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启道京城

    (

    唐言第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上午了,暖暖的阳光打在上,怀里抱着蓬松柔软的尾巴,她眯着眼睛不想起来。

    “等等。”

    她突然惊得坐起了,窗户是大开着的,而她昨天晚上,特意关紧了窗户,还把内里的插头插上了。

    赶紧耳朵尾巴收一收,走过去查看。

    窗外停着一辆熟悉的马车,低头一瞧正好看到坐在车夫位置的白衣男子,正抬着眸朝她看了过来。

    “我去!!!”

    唐言忍不住咒骂出声,“大晚上的闯女孩子的闺房,这种缺德事,宫九你他.妈.的竟然也干得出来。”

    门果然还上着锁。

    宫九是直接从窗户进来的,唐言想起自己竖着的耳朵,以及胡乱飞舞的尾巴,果然把它们会出来的原因归到宫九上。

    下了楼,结了帐。

    唐言出了客栈,朝着宫九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彼时九公子已经坐回了马车里,她也跟着钻了进去。

    “车夫呢?”

    她昨天晚上上楼的时候,车夫还是在的,难不成宫九怕人家知道他大晚上闯女孩子闺房这种事,给打发了?

    “办事去了。”

    车夫很快回来了,手里提着的是一个小食盒,只一打开,便有香味散了出来,还尚未吃早饭的唐言立马接过。

    “给我买的?”

    九公子摇了摇头。

    唐言问,“那是给谁,你总不可能现下还没有吃早饭吧!”这会儿看太阳,怕是相当于现代的十点钟了。

    宫九却点了点头。

    “我刚醒。”他说,“就只比你早上那么一柱香的功夫而以。”

    唐言瘪了瘪嘴,“晚上去干什么坏事了吧!”她指则,“昨天晚上弄坏窗户,进我屋子里的人是你吧!”

    宫九并不否认。

    唐言问,“为什么?”

    九公子头也不抬,答得理所当然,“自然是进去瞧瞧,是什么人竟然能生生的将一张上等楠木的桌子劈开。”

    “……”唐言咬牙切齿,“你不会敲门么。”

    宫九说,“客栈已经关门。”

    唐言郁闷,“那敲窗总你会吧,这个总不会比你把窗户的栓子震掉还要难吧!”

    九公子却点了点头。

    唐言愤怒难当,干脆将手里的食盒打开,取了双筷子直接吃了起来,“我的,你自己的,自己再去想办法。”

    宫九皱了皱眉。

    唐言却丝毫不怕他来抢,并不是因为宫九抢不过,而是坚信对方不会再抢。她已经动筷子吃了,宫九肯定是不会再碰了。

    然而……

    宫九却依旧把食盒抢了去,端起上面的一层,一伸手直接丢到了窗外。唐言这才发现,底层里也是摆满了的。

    并非菜,而是甜点。

    蜜饯荔枝,蜜饯哈密杏,蜜饯小枣,蜜饯鸭梨,还有一盘切好了的新鲜水果,上面还撒着些白沙塘。

    真会享受。

    唐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最后很有骨气的下了车,又转回了客栈前面,进去找到店小二,点了一大桌子的菜。

    夹了一筷子。

    唐言皱了皱眉,闻着味道不如宫九的那些,塞进嘴里口感果然差上一些,然而就是这差的,她也没吃上几口。

    “姑娘。”

    来的人是宫九的车夫,现下正站在她面前,低着头,怕是还记得宫九之前的吩咐,是以不敢抬头看她。

    “九公子说,要离开了,请姑娘回马车。”

    唐言问,“车上有吃的?”

    车夫摇了摇头。

    唐姑娘怒了,“不带你们这么欺负人的。”她说,“还真的是想把我饿死啊,也不瞧瞧现在都几点了。”

    都快午饭时间了,她的早饭竟然还没吃几口,他们竟然还不让她吃,哪有这么明晃晃的欺负人的。

    车夫依旧低着头。

    唐言提起筷子趁这时间又吃了几口,这才起率先走出了客栈,朝着停在门口的那辆马车走了过去。

    “你……”

    后面的话自动吞了回去,因为宫九丢过来一个食盒,唐姑娘接过打开一瞧,里面还剩着几样甜点。而且一看那样子,就是没被动过的。

    ……

    早这样她还折腾什么,‘大清早’的没劲。

    宫九开始闭目养神。

    马车已经继续启程,唐言捧着食盒吃甜点,吃完了才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你昨晚上,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

    唐言抬头,发现宫九正舒服的靠在软枕之上,说这话时候,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可是,”她忍不住说道,“那你是否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早上醒来,什么尾巴耳朵的会全冒出来了。”

    宫九依旧没睁开眼睛。

    “如果不是你自己放出来的,那就是睡着了自己出来的。”九公子断定,“还未彻底熟练收回尾巴吧!”

