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那时初遇

    (

    入目是一片的参天大树,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有暖暖的阳光打了进来,映在上,斑斑点点的煞是好看。

    “我吓!”

    唐言几乎是跳起来的,“这怎么回事?”

    她是跟同学出来旅游的,昨天晚上就在山里扎的帐篷,一群年轻人疯到很晚才睡的,可也不能直接睡到……

    她扒了扒自己上的口袋,毫无意外的并没有手机存在。

    “……这帮妹子是准备干什么?”

    唐言皱了皱眉,想着自己手机一向是放包里的,现下估计是被一起的那帮同学一块儿拎走了,只是……

    为什么她被剩下了。

    抬头瞧了瞧,隐隐的还能瞧见太阳,可见现下时间并不早了,不到十二点估计也有十一点了,她这一觉睡得可真够沉的。

    “到底在搞什么?”

    四下看了看,还是没有瞧见人影,倒是隐隐的似乎听到水声。想了想,唐言便决定往那边而去。

    那是一处并不算小的水潭,连着一条小溪,水流声便是之般发出来的。

    “这里也没人。”

    昨似乎听人提到水潭,她还当之群人是藏在之里,故意引她着急,然后逗着她玩呢,眼下看来却并不是。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言不自觉的四下瞧了瞧,再抬头看天,却是觉察出一些不同来,今的天空似乎要比之前蓝了一些。

    但她不是很确定。

    桂林的山水一向很有名,山青水秀,自然的天也比其他地方要蓝上一些。唐言并不是本地人,是以并不确定是本这么蓝,还是今的特别蓝。

    总之事十分奇怪。

    那么一群人光是整理帐篷,再抬步离开,不可能不发出一丁点儿声音,然而她却并没有被吵醒。

    似乎有不同于溪水流动的水声响起。

    唐言奇怪的瞧了去,却是发现水里有个人冒出了头,看起来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此刻正眯着眼睛,舒服的在那里叹气。

    “……喂!”

    唐言喊了一声,见那少年睁开了眼睛,才出口寻问,“我跟朋友走散了,请问你的手机可以借我用一下么。”

    少年的第一反应是把头又缩回水里,半晌才探出半个头,就那么瞅着唐言。

    “你怕什么?”唐言嗤笑,“我一姑娘又不会抢你,再说抢劫现在也该去找你的衣物才对啊!”

    少年皱了皱眉,好在想起她之前说的话,忍不住开口说道,“姑娘可是与朋友走散,迷了路?”

    唐言点点头。

    “那我呆会儿先送姑娘下山,再让人帮姑娘寻找朋友。”少年说道,“姑娘只要说出朋友是谁,定然能很快将人找到。”

    ……真

    唐言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你只需要把手机借给我,我打个电话给我朋友,让他们来接我就可以了。”

    “什么手机?”那少年闻言却是皱了皱眉,问道,“姑娘难道是丢了东西,觉得是在下拿走了?”

    唐言郁闷,“不是说你拿了,只是借你的用一下。”

    “可是在下并不知道什么手机,实在是……”

    唐姑娘傻眼了。

    就算是再深山里的人,在这个年代,也不可能不知道手机电视是什么东西,而且‘姑娘’‘在下’这是什么称呼?

    搞笑么?

    唐言觉得之一点儿也不好笑,“别开玩笑了,我就借用一下你的手机,打个电话马上就会还你了。”

    少年眉皱得更深了。

    “姑娘才是在开玩笑,在下确实并未见过什么手机。”那少年忍不住说道,“在下有一好友就住在不远处的花家堡,姑娘可说出那东西的样子,让他帮忙打探一二。”

    唐言头疼了。

    这少年跟她往无怨,近无仇,瞧着也并不像是在开玩笑。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证明一件事

    ……她穿越了。

    那少年躲躲闪闪的说,“姑娘你能先离开一会儿么,等我上岸穿了衣服,才能帮你找‘手机’啊!”

