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初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且说天门攻下下丘城北城一天后,长河帮仍然在强攻北城,这一方面和长河帮众不习陆战有关,也和大华李建业将军亲自坐守南城有关。

    为一帮之主的上官隆宇岂能不知这些,只是当初和天门在决定谁攻南城谁攻北城的时候,他也有他的算盘。

    长河北岸,已是风华两国主力鏖战之地,长河南岸才是他长河帮发展之地,而南城则是根基,所以当初他才会极力要攻南城,而让天门去攻北城。只是他还是低估了南城的实力,或者说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以至于苦战多ri,死伤惨重,还是无法攻下南城。

    坐在军帐大营里的上官隆宇,紧锁双眉,将天门攻下南城以及长河帮水军大破华国水军的奏报丢在一旁,起叹道:我处处想占得先机,想不到还是让天门占去了……暗自思筹一阵,转对一心腹裨将道:你马上给罗门主和吕门主各送去我的一份贺报,并令少主速速率军前来北城助战!

    那裨将正要离去,这时又一裨将来报道:天门副门主亲率三千兵马前来助战,现在已到大军营地外二里处!

    上官隆宇闻言不喜反忧道:多少人马?

    三千!那裨将回道。

    上官隆宇将那心腹裨将叫来,暗自叮嘱一番,待那裨将离去,方才动去帐外迎接吕正兴一行。

    上官隆宇方走到营门口,便瞧见吕正兴率领的大军轰隆隆的扬起漫天的尘土,直扑过来,虽是盟友,但不知为何,上官隆宇心里却有一种无名的压迫感。

    方到营地外围,老远便瞅见上官隆宇的吕正兴翻下马道:上官帮主,晚辈吕正兴见过!

    上官隆宇实际上比吕正兴不过大几岁,他知道吕正兴这么称呼,只是因为他和罗中天称兄道弟的缘故,但心下还是不由一喜,笑道:吕门主如此称呼,我哪里担当得得起,来,进去说话!

    吕正兴笑道:这是婿,与上官帮主有过一面之缘的!

    上官隆宇这时似乎才瞧见一旁的秦方等人,忙道:原来秦少主也来了!

    秦方披战甲,抱拳道:晚辈见过上官帮主!

    上官隆宇拍拍秦方肩膀,点了一下头,言道:大家都到随我去营内!

    吕正兴说道:这个不急,还是先把南城攻下再说!还请上官帮主派一名主将领路协从!

    上官隆宇哈哈大笑道:吕门主果然雷厉风行,好,我这就给你指派一名大将!说罢他指着边的一银甲大将道:这是吴将军,是我军中难得的大将,我就让他协从你们攻城!

    吴将军,前方敌,你只需和秦将军细说便可,他们一定会配合贵军拿下南城!吕正兴指着秦方道。

    上官隆宇闻言一惊,但很快又恢复常态,说道:吴将军,你就按吕门主说的做!

    末将领命!那银甲大将道,说罢便翻上马,驱马前行到天门大军中。

    秦方辞别众人,领着大军,在殷开山、卫起等人的簇拥下向南城进发,吕正兴则和上官隆宇有说有笑的进入了营内。

    此刻的南城陷入一种微妙的平衡,也是一种筋疲力尽的平衡。长河帮大军已无力再发起进攻,只有围困之力,而大华军队坐守孤城,也是疲乏至极。这个时候只要有一点外力,便可打破这种平衡,使胜利的天平向一方倾斜。

    秦方率领大军的到来,使得这种平衡很快打破,尽管大华军队拼尽全力防守,也阻挡不了长河帮大军和天门援军的合力进攻,不到二个时辰,南城整个陷落,李建业将军下落不明。

    或许这场胜利来对于秦方来说来得很容易,但是对于长河帮大军来说却是不易,他们苦战多ri,死伤惨重才攻下南城,而这一切和秦方大军的适时到来有紧密的关系,所以一时长河帮大军上下皆对秦方这个年轻的将军赞赏有加。

    尤其是攻城之时,秦方一人当先,连毙数十人,衣甲尽湿,神勇非常,这更是让两军兵士看得血澎湃,崇拜不已,只是他们谁能知道秦方心中的恨,对大华的恨,谁知道秦方心中的伤,亲逝族灭的伤,正因为如此,他才想从这杀戮中找到一丝释放和宽慰。

    这次多谢贵军相助了!说话的正是长河帮攻城主帅陈克方,一位五十余岁的老将。

    秦方说道:我军不过尽绵薄之力,若非是贵军死战多ri,城内守军早已是强弩之末,要拿下这南城也不是容易的事

    两人沿着城中街道一路畅谈,这时对面有一队长河帮士兵押解着几十华军士兵过来。

    这些俘虏交给我处置如何?秦方说道。

    陈克方说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秦将军既然要那就给你便是了!说罢便吩咐那队兵士把俘虏押解到天门大军那里去。

    两人行走一阵,便已到南城北面,走,我们去城墙上看看如何?陈克方说道。

    秦方略一点头,让陈克方先行,陈克方礼让一下,也便径直上了城墙,秦方跟在后,先后上了城墙。唯见一旁的殷开山眉头紧锁,似乎很是不高兴。

    登高一看,只见长河横流于大地之间,首尾不见,若蛰伏之龙,甚是壮观。

    这时江面上的水气渐散,隐约可见水面上有不少舰船在向这边驶来,上面旌旗林立,兵甲陈列,很是威武。

    秦方说道:贵军的水师果然威武!

    陈克方抚须的右手顿了一下,心道莫非这小将是在讽刺他们长河帮兵士陆战不行,但转念一想,这小将年纪不大,应该不会有这般心思。于是笑道:秦将军过奖了,走,我们去迎接少主他们!

    秦方点点头,陈克方也不礼让,径直先行,这时殷开山却一个大跨步,抢在他前面,大摇大摆的下了楼去。

    陈克方一愣,也不好发作,只得跟在后面下了楼,一旁的卫起笑了一声,大家也当什么事没发生,往北门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