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可满2意了

    (

    没有汽车尾气这项‘空气杀手’,尽管这宅子不是建在郊外,那空气也是要比现代的郊区好上许多的。

    唐言很喜欢倚在躺椅上晒太阳。

    窗户是大开着的,她时常躺在窗边,舒服的眯着眼睛,手里拿着试管,内力不断的注入收回,如此循环反复。

    一旦关上窗户。

    确定没有人能瞧见之后,屋里就是另一翻景象了,白绒绒的尾巴满屋子乱飞,一副甚是和谐愉悦的模样。

    九公子推门而入。

    唐言也不收敛,九条尾巴依旧乱飞,只是控制着不往宫九边凑,免得呆会儿一个不小心再把人定住了。

    “如何了?”

    他问的自然是内力的熟练使用程度,唐言这段时间,每拿着宫九所制的试管,几乎是在不停的练习。

    “差不多了。”

    眯着眼睛,转笔似的,将手里的吸管来回的转圈,一边还眯着眼睛报数,“三、五、二、四、八、一。”

    每念一个数,试管中的液体必然流到那里停下,然后待到下个数响起之时,再开始流动,毫无差错。

    宫九满意的点点头。

    唐言甚为得意,瞧瞧,这才几天,她就已经练得如此熟悉了,果然她在这方面,虽然比不得堪称变态的宫九,但还是有些天份的。

    “去学鞭法?”

    宫九这话一问出,唐言便一个激动,内力输出过大,手中的试管自是不堪重负,爆裂开来,鲜红色的液体立时飞溅而出。

    唐言:“……”

    果然是不能太得意,只要一得意,总保得出点儿什么事,幸好……幸好这些子以来,已经习惯了这种况。

    九公子摇头失笑。

    瞧瞧自己现在的模样,唐言也不免抽了抽嘴角,双脚离地,两条尾巴正一条勾在房梁之上,一条缠在宫九上,维持着不让人掉下去,剩下的则卷的卷,伸的伸,还有的更是扭曲着不知道摆成了什么形状。

    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躲开那红色的液体。

    等到液体全部该落地的落地,该‘上窗’的‘上窗’,该‘上桌’的‘上桌’之后,唐言这才落了下来。

    将尾巴一一收了回去,最后的那条……

    “放开。”

    恶狠狠的瞪了宫九一眼,刚才缠上去那只不过是一时急,这人现在还抓着她的尾巴不放是想干什么?

    不过……她的拆扇究竟是什么时候跑宫九手里去的。

    “走吧!”

    玩够了之后,宫九才松开尾巴,转推开门又走了出去,唐言恨恨的跟上,还不忘从桌子上拎起自己的鞭子。

    话说,这还是宫九亲手所制。

    后院里并没有种些花花草草,也没有挖池塘养些观景的鱼,是以有大片大片的空地,供她练习鞭法。

    “抽我。”

    听到这项命令,唐言的脑子立马就当机了,不由的就想起原著里,陆小凤第一次见到宫九之时的况。

    彼时的九公子很是狼狈。

    头发散乱,脸色苍白,半祼着在地上挣扎翻滚,还不停的用手里的银针刺向自己的膛,见了人,还主动要求:

    “抽我,用力抽我。”

    她傻呆呆的站在那里,脑海里全是这有些‘变态’的香.艳画面,宫九说的话,竟然全然没有听清楚。

    半着的宫九。

    唐言完全可以想象出那副画面,因为她曾‘有幸’见过着上的九公子,还曾经不只一次的用‘尾巴’抽他。

    “抽我。”

    九公子沉下了声音,唐言终于回神,只听得宫九在说,“用你在秘籍上看到的方式,朝我进攻。”

    唐言:“……”

    你老就不能不提那么让人有‘联想’的词么,直接了当的说清楚多好,非要不清不楚的让人误会。

    “动手。”

    宫九下了令,唐言便也不拖着,一甩手便是一鞭子照着宫九抽了过去,明明人在那里,她却是抽了个空。

    因为宫九动了一下。

    仅仅只是一下,他在鞭子抽过去的时候,向旁边轻轻一闪,再下一秒,鞭子抽过那一段,他便又闪了回来。

    唐言挑眉。

    若是宫九给她抽,她还当真不会有兴趣,甚至能躲多远躲多远,可一但抽不到,心里的好胜心理又忍不住发作。

    一时之间,又是几鞭子抽了过去。

    依旧是被宫九轻轻松松躲过,惹得唐言颇为不信邪,一鞭比一鞭速度快,秘籍上的招式被她拆了合,合了拆,各种配合,却终究还是碰不到九公子一根头发。

    “九公子。”

    这时候,车夫走了过来,唐言便停了手,同宫九一同看了过去。她知道,若没有重要事,车夫是不会来寻的。

    “陆小凤在查岳阳的事。”

    唐言嘴角直抽,忍不住想着,陆小鸡你是多么的善长拉仇恨,这才刚开始,就开始查上宫九的事了。

    “怎么回事?”

