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无刃宝剑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叶猊 书名:无刃剑
    (

    这人体,本是分了阳两相,人体生息,乃是与阳两相不断地交替。有说是孤不长,独阳不生,而这女子的脉细沉至极。

    秦敬凭自己对脉理的学识,再三把出来的结果十分骇人,此女子乃是孤无阳的体质!若她是天生如此,早就夭折了,怎会生到这亭亭玉立的年纪。她怀的脉象,必然不是自娘胎来的。或许她是中了什么毒,又或许她是修炼了什么毒的武功。却不管是如何,这女子应当为这受了不少的苦,而现今的她也是命不久矣了。秦敬的脸上不由得泛出了怜悯。

    阿芙看见他的表带有怜悯,却是忽而生了气,她一把夺回自己的手。口上狠狠地说:“怎么了?!我没有说错吧,我是必死无疑的。你又何必在此惺惺作态,一副可怜我的模样,我看了就不顺气。”

    秦敬这人也是执拗的脾气,听了她这样说,便反驳道:“我凌霄一派,精通医药,我师父更有着‘塞华佗’之名。只消给我师父时间研究一下,说不定就能医得了你,你又何必总想着要死呢?”

    “我这是该死!”阿芙狠狠地说,她知道自己必死,便想故意激了秦敬下手,免得受尽毒折磨,“我杀了青冥门门主,也杀了漕帮的南帮主!也杀了穆宇轩,也杀了穆元雄,”她一口地说出来的好几个人,都是江湖上不得了的人物,这样,秦敬才会知道她的罪恶,然而,她欠下的人命何止这些?

    其他的人,虽然是了不起的人物。秦敬始终不熟,他本不甚紧张,可一听到阿芙说她杀了穆宇轩,他便立刻气得青筋毕露,抬起掌来,直要往她天灵盖拍去。于秦敬来说,那可是甄红的丈夫,自己的师叔丈,他死了,就代表自己的师叔受了罪。

    阿芙见他要动手,也立刻闭上了眼,嘴角还带了一丝的笑意。秦敬这正要下掌去,却见了她的表,便顿了动作。尽管她万般该死,可是他心底还是不愿下手。心里既是愤怒,又是不舍,手上迟疑了一下,便再也下不了手。隐忍间,只能背对着阿芙,自己调息起来。

    阿芙正等着受死,却发现过了好一会儿,她依旧什么事都没有。她便猛地睁开眼来,却看见呆子拿背门正对着她,大声地呼吸着。他似乎在忍着什么,所以才要背对着她,用力调息。

    “就算你真的杀了穆宇轩,也要等师叔来发落你。”他断断然地说。“我要医好你!然后让甄师叔来决定怎么处置你。”

    “什么?!”阿芙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呆子怎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阿芙便立刻狰狞低看着他说:“你不杀我,我毒发的时候可是很难看的,到时候,能把你吓死!”

    “你叫什么名字?”秦敬背对着她,只用眼角余光看她一眼。他识得,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子,他也识得,这是一个毒如蛇蝎的女子。她杀人不眨眼,是真正的‘妖女’。只是,即便这个女子如何可恨,而她此刻的表又如何的狰狞,他还是记住了,这女子在马上对他的一笑。兴许这就算是孽缘了,秦敬心里已经有了她,他自己却不能明白。

    秦敬这呆子,恐怕是想破头,也不会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下手杀她。他也只能安慰自己,他这是为了公,定要把她带给甄红发落,不能私自动手,再三安慰下,他自己也相信了。由心而发,他依旧坚持地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阿芙实在对这个呆子十分的无奈,却不肯屈服,便幽幽地说:“等我们能出得这山洞,我就告诉你。”

    而此时,山洞中传来了几声清脆的叫唤。那可是燕子的叫声,秦敬十分地熟悉这声音,他们凌霄派的弟子,自小就在燕子洞中练轻功。他自然认得,也生了一丝惊喜,这里便是燕子洞了,他还在凌霄峰上!且燕子和人一般,早出晚归。燕子叫唤,这时候一定是天光了!