    唐言猛的回神。

    “不好意思啊!”她真是急疯了,都把人还在水里,估计还啥也没穿这件事给忘记了,古人又……

    嗯,小伙子害羞了。

    往一边走了走,却是一处山道,唐言也不等那少年,因为她知道所谓的‘手机’是绝对再也找不到了的。

    烈炎炎。

    唐言皱了皱眉,这是真心,虽然她是不易出汗的体质,却也是真心怕的,何况手里连一把扇子都没。

    唰。

    空着的手上似乎多了什么东西,唐言瞅了过去,那正是一把折扇,却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从未见过的漂亮。

    扇骨是玉制的,镂空样,上面刻着的是一只只小小的狐狸,扇面更非布面纸制,而是用白色的绒毛扑制而成,下面所吊的扇坠,则是之扇子的缩小版。

    不仅如此。

    唐言立马就发现,这玉制的镂空扇骨触手冰凉,仅只是一入手,整个人便跟着觉得清新凉爽,煞是舒服。

    倒真是个宝物。

    一辆马车远远的朝之边驶来,唐言立马瞧去,两手不自觉的把玩着折扇,心中却是思量着,怎么样搭车才能成功。

    毕竟之么远的路,光靠走肯定是不行的了。

    车帘被人掀起,里面的少年朝之边瞧了一眼,却是突然顿住了目光,过了会儿才转头对车夫说了些什么。

    又合上了。

    唐言寻思着那少年说的是否跟她有关,又一边想着,里面即是个少年,会不会也同之前那个一般‘羞涩’。若是的话,肯定是不会同意,让她搭车,孤男寡女的一道去下个个城镇的。

    马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这位姑娘。”车夫显得极为恭敬,“这里不说离下个城镇,就是下山也得走上几个时辰,不若上车一道走吧!”

    ……这是什么?

    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唐言自然是欣然答应,丝毫没有里面的人是男的,她是女的,上车不方便这一想法。

    里面的少年显然也没有。

    马车外表看起来很简单普通,丝毫没有出彩的地方,里面却是布置的极为舒适,不光摆有酒架点头,还放着几本书籍。

    唐言冲那个少年点了点头。

    “谢谢你!”说完觉得有些不妥,就又补了一句,“多谢公子……。”搭救?出手?她一时想不出词来了。

    对面的少年也点点头,却并不说话。

    见车的主人并不意愿多聊,唐一一便也往后一靠,把玩的手里的折扇不在出声,却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对面的少年。

    瞧着也就十六七的样子。

    长得倒是要比之前的那个少年要好看上许多,只是板着一张脸,却并非是冷冰冰,而是……面无表

    刻板严谨。

    之所以不称其面瘫,是因为唐言还发现,这人的头发完全就是一丝不乱,上的衣服不光没有一丝污垢,甚至连半点褶皱都没有。

    “把折扇给我看看。”

    少年突然出声,一双眸子也移到了唐言的上,后者思量了几秒,将手中的折扇递了过去,顺口还问,“可看出什么。”

    “价值连城。”

    伸手接过折扇之前,少年便已经脱口而出。唐言却没多在意这四个字,她的目光更多的凝聚在了对方的手上。

    少年的一双手很是白湛干净,手指修长好看,瞧着就像是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平里也就碰些纸墨笔杆。

    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

    无聊的猜测着,直到那双手将扇骨扇面查看一翻,又将折扇递了回来,唐言才把目光移开,看向对面板着脸的少年。

    “如何?”

    少年还是四个字,“价值连城。”

    唐言失笑,她还当这少年是看出了什么。叹了口气,说得颇为有些无奈,“全也就剩这么一件还算值钱的东西了,如此看来,这进了城暂时是饿不死了。”

    少年这才抬头看她,“你要卖?”

    唐言摇了摇头。

    这折扇出现得如同她这个人一般莫名其妙,甚至可能关系到她是否能回去,她又怎么可能卖掉。甚至不到万不得已,她都不让这折扇有半刻的不在手中。

    少年又说,“你可以跟着我。”

    唐言挑眉朝对面的少年瞧了过去,轻笑着说道,“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会让我上车,初时以为格,现下……”

    少年挑眉瞧她。

    “肯定不是因为我媚力无人能敌。”懒懒的靠在后车厢铺着的软垫之上,唐言断定,“你是因为这柄折扇。”

    少年并不否认。

    “初始是。”他看向唐言,目光坦,由上而下的将唐言打量了一个遍,未了才勾了勾唇,饶有趣味的说。

    “现下对你,比那折扇的兴趣还大。”

    ……被调戏了。

    唐言瞬间炸毛,然后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的况突发而出,继头上长了一双狐耳之后,若大的一个车厢就被九条毛绒绒的尾巴占据。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那少年自我介绍,不过有木有猜出这位是谁啊!!!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