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剑眉女子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叶猊 书名:无刃剑
    (

    彼些年的时候,江湖里鼎鼎大名的高手几乎都是南朝人,不论是江苏的铁笔公子范如柳,还是创立论剑山庄庄主封不平,皆是南朝那边的好汉。

    原是因为北朝人注重外家的功夫,招招都是架式,而南朝人欢喜修内功,同时也注重招式的变化,这样的功夫便显得灵活些。

    只是这世间,十年河西十年河东的事儿是不乏的,随着北朝那几位狠辣的皇上即位,连年征战,北朝流行的外家功夫在打仗时又有着实际的意义,南朝在战场上吃了亏,几个懦弱的皇帝也就倡附起外家功夫来,这龙头一转,难免使得潮流兴变,南朝本的几个内功门派便萧条下去,有些门派更是弃其内功,而只留架式。

    如此百年间,南朝再也不多真正意义上的高手,但是烂船当有三分钉,百年的论剑山庄就出了一位极好的高手,便是论剑山庄第三代庄主封啸的义子,人称潇洒剑玉郎君的封正逍。而那时,南朝的国力早已经衰弱了不少。

    正当这萧瑟之际,南朝的江湖人间便生了一件大事,那时候的武林人士都为之一震。此事过后,论剑山庄惨遭灭门,这一变故,更是大大削弱了南朝势力,内功门派便悉数衰败了,而且,而此事过后,江湖上再也没有了潇洒剑玉郎君封正逍,也没有了论剑山庄。

    却多了一个怪侠无刃剑,而关于无刃剑这人的传说,大概也是封正逍消失那时候起的。有传怪侠无刃剑喜好行侠仗义,使一柄无刃无尖的铁剑,能挫尽天下恶人。剑招变幻莫测,与天意仿若。每击败对手,绝不杀之,只是把其武功毁去,强行剃度,扔至附近破庙,而多数恶人经此一役,皆疯癫不记事,没人知道无刃剑姓甚名谁,也没有能说出他的模样,甚至是男是女也不得而知。

    也有传言,怪侠无刃剑本就是一个痴人,疯狂古怪,所以剑招诡异难测,皆出于此。说起这人,江湖人总是滔滔不绝,关于无刃剑的传说,经历了多年而不减,为人津津乐道,也因为南朝武人有怪侠无刃剑说,北朝武人也不敢太多的冒犯南朝武人,许是忌惮,许是敬佩,许是都有些,总也算是南朝武林之幸。

    而咱们的故事就发生在那件大事后的十九年后。也正正是怪侠无刃剑名声斐震江湖的时候。

    南朝正德二年九月。

    秋高气爽的时节,江北岱山正是绿叶红叶皆喧闹的时节,山中水涧渐细,水流清冽,击石少溅,汇于小池,碧波粼粼,卵石形状皆可见。

    看见这清冽的水池,受了闷的人儿也不想要下水嬉戏,赶着路的女子掐算好时间,想来在水中嬉戏也不是很耽搁的一件事,她便把罗衫衣裙脱下放到一边的乱石堆上去,发钗带绳也随意挂在树上。女子衣衫尽脱,背脊上有一仔细的蓝色凤凰头图案纹,凤凰翎羽丝丝分明,不知道纹的时候给下了多大的功夫,且凤凰的颜色早已经和肌肤本色混和,似乎是女子年少的时候已经纹成,也不知道是谁,竟然如此狠心的给一个少女行此酷刑。

    女子轻轻的一个回头,拢了拢头发,剑眉之下,凤目半弯,葱白鼻子迎着阳光,上面细细密密的绒毛就沾了些金色,风掠过这树林,带来清新的气味。她深吸一下,露出稚子般的笑意。自这女子的神态,倒是看不出丝毫自怨自艾的感,她自己似乎对小时受酷刑这般的事不甚在意。

    看着她的子里还藏着些童真,子就爬上了小池东畔的一处巨石上,纵一跃,跳至水中。再自水中冒出头来,剑眉之下都是欢愉。

    她时而蛙儿似的扑水,时而躺在水上,段之妖娆,在清浅的秋水中表露无遗。长发躺于水面,似无数水草,摇曳生姿。

    而正当十分惬意的时候,却见她剑似的眉间忽然警觉,几步就游到水面东畔的一处巨石丛里。闭气藏于水底,连着在水底中出几片冰凌,就把岸上的衣衫和树上的头饰等物抄到水中,恰好的藏在了水畔的石缝间。

    此一番动作,不过一瞬,一瞬过后,小池水回复静谧,仿佛方才在池中畅游的剑眉女子是山精妖怪,此刻已然变化无形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池的西畔便传来两人击剑的声音,铿铿又锵锵,细细又碎碎的向着这小池的方向来了,想必是几里开外的事。方才还是无声,那击剑之人定然在十几里之外,而这一会的时间就传来了声音,说明两人距离小池不过剩几里,看来他们的轻功不赖,行千里该不是问题。

