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有间客栈

    (

    客栈的名字很是新颖,叫‘有间客栈’,倒不像是古代的店名,反倒带着股浓浓的现代即视感,唐言对其莫名的多了几分好感。

    进进出出的人并不少,正在楼下用晚饭的人也不少。

    唐言走进去的时候,客栈里的声音却是一度几乎停了下来。她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折扇,还是合起来的。

    打在她上的目光并不少。

    不论在什么时候,漂亮的女人总是吸引人的目光的,店里吃饭的多是些来往的商贩,或是走江湖的侠客。

    后者的目光要相对隐晦一些。

    “小二。”唐一一喊住了一个肩上搭着毛巾,正在送菜的少年,问道,“你们这店里可还尚有空房?”

    “有的。”

    另一个少年跑了过来,笑着说道,“姑娘是要住店?本店的上等客房四两银子,中等的二两,下等的一两。”

    唐言直接丢了一绽金子过去。

    客栈里刚刚又闹起来的气氛一瞬间又变得有些‘低迷’,说话的人目光又重新落到了唐言的上。

    漂亮的女人,漂亮又有钱的女人。

    “这位姑娘。”

    店小二苦了一张脸,“小店本小利薄,找不起这五十两一绽的金子,您上可还带着小绽的银子。”

    ……五十两。

    这得有五斤的重量,唐言眯了眯眼,她之前并不觉得这金子很重,虽然觉得这绽子很大,却也没想会这么‘大’。

    “可是,”唐姑娘也很无奈,“我上并未带银子,连铜板也没有。”

    小伙计纠结了。

    “这……姑娘稍等,我去找老板问问看。”他将金子交还给唐言,便转一溜烟跑到后面去找老板去了。

    唐言叹了口气。

    侧头朝还留在门外的马车瞧了过去,却是正好看到有一行两人相携走了进来,有一人还在不放心的嘱咐。

    “就送到这里吧,今我们在此住上一夜,明你便回花家堡吧,我已经让他们明一早来接你了。”

    唐言微怔。

    花家堡?她瞧向男子边的执扇少年,见其正微侧着头,同那人笑着说些什么,声音不高,唐言并没有听清楚。

    白衣,执扇,笑得让人如浴风,此刻虽侧着头,眼神却并未定在边的男子上,显得有些空洞而茫然。

    花满楼。

    唐言几乎可以确定,至于他边的那位,估计是花家的其他人,因为不论从年龄,还是样貌来看,那人都不可能是陆小凤。

    没有长着四条眉毛。

    说话间,花满楼和那人已经走了进来,已经有麻利的店小二迎了上去,“两位公子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住店。”

    花满楼边的男子笑着说,“两间上房,再置一些酒菜送去。”这期间,顺手便已经把银子递了出去。

    店小二麻利的接过,就要带二人上楼,花满楼的头却突然偏向了唐言的方向。

    “这位姑娘。”

    唐言发现,虽然看不到,但花满楼跟谁说话,都依旧会将头偏向那人,显得足够尊重,“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唐言微怔。

    “你竟然知道这里有人?”她很奇怪。

    花满楼笑着点点头。

    “难道不是凭借脚步声?”唐言有些不解,“从你进来之时,我便一直站在这里,你是如何得知我在此处的。”

    花满楼笑着说,“进来之前,我曾听到姑娘的声音。”

    唐言懂了。

    “你也是得知我需要帮忙,所以才有此一问?”眼肓之人,耳朵必然要比常人灵敏,定是听到了她之前与店小二的话。

    花满楼笑着点了点头。

    之前的店小二也在这个时候回来了,苦了一张脸,跟唐言说,“姑娘不妨去其他客栈瞧瞧,小店店小,真的是找不开。”

    “不若从我们的店钱里面扣。”花满楼边的男子已经开口。

    唐言却摇了摇头。

    “我上有金子。”她说,“我只是缺银子,若是你们可以把它兑开,自然是兑开得好。”这样后她也方便不少。

    花满楼笑着点点头。

    他边的男子已经取出几张银票,又拿出一些散银,递了过来,唐言接过,看也没看先丢了四两给店小二。

    “住一晚。”

    然后转朝着花满楼笑了笑,“今之事,倒是要多谢花公子帮忙。”

    花满楼笑了笑,便跟着边的男子上了楼,店小二收了银子,便在一边低头寻问,“姑娘可是要现在上楼?”

