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集体出千

    (

    被调戏了一把,唐言下了车之后惊悚的发现宫九走的方向不对,竟不是回自己屋的,而是往她那屋而去。

    “……”

    路痴难道在自己家也会迷路?

    唐言觉得这个答案半点儿也不科学,九公子有可能就是冲着她屋子去的,再联想到刚刚那句‘睡她’的话,立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行。

    果断的决定不回屋里睡了,免得撞到枪口上,要知道现在宫九对尾巴的免疫力是越来越高了,为防止到时候制不住他,唐言聪明的选择准备在马车里窝上一晚上,明天白天再回屋里好好的补上一觉,结果一回头却发现……

    “……这……”

    车夫您老动作这么快真的好么,马车已经被卸了下来,没有马的支撑,正处于一个前低后高的状态,这……

    根本不可能睡人,除非你想半站着睡……

    难道真的要往‘死路’而行,回屋去试图把可能已经睡下的宫九给赶出去?据以往经验,唐言觉得这不太可能成功。

    最后。

    唐言决定干脆要不干脆跑极乐楼玩上一玩,要不说呢,吃喝赌抽,前两者必不可少,中间那个可忽略,后面那个那是可以上瘾的,这才几天没碰,唐言竟然有些手痒,正好得了极乐楼的消息,怎么能不去凑凑闹。

    当然,走之前还是要带两个可靠的人的,毕竟极乐楼不是天香赌坊,也并非自己人的地方,还是小心些的好。

    城南。

    本是一片荒地,近来却似乎被一次的埋了数口棺材,让许多不知的人纷纷猜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其实不过是空棺而以。

    不过就算是空棺空坟,大晚上瞧着也是深深的,唐言不自觉的抖了抖,随意的指向两个坟堆,下令:

    “挖。”

    跟着她一起来的两人办事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甚至根本不想,主子为什么会在大晚上的前来挖坟。

    九公子之前就说过,让他们两听从唐姑娘的吩咐。

    等到棺材挖了出来,再打开,唐言迅速的钻进其中一口,并让其余两人进入另一口里面,这才点燃了信号,乖乖躺回去等着被人抬去极乐楼。

    “……真深。”

    虽然棺材里面铺着软软的被褥,木头也是新的,甚至还隐隐的能闻到一股檀香味,可惜这依旧忽略不了这是一口棺材的事实。

    大义凛然的跳进去之后,唐言就开始在不住的给自己洗脑。

    “……这不是棺材。”

    绝对不是,瞧瞧这里面,味道好闻,睡得舒坦,明明就是一顶造型奇特的轿子,根本就不是什么棺材。

    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明显的很有效果。

    终于到了的时候,唐言已经在棺材里呆得完全适应了,钉子被人撬起来之后,棺材盖马上就被掀开了。

    眼前站着的是一排迎宾男子。

    唐言接过面具,随手又丢了两个给后的属下,这才顺着路走了进去,顺带在心里暗自腹排,那些男人可真壮。

    估计全都能转型做打手。

    哪像他们天香赌坊,一水全是香软的妹子,就连护卫,也是习得一好武艺的女子,个个一水儿的高挑漂亮。

    唔。

    走进去之后,唐言发现这里还是用银子直接下注,也有的用玉鉓珠宝之类的,再仔细瞧瞧,倒也有用法玛的,只有一样,银票不收。

    “去换三千两的法玛。”

    其实她倒还想多换些,只不过这里不收银票,谁带得来那么多的金银财宝,三千两的银子就是三百斤重,也亏得跟着她的两人武功高强,这点重量根本不算什么,要是换成普通人,估计早累死在半道上了。

    “大。”

    随意找了处地方,直接压了一注大,唐言眯着眼睛等那人掀开,结果开的却是一二三小,不由叹了口气。

    初师不利。

    不过她玩这个向来也赢不了几回,只不过不是在自家地盘,输了就是真输了,唐言还是有那么几分心疼的。

    “上二楼。”

    又玩了几局之后,发现赢什么的,跟她根本无缘之后,唐言便收了手,领着两人往二楼而去,听说上面是江湖人的场地。

    江湖人。

    唐言眯了眯眼睛,暗暗思量着,也今天上面赌些什么,她又该参与哪几样,顺便又算了下,自己现下手里的银子还够输几回的。

    楼上的人并不如楼下的多。

    唐言一进去就有人瞧了过来,见是女的只是多瞧了两眼便收回目光,继续专注于眼前的赌局,唐言顺着瞧了过去。

    在赛龟。

    就是把几只乌龟放在那里,然后几个人一人选一只,同样的跑道,看哪只先跑到终点线,就算是赢了。

    唐言过去的时候,还有一只乌龟没人选。

    “压上。”

