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示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江岸上,早有一裨将率领几拨长河帮兵士在岸上等候,随着一艘巨型镶甲战舰靠岸,先是下来两拨兵士,然后才见上面缓缓走下几人,为首之人正是上官逐流。

    那裨将和上官逐流交谈一番,这时秦方一行也到了岸边。

    恭贺少主凯旋归来!陈克方快步迎过去。

    老将军过奖了,我这点微末之功哪里比得上老将军攻下南城的功劳!上官逐流笑道,目光扫视了一下秦方等人,觉得有些面生,正要言语。

    陈克方已指着秦方道:这位是天门的秦将军,这次攻下南城多亏了他们的援助!

    方才已经听说了秦将军的神勇,我实在佩服得很!上官逐流神se中有一丝微不可察的轻蔑。

    秦方说道:少主过奖了!

    上官逐流道:听说吕门主也来了,我们去大营再谈!

    秦方点点头,一行人翻上马便往大营而去。

    且说上官隆宇领着吕正兴等人入了大营,两人在大帐内相谈甚欢,忽报大军全胜,攻克南城,上官隆宇高兴之下命人在校场上大摆筵席,待凯旋将士归来。

    秦方和上官隆宇一行人刚到大营口,便听见战鼓号角齐响,上官隆宇领着上百将士已列队在营门口相迎。

    上官逐流双脚一拍下马肚,领先秦方半个马头,翻下马,昂首阔步向营门口走去。

    秦方紧跟在后,不声不响,唯有殷开山面se十分难看。

    父帅!上官逐流略一低头抱拳道。

    上官隆宇双手握住上官逐流的拳头,神se显得有些激动道:我儿今ri得胜归来,为父甚是欣慰!

    这次进攻下丘城,若非是上官少主率领水军歼灭华国水军,切断两城联系,只怕我们也很难取胜!吕正兴跟着言道,说话的声音显得异常响亮。

    一时周遭将士皆是称赞不已,溢美之词四起。

    上官隆宇笑道:大家且随我入席!说罢便带着众人往校场而去。

    众人落座后,纷纷举杯向上官隆宇敬酒,一时觥筹交错,好不闹。

    这时不知谁提议比武助兴,上官隆宇借着酒劲,令左右心腹死士纷纷上场较量,几番轮回下来,倒也jing彩。

    这时陈克方道:听闻少主一武道高深莫测,老朽及众将真想大开眼见,还请少主一展拳脚!说这话时,陈克方神se中露出一丝期待的神,但似乎又满怀信心,好像他对上官逐流的武道早就十分了解。

    上官隆宇虽然有些醉意,但他岂能不明白陈克方这是在拍上官逐流抑或他的的马,是有意想让他儿子在众人面前表现一番。当下笑道:逐流,老将军既然都发话了,你就演练一番!

    上官逐流说道:我一人耍耍有什么意思,不如上来个人比试一番!说罢便飞入了场内。

    一时场内寂静,无人敢上前,殷开山瞧见,便要跳入场内,这时卫起一把拉住他,说道:殷将军切莫冲动行事!

    殷开山笑道:不就比个武嘛,能有什么事!说罢甩开卫起的手,便要往场内走去。

    就在这时,上官逐流道:听闻天门的秦将军武道了得,攻打南城的时候,一人当先,千军辟易,不若上得场来,与我比斗一番!

    听到这话,殷开山反倒停下脚步,呵呵一笑,他对秦方如今的武道深浅十分了解,既然对方给他们的少主一个表现的机会,他何乐不为呢?

    反倒是秦方听到这话,并未上前,而是淡淡道:少主年少英雄,在下岂可比得……

    这时长河帮中有不少未见过秦方在攻打南城中神勇表现的人纷纷交头接耳道:还是我们少主厉害……

    秦方不以为意,吕正兴笑道:方儿,既然少主要和你比试一番,你也便向他讨教几招,莫要失了大家的酒兴!

    闻言秦方走入场中,对着上官逐流抱拳道:既然少主有此雅兴,在下也便讨教几招!

    上官逐流早就迫不及待,唯道一声:请!言罢已然单掌攻向秦方,此掌看似平常,但上官逐流后的残影,说明此掌绝非一般。

    秦方此时武道较之出子镜府之时,已然更进一步,天蚕囚龙功已到第五层,加上对心经的领悟更加纯熟,在武道上他已经登堂入室。

    上官逐流这一掌尚未入他一丈之地,他已然感知到其掌力强弱,以自己的功力,完全可以压制,但只一转念间,秦方便放弃了这个打算,他亦是一掌,不缓不急,两掌击在一处,轰鸣之声大作,一股气浪向四周扩散开来,将校场上的战旗则断了数枝。

    再看两人,上官逐流后挪一步,秦方则连退数步方止,一时场内惊呼声大起,少主神功盖世……喊叫的多是长河帮的将领。

    这一掌,秦方本是有意相让,他对上官逐流气道之强弱虽可察觉,但要做到示弱之下两人劲气分毫不差,实是难也,所以这一下,秦方虽是为示弱,却不免有些托大。毕竟这上官逐流非一般武道人士,其武道也已是一流,刚才那一掌之力已然足以毁石伤金。

