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毁容与否

    最新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宫九说完便继续睡了,唐言瘪瘪嘴,心说你睡归睡,能不能别再抱着我的尾巴了,很痒啊知不知道。

    又捏。

    唐言怒气勃发,简直想把人放倒了狠踩几脚泄愤,难得的在动手之前想起,宫九之前似乎还在生气。

    罢了。

    还是别惹他了,抱一会儿就抱一会儿,不就捏一下,感觉又酥又麻的,忍忍就好了,虽然那感觉的确怪的。

    车夫不在。

    马车便一直停在客栈后门处,睡不着的唐言便无聊的在那里瞧,四个美女与陆小凤不得不说的故事。

    哦,最后还得加进花满楼与西门吹雪。

    不得不说真是好大一场戏,峨眉派的这四个女子折腾出来的场面,可是要比刚刚那八个男人还要闹上那么几分。

    车夫回来了。

    “九公子。”他恭敬的立在车旁,轻声道,“您之前要的吃食,都已经准备好了。”

    唐言掀开帘子,从他手里将食盒拿了进来,还未打开,便已经有香味溢出,开了盖,便有着气冒了出来。

    “阿九。”

    抬眸时,发现宫九已经醒了,一双漆黑的眸子,正直直的盯着她瞧,见她抬眸,这才收回目光,淡淡道。

    “给你准备的。”他又补充,“我吃过了。”

    紧接着,便又闭上了双目,在很多时候,宫九总是会抓紧一切时间闭目休息,从不肯浪费半分半秒。

    唐言乖乖的吃东西。

    实话说晚上折腾来这个客栈,她还真没吃过东西,早知道,应该在宅子里吃完晚饭,然后再出来住处。

    不过……车夫你消失将近一整夜,就为了弄这点儿吃的?

    抽了抽嘴角,唐言决定不去想如此神奇的事,反正现在有吃有喝,下面还有水果甜点,生活不可谓不美好。x.

    等她吃完了,宫九又一次醒了。

    “走吧!”他叹了口气,“反正被你折腾得睡不好,不如今晚上就把事了结了,也省了拖久了麻烦。”

    唐言:“…………”

    被她折腾的睡不好?确定不是你故意吩咐属下只备一间屋子,然后才有了后面这一串害她到现在还没睡的事么?

    而且。

    抽着嘴角,唐言很努力的将脑子里面关于‘折腾’二字的解释给抹除,及时换上了最和谐健康的内容。

    马车启动了。

    唐言往后一靠,漫不经心的想着,陆小凤和花满楼早些时候就已经离开,他们现下会不会恰好赶不上。

    就跟今天下午似的,去的时候,人家正好刚刚结束。

    结果还真的只赶上一个末尾,去的时候,孤独一鹤早死了,峨眉四秀也已于陆小凤等人见上了面,搭上了话,并动起了刀剑。

    “……啪!!!”

    唐言飞下车,一鞭子抽了过去,恰好打偏了上官飞燕正在发银针的手,再一顺手,将人就抽倒在地。

    “真弱。”

    随后下车的宫九皱着眉,凉凉的道,未了,又看向从屋里跑出来的几人,直接宣布道,“人我带走了。”

    峨眉四秀:“……”

    花满楼笑了笑没说话,西门吹雪孑然而立,对这种事更是没有半点儿兴趣,只有陆小凤皱了皱眉头。

    “唐姑娘。”他有些为难,“此人与金鹏王朝一案甚有干细,我们还需要……”

    唐言瞧了一眼宫九,见这人眉宇间似已有不耐,而且她本人也不想将上官飞燕交给陆小凤等人,然后等着被放了。

    “你下得去手?”她直接问。

    陆小凤讶然,“什么?”

    唐言冷笑一声,直接鞭子一卷就将人带了过来,再一甩就甩到了车夫面前,后者手一伸,便从其脸上掀开了一张面具。

    “……啪!!!”

    鞭子又是一甩,发出一声脆响,上官飞燕已经再次被丢到众人面前,陆小凤已经上前,将人扶了起来。

    “丹凤公主?”

    花满楼摇了摇头,“不是丹凤公主,怕这就是真正的上官飞燕,至于上官丹凤,怕是早就已经遭了她的毒手。”

    陆小凤问,“怎么回事。”

    花满楼慢慢道,“上次接到唐姑娘的那张木牌之后,我便心中存疑,恰好上官飞燕来寻,便顺水推舟同她到了山西。”

    “这我知道。”陆小凤点点头。

    花满楼又道,“人总是很奇怪的,一旦心里有所怀疑,再正常的事也会觉得不正常,更何况,这件事本就处处不正常。”

    上官飞燕终于忍不住出声,“你早就猜到了?”

