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地底迷宫

    (

    地底似乎是个地宫,唐言一跌下来就准备朝宫九所落的那处而去,却是被一道墙壁挡住了前面的道路。

    “轰。”

    有声闷响传来,似乎有人在拆墙,唐言眯了眯眼,想到之前被她一分为二的那个人,试探着用折扇扫向面前的墙壁。

    “咔嚓!”

    唐言急速后退两步。

    “轰。”

    闷响声响起,面前的墙壁榻了大半,她心下一喜,跃过碎石,再走到下一面墙壁之前,又是一折扇挥了过去。

    然后后退。

    “轰,轰,轰。”

    一时之间,地底一片拆墙之声,等到唐言拆了三道墙壁之后,才看到宫九,对方正刚刚拆完挡着他们两之间的最后一道墙壁。

    唐言走了过去。

    她拆了三道,宫九却是已经有四五道之多,全是朝着另一面而去的,朝这边而来的,只有这一道而以。

    “……这。”

    唐言突然灵光一闪,就有些了然,“你在找我。”结果却因为,搞不清楚东南西北,反而弄错了方向。

    宫九皱了皱眉。

    “明明是东面。”

    唐言不由得直抽嘴角,但奈何她也不清楚东南西北的问题,只不过,“我记得,你是在左手边,翻了个个,还是左手边。”

    三百六十度旋转,根本就是等于从来没有动过。

    九公子皱眉。

    唐言决定不在掀短,便问宫九,“现在我们怎么办?”这地底就跟个迷宫似的,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她突然想起。

    “西边的窗户,是不是正对着不远处的一颗树。”但不并确定,是以皱着眉头问边的宫九。

    九公子点点头。

    “树上有个人。”他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从我们进屋开始,一直到掉下来,都没有过任何动作。”

    唐言这回很确定,“西边的窗户开着。”

    宫九怪异的瞅了她一眼。

    “好吧!”

    唐言很无奈,“我知道我这话说得很傻。”窗户不开她哪里会瞧到那边会有一颗树,她又不是变态宫九。

    宫九点了点头。

    冷静。

    唐言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不要跟宫九生气,至少等出了这不地宫再生气,再折腾也还来得及。

    她刚刚要说的是什么来着?

    “我是想说。”唐言皱着眉头说,“从那颗树通过西边的窗户,正好能看到那个花瓶,打碎花瓶似乎也很简单。”

    习武的人,用颗石子就能办到。武功再低一些的,也能用弓箭办到此事。

    宫九显然也想到了此次,由此又联想到唐言吃饭的时候提到的事,便问,“你之前到底看出了什么,才说此处不对劲。”

    唐言摇头。

    “当时只是觉得你自虐的毛病比较严重,还以为你是准备让那些人以为你其实也不是很强,会受伤。”她说道。

    若是有贼开始惦记你家,那么引出他们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制造家里没人的场面。而若是有人惦记你的命,自可用相同方法,让他们觉得有希望,对方才会动手。

    宫九摇摇头,“我并没有如此想。”他当时是想什么呢?哦,想着那种感觉实在是怪异,却又忍不住一试再试。

    想着眼神便暗了暗。

    唐言却是并未发现,只是叹了口气,“那就当我是猜错了,我还当你怕他们不敢动手,又不想留下隐患,想要借此机会,一次把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拨清了呢。”

    “哦。”

    九公子不置可否,眯着的眼睛里神色莫名,“如此看来,眼下这事,倒真是一个妙得不能再妙的误会了。”

    唐言抽了抽嘴角。

    四下看了看,除去被他们拆成的碎石之外,全是一道又一道的墙壁,或是被堵住的通道,有些地方还有些开口。

    尼妹。

    这果然是迷宫,而且还是上小学的时候一堆学生超迷恋的那种。用尺子和笔,画出来的那种简易形的。

    但如果在其中,也不是那么容易走出去的。

    而且,唐言清楚的记得,当时有个小朋友的迷宫,没有一个人能从入口走到出口,到了最后,才发现……

    根本全是死路。

    “砸。”

    唐言眯了眯眼睛,“不是在这底下一通乱砸,而是朝上面砸,这里离地面并不远,砸上去还是十分容易的。”

    宫九抬手就是一掌。

    下一秒唐言已经被拉得后退,就见无数碎石掉落,却依旧并没有打通,之后她也上前,补了一折扇。

    这一下,倒真的打通了。

    屋子,还是那间屋子,院子,也还是那个院子,之前提到的有人藏于上的大松树还在,屋顶却早已被掀翻了。

    不光如此,整间屋子,都已经被拆得是七零八落的了。

    车夫干的。

    四下扫视一翻,唐言就几乎可以确定,车夫定然是发现了不对,回来之后愤而拆了屋子找人,却怎么也没想到……

    她与宫九会在地底。

    或许想到了,压根来不及再找,就被现下围着他的一群黑衣人围住,被困其中,自保尚且不足,又何论救人?

    “真闹。”

    唐言挑了挑眉,问被众人围在中间的车夫,“这围一圈干嘛呢,玩单挑?你一个挑他们多少?赌注是什么,玩多大的,要不我也压两注?”

