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解决办法

    (

    上的果然不是欧阳晴,甚至竟然连女人都不是,好在那男人本就不是胖子,喜服又略为宽大,这才穿得上去。

    脚上的鞋子则更加‘凶残’,是直接被把脚骨敲碎了,然后才勉强塞进去的。

    “岳阳!”

    几乎是盖头掀开的瞬间,车夫就已经惊呼出声,同时后退数步,拨剑而出,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模样。

    岳阳却依旧是一动不动,只一双眼睛愤怒的瞪着前方。

    “被人点了。”车夫小心的上前查看一翻,之后松了口气,“他现在上的伤势十分严重,内力几乎全废,怕就是我们不找来,也撑不了几天了。”

    太凶残了。

    果然就算是提前了几年的欧阳晴,也依旧有着红鞋子四姐的杀伤力,哪里能是岳阳这么一个男人想利用就利用的。

    唐言听得直抽嘴角,宫九却是眯着眼睛,对这个结果,显然是有些不满意的,他皱着眉头吩咐,“把人带上,回去我还有用。”

    于是‘新娘子’就被人劫走了。

    唐言原本以为宫九不杀岳阳,是因为还有用,或者对方手里有他想要的东西,却没料到是为了……挖坑。

    对的,挖坑。

    岳阳被丢到了一个大院子,由车夫亲自看守,手里仅有的工具,是一把铁锹,是给他用来挖坑而用的。

    九公子甚至有想过让他徒手挖坑。

    要不是伤得太重,内力几近于无,这么坚硬,上面还铺着一层石子路面徒手根本不可能挖得开,怕还真不会给那把铁锹。

    唐言曾经去看了一眼。

    岳阳在挖的时候,似乎有意无意的在挖字,而且来来回回,就只有三个字,欧阳晴,只有这三个字。

    似乎比起宫九,他要更加痛恨欧阳晴。

    “成王败寇。”

    或许男人并不会对打败了自己的男人有太多的恨,因为他们的世界本就是你死我亡,但是欧阳晴……

    一个并不被看中的名,本来只是想稍稍利用一下,却不料被人废了内力不说,还打扮成女人让送了洞房。

    加上脚骨碎裂的伤,这一切的一切,又要让他怎么不恨。

    再之后几天,唐言就没去看过了,据车夫偶尔向宫九汇报的言语之中来看,怕是大而深的坑已经挖好了。

    “让他在那段路上来回打转。”

    说这话时,九公子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瞅着唐言,就那么定定的瞧了半晌,直看得某少女险些摔桌走人。

    这段时间她跟着宫九满世界转,打理此地的一些商家势力。

    本这些都是岳阳该干的工作,现在由于他的‘二心’,被‘处理’了之后,便没人管这家商家了。

    宫九得把这些势力重新整合起来。

    跑了几天,唐言实在累得不行,给九公子建议,“你还是提个章程出来吧,总不能一出事儿就亲自上。”

    宫九抬眸瞧她。

    “嗯,大概这样来。”唐言大概整理了一下方案,说道,“弄一个连锁,不要一个城一个城的来,而是好几个城连起来的。”

    “太多。”

    宫九不是很赞同,“一个城的出了问题都不好重新管理,再多了便更加麻烦,若是再出一个岳阳,怎么办?”

    唐言摇摇头。

    “不是那个意思,例如我之前住过的那间客栈,叫什么‘有间客栈’,那我们可以在其他的城,也开客栈,也叫这个名字。”

    宫九眯了眯眼睛。

    “你是说将一种生意的串在一起,找一个专人打理,再在各地分别派人管理,一层又一层的分批下去。”

    唐言点点头。

    九公子在经商方面或许是真有点儿天份,或许这丫就是纯粹的理解能力超强,总之很快就理解了唐言的意思。

    “好是好。”宫九挑眉问,“可是太打眼儿了,这个如何解决。”

    唐言顺口就说。

    “只要把主家丢出去便好。”她叹了口气,“何必挂在咱们自己的名下,随意找个人挂着,再让他投靠一方势力。”

    宫九接话道,“这样不论谁查,都跟咱们无关。”

    唐言愉悦的点头。

    “这是一个方面,其他还可以在各地分散开一些散户。人不必多,平时更不必联络,只在发生大事的事备用。”

    宫九的眸子亮了亮。

    “这倒的确是个好主意。”他意味深长的瞅了唐言良久,突然说,“我现在倒是相信你的那句话了。”

    “……啊?”唐言不懂,“什么?”

