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天女散花

    (

    “唐姑娘。”一个人影几乎是瞬间就出现在了她面前,一脸的激动,“整整两年啊,我总算是找到你了。”

    “……”唐姑娘淡定的回道,“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

    陆小凤呆了一秒,然后干脆利的就摘了自己的面具,又指了指自己如眉毛一般的小胡子,这才接着说道。

    “你现在再看看,总能记起来了吧!”

    唐言:“……”

    实在很想说,这面具对别人有用,对四条眉毛的你没用啊,所以你摘下来还是安上去,压根就没有半点不同。

    摇摇头,唐言的表示特别认真,“你真的认错人了。”

    司空摘星已经傻眼了,当然最傻的还是陆小凤,愣了半晌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提醒道,“那手机呢,你记得手机么?”

    唐言特别纯良的摇头,“我不知道什么手机。”

    陆小凤突然就呆住了,不太明白事怎么会变成这样,趁着这机会,唐言赶紧拉着宫九准备赶紧跑路。

    废话。

    不跑等着陆小凤想明白么,那只小凤凰的脑子可不是豆腐做的,里面还是含了一些名叫‘智商’的东西的。

    等会儿肯定能反应过来,她是在说谎。

    趁着这机会,赶紧逃之夭夭,然后再不与之相见,嗯,唐姑娘的算盘打得是啪啪做响,奈何九公子不配合。

    “等等!”

    唐言被迫停了脚步,一脸急迫的瞧着九公子,尼玛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小凤凰傻呆够了就追过来了啊!

    “把这些钱输完再说。”

    傻傻的呆了一秒,唐言才反应过来宫九说的是后属下抱着的那个箱子,里面装的全部都是十两一银的白银。

    那是她的钱。

    对的,那是她的私房钱,下午的时候被九公子拿去让人全换成了现银,说是晚上要用,就是用来赌的。

    现下都要打水漂了。

    “真赌啊!”拉了拉宫九的袖子,唐言打着商量,“要不还是算了吧,好多银子的。”重要的是那可是我的。

    九公子眸子里似乎多出了丝笑意,点了点头,见唐姑娘瞬间耷拉了脑袋,揉了揉发顶,终于大发善心的丢给她一叠银票。

    “拿着。”

    摇摇头,他笑得很无奈,“小气鬼。”一提到钱,连陆小凤都忘了,不过……他宫九有的是钱,不是么。

    唐言的眼睛瞬间就亮了,捏着那厚厚的一叠银票就放进了袖口里,这才满意的朝四周瞧去。

    “说吧。”

    她依旧拉着宫九的袖子,像是怕走丢了似的,问一次话用力拽上那么几下,这习惯跟个乖巧的孩子没两样。

    “咱们要先赌什么,也不知道今天手气怎么样。”

    就这么一会儿,唐姑娘就又变得兴致勃勃的,探头探脑的,瞧瞧这瞧瞧那,似乎有些下不定决心先玩哪个。

    “要不上二楼?”

    想想她向来只输不赢,而二楼全是武林人士,说不定还能遇上上次那种况,依她的武功,肯定能白捡个便宜。

    九公子没有意见。

    一上二楼,唐言便直奔上次赛龟那地方,赢过一次,便格外想去再撞撞运气,这本就是很多人的习惯。

    她也不例外。

    那边人并不多,看起来正准备开局的样子,唐言走过去正准备凑一股子闹,却是见众人都盯着她瞧。

    “……”怎么了?

    最后还是一名男子上前,叹了口气,这才说道,“姑娘上次实在不该心软,把那个下手狠毒的妖女给放了。”

    唐言:“……”

    听这意思,是指上官飞燕?而且这人声音怎么这么眼熟,略一想才忆起来,可不就是那一起赛龟的一位么。

    还好心的提醒过她,不要选那只小龟,没有赢的机会。

    听这话的意思,他们这都是以为,当是她一时心软,出了极乐楼把人放了,天知道其实她也不怎么想放的。

    “唉!!!”以为唐言不清楚,那人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那姑娘昨来过极乐楼,杀了一人,伤了两人。”

    唐言:“……”

    她已经听说了,不过上官飞燕竟然伤人,可真是奇迹,那小姑娘不是一向喜好用飞燕针直取人命的么。

    “也不知道那伤的两人怎么样了,伤好了没。”

    旁边一人嗤笑一声,“好?拿什么好,那飞针明显带毒,那两人被带走的时候是活的,恐怕连赌场都没出就断了命。”

    “……”

    原来是直接灭了三个人,至于那两人解毒成功,唐言却是觉得可能并不大,毕竟那毒药也算是极其霸道了。

    就连峨眉的石秀雪,不也死在其手上。

    就算那些人急于毁尸灭迹,却也不能保证速度比得过西门吹雪,而且后续解毒更是比不上剑神的能力。

    总而言之。

    除非那几人是唐门里用毒的高手,或许还能侥幸保住一条小命,不然的话,肯定早已经被这极乐楼给埋尸了。

    “罢了。”

    那人长叹了一口气,又转回头看向跑道上的龟,“姑娘,今这五只龟可是一般大小,你准备选哪一只。”

    唐言瞅了过去。

    果然与上次不同,这次的龟大小一致得很,瞧起来也是别无二样,根本看不出哪只比哪只强上一点儿。

    “就这只吧!”

