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倚红之楼

    (

    “人呢?”

    台上的女子依旧在跳舞,带着面具的女侍者穿着一模一样的衣饰,为正在休息的众人添上一壶茶。

    人并不是很多,女客人就更少了,一眼望去,陆小凤已经知道,他要找的那位姑娘,根本不在这间休息室里。

    司空摘星哪里知晓。

    “走了……吧!”他不太确定,不过不防碍他幸灾乐祸,“就知道你的运气没我好,瞧瞧,每次都是我遇到她,你偏偏碰不到。”

    陆小凤头疼了。

    他已经确定,刚刚看到觉得颇为眼熟的女子,应当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人,当时怎么就慢了半拍呢。

    “下次记得悄悄通知我。”

    陆小凤叹了口气,找了这么久,人还没找到,而且听到消息也没来找他,估计八成肯定是躺着他了。

    唉!这回又不知道会躲到哪里去。

    陆小凤并不知晓的是,这回唐言还真的没躲,甚至是有种送上门的感觉,因为她正坐着马车,往京城而去。

    极乐楼。

    区区三个字,就是她与宫九去京城的原因,倒不是唐言想去,而是宫九得知后的决定,原因自是因为极乐楼同他们的天香赌坊太过相似,九公子怀疑有内鬼泄密,所以免不了要去瞧上一瞧。

    只有唐言知晓,内鬼是没有的,因为就算没有天香赌坊,那极乐楼还是极乐楼,不会有半分的变动。

    要真说?

    这两者谁照着谁办还另说,毕竟她当初设计天香赌坊的时候,有一些地方还是照搬了极乐楼里面的设定。

    可是唐言不能说。

    因为不能告诉宫九,所以只能跟着人去抓内鬼,同时在心里暗叹,早知道还会出现极乐楼,她肯定不整这么一个赌坊出来。

    真衰。

    想当初办这间赌坊之前,她还特意让宫九找人去京里明查暗访了一回,十成十的确定了,没有极乐楼这间赌坊的存在,也没有暗中修建的极乐楼存在,所以她才放了一是八十个心的建了一座相似的。

    可是!!!

    为什么会在赌坊刚刚建好没多久之后,京城里就出现了一座极乐楼,这真的一点儿也不科学!!!

    “……”

    时至今,唐言心中只剩下一串的省略号,事实总是会证明,不论你做多少准备,预料外的事还是会发生。

    算了。

    事已至此,多想无易,有这时间,还不如再想几个新点子来赚钱,哄着宫九再多给她几成的股份来得实在。

    “……好狠毒的丫头。”

    唐言猛的抬头,正撞见宫九刚刚睁开的眸子,两人对视一眼,又虚朝着马车外瞧了一眼,稍稍掀起了些帘子。

    “为何掀开,又看不到。”

    宫九颇为不解,刚刚那声音听着就离此地还有些距离,实是因为那人武功极高,又没有压制,他们两人耳力又好,这才得以听到,此时掀开帘子,自然是什么都瞧不到,入目的只有满山的树木花草。

    “……我知道。”

    可她老是管不住这只手,直觉般的就想掀帘子,脑子里还是以往在现代生活的模式,既然听到了声音,说话的自然在窗外。

    “血腥味?”

    马车又行了一段路,唐言突然皱了皱眉,鼻子跟狗似的嗅了嗅,便十分确定了,“八成还是人血。”

    “是人血。”

    九公子眯着眼睛确定了她的猜测,并明确指出,“应当流了不少出来,其死状之凄惨,恐怕不压于你杀人分尸的那次。”

    唐言:“……”

    什么杀人分尸,整得貌似她干过什么天理难容的事似的,没事就拿出来提,深怕她把那惊悚的一幕忘掉。

    可恶!!!

    事实上如果不是宫九故意放那个刺客近了她的,她又哪里会一扇子敲下去,就直接把人给劈成两半了。

    宫九笑着眯上了眼睛,准备继续休息。

    “你与他们是一伙的?”

