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关于睡谁

    (

    坐在雅间里,瞅着屋里的那张大,唐言抽着嘴角,不得不承认,她后悔了,悔得肠子没中毒都快青了。

    “嗯……嗯,啊~~~”

    一阵阵**的呻吟声不停的传来,甚至还能听到隔壁间大震动之间,发出的咯吱声,还有一声声言秽语。

    “……”

    她当时是实在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这么奔放,这隔音竟然这么差,现下这般模样,让她委实觉得甚为尴尬。

    能不尴尬么。

    这景,就跟现代到电影院欣赏电影,结果原本的温馨片,突然之间转成三级,边还有不少侣在那里直接上垒……

    再抬头瞧宫九。

    九公子一派淡定,仿若什么都没听到似的,正在一边翻着手里的帐本册子,时而抬头问站在面前的老鸨一些问题。

    “……”

    果然还是她脸皮太薄了,不过若是她内力低上一些,怕也是听不见隔壁的那些动静的,果然耳聪目明也不尽是好事。

    咳!!!

    眼神忽左忽右的,心虚的转了好几圈,唐言还是歇了回去的心思,转而把隔壁的声音当作透明不存在。

    她功力低微,听不到!!!

    这般自我‘欺骗’之后,倒也的确自在了许多,也有心思分神去关注一下宫九那边的况,却发现九公子已经看完了。

    “下去吧!”

    说完,宫九又顿了顿,这才说道,“去叫几个姑娘进来,还有,你这里的隔音,倒真还需要再加强一翻。”

    “……”唐言默默的流泪,能不在提这事了么,装听不到不成么。

    老鸨将帐本收到了怀里,出去一阵,便领来四名女子,各个清丽脱俗,资容艳丽,往那一站绝对是美女级别的。

    “不错。”

    唐言盯着站在最左边的那个,眼睛都快粘上面了,左瞧瞧又瞧瞧,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听的名句,这才只给了两个字。

    倒不是说真漂亮到那种地步。

    进来的四个人实际上各有千秋,有清纯型的,有美艳型的,有妖娆妩媚型的,她瞧上的这位,是属于那种特别有气质的类型。

    仅仅只是往那里一站,便是怎么瞧怎么有那么一股子感觉。

    唐言一向最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子,因为她自己就常常幻想自己会成为那样的美女,结果被室友毫不留的嘲笑。

    倒不是说她长得不漂亮。

    相反,唐言长得极好看的,皮肤也好,个子不是很高,往那一摆什么萌妹子,萝莉之类的词往她头上一一个准。

    “你就是一个洋娃娃。”

    室友就是这么说的,还曾直言,“你想要把自己调成那些美女那个模式,那绝对是在暴敛天物,天理难容。”

    ……

    人往往就是这样,除了儿子女儿和金钱,其余的东西都是别人家的好,在唐言这里,就连容貌气质也是。

    不知多少人羡慕她那长睫毛大眼睛,她却在羡慕别人……

    那女子一进来,她的目光就黏在对方上了,直把人家姑娘看得以为自己有什么不妥,这才不舍的收回目光。

    宫九的脸却是不知何时沉了下去。

    “都出去。”

    四人一惊,显然没料到对面俊美的男子一开口就让他们出去,即如此,刚刚又何苦让她们姐妹四人进来。

    “出去。”

    九公子再重复这两字的时候,恰逢老鸨亲自带人进来送茶,听到后连忙将人赶了出去,这才摸着冷汗问。

    “九公子……”她显然很不解,“这……”

    “换人。”

    宫九无意,也不需要多解释,他只需要吩咐,然后等结果,老鸨听了之后也不敢再多问,立马退了出支。

    唐言却是嗤笑一声。

    她还当这是怎么了,敢着是进来的美女不合口味,想要换上那么一换,不过在这青楼里,换个女人还真不是个事儿。

    立马的。

    老鸨便又带了一前一后两个美女进来,才一进来就已经开始笑着介绍,“这是我们店里的头牌露露姑娘。”

    唐言抽了抽嘴角,很想问上一句,‘刚刚为何不喊头牌上来’,但奈何要.的人不是她,也就懒得理会了。

    甚至……

    她这会儿都想甩手走人了,早知道宫九来这里办事还顺带着‘办事’的话,唐言是说什么也不会跟来的。

    屋里就一张

    呆会儿九公子跟美女去滚单了,她又得自己回去,整不齐的话,还得在外面的马车里窝上一个晚上。

    真是可恶!!!

    老鸨见宫九没有异意,便退了出去,露露姑娘边拿琴的小丫头也往后退了两步,站在门边,一副等候吩咐的样子。

    唐言这才瞅向这位所谓的头牌。

    “……”

    前面四位不论是何种类型的,都是一脸笑颜,而眼前这位露露姑娘,则与她们不同,颇为有些冷若冰霜的感觉。

    完了!!!

    唐言几乎已经敢肯定,自己今天不是自己回去,就是得在马车上窝一晚上,整不齐九公子会直接把人带回宅子里。

    她的马车。

    皱了皱眉,唐言十分不喜有别的人会上那辆马车,不过照现在的况看来,八成的结果就是如此这般了。

    冷若冰霜。

    沙曼不就是这个型的么,唐言可是清楚的记得,书里的宫九可是喜欢极了,怪不得这位被留下了,不被留下才是没天理。

    “你先下去吧!”