    她随意指了一只,挥手让属下过去压银子,这回他们没去兑换筹玛,所以只能直接用成锭的银子来压。

    宫九随手从袖口里取出一绽金子,也压在了她那一栏。

    唐言抽了抽嘴角,颇为有些心疼,那一绽金子顶上好多的银子了有木有,九公子可真是个败家玩意儿。

    正待开局的时候,又上来一个人,也压了那一只龟。

    唐言想要瞧瞧究竟是谁,跟她的‘眼光’同样的精准,却见那人也正好瞧了过来,不由的扯开唇笑了。

    “花公子。”

    瞧这半副样貌,再加上那双无神的眸子,以及手里的那柄熟悉的折扇,唐言便明白此人定然是花满楼花七公子无疑了。

    “唐姑娘。”

    花满楼依旧笑得一脸温和,走过来先朝唐言打了招呼,又冲宫九点了点头,这才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

    “她丈夫。”唐言正待回答,就被宫九抢了先,紧接着就想炸毛,什么叫做她的丈夫,压根就不是好么。

    就连向来面带微笑的花满楼也被这回答给怔住了。

    唯独抛下这颗炸弹的人,站在爆炸范围之外,淡定的站在那里,仿佛自己刚才压根没说过那种话似的。

    唐言忍了忍,又忍了忍,感觉忍不住了再忍忍。

    尼妹!!!

    总不能就在这里就闹开了,回去一定抽死丫的,这话是可以乱说的么,不会死人但会吓死人的好不好。

    明天要是出个什么新八卦,说是陆小凤寻了两年的人,竟然已经成为□,这么一闹,她可又一次要大火了。

    所幸。

    赛龟大寒在刚刚已经开始,围了一圈的人无一不在关注小龟,压根没有人关心他们这边,唐言这才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她被陆小凤弄出来的那个,跟通缉令似的,人手一份的画像单子,以及整江湖都在找她的况弄得哪哪都不对劲。

    她是小市民。

    又不是名星,还人手一张宣传海报,深怕她不红似的,而且,这种红竟然还不会跟明星似的,有钱赚。

    那她干嘛走哪都要被人提,哟,瞧,那就是陆小凤的人。

    “出结果了。”

    那群人兴奋起来,唐言也瞧了过去,这回没有大出千行动,也没有那只看似小跑得却快的龟,输了似乎成为很正常的。

    就说,她从来没赢过。

    “上三楼。”

    唐言不甘心的往上继续爬,宫九自然跟着,出乎意料的是,花满楼竟然也笑着跟了上来,一同往三楼而去。

    三楼的赌法很是雅致,庄家也是一个秒人儿,长得极其美艳的女子,叫无艳,唯一郁闷的是这三楼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司空摘星。

    真是有心摘花花不成,明明是特意饶开了一楼,二楼都没敢多玩直接上了三楼,却偏偏还是碰到了这只猴精。

    对方显然是刚刚才上来的,只比他们快了那么一步而以。

    早知道去一楼压大小,也不来三楼来玩这个雅致的赌法,导致碰上这只猴精,陆小凤肯定立马也会到了。

    “……!!!”

    唐言有些想走了,无艳却已经命人取上了一盘花瓣,三楼的赌局一向是由她来定的,今这局便是天女散花。

    ……

    她觉得似乎现实跟剧开始接轨了,虽然陆小凤参与进来的原因可能是朱停和花满楼两个朋友,而不是那一味可以清火袪湿、令人遍体生香的‘心花怒发’。

    但是。

    今天这一幕,如果没猜错的话,正是极乐楼中的一出剧,而这一幕‘天女散花’之后的答案,若没猜错,应该是……

    “四百二十八片花瓣。”

    与此同时,花满楼也笑着给出了他的答案,“是双数,不多不少,一共应当是四百二十六片花瓣无疑。”

    唐言:“……”

    就知道不该嘴快的,好容易记住个剧还记错了?难道花公子不该认为是四百二十七片么,怎么少了一片?

    “咦?”

    司空摘星好奇的跳了起来,“花满楼耳朵一向好使我是清楚的,想不到唐姑娘你的耳力也是如此之好。”

    唐言抽了抽嘴角,没答话,事实上她哪里听得出来,不过就是有个‘外卦’开了一下,结果很可能还开过了。

    唉!!!

    果然她的运气不怎么好,这次果然是要她输了,又是好大一笔银子,看来在京城开赌坊的事,也该提上程了。

    “那你们俩究竟谁对谁错?”

    司空摘星问完就苦了脸,“完了完了,早知道不自己先压的,现在都输惨了,你们怎么不早点儿跟我说。”

    “……”唐言忍不住说道,“我想花公子应当没有数无艳姑娘肩上那一片吧!”所以,只有你一个人赢了而以。

    花满楼一怔,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倒确是没有数那一片。”

    司空摘星一下就跳到无艳姑娘边,摘上了好肩头的那片花瓣,笑得倒是极其开心,“那就是说是单数了,我赢了?”

    “你输了。”

    突然之间插话的是宫九,他伸出手,露出了自己手里抓着的那一片花瓣,一松手,那片花瓣便与地下的混在一起。

    “想必花公子也没有数这一片吧!”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