    直到宫九在桌子前坐下,取出筷子看着样子像是要吃饭,唐言回忆之前之后,这才后知后觉的问道,

    “既然是为你备的,为什么会送来这里?”

    难道不是该送去你的住的地方,然后再派来来通知一声么,怎么现下会就这么干脆的直接送到她这里来了。

    宫九抬眸,“你不吃?”

    “……”唐言说,“吃。”

    两人吃完饭,又有人收走了餐盘,紧接着便又看到车夫的影,这回后跟着的并非侍女,而是四个满黑得发光的昆仑奴。

    他们抬了一口箱子过来。

    车夫走得快了那几人几步,等到近了前,在宫九的前停下,低着头道,“九公子,东西已经抬来了。”

    宫九点点头,“抬进去吧!”

    车夫便指挥着四人将箱子抬了进去,放好之后几个人便离开了,车夫却没有走,朝依旧站在那里的宫九说。

    “曼姑娘说有事找公子相商。”

    唐言挑眉。

    宫九皱了皱眉,问,“岛上的事我向来不管,有什么事让她直接去找宫主,我记得带她回来的时候就说过。”

    车夫明白了,低着头走了。

    似乎唐言从来就未见过车夫抬头,哪怕在一起两年,她至今都只在第一眼看到过这个车夫的样子,此后再未。

    “……”突然间,她又想起,“你还尚未告诉他?”

    宫九垂眸,“什么?”

    “就是你之前之所以不让他抬头瞧我的原因,不然的话,为什么一直到现在,只要我在他就不敢抬头。”

    宫九问,“为什么要说。”

    唐言想想也是,就没在这件事上过多纠缠,而且那把折扇的事,也还是不要随便往外嚷嚷的好。

    随后她想起那口箱子。

    “这里面是什么?”

    说话的工夫,她人已经奔到箱子前面,将上面的盖子掀了开来,露出了里面那一片金灿灿白花花的东西。

    金子,银子,珍珠,玉石,还有各类宝石。

    这些东西,在船上的时候她就见过,还拿了许多把玩,却不料现在宫九直接搬了整整一箱子过来给她。

    “……”

    唐言心惊胆颤的合上盖子,再胆颤心惊的看着宫九,忍了忍,最后还是没忍住,问,“这些……该不会也是聘礼吧!”

    “……”宫九似乎愣了一瞬,然后迅速笑开,“除去这些,还有很多。”

    唐言:“……”

    不想就嫁妆聘礼的问题多谈,唐言准备开口转移话题,恰逢这个时候,一绵衣的宫主远远的走了过来。

    “九嫂。”

    她从后的侍女手里端着的托盘上轻轻的端下一碗汤,摆在了桌子上,“这可是我亲手做的牛汤。”

    “……”唐言:“好。”

    牛片切得很薄,汤汁很浓,喝起来口感极好,可惜唐言在喝了半碗之后,就只能眼巴巴的瞧着了。

    然后……她得出去消食了。

    宫九常年不回来,因为每次回来,都会有很多人找他。就她一个人,唐言便并没有走远,只是在屋子的附近逛了逛。

    然后她就听到了舞剑的声音。

    又往前走了会儿,便看到了那个舞剑的人影,一轻飘飘的紫色长袍,衣袂随着剑招翻动,正是沙曼。

    唐言觉得沙曼的剑法十分眼熟,似乎曾经见过。

    或许是因为多了她的出现,沙曼并没有入了宫九的眼,并没有经历过那么多事,也没有被亲自教导。

    所以。

    这些剑招只是形似,神却并不似,而且普遍偏了柔和,在沙曼的手里,倒显得更像是供人观赏的剑舞。

    习剑修心。

    唐言突然想起了西门吹雪,心志坚定,视剑如命。突然间觉得,沙曼现下缺的,或许就是这分心境。

    看够了,唐言便准备转离开。

    沙曼已经停了动作,剑却并未收起,而是就那么拎着,缓缓的走了过来,就那么上下打量了她许久,然后问。

    “这剑法是不是很眼熟。”

    唐言点点头,“有一些。”

    沙曼又道,“是不是曾经见什么人舞过,所以才瞧着眼熟。”