    唐言摇了摇头。

    “你先去准备些酒菜,呆会儿送到屋里,我还得出去把这些银子送给一个人。”她的目光落到了还停在客栈外的马车。

    店小二应了声。

    唐言起走出客栈,走到马车前掀起了帘子,直接将银票丢给了宫九,后者皱了皱眉,问,“为何给我?”

    “因为我想睡得安稳。”

    她说,“现在整个客栈都知道我上带了将近五百两的银子,若是不出来给你,怕是这一晚上都不用睡觉了。”

    宫九问,“那你为何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炫你那绽金子。”

    “干你何事。”

    被噎了一下,唐言甚至连理由也没想,干脆直接恶言相向,并把帘子盖上了,扭头就朝客栈走了过去。

    店小二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四两银子一晚的客栈还是相当不错的,干净整洁,布置清雅大方,开着的窗户正对着一片小湖,就连被单罩瞧着都像是新的。

    唐言上手摸了摸被褥。

    住客栈,她一般最在意的还是被褥是否干净,以前出门,总是会在行李里装一洗好的单被罩,甚至还会备上枕巾。

    看起来倒是不错。

    闻了闻,似乎还有股子被褥刚晒完太阳之时会散出来的味道,倒是相当好闻,摸上去还有些暖暖的感觉。

    “姑娘。”

    店小二敲了敲门,之后推门进来,将饭菜一一摆在桌子上,这才开口问道,“姑娘可还有其他吩咐。”

    唐言摇了摇头,店小二便下去了。

    吃完了饭,喊店小二收拾了东西,又洗了澡,之后才将门插上,窗户也关紧了,这才开始研究起手里的折扇。

    自是未果。

    除了看出‘价值连城’,定是好玉,触手温凉之外,其他的唐言自然是半点也瞧不明白,无奈之下开始研究自己的尾巴。

    出来。

    屋里的空间很大,尾巴们很满意,一条条的再不必那么挤在一块儿,凌乱的飞舞着,时不时的还碰到桌子,发出啪啪的声响。

    然后……

    “咔嚓!!!”

    桌子就那般直接被拍碎了,唐言直接就惊在那里了,然后就听见店小二已经赶了过来,开始出声寻问。

    “姑娘?”

    紧接着便听到花满楼那熟悉的声音响起,他问的是正站在门前拍门的店小二,“可是出了什么事?”

    唐言猛得回神。

    尾巴立马被她手忙脚乱的一条又一条的收了回去,又摸了摸头顶,确定耳朵也缩了回去之后才打开了门。

    “没事。”

    她摊了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就是撑着桌子往起站时,可能是用力过猛,一个不小心,就被桌子给压得……”

    众人也看到了屋里的况。

    除了花满楼,剩下的人全震惊了,店小二更是张大嘴喃喃道,“那可是上等的楠木,前些天刚刚置办的。”

    其余人的目光也不敢置信的看向唐一一。

    屋子里的那张桌子已经瘫在地上,七零八落的,中间更是直接一分为二,明显就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拍碎的。

    ……可是,这么一个滴滴的姑娘?

    “……姑娘。”店小二很为难,“这个……”

    唐言立马接话道,“桌子就算在我的帐上。”她当即取出几两银子递了过去,“赶紧收拾了,新的也暂时不要换了。”

    换了也会被她的尾巴再次拍碎的。

    事很快圆满解决,又笑着打发了前来帮忙的花满楼二人,唐言这才松了口气,关起门来想刚刚的事

    想起自己‘尾巴’的杀伤力,也真难为宫九面不改色的给她抽了那么久。

    折腾了这么半天,她也没心思再研究尾巴或者折扇了,不然呆会儿万一再把这屋子给拆了,那可怎么办。

    她睡了,早就离开了马车,不知道去做什么事的宫九,这个时候却是办完了事,回到了马车前。

    “可有事发生。”

    他问一直守在马车之前的赶车人,问的人自然是进了客栈休息的唐言,这人是被他留下照看唐姑娘的。

    那人尽职的回报了刚刚的事

    想了想,宫九还是决定上去瞧上一瞧,问清楚了房间的位置,轻而易举的打开窗子,人便跟着飞了进去。

    唐言已经睡着了。

    在她不知况下,一双狐耳又冒了出来,九条尾巴自然也不甘示弱,正沿着铺垂了下来,其中一条还被唐姑娘抱在怀里。

    宫九取了折扇,随手便拎起一条。

    毛绒绒的,蓬松的,软软的,摸上去十分舒服,捏了捏,温温的,的,还不老实的甩动了几下。

    “嗯~~~”

    上的人发出一声不满的抗议,翻了个又多往怀里抱了一条,又蹭了蹭,这才满足的继续睡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