    正巧的,一缕阳光倾泻到阿芙上,说明出了。

    秦敬便自下而上地看上去,阳光的源头来洞顶壁上的一个洞,那该是一个不大不小洞,也是侧开的洞口,竖挂在岩壁上,且应当很高,几乎没有落脚停息的地方,轻易不能上去。洞上还有些虚土,虚土裹着一个什么东西,他眯起眼睛细看一下,那竟然是一副白骨。

    燕子洞内的白骨,还能有谁?这正是他捡到剑谱的支洞后方,这白骨也就是那个白骨前辈啊。他从没有想过,那个白骨前辈后,还有着这样的一个地方。

    他便好像发了狂似地在洞内搜索起来,这地方定是这个前辈住宿之地,可能有秘道或是机关留下。前辈既然能上去上面那个小洞,他也能上得去。只要他上去了,这样他们就能逃出这个洞了。

    他搜索片刻之后,便有所得,这个洞的洞璧之上,竟然都刻着图案和文字。虽然凌乱不堪,这竟然都是那本两仪剑谱上的东西。而且刻得十分凌乱,毫无逻辑,顺序也是乱极了,实在不像是常人所为。可见这洞内之人,乃是一个疯子?!思及此,他便直觉这‘两仪剑法’定有什么蹊跷之处,最终会使人疯狂,而那白骨前辈,乃是在这洞中疯狂至死。

    而这洞内,除了壁画,别无它物,那前辈是怎样上去的?秦敬丈量了一下,凭他的轻功,说什么也上不去啊。莫非是前辈轻功极高,能一跃而上?但是他秦敬没有那么高的功夫啊?!而且他也练过了这个剑法,难道他也会和那位白骨前辈一般,在洞中变作一个疯子,然后死去?这真是莫大的悲哀。

    此时,太阳自东方全出,洞内彻底被照亮了。阿芙也不由得眯上了眼睛,向上下左右都看了看,好让眼睛适应光线。

    秦敬看见阿芙如此,便灵光一闪,向洞顶望去,那儿刻着的壁画,正是剑谱上那副男女交合的图画,此刻,它以极放大的姿态出现在洞顶之中,竟使人感到万分的神秘。他失神地在洞里绕圈,同时仰着头看,想看出这壁画的玄机来,耳边也反复响起了岳雪华的话。

    这两仪剑法必须要阳内功交合,难道阳内功没有交合,便会使人疯狂?可她的师娘,十分清楚剑法的奥秘,想来,当年也应当练过,她却没有疯狂?说不通的地方实在太多,他正百思不得其解。一不小心,就被什么绊倒了。

    阿芙适应了光线,便看见呆子被绊倒,以为他生了夜盲症,竟担心地问出了口:“你怎么了?眼睛看不见么?”她以为秦敬是眼睛看不见才跌倒的,心里便有些发慌,连她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

    “我……”秦敬呆坐在地上。惊讶得说不上话,好一会儿才挤出一句:“我说不上是没事……可我也说不清是怎样一回事。”

    阿芙看他神色十分不对,眼神呆滞。她便心想,这人莫不是被她气疯了?这呆子没什么好怕的,可是疯子却难对付。

    况且,他还是一个男子,阿芙可不想死了之后,尸还会受辱,便不敢再激怒秦敬,又刻意柔声说道:“你快些起来,好生擦个脸……”秦敬却没有起来,仍是呆坐着。

    阿芙看他依旧呆愣的模样,想上前查看,可她上正痛着,脚步不便,也不能上前。她不敢肯定呆子现在是否疯了,双手便下意识地护住前,却不能做些什么,只能静待秦敬慢慢回转,想来想去,干脆护着部躺了下来,眼神却戒备的看着秦敬。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外面的天也似乎更光了。这室内也越来越明亮,原来这洞中各处分布了不少的小洞口,有些也可以直接看见外面,阿芙伸头四处洞张望,希望能看到外面是个什么地方,可除了一些叶子,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阿芙猜测,这些小洞是被一些爬墙的植物遮了,这样看来,此山洞可能是嵌在极高崖壁之上。要是她能动,她早就去掀开一两片叶子,来看看这是何地。