    宫九低头瞧了她一眼。

    这是嫌她说太多了?唐言‘聪明’的退了一小步,选择作壁上观,坐等宫九处理这一出‘庞大’的‘谋反’。

    九公子却笑着说。

    “赌得不太大,区区几十条人命而以。”

    黑衣人的脸色早在宫九从地底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变了,夜间明明不,却多是在流着汗的,更有甚者,在不着痕迹,或许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后退。

    宫九。

    不论什么时候,哪怕是现在还未彻底成长的九公子,也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随意小视,丝毫不放在眼里的。

    他们惧怕。

    奈何,在他们决定跟随管事的下手的那一刻,就已经没有了后退的权力,只能一步步的把自己往死路上

    “看他们这副表,想必是已经输了。”

    说话的时候,宫九是瞧着唐言的,勾起的唇角似乎还透着股愉悦,轻飘飘的就那般决定了那些黑衣人的命运。

    “九公子。”

    有人忍不住唤了出声,宫九自然不会理会。

    “要收赌注了么?”

    似乎是唐言已经参与了这场赌局一般,宫九只顾低着头轻声寻问,语调温柔,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在场的黑衣人从头凉到脚。

    “从左边开始收,还是右边。”

    后退的黑衣人遂渐增多,其中退得最有技巧,也最快的人,正是那个替他们安排吃食住宿的管事儿的。

    唐言抬眸,正准备提醒,却见眼前的人已经没了踪影,再下一秒,出现在眼前之时,手里已经拎了一个人。

    正是那个管事的。

    车夫已经从黑衣人的包围圈里走了出来,宫九把人丢给他,表淡漠的问,“刚刚是谁说,我们上不来了。”

    这是他们刚刚破开地底之时,听到的一句话。

    管事的面色苍白,心底却是震惊非常,瞧着宫九与唐言的眸子,满满的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怎么可能。

    那地底被他造得十分坚硬,周边更是包着一层精钢,哪怕是内力深厚者,没有一些时间也是绝对打不上来的。

    而且……

    正常人哪个掉下去,第一反应不是在找机关,或者是寻出路,反而会直接从下面打了上来,一点儿时间都没给他们准备。

    可是。

    事实是,宫九用最快的时间上来了,他在地底的布置一点儿作用也没起到,现如今,也只能见机行事。

    “你早就知道那花瓶有问题?”

    管事的这话问的是唐言,花瓶是她在他们行动之前就已经打碎了的,无形中帮了他们,却也给了宫九生路。

    唐言摇摇头。

    “我不知道。”她说,“让我怀疑的其实是你转时的那个笑容,冷得让人跟被淋了盆冷水似的,从头凉到脚。”

    管事的立马接话,“可是你第一眼瞧去的就是那个花瓶,当时在屋子里,我可从没有瞧过那个花瓶。”

    唐言点点头。

    “确实,你并没有特意瞧向什么东西,只不过这个跟你无关。”她笑着指出,“书里不经常说,秘道多在书房,卧室里若是有机关,不是跟有关,就是跟摆在那里怎么看怎么像是装饰的花瓶有关。”

    唐言这话说得理所当然,众人却是听出一头黑线。

    这根本就是完全没有一丁点儿的道理,却没想到一直沉默着的九公子点头赞同了,“这么说倒也的确是这样。”

    管事的叹了口气。

    唐言问,“你就是那第十三个人?”怪不得查不到这人的资料,原来也是个当地管事,这两人怕只是合作。

    而那个‘请’的消息,估计是岳阳故意散播出来的。

    若是正常况,怕是根本没有人会怀疑到同为管事的这人上去,却哪知他早就和岳阳两人商量好了。

    管事的只能无奈点头。

    他又说道,“九公子呢,怕是早就发现躲在树上的人了吧!”似乎有叹息声响起,他说得很无奈,“可惜,我手底下找不到能离得那么近还不被发现的人。”

    宫九却并没有回答他。

    唐言的眉头也突然皱了起来。

    “撤。”这话才一出口,唐言就已经被宫九带得飞而起,瞬间便落到了旁边一侧的屋顶之上。

    管事的脸色却突然变得煞白。

    下一秒,整间屋子突然被炸上了天,地底还不断的响起轰轰轰的声音,也不知道里面这是埋了有多少的火药。

    离得近的,干脆直接就被炸了起来。

    管事的甚至没想着逃跑,直接提剑自尽,剩下的人也被波及了不少,就连车夫,也是堪堪逃过了一劫。

    “这个……”他抹了把冷汗,说,“九公子,你到底是如何发现的。”

    唐言回答了他的话。

    “我们不知道。”她说,“只是那管事的开始拖时间,便已经知道,原来站的地方,最好便不要再呆了。”

    那个管事很聪明。

    不在饭食和药里面动手脚,无非就是知道宫九肯定会看出来,而明知道宫九会发现,还派了个人在树上,则说明他自信宫九不会在意这么一个人。

    但是……

    他现在却突然提到此事,只能是在那里拖延时间,不管在等什么,对他们而言,这绝对不是好事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