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绽金子

    (

    手握一柄‘大杀器’,唐言初到‘贵宝地’的忐忑心理顿时消散了不少,反倒是多了那么几分的底气。

    “你好像很开心?”宫九忍不住问。

    “自然开心。”似乎松了口气般,说话间都能感觉到她的愉悦,“突然发现自己很利害,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么。”

    九公子抬眸瞧了过来,“你可以挥挥折扇试试。”

    “……啊?”虽然有些奇怪,但唐姑娘众善如流,反正被定住的人不可能是他,有人要自虐,难道她还要阻止?

    宫九却只是怔了一下,接着便伸出了手。

    唐言侧头,想要躲过,却发现她的大脑还未来得及把指令发出,那只手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并捏住了她的耳垂。

    ……擦。

    温温的,的触感随之而来,忍不住的又要变成狐耳,唐言已经预料到呆会儿又是满满一车厢尾巴的场面了。

    然而……

    宫九却突然停了手,转而捂住了她的耳朵。

    唐言立即发现将要变换的耳朵恢复了原样,甚至就连即将冒出来的尾巴似乎也再没了出来透气的想法。

    “……你。”

    宫九已经收回了手,目光平静,语气也很平静,然后陈诉一个事实,“在摸到你耳朵的瞬间,你的头可能已经不在了。”

    唐言:“……”

    捂着自己发的耳朵不自在了好长时间,唐言才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变态。”

    九公子的立马瞧了过来。

    唐言一脸的郁闷,“耳朵那么尖做什么。”真是的,跟所谓的武林高手坐一块儿就这点不好,严重的不公平。

    对方小声说话你不可能听到,你自言自语一句都可能被听到。

    “哪天我要是比你利害了……”后面的唐言没说出口,似乎自己也觉得这个可能,实在是低到可怜。

    宫九自然听到了,他挑了挑眉,“想学?”

    唐言立马点头,从小都想,自从看过电视里飞来飞去的侠客之后,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怕是很多人都有。

    随手从一边书架上扯出一本秘籍,宫九瞧也没瞧,就直接丢了过去。

    唐言立马接过,就听九公子眯着眼睛说,“秘籍这里多得是,能不能比我利害,就得看你自己了。”

    唐言郁闷吐血。

    翻开了手里的那本秘籍,她又不得不再吐半升的血,“……这是?九白骨爪?”不然怎么一本书全是爪子。

    她合上书,看向封面……竟然无字。

    宫九抽过书,翻开只看了一页,就又合上了,“还算有些眼力。”他称赞,顺手又丢过另一本来,“瞧瞧这本是什么?”

    ……这世界玄幻了?

    九白骨爪不是梅超风的成名绝技么,而那位不是《雕英雄传》里的人物么,这怎么会穿越到陆小凤这里。

    估计是巧合。

    唐姑娘弱弱的接过下一本,半点儿也没指望自己认出这本书里的武功是什么,却在翻开第一页的时候直觉道:

    “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

    只因那画在首页之上的人物让她想起了段誉,那完全就是记忆中段誉那小子使少泽剑之时的那般模样。

    “不对。”

    唐言突然摇头,这时她已经翻到了第二页,上面清楚的标明,此功法学习之前,需得将指甲留到一寸之长,并用药水浸泡。

    六脉神剑绝对是没有这一步的。

    下面标明此功法学成之后,指甲会卷起来,只在出手的时候,会伸得笔直,并发出如刀锋般锐利的指刀。

    “这是……”唐言眯了眯眼,开始回忆,这段好似在原著里看过想似的描述,最后她说,“这是《指刀》,昔年与张边殷氏的《一阳指》以及华山的《弹指神通》并称。”

    九公子又点点头。

    “看来你对这些江湖中早已失传的武功倒是懂得不少。”他又随手丢过来一本,“来瞧瞧这本认识不。”

    唐言首先看向封面,还是照旧的一个字都没有,她翻开瞧了些许,注意力主要是往原著里陆小凤与人对赌那里回忆。

    那里的人,各个怀绝技。

    宫九手里的秘籍,怕是多会跟那些人有些关系,她一边想着,一边仔细瞧着书里的画面以及注解。

    这是一掌法。

    那一段共提及三种掌法,小岛上的那个人用的是《化骨绵掌》,但唐言并不确定,手里这本就一定是那本。

    她还在看。

    直到她瞧见,上面描述到掌力两个时辰之后发做,中掌者会全虚软无力,这时才确定道,“《化骨绵掌》”

    宫九又点点头。

    瞧着他的手又伸向车厢之上镶着的那个不大的书架,唐言终于忍不住阻止,“……别,再来真猜不到了。”

    宫九也不强求。

    “这几本你既然认识,就先拿去学。”他似乎毫不在意,手里的这些已在江湖之中算是失传的秘籍。

    唐言看得直抽嘴角。

    “这个……”她弱弱的问,“不是说习武讲究从一而终,不易半途转换,容易……”好像每部武侠片都是这么说的吧!

