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奇技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叶猊 书名:无刃剑
    (

    清音模样和名字实质并不般配,她长了一双三角丹凤眼,鼻子细长如葱,脸尖腮薄。长得还算是清秀,其脸上没有化妆的痕迹,皮肤却莫名的白皙。

    而阿芙面纱没能掩住的肌肤也是出奇的白,不知为何,这两个同派弟子的皮肤都白于常人,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什么缘故?

    清音现了容颜,便向阿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指让阿芙也摘下面纱。阿芙却故意曲解其意,一股坐在房间正中的太师椅上,却不曾摘下脸上的面纱来,一双眼睛晶莹地看着清音。清音见阿芙不给她这个面子,便有些悻悻的,她自讨了个无趣,心中不忿便现了上面。

    此时阿芙似恍然大悟地动了一下子,掩嘴带了笑意,故意说话道:“原来姐姐是要阿芙回以露相,阿芙愚钝,还以为姐姐是让阿芙坐着说话呢。”

    清音撇了一下嘴巴,冷冷的说:“姑不赏脸,不必跟清音装傻,清音倒是知道自己的分量。”

    阿芙立刻站起来,走过几步,挽了清音的胳膊,络地说道:“好姐姐别恼,事关重大,阿芙不得不小心。况且宫主早已经嘱咐阿芙,非得关键时候,不得向任何人露相,阿芙长久习惯了,自然不明白姐姐的意思。”

    清音见阿芙把宫主也抬了出来,便不再说话,只是不忿之气未平,脸色总是难看些。再做了个请的动作。“我这会儿正是让姑坐着呢,姑别再多想了,清音这就给姑备茶。”说着便要侧往房中卧榻边上的茶炉子去,阿芙自然放了她的手臂是让了过去。

    阿芙却没有及时坐下,她这一路上听见的传闻不少,传闻这人心机城府甚重,狡猾非常。她自进城起便暗暗小心起这个清音,仔细听起她的动作来。

    传闻就是传闻,阿芙不会尽信,不过今得见清音的小心所为,感叹其果真是心思缜密之人,不过,小心之人都怕死,只要清音怕死,她便无须顾忌太多。

    只是,阿芙私心觉得清音十分小气,想来容易得罪,心里便对这人再不喜欢了三分。她想着这几在永康的行事也得小心应对,不然遭清音故意难为,事便难了。

    眼下已经被凌霄派那个呆子耽搁了些时间,若是阿芙不能及时回去覆命,可是大大的不妙,要是清音有了异心,那便更麻烦了。她自顾自想着,清音已经往一边备了茶水,茶水用简单陶碗乘着,茶色浓如毒血。

    清音捧着茶碗,略一迟疑,似乎思忖了一下,她这一下动作,全被阿芙听了去,阿芙心里就有了个底细。

    这清音磨蹭了一下才送了过去,把茶碗搁在太师椅的角桌上,茶已经不是太烫,却还是和的。清音放下茶碗,便转与阿芙说道“姑此次来,打算何时下手呢?宫主这次有什么圣谕?”

    阿芙听闻这一句,把心思收了回来。看见清音总算备好了茶水,便正式坐下。答曰:“宫主圣谕,杀穆元雄。”

    穆元雄便是沐剑谷一派现行的掌门人。当然,她还被受命去凌霄派那儿寻一件东西,可是这个,她却故意没有说开。

    清音吸气稍重了一下,“清音以为,姑此次来是为了凌霄峰上面的道士。”

    “宫主圣意,岂是你我能揣测。”阿芙取来茶杯嘬了一口,眼角余光看向清音的脸色,阿芙便见得她眼里闪过一丝不让人为意的杀意。阿芙便没有咽下那口茶,只是是把茶水置于腮边,不再言语。

    清音却再说:“恕清音斗胆问一句姑,宫主这几年,四方暗杀南朝门派中人,究竟所为何事?”

    阿芙不做声,浑却散发杀气,这是习武之人运功于畔所得。清音稍稍防备,阿芙不动,清音也不妄动。本是静极的一室,外面几声乌鸦叫声却生生的喧闹起来。

    阿芙听见乌鸦声,忽而直直向门处扑去,门应声而开,夜间的凉意霎时灌进室内,云雾遮着的月光也恰好露了一瞬。清音已是立刻转向阿芙,却没来得及看见阿芙做什么,便见一只乌鸦‘吖’了一声落下地来。借着客栈亮灯的余光,清音分明看见,落地时,乌鸦还双眼咕噜动着,不一会儿,乌鸦下淌出一小滩浓黑的茶水,扑腾几下,便咽气了。

    茶水恰好就是女子一口的量,也正就是阿芙置于腮下的一小口。

    这是什么功夫,如此邪门。清音从没有见过,就算是一派的姐妹,阿芙的功夫肯定在她之上许多,她这一句姑叫得并不冤。

    阿芙极快的闪出门外,捡了那一只乌鸦。等她闪进门来,立马就把那乌鸦往角桌上一搁,嗑的一声好硬当,乌鸦的子竟已僵直。清音再转头看那门口,门已然合上了,且合得正好,就如同阿芙刚才是穿墙出去一般。

    “摸一摸?”阿芙扯了一下嘴角说道。

    清音疑是有他,颤颤伸出手去,半天不敢摸着那乌鸦的尸体。阿芙便一下捏紧了她的手腕,直往乌鸦尸体上送。

    而清音被阿芙一下捏住了手,立刻感到半一阵麻痹,手腕却丝毫无恙。她也就知道了,阿芙的内功已经到达隔山打牛的境界,然想当已的,‘振腹音’这东西恐怕她早就炉火纯青了。而更让清音惊骇的事却还在后头。

    她一手摸到那乌鸦的尸体,便忍不住呼了一个‘啊’字。皆因乌鸦通体如冰霜一般凝住了!山城夜晚虽然凉些许,可现在毕竟是六月天,人人能下水游泳的子啊,乌鸦尸体却如同置于雪天户外一天似的。想必是阿芙运功所置。

    此时阿芙呵呵笑了两声,彷如催命的鬼叫。“清音姐姐,这乌鸦多嘴叫唤,阿芙替姐姐打了下来,冻住了,待到明儿让厨房烧了,和新鲜打的一样。”

    这一下是阿芙故意炫技,而是否足以震慑清音,她拿不准。只不过,若是清音有什么古怪,她倒也不怕,看这个清音惊讶的神色,她便知道清音哪方面都不是她的对手,况且,她还拿着清音的把柄。

    “姑果然厉害。”清音稍稳了稳绪。幸好刚才没有在茶水中做什么,不然这会儿,子硬邦邦的就是她了。“不知姑何时动手。”

    “不急。”阿芙故意说:“这永康城可是好玩的地方,阿芙我得仰仗姐姐多玩几。”

    “这……”清音面有难色。“其实,沐剑谷近要办喜事,正是守备松懈的时候,姑何不早动手呢?再者……”

    &nnsp;

重要声明:小说《无刃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