    而方才无声的时候,剑眉女子已经避让妥当了,真不知道她是如何识得有人来?想必其听声的功夫是极深厚的了。

    剑眉女子自那击剑的声音听出,击剑者,一个动作稍柔,但是出招伶俐,十分轻盈,应当是女子。另外一个剑招干脆,虽利落却时有凝滞,每每用力收放,都有些许伤及自,想来是个男子,而且处处避让女子。两人这一来一往,说是没有愫,便是骗人的,她听见如此,也稍稍放下心来,应当是一对小鸳鸯,该不会是什么危险人物才对。

    只是,那男子的击剑声中,潜藏着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一时间也说不上来,只是心里免不了对男子生了一丝的忧心。

    其实两人的功夫,上下已经很是分明,男子明显是优于女子,只是刻意承让,才使得女子以为自己可以匹敌。

    等两人差不多到了小池,胜负其实已经能轻易分辨了,男子实在是长于女子,这会儿应当是男子胜了。剑眉女子也自觉不能屏息多久了,估摸一下时间,该是他们来的时候,她就必须上水呼吸了。

    这不,水面激起无数水花,溅落四处,水珠如琉璃,如宝石,落在石上碎成无数晶莹,再回到水里,漾出的水波繁复,掩饰了水面的一切异动。剑眉女子伺机自水中抬出头来,用力吸气,调息一刻便再次回到水中屏息。

    她这番顾着调息,却没有留意两人的招式,等她静下来,已经听见双剑平息,女子忧心的说:“二师哥,你的手是不是伤着了?”

    “没事。”男子声音如温煦的风拂面,而凛冽秋风却于此时拂过,带着丝丝血腥,应当是男子忽然失了招数,被女子伤了手腕。

    “怎么忽然就落了步伐?二师哥总是让着姚姚。”女子不间隙,在男子面前直唤自己闺名,一下的嗔,既是欢喜,又是嗔怪。想来这两人是总角之交一类的,早已不生分。

    剑眉的女子生了好奇之心,便自水中冒出一双眼睛,细细的看着这两人说话。那个唤自己作“姚姚”的女子,看着已经是十六的年纪,桃花颜色,樱桃唇,眉毛弯弯,眼如杏。头顶还梳着双环的总角,上穿交领宽袖短褂衣,腰间是蓝白绣祥云腰封,束一条绿色的串玉带,下穿方便的裙裤绑腿,衣衫上纹饰都是一式的蓝线祥云。

    男子果然声如其人,面色如玉,眉目清秀,鼻子笔直之下,便是终紧抿的嘴唇,嘴角微微的向上,似乎含着笑意,可惜的是其人的表颇有些木讷,似乎是个不通趣的闷人。男子穿衣服是道袍似的宽袖长袍,内衣是简单的白棉内衣,腰带和夹裤绑腿都是旧物,洗得发白,虽然和那位“姚姚”上的衣服相若,都是白底蓝线绣得的祥云,这男子上的绣线硬是脱了些颜色,显得他有一点的落魄。只是他眉间神并无畏缩之感,想必是不多介意外之物的人。

    男子的头上是红线绑的马尾,红线上牵一枚阳鱼团状的玉佩,这是岱山凌霄峰上那群道士之间的信物,这两人该是凌霄派的一对鸳鸯。

    剑眉女子知道自己此行和凌霄派并无干系,便不想多事,只想等到两人自己离开,这般想着便没有下杀手。

    况且,剑眉女子生来没有见过青梅竹马的是怎样谈。此刻,可以得见,也能增了些阅历,往后定然有一定的益处,就不出声音,细细的看。

    “二师哥,给姚姚看看手吧。”姚姚说着,就要去掰二师哥握着的手。二师哥却往侧边退了一步。姚姚便正好背对着剑眉女子躲藏的石头。

    “不必了师妹,今一试,师妹便知道岳宗的剑法是一等一的,二师哥我偶得的剑法不过是平庸的招式,师妹别学罢了,不如快些回去,看看大师哥自山下回来给你带了些什么。”

    “不要,姚姚就是要二师哥教姚姚剑法。”姚姚说着就拥住了她二师哥。二师哥子一凝,倒没有避开,也没有回拥,只是驻在那儿不敢动了。嘴上半开半合,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脸也就渐渐通红起来。这样的呆子,难为也有人喜欢,剑眉女子的眉间便生了嘲笑的味道。

    姚姚看见今拥住二师哥,二师哥并没有拒绝,就生了欢喜,说话也特别柔了起来。“二师哥明知道大师哥那人木讷,每次帮山下村人做法事回来都只是给师娘带些鱼干咸菜,哪儿会有我什么物什。二师哥就不同了,上次二师哥买给姚姚的发簪,姚姚一直都带着。”她说完,便下意识摸了摸头上的素银发簪子,那是一朵梅花,虽然简陋,不过造型可,十分适合姚姚这样的女子。

    原来,二师哥还有这样心细的一面,而那个大师哥,才是真木讷,二师哥言又止,还不时往小池方向乱瞟,也不知道为何。

    姚姚看着二师哥没有了反应,还四处乱瞟。便自己推开二师哥说:“二师哥,姚姚和你说着话呢,你四处看些什么?”