    九公子却是嗤笑出声。

    唐言猛得想起,这位爷的变态程度,据说不论多难练的武功,只要放到这位上,全部都是一学就会。

    ……这不就跟你去跟一个学霸说这题真难,人家拿过去,指不定就三两下的给你连分析带答案的都出来了。

    “人跟人是不同的。”

    唐言只能咬牙切齿的丢下这句话,低头瞧着手里的三本书,首先药泡指甲什么的,被否定,丢到一边。

    可是另外两本,不论是《九白骨爪》还是那《化骨绵掌》,都不是太易学的。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这两本书真心很是不得唐言的心思,于是她的目光就又飘到了那边的小书架之上。

    “不满意就自己选。”

    得了许,唐言瞅得就更光明正大了,一本一本的翻过去,最后选出一本鞭法,翻了几页后却突然问。

    “没有入门的?”

    九公子答得很理所当然,“我这里,自然不留那些破烂。”

    唐言瞅了他半晌,突然问,“可我弄不明白什么是内力。”她指了指一小书架的书,又抬了抬自己手里这本。

    “这些书,没有内力一本也玩不转。”

    宫九朝她伸出了手,唐言直觉的捂住耳朵,却见那只手转而落到了自己的手腕之上,却是并没有用力。

    唐言疑惑的瞅了过去。

    手腕处却是突然有股流生起,慢慢的沿着手臂移向肩膀,之后是另一条手臂,再转下腹,再到大腿,膝盖,小腿,脚,之后再转上来,然后是另一条腿,再之后又回归小腹之处。

    “这就是内力。”

    九公子收回了握在手腕处的手,目光又移向了窗外。

    唐言上的温感在遂渐消散,手里握着的折扇也让她清凉不少,心里却是依旧存着十几分的郁闷。

    ……她知道。

    书里总是会提温感,流什么的,但素……知道并不代表会,就像她知道任何程序都是由零和一两个代码组合出来的,让她写,却是只能写出一串的零以及一。

    真……纠结。

    唐言最后还是收起了那本鞭法,想着以后有机会,去把内力学一学,然后指不定也能学着控制鞭子。

    九公子却又递过来一本。

    唐言接过,瞧着是一本轻功,立时也收了起来。轻功向来是逃跑保命的利器,有机会自然也得学上一学。

    ……不过,这些都得她把内力学会了之后。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唐言掀开帘子瞧了一眼,外面天这时候已经开始暗了下来,他们停的地方,正是一间客栈的门前。

    “你住这里。”宫九说。

    唐言敏锐的发现这话里有问题,宫九并没有提及自己,率出声寻问道,“难道你今晚不住这里?”

    九公子点点头。

    脑子一转,唐言便想起,宫九似乎从来不住客栈,因为他不喜欢别人睡过的铺,喝过酒的碗,用过的筷子。

    马车内很舒适豪华,设备一应俱全,他应当是准备在这里面休息。

    想明白了,唐言便点点头,起准备下车,临合上帘子的时候,她突然问,“你是不是还没给我一样东西。”

    九公子抬眸,“什么东西。”

    “银子。”唐言说,“我要进去住店,这里面的店家,总是要跟我收银子的。”

    宫九又打开一个暗阁,丢出几绽金子,唐言接过收了起来,却依旧没有合上帘子,而是继续说道。

    “我要的是银子。”

    九公子挑眉,“刚刚不是给了你。”

    “那是金子。”唐言很是无奈,“进去住店吃东西,你见过几个人是用金子付帐的,还是那么大绽的。”

    宫九说,“我上并未带银子。”

    唐言听了这话,干脆立落的合上了帘子,下了马车,准备用大绽的金子来住店,顺带还能点上一大桌的好吃的。

    装大款什么的,她还没试过呢。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