    宫九这句话是对门边拿琴的小丫头说的,后者听了恭敬的打开门走了出去,紧接着便见露露姑娘突然屈膝跪了下来。

    “九公子。”

    “……”唐言直接傻眼,险些没反应过来,最后干咳了声,不自在的嘟囔,“一定是我听的方式不对。”

    不然事为什么会转变成这个样子?

    默默反应几秒,最终不得不承认,今天可能还真是自己想多了,心里也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怎么的,舒服多了。

    “如何了?”

    宫九才刚问出口,那边露露已经开始有条不叙的汇报,她在青楼,又是头牌,接触的人多又杂,且都不是什么小人物,所以倒真有些有用的消息,唐言也听得颇为感兴趣,到了最后,话题被转到了极乐楼之上。

    ……果然。

    露露所说,跟电影里演的别无二样,唐言默默的叹了口气,觉得假的大通宝钞应该马上就会多出无数张。

    “银票。”

    唐言突然抬眸,打断她的话,问道,“你从哪些人嘴里的话,他们所给的大额银票,现下手里可还有。”

    “有。”

    露露点头,从衣袖里取出两张,递了过来,唐言接过后直奔上面的排号,却是发现别无问题,两张基本一致。

    “继续。”

    皱了皱眉,她让露露继续汇报,心里则在想着,难不成现下还不是假银票出来的时候,否则露露这里不可能没有。

    露露很快便说完了。

    唐言侧头,想瞧瞧宫九的反应,却是正对着了他瞧着她若有所思的神色,见她瞧过来,又将目光落到了她手里的银票之上。

    “给。”

    唐言直接甩了过去,然后开始瞧眼前的头牌,果然是个冷美人,汇报之时也是冷着一张脸,不见丝毫变化。

    沙曼。

    她不由的又想到了这个女人,似乎……还在那座岛上呆着,宫九倒也真是舍得,两年了都没回去瞧上一眼。

    “还有事?”

    问完了话,宫九抬眸,毫不客气的问,直让唐言把心放到肚子里,看来今天九公子没打算在这里过夜。

    果然,待露露表明没有任何事之后,宫九就已经起,唐言随后跟着,两人家又从后门走了出去,车夫正在那里等着。

    上了马车,九公子才问,“你在担心什么?”

    “……啊?”唐言直接傻眼,呆愣愣的抬眸,不解的问,“什么担心什么?”她哪里表现得像是在担心了?

    宫九眯了眯眼睛,指出,“就在露露刚进来那会儿。”

    “……”

    唐言直接扭头,闭眼,躺在那里拒绝回答。这话要怎么说,难道要说我担心你精.虫.上脑,到时候我只能自己回去?

    好在宫九也没多问。

    她不想回答的问题,宫九从来不会多问,唐言眯着眼睛半躺在那里,摇着折扇很是满意这种相处模式。

    宫九从暗阁里翻出一个小匣子。

    唐言趴在那里打开,取出里面的信封,一个个拆开,习惯的念了出来,直到最后一封,念完之后才反应过来。

    竟是霍休的。

    她不自觉的又仔细看了一遍,说实话关于那个妄想关住陆小凤等人,却最终反把自己关在笼子里的天下首富,唐言还是十分好奇的。

    “……”

    看完之后,唐言脑子里只有长长的一串省略号,瞧着上面的几行字,只觉得再过不久,金鹏王朝一案就要开始了。

    干女儿。

    霍休收了上官飞燕当干女儿,与此同时,这只燕子与霍天青关系密切,这还不算,同时还搭上了青衣楼的其他几人。

    诸如柳余恨。

    这份能奈,果断令唐言这等被人追了两年还尚且不知的低商者甚为惊叹,这妹子这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看书的时候她就觉得极为神奇。

    直到回了宅子,唐言还在纠结这现不现实的问题,却见宫九下车之前突然顿住,回过朝他说了一句话。

    “不必担心。”

    唐言眨眨眼,又眨了眨眼,不甚明白,不必担心什么,却见九公子目光灼灼的瞧着她,突然开口问道。

    “这两年,你可见我边有过其他女人。”

    唐言傻傻的摇头,除了她跟着到处跑,倒还真没有一个女姑娘近,回头想想,这似乎有点儿不太科学!!!

    “所以你不必担心。”

    默默反应几秒,唐言这才明白,宫九这是看出了她在青楼里所担心的事,这会儿在给她解释呢,可是……

    真的不需要啊!!!

    您老肯跟着一起回来,她其实就万分开心了,至于解释什么的,不觉得根本没必要跟她解释么???

    留着给沙曼还差不多。

    挪了挪子,正准备掀开帘子下车,却见帘子又被掀开了,九公子就站在下面,抬眸瞅着她,一双眸子黑亮暗沉的。

    唐言微怔。

    宫九突然扯开唇笑了,然后低低的说了句什么,惹得唐言再次炸毛,被迅速合上的帘子里,满满的一马车全是尾巴。

    “就算要睡,睡得也应当是你。”

    我去!!!

    这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到她上来了,不论是从哪个方向来看,这、都、一、点、儿、也、不、科、学!!!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