    一瞬间,唐言便明白,沙曼是想让她觉得,这剑法是宫九亲自授于她的,只可惜了,她叹了口气,说道。

    “九公子给我的秘籍里面,其中一本跟这十分相似。”

    这是她刚刚想起来的,并非看人舞过,而是这本剑谱在她无事之时,拿来了解这个世界武学的其中一本。

    她抬眸,发现沙曼的脸色果然变了一变,但很快的,便又重新恢复了笑容。

    “不知姑娘最后习的是哪一本。”

    唐言手一伸,缠在衣服之上,好似与那白衣融为一体的鞭子便被她拿在了手里,手指一挑缠成了两圈,挂在手上。

    “就是这个。”她说,“长鞭。”

    沙曼道,“舞起来不如绸缎,杀伤力不如剑,姑娘当时为何会选鞭法。”

    为什么会选鞭法?唐言想起当初,宫九几次三翻,要求她先于轻功学鞭法的画面,决定还是好心的不去刺激沙曼了。

    所以她只是说,“武学一道,本就并没有强弱,所谓弱,只是学艺不精而以。”

    沙曼问,“姑娘学得如何?”

    “尚可。”唐言对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

    沙曼却不这么觉得,她并不以为眼前的少女会比她还要利害,小老头儿可曾经说过,她天生是个练剑的人。

    “那不如。”她邀请道,“我们来比上一比。”

    思考了半秒,唐言还是答应了,既然沙曼一定要比,那就比上一比,反正她根本不可能有输的可能。

    她的停顿,却让沙曼更自信了。

    起风了,树叶被吹了起来,挡在两人之间,唐言站在那里,悠闲的瞧着站在对面一脸戒备的沙曼,手里的长鞭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打着拍子。

    直到……

    沙曼忍不住拨剑,直直的刺了过来,唐言动都没动,鞭子一甩,也并不往上要害,只是冲着脸而去。

    沙曼脸色一变,立马后退。

    唐言眯了眯眼睛,突然很想问,呆在岛上,是不是尚且无人跟她过招,只整天一个人在这林子里练剑。

    沙曼已经开口怒斥,“点到即止,姑娘何必如此狠毒。”

    “……呵!”嗤笑一声,唐言才道,“你拿剑刺我,我只用鞭抽你,无论如何,恶毒的人应当也不算我吧!”

    沙曼道,“那也不能冲着脸来。”

    “所以你便直接退了?”唐言冷笑,“需知我若是不动不躲不挡,你刚刚的那一剑将会直奔我的心口处。”

    “脸上被抽一下不会死,心口上若是多了一剑,可就是神仙难救。”

    “你又不是个死人。”沙曼气得冷笑,“你即活着,又如何会不躲。”

    “那你为何又不躲?”唐言反问,“若我再说,刚才你只需头往右偏上两寸,手里的剑换成那本剑谱的第八招,若速度快上一些,会比我不出手之时,还要早些刺到我的面前。”

    沙曼一怔,脸色一变,突然不说话了。

    唐言眯了眯眼,将手里的鞭子一甩,再一饶,便又重新挂到了上,好似那些毛绒绒的白毛,便是衣服上的装饰一般。

    “最后再说一句。”

    说话间,她已经转要走,话落的时候,沙漫已经看不到她的影,这会儿她竟是直接用上了轻功。

    唐言的确只说了一句话,共七个字。

    她说,“你根本并不想赢。”

    很短的一句话,却是直接将沙曼气得眼泪都出来了,过了许久,她才一剑劈到了树上,喃喃自语道。

    “不,我想赢。”

    “错了。”后,有一个声音传来,一个老头儿笑着说,“她说得很对,你根本并不想赢。或者说,你并不是很想赢。”

    沙曼并不是很服气,虽然说话的人是小老头儿,是整个岛上最聪明的人。

    “别不服气。”小老头说,“如果你想赢,就不会那么轻易的退,这证明在你的等量价值观里,赢了她并不比你的脸重要。”

    沙曼怔住,脸若都没了,赢了又有什么用?

    小老头不愧是这个岛上最聪明的人,沙曼猜不到唐言那句话中的意思,他却能直接了当的指出来。

    “那只是一方面”他说,“遇到困难你连解决的心思都没有,只一虑的退,所以你根本就没有想赢的决心。”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