    她话音刚落,就见众人的目光齐齐从乌龟上转到了她的上,瞧了半晌之后,才有一个人开口提醒道。

    “姑娘,这只龟太小,赢面似乎不太大。”

    小型的跑道上有五只龟,四只略大一些的,长腿长脚的,看起来满精神的正在努力想将自己翻个个儿,改变脚朝天的命运,剩下的那只最小的,则竖着四肢,傻呆呆的呆在那里,完全没有自己现在是壳朝下的觉误。

    怪不得……

    这会儿周边也算围了不少人,却都没有人选这只最小的,也导致这场赛龟迟迟不能展开,主办方似乎都已经在找替换的乌龟了。

    “不用了。”

    唐言摇摇头,叹了口气,“反正赌了这么久,就没赢过一次,换个大点的小点的都一样,就是玩这个气氛。”

    虽然……输钱输得真心疼。

    为什么这里不是天香赌坊,要是的话,输给自家不就等于没输,看来以后要在京城也建上一间赌坊了。

    先前出声提醒的人见她这么说,便再没有阻止,反倒笑着赞叹,“姑娘倒真是一副好心。”

    唐言笑了笑,没说话。

    赌坊的人已经将五只乌龟翻了过来,又在跑道上不知道抹了些什么,引得那几只乌龟只一松手,便不停的向前爬。

    果然……

    唐言选中的那只小龟,一开始就被落到最后,这似乎是最正常的,然而不正常的况,却突然发生了。

    小龟的速度越来越快,正在遂渐超越其余四只龟,现在已经到了第四,在往第三前进,然后是追第二,最后只剩下第一的那个还在它前面,却依旧不停歇,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向前而去,简直看得让人直咋舌。

    “……这……”

    原本等输等得最淡定的唐言反倒成了最激动的那个,瞧着那只刚刚还半死不活,却突然之间生龙活虎的小龟,眼睛都瞪直了。

    “这是要爆冷门?”

    要知道这些人里根本没有人选这只小龟,若是这只小龟赢了,其他的人就都得输掉,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

    这时候,异变突生。

    那只小龟突然之间慢了下来,在场的都是江湖人,自然敏锐的就查觉到是有人动了手脚,当场就有几个皱了眉头。

    欺负女人?

    谁都知道那只小龟是位姑娘选的,就算输也没多少钱,江湖上又讲什么道义义气之类的,根本不会有人想过要动用武力。

    一时间,大家都不淡定了。

    有自认正义的在帮助那只明显已经胜利了的小龟的,还有打扰别的龟帮助自己下的那只的,一时之间,较量横生。

    唐言抽了抽嘴角。

    江湖……武功……内力……整半天这些东西学来都是用来打赌出千的,不过既然都出手了,就不差她一个了吧?

    她只是把扇子往桌子上一支。

    早在很早之前,与宫九的无数次‘对战’之中,唐言就已经分析出了,通过折扇之后,她的内力会成倍扩散,而且控制起来会更加的得心应手。

    所以……

    她只一动手,其余人皆后退一步,有的更甚至嘴角溢出了血丝,而跑道上的五只乌龟,除了那只最小的,其余全部被震得翻了个个儿,四脚朝天,再不能往前走上一步,只待小龟跑到终点,这场赌局就算已经结束了。

    “恭喜姑娘了。”

    赌坊的人很快将赌资换算成法玛,堆到了两位属下手里,一边向唐言道喜,仿若跑道上那四只脚朝天的乌龟不存在,刚刚也没有那么多人在比拼内力和控制力,妄图扭转战局,直看得唐言嘴角直抽抽。

    不过也是。

    这还怎么追究?所有的人都参与了,其余的人输了也只能认命,更何况大部分的人,现下还在惊讶的瞅着她瞧。

    啧啧!!!

    唐言怎么也没有想到,玩了这么久,第一次大获全胜,原因还是因为一群人出千,然后她的金手指最强大。

    ……太不科学了!!!

    之后就有事证明,好处不是那么容易沾的,一群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得罪的,因为这中间只要有一个心眼儿小的,你可能就会有麻烦。

    尤其是……

    那人不光心眼儿小,还险毒辣,不跟你玩明的,专玩暗的,一手飞针还玩得那叫一个顺手,下手也是极其狠毒。

    怨毒。

    唐言转离开之前,就已经察觉到这么一股目光,奈何侧头去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来,便也只能暗自留心。

    果然……

    在她转离开之迹,还未走了三步之远,便已经有有几根泛着蓝芒的细小飞针,破不急待的急而来。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