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母心何毒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叶猊 书名:无刃剑
    (

    “那莫兰姑姑就教我一招半式,等渊儿也当个侠女?像阿芙一般?”慕渊儿的眼神儿都放出光来。

    “莫兰最疼就是渊儿了,可就这点,莫兰是做不到啊……”慕渊儿听见她这般说,便轻轻踢了莫兰口几脚,口上不住地‘哼、哼’着,憨的模样正如一个孩童。

    莫兰安抚这小女孩儿的一脚,心中思绪百转千回,便问了句:“好小姐,宫主有没有交代阿芙该如何以功抵过?”

    慕渊儿便把双脚一下顿地,踏了几脚。“怎么姑姑连这个都知道?!姑姑是娘亲肚子里的蛔虫么?”

    “非也,要是宫主有怪罪之意,便不会派小姐你来,却是会派刺客来,宫主行事,绝对不会姑息一隅,她既然让你来,便是要你续阿芙一命,这就是说,宫主有事让阿芙去做。”莫兰笑笑,她在慕碧白边多年,怎会不懂得慕碧白所想,不过这女人乖张狡猾,最初确实是费了她一番的功夫。

    “你果真是玉艄宫最厉害的人。”慕渊儿托腮,一副很不服气的模样,便是斜睨了莫兰一眼,只见她眉眼都是恭顺的,一丝不苟,让人挑不出一点儿的骨头。

    “我娘亲说,就阿芙懂得冰魄夺魂针,她怎能死去,娘亲要教凌霄派的臭道士们吓破胆来……”慕渊儿抚弄一下阿芙的额发,再吻了一下。“阿芙姐姐好厉害,渊儿要是能把人吓得破了胆,便好玩儿了。”

    莫兰幽幽的叹了一瞬,慕渊儿此番,不若是痴儿说梦罢了。若是能当痴儿,阿芙和她都不会走上这条道路……

    在另一处的天地,秦敬迷迷糊糊间眯了一觉,却是被冰凉的手指唤醒的,他感到,冰凉的触感自额头往脸颊下去。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熟悉的一张脸。“师娘?!”

    “敬儿……”岳雪华见他转醒,便把一手收到了背后。“你醒来了,还好,岱宗的人没对你如何?”

    “这要对我如何呢?”秦敬叹气:“耐不过就是打我一,可是比起那些死了的人,打我一也不顶用吧。”

    岳雪华只管别过头去,不予置评,月光偏生于此时流进室内,秦敬便知道,这是快天亮了。“师娘,你还是快些离开吧。”

    “师娘会走的,却是要跟你一起走。”岳雪华回过头来,把一个包袱连着一柄佩剑放到了秦敬边。“师娘等你醒来,要送你到渡头。”

    “师娘你说什么?!”秦敬把那包袱推向他师娘,心若是拒绝,体立刻会生出反应来。岳雪华却把包袱往他那儿抵着。

    “你必须走。”她说得笃定,月光倾泻下来,秦敬依稀能看见师娘的手指间有些赤红的伤痕。

    秦敬思想了一会,算是醒悟过来,一把抱住了师娘的肩膀,双手用力,十分地不相信似地说:“师娘……现在可是莽牯毒蟾最厉害的时节?”

    “你说些什么呢?”岳雪华别过头去,那手上的包袱更是往秦敬那边去了些。“我只是打晕了这儿的守卫。”

    秦敬使劲摇头。“师娘你别骗我,我记得小时候,大师哥就是被这毒蟾跳上了手臂,那一手便是你指上那般,都是红斑似的伤痕……”秦敬再想了想,便轻轻摇了一下师娘的肩膀:“师娘,你莫不是对李林一作了什么?”

    “你既然知道了,就别问太多。”岳雪华侧过去的脸上正淌下了半点泪滴,被月光一照,犹如挂上了一行银链。

    “师娘!”秦敬一下子放开了她的肩膀,往后一退。“师娘,我做的孽已经够多了,你何苦?”

    “我何苦什么?”岳雪华冷冽一笑,紧抿的嘴唇似是微颤。“你以为,在这世间,别人不在你面前杀人,那就是干净的?”