    唐言:“……”

    怎么熟练,当了二十二年的人类,突然之间冒出那么一双耳朵不说,还跑出九条尾巴,正常人都适应不了。

    “趁早习惯。”

    宫九抬眸,平静的瞧了她半晌,这才说,“不然就似你这般不警惕样子,迟早被别人发现这事儿。”

    唐言点点头。

    昨天晚上就是为了习惯尾巴,结果却闹得破坏了一张桌子,后来怕闹出太大动静惹人怀疑,这才歇了下来。

    不过,“尾巴的力道很大?”她问宫九。

    九公子额首。

    “还可以。”他说,“若不是我这马车是用百练的轻钢制成,怕是昨天就被你那么给直接折腾散了。”

    唐言抽了抽嘴角,其实她想说的是,昨天抽在宫九上的,只粗略一算,估计最少也得有那么十几下。

    罢了,人家自己都不在意。

    掀开帘子往外瞧了一眼,他们竟然出了城,现下已经将近午时,现下这个时间,正是头最烈的时候。

    “我们要去哪儿。”

    抱着个抱枕,唐言懒洋洋的问完,又径自摇了摇头,“算了,你还是别说了,说了我也肯定不认识。”

    宫九却给了她答案。

    “去京城。”

    “哦。”点了点头,唐言表示,“京城我还是知道的,天子脚下,全国最为繁华,也是最不好混的地方。”

    宫九抬眸,“哦?”

    唐言表示,“出去扔块砖,如果砸中了十个人,估计里面能有三个皇亲,两个高官,外加两个小官,剩下的一个,指不定还是宰相的门房。”

    宫九失笑。

    “你笑什么。”唐言说,“难道那地方不应该是龙蛇混杂,随便拎出来一个,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么?”

    九公子点点头。

    “那里的权势人家确实要比其他地方多上一些,就是下几流的地方,也多是些有靠山的,皇亲也大部分聚集在那里。”

    唐言点点头。

    “所以我说的还是对的。”

    宫九却突然问她,“你想不想当皇亲。”

    唐言一怔。

    难道说就在这个时候,仅仅才十八岁的时候,宫九就已经开始想着要谋夺那个九五至尊的位置了么?

    “不是想不想的问题。”唐言说道,“而是根本不可能的问题。”

    宫九挑眉。

    唐言分析道,“我在这世上并无半个亲人,所以哪怕有一天有了能力,也只能去做那皇帝,根本做不成皇亲。”

    宫九却说。

    “我在这世上的亲人之中也没有当皇帝的,可是,”他突然笑了,“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却也是皇亲。”

    唐言诧意的抬眸。

    她知道宫九是太平王世子,确实也算是皇亲,但现下宫九为什么会说他的亲人之中,并没有一个人是当皇帝的?

    宫九正意味深长的瞅着她。

    唐言却没有再打听这事,她自己猜了一个答案,或许是因为母亲的事,宫九不乐意再喊太平王父亲了呢?

    却听这时候九公子又问,“现在还想当皇亲么?”

    唐言依旧摇头。

    “为什么?”宫九问。

    唐言眨眨眼,叹了口气,“跟皇家扯上关系,总是没什么好事,还不如我现在的份自由,什么事都能自己做主。”

    九公子提醒,“你是我的人。”

    唐言吐血,简直想再放出尾巴狠狠的抽他几下,忍不住纠正道,“不是你的人,只是暂时跟着你而以。”

    宫九问,“有区别么?”

    “当然有。”

    九公子并不纠结这个话题,对此也是十分的从善如流,当即说,“好吧,就当你只是暂时跟着我好了。”

    唐言纠结。

    这句话这么说怎么感觉还是那么的怪异,怎么听着跟刚刚那句没什么区别,怎么听怎么像她就是跟着宫九的小女人似的。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