    花满楼摇了摇头,这才说道,“本是猜测,真正确认确也只是在刚刚,就在你动手想要灭口的那一刻。”

    石秀雪突然站了出来,说道,“怪不得花公子反应迅速,不然的话那根打偏了的毒针,怕是会落到我的上。”

    花满楼笑得温和,“也是唐姑娘赶来的及时,不然的话,那几枚毒针怕是都会打到实处。”

    “都是你。”

    上官飞燕冷笑,一双眸子怨毒的盯着唐言,“先是毁我容貌,后又坏我好事,像你这种女人,早晚会不得好死。”

    唐言:“…………”

    宫九眸光一冷,伸手便接过鞭子,就将人拉到近前,另一只手向后一伸,车夫便已经取了一把匕首放在其中。

    “毁你容貌是么?”

    他将匕首贴了上去,凉凉的问,“毁在哪里,从何处开始,本公子今好,还尚可给你选择的机会。”

    陆小凤忍不住上前,“这位公子……”

    宫九只抬眸凉凉的扫了他一眼,便不在理会,一双暗沉的眸子紧紧盯着手里抓着的人,在其美艳的面庞上缓缓移动。

    上官飞燕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

    哪怕是被抓住,可能会被杀死,她都没有这么害怕。不过求饶是根本不可能的,她只能用一双怨毒的眸子继续瞪着唐言。

    “为什么老是瞪我。”

    唐言无奈的叹了口气,“明明一直以来该郁闷的人是我,莫名其妙险些被杀,好不容易抓到凶手,还给人救走了。”

    上官飞燕突然冷笑。

    “你毁我容貌,此等大仇,若有机会,我定然不会放过你。现下即又落到你手里,要杀要剐还需多说什么。”

    石秀雪突然问,“不是说要毁你容貌么。”

    上官飞燕的脸色更难看了,恨恨的瞪了一眼说话的石秀雪,怨毒的目光让这位峨眉的四师妹忍不住往花满楼的后面躲了一躲。

    宫九却是笑了,“你说,该从哪里开始。”

    “……”唐言说,“在毁之前,我还是想知道,她口口声声说我毁她容貌,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

    上官飞燕冷哼,刚要说话嘴里却被塞了一团破布。

    “不想听你说。”唐言突然伸出手,一把伸向她的脸侧,“我只需要自己看看,你这容貌到底毁没毁。”

    众人都瞧了过来,唐言找到连接的地方,一把就将其脸上的第二张人皮面具掀了下来。

    “好漂亮!”

    石秀雪忍不住赞叹,后来似又想起这人似乎刚才还要杀她,便收起了惊呼,同时目光也又变得冷冷的。

    ……根本没毁。

    就连陆小凤也叹了口气,开始觉得上官飞燕是罪有因德,想得已经从是不是有误会,变成了这么对待一个女子,是不是太过分。

    唐言却不这么想。

    旁的人都被这脸上的容貌惊呆了,她却没有,她离得近,看得也更为仔细,因为她觉得上官飞燕可能说的是真的。

    “没有人皮面具了吧!?”

    取出上官飞燕嘴里塞着的破布,唐言不太确定的问,却见对方只是满眼怨毒的盯着她瞧,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模样。

    唐言:“…………”

    宫九毫不客气,匕首已经划了上去,引起一声痛呼,却是成功的让上官飞燕说话了,她恨恨的说道。

    “又是这里,又是这里。”

    唐言这才想起,似乎上次在极乐楼,那个下属也在上官飞燕的脸上留了一刀,难道上官飞燕指的就是那一次?

    连条淡疤都没有,也可以称得上是毁容?

    九公子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划了一刀之后,匕首在手里十分悠美的转了个圈,便又划下了另一刀。

    “记住了,此次毁你容貌的人是我宫九。”

    上官飞燕的目光却是依旧怨毒的盯在唐言上,冰冷如毒蛇一般,让人忍不住心惊,尤其是在这满脸是血的况之下。

    唐言忍不住后退一步。

    宫九手一甩,就将人甩开了,落到地上滚了不知道有多少个滚,然后又拉了回来,丢给了车夫,不管了。

    “哈哈!!!”

    被带走的时候,还能听到那极为怨毒的笑声,上官飞燕笑得很冷,很恨,在她这等女子眼中,哪怕是死,都不及被毁了容貌可怕。

    所以她恨,出奇的恨唐言,都是那个女人,长得又不如她,凭什么那般好运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