    一个少女的声音从血腥味传来的方向传了过来,她似在质问,然而语调却又是那么的甜蜜温柔,听着极为悦耳。

    先前说话的那人又说,“不是。”

    少女依旧警戒,过了几秒才接着问,“那你是何人。”

    “霍休。”

    先前那声音再次响起,唐言捏在手里的坚果被她直接捏得粉碎,她不可思异的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

    宫九瞧了过来。

    “……”眨着大眼睛,唐言依旧有些不可思异,“霍休不是该窝在小楼里喝酒的么,怎么会跑到深山老林里来?”

    宫九眯了眯眼睛,半晌才回答说,“办事。”

    至于办什么事,唐言没什么兴趣知道,她也不认为宫九会知道,毕竟九公子只是消息比较多,又不是神仙,知天下事。

    九公子也没详细解释。

    马车已经与那两人所呆的那处地方行过,再过不久,便会彻底将人抛到后,唐言继续用夹子夹坚果。

    直到……

    “我叫上官飞燕。”

    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那个甜蜜温柔的声音如此说,直弄得唐言直接将手里的坚果夹给掰成了两半。

    刚刚闭上眼睛的九公子抬眸瞧了过来。

    “……”

    她毫无压力的瞧回去,摆明了这回不解释了,宫九也不强求,继续眯起眼睛睡觉,留下唐言独自纠结。

    原来,这两人这么早就勾搭上了么???

    ……

    陆小凤传奇里怎么没有一个年份表,导致她穿到前传之前,还真不知道那些案件要从哪一年开始发生。

    唐言有些怨念。

    不过无论如何,这些都是陆小凤应当烦心的事,不论是上官飞燕还是霍休,都是属于那只小凤凰的boss。

    一路无事。

    不需要沿路处理事,到京的时间被直接缩短再缩短,短短两,他们就回到了当时在京里住的那处宅子。

    当晚。

    宫九就要出去听取汇报,唐言抬头望天,头一次见九公子夜间行动,不由大感好奇,一问之下才知晓……

    “倚红楼。”

    默默反应半秒,唐言便懂了这地方是哪里,除了那个地方,她实在是想不出有做其他生意的,会取这么一个名字。

    青楼院。

    古代晚间几乎没有夜生活,但也只是几乎,毕竟人家还有项业务,是非得到了晚上才会挂灯营业的。

    怪不得要晚上去!!!

    车夫已经准备去马,带着宫九出去,在他看来,这种地方自然不是唐言应当去的地方,只不过……

    “我也去。”

    唐言笑眯眯的接话,一副十分好奇的样子,事实上她的确好奇,如今有机会了,怎么能不去瞧上一瞧。

    “……”车夫的脚步停顿一秒,终是回过头,有些为难的瞧着宫九,“九公子。”

    一个女子去青楼真的好么?九公子你真的要让自己女人跟着你一块儿去那种地方?车夫根本不相信。

    事实上……

    他又料错了,宫九根本没有阻止的意思,不由心下纳闷,难不成那条线上的消息,也要让唐姑娘知晓?

    这些思量唐言却是不知道的。

    宫九从不故意给她讲这些事,交待家底,却也并不瞒着她。事实上不论任何事,只要她开口,就会告知与她。

    所以她根本不能理解车夫的纠结。

    现下她纠结的是,要去青楼,她要不要换上一男装,换的话衣服到哪里去弄,想来想去,就又想到了宫九。

    “阿九。”

    向前凑了凑,唐言这才说道,“衣服,让成衣店的人,送男装过来,现下这装扮,着实不适合今晚穿。”

    “不必。”

    宫九却是一口拒绝,摇头道,“我们是从后门而入,不进正厅,你所担心的况,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唐言点点头。

    也是,就是其他什么铺子,九公子也从没走过正门,更不可能混在一堆的客人之中,更何况是那烟花之地。

    宫九的洁癖……

    两年以来,唐言可算是见识颇深,青楼里人来人往,且多得是喝多了的臭男人,九公子又怎可能从大门而入。

    ……

    唐言不无恶意的想,要是从正门进的话,那群自男人之中,会不会有喝多了不识相的,看中了俊美的九公子。

    然后……

    下场不要太过凄惨,手段不要太过狠毒,场面不要太过恐怖,后果不要太过严重。估算一下杀伤力,这简直已经不是从老虎头上拨毛,而是从一堆老虎的头上拨毛。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