    “师娘?我不懂你的意思?”秦敬略皱了眉头。

    岳雪华便更是冷笑:“你以为,你的师父师娘是干净的?你以为穆元雄是英雄?你可知道当年论剑山庄之祸,咱们南朝二十四派,杀得的人少?”

    “师娘?什么论剑山庄?”秦敬想要往前,岳雪华却嗖地站了起来,往后的影处一站,秦敬便看不见师娘的脸,只听见她如冰一般的声音。

    “论剑山庄九百条人命……最后连山房都炸了,一个全尸都不剩……这些惨剧的成因,不过是二十四派误会了论剑山庄有意策反,归顺北朝。这件事过后,有谁为论剑山庄平反?有谁为这些生命哀伤?”岳雪华冷笑两声。“谁也没有,你以为终不杀人就是干净,你以为你师父师娘就是干净?习武之人,谁能不手沾鲜血?”

    “师娘……”秦敬低下头来,便算把心都跪下了。“武学本来就是伤人的……敬儿明白,可是敬儿不想做一个不义之人,敬儿需要给死了的人交代……”

    “可现在,李林一已经断气了,我可是看着他断气才走的,这件事已经是死无对证了。今早未见月落,我就经已给各派发去名帖。”岳雪华顿了顿,口正好似起伏不定,不能自已:“那名帖上犹是说,你秦敬偷盗毁坏凌霄派宝物无形壁,遂于几天前把你逐出了师门,你秦敬一早就不在永康,怎么杀得岱宗五人?”

    “师娘!”秦敬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师娘你……”

    岳雪华转背对着他,声调非常地寒冷:“你不走?难道你想你师父把凌霄派让出么?”

    “师娘,我没有这个意思。”秦敬大骇,忙支起子,真正地给师娘磕了个头去。“师娘,秦敬愿意以命相抵。”

    “那你便是要你师父内疚一生了!不仅如此,你还要姚姚这辈子都不能忘记你!遗恨终生!”岳雪华叹气,哀戚一笑。“你为了你心中的义,却陷了别人于不义,难道这就是你的义?说到底,不过是一种虚伪……我记得,祖师道法,并没有这般教你的……”

    “敬儿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去。”秦敬仍不死心,坚持了自己的意思,又磕了一个头:“敬儿却不能做不义之人。”

    “说到底,你就是自己自私,为了自己的干净,你要我和你师父背负一生的愧疚,为了你自己好过,却要姚姚这辈子都不好过,心里有了你这个死去之人,便再也不能好好嫁人,许心与别人……”岳雪华由叹气转为怒气,一字一顿地教训起秦敬,眼看天色已是微亮,如今他还这般扭捏,恐她的计谋就要付诸流水了,她便加重了许些语气来。

    “敬儿罪过。”秦敬猛地磕头,头磕得响极了,也是痛极了。失去内功护的他,很快就把额头叩出了一片红印,连着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了。

    “好敬儿,就当是为了师娘,为了姚姚。”岳雪华跪在他跟前,好生地抬起秦敬的头来,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眼睛之间,神色流转,多是不舍,也有绝然。“也不怕跟你说……师娘已经知道你和绑了你的那个刺客生了意……你可以去找她,跟她好好过子?”

    岳雪华抱着这最后的希望,巴巴地看着秦敬的眼睛去,好生抱住了自家徒弟的头颅,她的心也跪在了其跟前,秦敬求着就义,她却求着秦敬一生。

    秦敬终究还是敌不过师娘的意,心中已经是动摇了。“师娘?!我并不是……”秦敬睁大眼睛,一双眼睛‘咕噜、咕噜’的左右转着。

    岳雪华便自怀中掏出了一个满是泥污的绳结,粉色的绳结,乃是一个‘芙’字。“这是姚姚那天要丢掉的,那是跟你收着的那块无形壁放在了一块的,姚姚私自丢了,我可是在崖边下了几次才捡回的……这可是她的物什?”她翻眼看去秦敬的脸色,这孩儿还没有学会掩饰自己的感,一阵阵的内疚和羞愧便泛上了眉间。

    岳雪华便笃定了自己的推断。没错,她本也是推断而已,如今看见秦敬的反应,才算把事猜去个八 九不离十。

    &nnsp;

重要声明:小说《无刃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