    然而就算给她知道这是何地,又有什么用呢?她已经是将死之人了。她记得,自家师父说过,蜀中有些异族人,常在山崖壁上设置坟,她能在这个洞中死去,也算是死有所葬了。阿芙自己安慰了自己一下,却还是落下泪来了。

    秦敬自己呆了一会,方才回过神来。刚回神,便看见了阿芙落泪,心中感觉难以言喻,只想要起替她擦。

    他一起,却碰到了一个物什,而‘咣当’一声,那个物什便倒了下去。这便引起了他的兴趣,他蹲下,摸了摸那东西,冷冰冰的,这应当就是方才绊倒他之物。绊倒他的竟然是一件器物,而不是普通的石头?物什所在的位置没有光,他也看不清那是什么,只觉得那是细长的一件东西,他便干脆地把它拿在手里看,这一看,可不得了了。

    这是一柄上好的龙泉宝剑,寒光闪闪,却没有了剑尖,连剑刃也被人刻意磨去了,竟是一柄没有剑刃的剑。然而此剑,和他昏阙前见到的那柄怪剑,几乎是一模一样,难道这是袭击他们的那个人落下的?

    可当他把剑反转过来,学着那人握剑的时候,他便发觉了这并不是那人的剑。因为这剑的另外一边,刻着四个篆书“潇意洒然”。假若这是他看见的那柄怪剑,照那人般握住,他必然能看见这四个字。看来,这是另一把怪剑,一把无刃剑!

    此剑在此,便该是白骨前辈所有,若这是怪侠无刃剑的兵器,那么怪侠无刃剑便真如传说一般,是一个疯子。他原是不相信无刃剑的传说,如今,他心头还是乱。

    这眼前的物什,确实是无刃无尖的一柄剑。而且这是一把龙泉宝剑,不仅价值不菲,更以坚韧著称,若不是特殊需要,谁会费那么大的功夫,把这宝剑的剑尖和剑刃都毁去。

    况且,他昏阙前的记忆历历在目,真切十分,确实有人在用着这无刃怪剑。这般说起来,世间之上,当真有怪侠无刃剑?!这并不奇怪,奇怪的便是,此柄无刃剑又非彼柄无刃剑!?

    这秦敬已经认定了,白骨前辈乃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他也便认定了,此剑乃是前辈留在此处的。他思想了一会,便作了一个甚为大胆的推论。莫非这怪侠无刃剑,不仅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并不是一个人?!

    可是,要是袭击他们的人是怪侠无刃剑,那么他为什么要袭击穆元雄?为什么又要把他们囚于此?据秦敬所知,穆掌门可是个英雄好汉?而他不过是一个无名小辈,那个姑娘倒是十恶不赦的妖女,可那人并没有杀那个姑娘啊?太多的疑团迷惑着他了,他此刻只想有一把剪刀,让他拿来剪断自己纠结的思绪。

    阿芙这会儿,当然也看见了呆子手中的物什,乃是一把无刃的龙泉宝剑。她当然也记得,那个神秘高人所用的武器正是无刃剑。她心中可是大惊,莫非那是怪侠无刃剑,他知道了玉艄宫所为?这一来既是为了惩治她,也是为了夺回无形壁?

    她这样想着,便摸去自己的怀里。这一摸,也就摸到怀中那块冰凉玉璧,玉璧显然还在。这玉璧十分古怪,她十分确定了那是无形壁。既然这无形壁还在,那个高人竟不是为了夺回无形壁?!她此刻不像有什么危险,无刃剑好像也不是为了惩治她而来的,那他是为什么要来这沐剑谷,也是为了什么而袭击穆元雄呢?

    两人各有各的惊讶,双目一接,却明白了对方的猜疑,最后竟落到了一块去,一时间,倒也彻底放下了所有的恩怨。

    &nnsp;

重要声明:小说《无刃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