    “没有,没有什么。”二师哥连忙否认,其实他这一番搜索,已经看到小池边上的乱石间泄了一小片的布帛。他心里便已经确定方才并没有听错,确实是有人在小池里调息了一下,只是一下子就了无气息。这小池间,要是藏着人,那定然是藏着一个顶尖的高手,要是藏着的不是人,恐怕就更为危险。他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个,才会被师妹伤了手腕的。

    而剑眉女子并不察觉自己的行踪已经被二师哥识破,看戏看得正欢,警觉也差了许多。一听见姚姚这样说话,便紧张了起来,四处看看环境,算了算去抄起衣服,然后逃走的路线,却怎么算都免不了给二师哥看个全相,心里焦急,便使得水面动了一下。

    二师哥看此,便一下子把师妹姚姚环腰抱住,抬剑备了架式,反应之快,看来不是泛泛之辈。

    剑眉女子沉吟,难道今要与凌霄派结下这个冤枉梁子?只是杀了这对鸳鸯,实在是无辜。她再想想,罢了,他们这样的,死了路上还有个伴,不会多寂寞的,就算杀了也不怕,谁叫这二师哥那么心细呢?

    如是,她便于水中轻轻运功,手心上就多了几针锋利的冰凌,冰凌针若是自水面出来,必然是直穿两人喉头,自后颈大椎而出,一下毙命。这是最干脆的死法,痛苦不大。要是把冰凌穿于经脉的大中,冰凌针就会自经脉运行,那人死时便会受着各种痛苦,有些看上去是急病而亡,有些看上去是中毒而死,她想要那人有什么死状,便有什么死状,真是十分毒的武功。

    此时,姚姚并不知道小池间杀机暗藏,受了二师哥这一下拥抱,早已经是目眩神迷,脸色如桃花嫣嫣也。

    “二师哥讨厌。”姚姚羞的把二师哥推开,一路的小跑往丛林深处去了。这一刻的变故,小池里外暗暗对峙着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水中剑眉女子乱了气息,掌中冰凌尽化,二师哥的剑也抖了一抖。

    姚姚这一离开,两人忽然觉得没有对峙的理由了,便沉吟了一会儿。剑眉女子不敢轻举妄动,二师哥也收起了剑。

    照理来说,二师哥该是追着师妹去的。怎知道这位二师哥不但不走,还走到乱石间要捡剑眉女子的衣物。

    他捡到女子的一件白纱绣梨花内衣的时候,稍稍的迟疑了一下,血味便由着水面直到剑眉女子的喉头去,剑眉女子呛了一小下。屏息不了,便冒出水来,顿时水波漾,二师哥立刻背着大石头,颇为紧张的说了句:“秦敬并非有心冒犯,姑娘千万要见谅。”

    剑眉女子不再说话了,手中也运开了劲,此人的精血,味道十分辣,看来内功并不差,她方才是低估了这人,想来要一招毙了他的命,还是有点难的。她便不敢放松。

    二师哥秦敬看那边没有动静,便蟋蟀的动作了起来,剑眉女子不知道那边在做些什么,也不敢轻举妄动。

    过了不一会儿,剑眉女子便闻到了烤火的味道。她便往秦敬那儿偷看了一下,只见这人竟然把她那些湿透的衣服一件件仔细的晾在一支山茱萸上,下面烤着火,这是,这竟然是要帮她烤干衣服的意思?可是她方才还想取他命来着。

    “姑娘,方才秦敬不识得姑娘是位姑娘,还想着要是姑娘来袭,秦敬定然要一招毙之,想到这些,便觉得自己是得罪姑娘了,只能替姑娘烘干衣服了……”他话语说得犹豫,惭愧之溢于言表。

    剑眉女子不予搭话,却早已经松了运功的手,闷闷的泡在水中,竟然有些冷意了,不免打了个喷嚏。

    秦敬肩膀动了一下,自袖间取出一物,乃是一个白玉瓶子。“姑娘泡在水里好些时间了,恐怕容易感染风寒,我这儿有些药物,吃着能防病。”

    而那边还是没有声音。秋风嗖嗖,几片红叶落下水里,可是红叶旁边的绿松却只是迎风略摇,阳光下扬起烟尘点点,白花了整个画面。

    良久,那边还是没有声响,秦敬又再说了一句:“姑娘,你可是真得上来烤一下火,要不就要风寒了。”

    那边的水面动了一下,幽幽的传来了一声响:“你不走,我怎么起来?”秦敬听见后,顿了顿,脸色顿时窘迫起来。

    “我这就走,真是失礼了……”他向着剑眉女子那方向一拜,急冲冲的就离开了。看来是极不好意思的。

    剑眉女子也不再说话,直到那位自称秦敬的凌霄派弟子走远了之后,才自水中起来,岸上的衣服早已经烤干,她只需换上便是,而那个凌霄弟子留下的玉瓶子,她本来没有打算带走,谁知她想了一下,还是揣进兜里去了。

    此时,林间长空中,传来一声鹰啸,剑眉女子脸色一沉,方才一闹,时间耗了不少,她现在去,怕是勉强才来得及了,这样想着,她便运功于脚下,一路轻功的下山去了……

    &nnsp;

重要声明:小说《无刃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