    秦方虽连退数步,卸去了对方的劲气,却在无形中,引动了腹内潜而不发的那股吸自尸魅体内的庞大气道,一时之间,其体内的本元真气与那股尸魅气道在各大经脉龙争虎斗,秦方只觉周上下剧痛不已,一时冷汗淋漓,双脚难支。

    上官逐流离他最近,马上察觉到了秦方的异常,虽然对自己方才一掌的威力确信不疑,但也知道秦方绝非泛泛之辈,岂是一掌可以解决,但眼前秦方的异常却是实实在在的,绝不可能作假。既然老天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我何必手软!上官逐流冷笑一声,双掌齐出,直奔秦方而去。

    这时远在高台之上的吕正兴暗道一声:不好!离校场较近的殷开山、卫起二人已然飞向方逐流扑了过去。

    上官逐流猛一转双掌向二人攻去,迅猛无比的劲气向二人卷去,上官逐流冷哼一声,看也不看二人,便向秦方要害攻去。

    眼见上官逐流右手变爪,便要制住秦方要害,却见一人从斜刺里攻了过来,来人不是他人,正是卫起。

    原来方才上官逐流那一掌实是出乎二人意料,又加上二人救主心切,被攻了个措手不及,殷开山本能的向后腾空一翻数丈,卫起本可避让,但为了避免少主受辱,他拼着硬受一掌,不退让半步,终于抢到了跟前。

    卫起哪里是上官逐流的对手,方才对上几招,便显不支之象,好在这时殷开山及时赶了过来,双人合战上官逐流倒也一时不落下风。秦方这时索xing坐了下来,运功调息。

    这天门中人也太不讲规矩了……一旁观战的长河帮将领纷纷道。

    上官隆宇闻言不语,吕正兴也面露难se,这时陈克方说道:既是比武助兴,人少了就不好看了,老朽也去为大家助兴一番!说罢便跳入场内,直奔卫起和殷开山二人而去。

    这陈克方虽然年事已高,但未入长河帮前也是江湖一流的武道高手,只见他单掌架开殷开山,直攻过去。

    上官逐流少却一个对手,一时气势顿长,又加上卫起受伤在前,哪里是对手,几个回合便被上官逐流一掌打飞,摔倒在地,伤重难起。

    上官逐流转便向秦方去,只见此时秦方紧闭双眼,盘地而坐,上没有一丝气道显现,但看他痛苦的神,便知其体内气道早已乱成一锅粥。

    上官逐流冷笑一声,纵跃而来,想要将秦方擒拿住,只是他右手刚一触碰到秦方的右肩膀,便被一股雄浑的内劲反震开来。

    上官逐流一惊之下,大喝一声,收拢全劲气,聚于双掌,向秦方前打去,方儿……此时就连坐在高台之上的吕正兴也不失声叫道。

    眼见如此,上官隆宇也有罢手之意,忙吩咐边一将道:胜负已分,去让少主他们停手……

    只是刹那间上官逐流双掌已打在秦方间,秦方脸上还是那般痛苦的神se,形未有移动半分,与此同时,上官逐流脸se煞白,原来他一双手掌竟然黏在秦方间,难以撤回,更可怕的是,他能感道自己体内的劲气在慢慢流失。

    校场上的人也都察觉出了异常,但大家不明内里,也不好冒然出手。这时只见一人影从高台之上腾空而下,迅猛非常,转眼间便到了秦方和上官逐流旁,只听见他大喝一声:开!随即一挥掌,一股霸道绝伦的劲气向二人卷去,一时校场上不少人纷纷道:落ri神掌,这是落ri神掌,帮主竟然练成了落ri神掌!

    随着上官隆宇这一掌挥去,秦方和上官逐流二人立时分开,这时秦方也睁开了眼睛,随即起抱拳道:多谢上官帮主搭救!

    上官隆宇闻言一惊,方才自己那一掌虽然看似是在救二人,要将二人分开,实际上他暗里却将劲道一分为二,刚猛那一道暗暗打向秦方体里,而yin柔卸去力道那一道劲气则打进了上官逐流的体内,本来他预想秦方必然受大创,可是如今秦方却面若chun风的站在他面前,岂能不令他心惊。

    反观上官逐流则是一副摇摇yu坠的样子,脸se苍白如纸,上官隆宇咬了咬牙根道:秦少主果然好手!这时上官逐流已然昏倒在地,把少主带回营帐内休息!上官隆宇大袖一甩,也不去搀扶,转走上高台,旁边几将闻言赶紧将上官逐流抬走。

    这时天门中人大叫道:秦将军胜了,秦将军胜了!殷开山和陈克方看到场内场景也收手罢斗,各回位置。

    秦方好生查看了一下卫起的伤势,方才回座吃酒。上官隆宇则连连向吕正兴举杯邀饮,谈笑风生间风范十足,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席人觥筹交错,天暮方止。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