    她忍不住好奇的问,车夫低着头,回道,“陆小凤上次去找姑娘的时候,因为我们离开了,便找到了岳阳。”

    唐言挑眉。

    “岳阳不是死了?”她记得她特意问过,宫九给她的答案是因为欧阳晴下手太狠,岳阳撑到那便再了撑不住了。

    车夫并没反驳这点。

    “是死了,陆小凤找到了尸首。”车夫说,“这段子,他一起在查这事,给我们找了不少的麻烦。”

    “……早就开始了?”

    车夫点点头。

    “从前段时间开始,他便在查,近来从岳阳之前的产业上,也不知道被他怎么就摸到了我们这边。”

    因为主角光环。

    唐言万分无语,当时宫九在那里停留数,就是为了将岳阳的一切产业全部不着痕迹的转开,让人瞧不出什么。

    现下看来,哄哄一般人还成,对上陆小鸡这种‘死心眼’的孩子,还是有些不够看。

    “查到哪儿了?”

    宫九问出这话,唐言也不由有些好奇,依着她之前的建议,宫九已经将那种模式转型,而且后面还放了一个‘假’的幕后之人,也不知道陆小凤摸到哪里了。

    车夫说道,“正往京城而来。”

    “……”唐言咋舌,“真是凶残,他究竟是怎么摸出来的。”这主角光环,也实在是太过强大些了吧!

    “他没摸出来。”

    唐言疑惑的抬眸,就听得车夫无比郁闷的说,“他来京城,起初只不过是为了跟司空摘星比赛翻跟头而以。”

    ……

    这个唐言还是知道的,之前听木道人跟古松居士聊天之时谈起过,只不过不知道地点是在京城而以。

    “后来……”车夫叹了口气,“有个管事的手下,来京城办事的路上,被陆小凤给碰上了,然后就……”

    误打误撞。

    果然陆小鸡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还好他们这些子已经将京城里的势力布置得差不多了,想来陆小凤一时还找不到突破口。

    而且……

    唐言掰着指头算了算,怎么算凤舞九天那一卷都没到开始的时候,陆小凤跟宫九,更不可能在短期之内对上,是以她十的放心。

    但是……

    貌似她放心的早了一些,因为九公子挑起眉,竟然吩咐,“引他来这儿,我倒要瞧瞧,究竟是个什么人物。”

    “等等。”

    唐言赶忙喊住车夫,叹了口气,无奈的试图劝说,“还是别惹事了,我们不是一直奉行低调行事的么。”

    “不过一个小人物而以。”宫九毫不在意。

    唐言抽抽嘴角,十分无语,若说要让九公子知晓,他以后会被这么一个小人物给杀了,会是一个什么反应?

    不过……

    若不是太过自信,宫九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死在陆小凤手里,他曾有过无数次杀死陆小凤的机会。

    只不过一次失误,他便再也没机会了。

    不由的抬眸瞧向宫九,此刻的九公子还只能算是个半大的孩子,据说下个月才过十八岁的生而以。

    “算了。”

    宫九也不坚持,招惹陆小凤在他看来可有可无,不过是一只小凤凰而以,要煮要烤,还不全凭他的心意么。

    唐言摇头失笑。

    不过既然陆小凤要来京城,她这几天便在宅子里窝上几天,不在出门了,免得运气不好碰上‘麻烦’本人。

    车夫下去了,唐言的鞭法还得继续练。

    挑了挑眉。

    她还当真就不信了,今竟然还抽不中宫九一下,可事实的确如此,她连九公子的衣服边儿,都够不着。

    最后,唐言怒得连秘籍之上的招式都不用了,全凭感觉,随意的抽来抽去。

    依旧是抽不到。

    “不打了。”

    她停了手,揉了揉已经有些酸的手腕,却在宫九正准备开口的时候,一鞭子适时的就那么抽了下去。

    “啪!!!”

    这回倒是终于终于抽到了,唐言有些傻眼,不敢相信竟然真的得手了,对面的九公子倒是笑得颇为无奈。

    一双眸子里,满满的只写了三个大字,外加一个符号。

    满意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木木三的地雷,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