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被占偏宜

    (

    入乡随俗。

    就连一向洁癖感甚重的九公子,也跟着躺了一回‘棺材’,是被人用钉子钉到了里面,抬进了极乐楼。

    当然,他硬是跟唐言挤了一口棺材。

    “……”

    唐言傻呆呆的看着旁边挤进来一个人,再傻呆呆的瞧人家点好了信号,再将棺材板盖上,这才堪堪反应过来。

    这……

    为什么抢了她的私房钱不说,连一口棺材都要和她抢,不知道两个人躺起来很挤的么,简直连翻个都不能了。

    这也就罢了。

    偏偏这时候,脑子里当机似的,想的不是让这棺材赶紧到达目的地,而是很久之前在书上曾经看过的一句话。

    ‘生不同寝死同。’

    卧糟!!!

    这太恐怖了,这个想法绝对不能有,唐言擦了擦头上冒出来的冷汗,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被刺激的糊涂了。

    好容易缓过这劲,却发现……

    “……你给我住爪。”

    唐言恶狠狠的咬牙,一边伸手去掰宫九捏着她耳垂的手,见他不放手,索幸一偏头直接一口咬了上去。

    疼死你!!!

    咸咸的,温的流状物流进了嘴里,唐言立时就傻在那里了,这……这是下嘴太狠,把人给直接咬出血了?

    可是?

    为毛都出血了,九公子的手还在揉捏着她的耳垂,都捏得又疼又的了,让她呆会儿还怎么出去见人。

    这不科学!!!

    介于宫九的变态,唐言只得松口,准备跟人好好讲讲道理,却不料也不知怎么想的,瞧见就要滴落在衣服上的血迹,直接就伸出舌头进了嘴里。

    “……呃。”

    完之后唐言就傻了,宫九的动作也停了,一双漆黑暗沉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让她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九公子捏着耳垂的手立时一紧。

    “唔。”

    唐言痛呼出声,忽眨的双眸带着些微怨念,又显得有些小委屈,让人瞧着更想柔捏一翻,宫九自然也这么做了。

    “……你。”

    唐言恨不得将人一脚踹飞,奈何武力值不够,在这狭小的空间内要是让尾巴出来,又绝对会把棺材给撑开。

    实在是,委屈的不行。

    这还是第一次,让宫九这么压着欺负,她却根本并点反抗的能力都没,只能任其随意揉捏,占尽了偏宜。

    “可以吧。”唐言软软的开口寻问,“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变狐耳,这项训练咱们能结束了吧!”

    “嗯?”

    宫九挑眉,捏在耳垂的手指一松,却并没有离开,而是极有技巧的又朝耳根处挪了挪,就那么轻轻的一勾。

    唰!!!

    一双大大的狐耳就那么凭空冒了出来,唐言郁闷死了都,宫九却是份外满意,勾着嘴角笑得越发愉悦了。

    “还不可以。”

    九公子的狼爪依旧搁在狐耳上,触感柔软温,又有些毛绒绒的,极佳的触感让他摸得越发舒服起劲了。

    唐言在心底暗暗发誓,回去的时候坚决不能再坐同一口棺材了。

    好在这时候,已经有脚步声响起,显然抬棺材的人已经来了,果然等钉子钉好了,棺材就被人抬了起来。

    “……唉。”

    也不知道是哪个壮汉失了手,棺材起的时候没起稳,唐言不自觉的要往一边偏,却被宫九牢牢的扣在怀里。

    等等!!!

    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尼妹,宫九你的爪子一直放在我腰上干嘛呢,有你这么摔着机会就吃豆腐的么。

    等回去的时候,一定不再跟你坐同一口棺材了,不管到时候有什么理由。

    耳朵上的爪子终于松开了,唐言还不待松一口气,就见唇上又印上一条手臂,而且还在流着温温的东西。

    卧糟!!!

    血啊!九公子你逆天的还原能力呢,放任自由让它流这么久真的没问题么,最重要的是,你放我嘴边干嘛。

    喂血么!!!

    唐言惊恐的打了个颤,然后想起自己刚刚似乎不自觉的吞咽的时候,吞进去了那么一小口的‘新鲜’血液。

    然后……

    她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血,那可是血,而且不是什么猪血鸭血鸡血,而是货真价实的人血,还是新鲜的……不,应该说是没熟的。

    好在时间不容她多脑补了。

    棺材已经被放下,启钉子的声音也已经响起来,唐言抬眸瞧向宫九,以眼神无声的寻问,“还不放开?”

    九公子一动不动。

    棺材板已经启开了,外面的光线打了进来,显得宫九的眼神更加幽深暗沉,竟让唐言一时忘记偳他出去。

    等到九公子起并把她一同拉出来的时候,众人早就已经等候多时,见他们出来,一个管事模样的人上前道。

    “欢迎光临极乐楼,祝客官升官发财。”

    然后便有人递上面具,唐言拿过来递给宫九一个,后者却没接,反倒从属下那里接了两个,自己带了一个,另一个又递给唐言。

    “……”