    “自然是你之前说的,离开了我,出去不必找间青楼也饿不死。”宫九直言,唐言听了却是险些吐血。

    “……”

    瞪了宫九良久,对方却是一脸淡定,丝毫没有压根关于‘心虚’之类的绪,唐言只得把一口血又吞回肚子里。

    ……估计这斯压根还觉得这是在夸人呢。

    宫九的行动力很快,在与唐言一起敲定了一些细节之后,便开始准备把这些落到实处,并开始转化现在的模式。

    “忙得跟个陀螺似的。”

    这句话不光是在说宫九,还包括天天跟着的唐言,车夫则好似被安排了其他事,很少能见得了人影。

    唐言觉得,如果宫九是司机,她就是车上安的导航。

    如此这般说也不全对,因为真正的地图并不是她脑子自带的,而是宫九拿出来的,还一手画出每出行的简便路线。

    ……这是件很神奇的事

    看地图时,宫九完全看得比任何人都明白,划路线定行程,一切皆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神奇的事是,真让他自己走,他顺着路都能神奇的不知道转到哪里去。

    所以宫九边必须有人。

    不为其他,只是单单为了帮他引路,也得有那么一个人,唐言便变成了那么一个人,只不过还负责恰谈。

    宫九并不在意她知道很多。

    这个人永远很自信,他并不避讳边的人,也不怕他们学得过多,懂得得过多,或者知道过多。

    唐言无疑学到了许多。

    虽然说对商业以前也不是完全不了解,甚至因为时代的关系,还有一些在现在算起来很是新奇的点子。但那些根本不够,这些子下来,她才真正明白,她不懂,不明白的地方还有许多。

    在现代,她毕竟还只是个大学生而以,根本没有真正从过商,而现在,所凭借的,也不过是比旁的人多了几分阅历而以。

    学到了东西,整个人都觉得很充实,但她也很累。

    好在宫九是个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是真的‘生活’,不指风花雪月,观星望月,就单指吃饭睡觉这些。

    吃得好,睡得饱。

    不论有多少事,第一天晚上忙到多晚,只要不睡够五个时辰,宫九是绝对不会睁开他的那双眼睛的。

    唐言理所当然能跟着睡个饱觉。

    饶是这样,在几天之后,她了觉得受不了了,拍桌而起,怒而跟宫九争了那么一的休息,美名其曰,假期。

    “出来的时候记得带些点心。”

    九公子今要去的是点心铺子,临走之时,才刚刚吃过甜点的唐言还不忘记提醒,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点心。

    宫九回瞧了过来。

    唐言立马闭嘴,好不容易争取到了休息时间,可不能就因为这一份小小的‘点心’,就被无的剥夺了。

    九公子却并没提什么点心,什么假期的事,而是给她留了一项任务。

    “你多看看秘籍。”他所说的秘籍,自然是指最初唐言自己挑的那本鞭法,以及他塞过来的那本轻功。

    “我知道。”

    唐言点了点头,“多看上一看,以后等有了机会,把内力练好了,再飞来飞去的也就不用你带着了。”

    宫九眼神一闪。

    “先学鞭法。”他说,甚至边理由都没给,就那么理所当然的帮唐言下了结论。

    唐言:“……”

    算了,她叹了口气,“随意,反正没有内力,怎么学也是白搭,估计沉点的鞭子我都不一定能甩动。”

    “……咳。。。”

    宫九莫名其妙的瞅了她一阵,才说,“我上次不是告诉过你了,你体内流转的那股气,便可当做内力使。”

    “……啊?”唐言不解,“什么时候的事?”

    宫九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将手伸了过来,唐言直觉的就去捂耳朵,被握住的却是手腕之上的脉门。

    温的暖流又起,就那般如上次似的,在体里转了一圈,宫九的手才收了回去。

    “这便是。”

    他说,“你的内力并不弱,不该如此白白浪费,今之后,便多看秘籍,手里的不够,可以再找我要。”

    唐言傻傻的应声。

    “……原来。”她还是觉得不太现实,“那股流不是从你体之内传进来的,而是我本就有的?”

    宫九点了点头。

    唐言喜出望外,继折扇这柄大杀器之后,她又有了内力,等学好了轻功什么的,自保的手段便更加多了。

    九公子已经合上帘子上了车。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