    抽了抽嘴角,唐姑娘不得不承认,宫九这准备倒是十分充分,竟然连面具这种小物件,都事先请人带好了。

    洁癖的孩子伤不起。

    管事的也愣了一秒,随即马上反应过来,笑着招呼,反正只要是面具就成,他们还真不会管客人带哪一类的。

    就是不带就那么进去了,他们也是要放行的。

    唐言戴上面具,又皱着眉头瞧了瞧衣领处,上面还有几处宫九受伤后滴落的血滴,已经渗进衣服里了。

    “无防。”

    九公子摸了摸她的耳朵,在她要伸手扒拉掉之前又松开了,勾着唇角漫不经心的说,“我看谁敢乱看。”

    管事的赶忙低下头。

    干他们这一行的,看人认人必须是一项绝活儿,这姑娘一进门他就认出来了,可不就是那天在楼里起争执的那位。

    高手啊。

    瞧这样子,她边这位男子武功定然更高,呆会儿一定要探查一翻他们的来历,不过眼下倒有个机会搭上会。

    “两位留步。”

    他喊住了已经准备前去赌上几局的唐言与宫九,走上前笑着问道,“姑娘可是知道,那在楼里闹事的女子现在何处。”

    唐言摇摇头。

    上官飞燕在哪里,她又没有特意关注,如何会得知,不过这管事如此问,必然是……“你可是有那女子的消息?”

    “正是。”

    管事的点点头,“昨那女子还曾来店里来赌,结果又闹了那么一场,一出手直接就伤了两人,死了一人。”

    唐言:“……”

    果然够凶残,唐言抽着嘴角,不由的再度肯定,不是她太能惹事,而是上官飞燕太过能惹事,她只是不幸撞上了。

    “后来如何了?”宫九突然问,“你们抓到人后杀了?”

    管事的苦笑不已。

    “如果抓到了,自然是要给客人一个交待的,只是那女子轻功极好,又善暗器,我们这小小的赌坊,哪里有高手能抓到人。”

    唐言:“……”

    这里确实是极乐楼吧,没记错的话似乎陆小凤还曾经被追得到处躲藏,一个小小的上官飞燕,至于么?

    似是看出她不信,管事的叹了口气。

    “楼里那里还没散场,客人众多,不说楼下的富商及官员,就单单二楼的武林人士,也有些是怕避不开那暗器的。”

    然后……

    就给逃了?唐言咋舌,“所以你想问我,那女子姓甚名谁,然后带些人找上门把人抓来,给死者家属一个交待?”

    管事的点点头。

    “这是一出,第二个原因则是姑娘与此人有怨,若是姑娘想要了结这桩恩怨,我们可不插手此事,只不过到时候可否将人头送来,好让我们给死者一个交待,当然,好处自是少不了姑娘的。”

    唐言:“……”

    她对杀人其实没那么强烈的想法,更没兴趣给极乐楼当刀使,不过,倒是可以将消息送给他们,到时候……

    极乐楼对战青衣楼。

    抽了抽嘴角,唐言觉得,这简直是个再好不过的主意了,想明白了她就摇摇头,顺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倒是很想,奈何……”

    瞧见她一副言又止的样子,管事的虽然已觉不妥,却为了能打探出那个女子,以及他们的份,不得不问下去。

    “奈何什么?”

    唐言又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才说道,“那我本已经将人制住,就待一出棺材就杀了,结果却有一人出来阻止了我。”

    “谁?”

    唐言说道,“一个老头,我与他同时认时一个人,这么讲也算是有些交,开了口,我总不好不给面子。”

    管事算是放下了心,他自认已经弄明白前因后果,知晓唐言碍于人不好再下杀手,不过,他们可以不是么。

    他笑着说道,“不知姑娘口中的老头儿是谁?”

    “霍休。”唐言摊了摊手,“那个很老了,长得一丁点儿也不好看的小老头,就是那个天下第一首富霍休。”

    管事的只余不住的苦笑。

    唐言叹着气摇摇头,拉着宫九就进去了,只留下一副惊疑不定的管事的,不敢确定唐言话中的真假。

    若是真的……

    霍休行踪向来神秘,除去几个极好的朋友,江湖上甚至极少有人知晓他长得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好不好看。

    如果他要保的话。

    他们极乐楼,恐怕还真的再找不到那个女人了,除非她再不知死活的跑过来,老板又肯去得罪霍休这个财神爷。

    而那边的唐言明显感觉到宫九不开心了。

    “……你。”她轻轻的拉了拉对方的袖子,一副十分乖巧的模样,眨着大眼睛问,“你怎么突然不开心了。”

    宫九垂眸,一双漆黑的眸子沉沉的盯着她。

    唐言突然感觉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莫名的还有些小心虚,不由反省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弄明白,又哪里错了。

    九公子提醒她,“你又跟陆小凤扯上了关系。”

    默默反应一秒,唐言才算明白过来,这说的是她刚是说与霍休认识到同一个人的事,那个人指的就是陆小凤。

    “……”

    要不要这样……她只是随口一说,真的只是随口一说,她跟陆小凤不过只是见了一面,对方还只露了半个头而以。

    偏偏这个时候……

    “唐姑娘。”一个人突然走上前,笑得颇为得瑟,“一看这扇坠,我就知道是肯定是你,怎么样,又被我找到了吧!”

    唐言脑子里警铃一响。

    原著里曾经有一段司空摘星同陆小凤一同逛极乐楼的况,现在司空摘星已经在这里,那么陆小凤该不会……

    下一秒,一个声音就确定了她的猜测。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