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苍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这时天已黄昏,狂风突起,在场之人无不掩面挡住风沙。

    莫清夷双眼微闭,却不敢有丝毫大意,这黄衫人既然自称是东风使,那武道自然不在先前那人之下,所以当下心神集中于一念,周劲气四布,感应着周边一切。

    果然当风势更盛之时,黄衫人借着狂风掩护,御风而至,风到招到,迅猛之极。

    莫清夷早有准备,看也不看,一招清夷浩然蓄势而出,雄浑的气道与黄衫人所御之风碰撞在一起,气流四she,两人僵持一阵,莫清夷再度发力,一招清夷浩然竟然被他打出连环九式,黄衫人发尽全力,顶住了前三式,终被第四式破去所御之风,后面五式狂飙而来,黄衫人已无招可行,无力可用,只得微睁双眼,束手待毙在即,就在这时,突然有一股庞大的气道自黄衫人生体内涌出,与莫清夷的劲气碰撞在一起,两股气道不分上下,无处宣泄,只得向四周迫去,一时场内的狂风都被搅乱。

    莫清夷能感觉到这故气道绝非黄衫人所有,必是有场外的人出手相救,当下以脚点地,破风而行,稍息便已至黄衫人前,黄衫人这时眼神里早没有了高傲,而是方才生死一线的惊惧,我……认输!黄衫人轻而急地说道。

    莫清夷本就没打算出手要他xing命,而是淡淡道:还请前辈现

    前辈谈不上,我不过痴长几岁而已!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白衣男子自场下缓步走来,脸上带着一丝温暖的笑容。黄衫人见到,立刻恭敬地退到一旁。

    莫清夷打量了来人一番,比起前面风门中人的yin鸷和跋扈,此人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此的舒心,仿佛老友一般。如此差别,反倒让莫清夷不由十分jing觉起来。不知前辈如何称呼,是风门中什么人?莫清夷抱拳问道。

    风门中人都没姓名,你可以和其他人一样称呼我为‘疯子’!白衣人笑道。

    前辈莫非就是风门之子!莫清夷惊疑地问道。

    白衣人说道:想不到我还这么出名,在大华这地方也有人认得!

    闻言莫清夷一惊,心道相传这风门之子有‘三疯’,其一武道之疯,其痴迷武道,为试炼武道之真义,不惜以自为引子,逆行经脉;其二杀戮之疯,曾于一夜之间屠戮千余人,至于缘由,外人不知;再者便是之疯,相传其曾要娶自己的师父为妻子。是故才有‘疯子’的称号,如此行事之人为何看起来,反倒如此正常呢?

    白衣人似乎发现了莫清夷狄的疑惑,笑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这个疯子不像传说中说的那般疯啊?说这话时,白衣人脸上分明有一丝微不可察的苦涩神,但随即又被一丝让人舒心的笑容所代替。

    莫清夷恢复神态道:晚辈浩然门莫清夷讨教!

    白衣人说道:原来是浩然门的弟子,怪不得如此了得,想必方才那一招便是浩然诀里面的神功了?

    莫清夷说道:不错,正是,只是晚辈资质愚钝,只能发挥其中一二,让前辈见笑了!

    白衣人笑道:十之一二就这般厉害,我倒还真想看看另外十之七八是怎样一个了得!

    黄衫人这时识趣退下场去,场中一时就剩下二人。

    这时天已渐黑,围观的人纷纷点上火把,暮se中,白衣人一袭白se长衫显得尤为醒目,这时风已渐止,但白衣人披散的长发却无风自动起来,夜se似乎也在他上变淡,化为白光,围观之人只觉他们眼中只有白衣人,莫清夷仿佛被夜se所掩埋。

    不好!站在城楼上一直观战的侯方士暗叹一声,这白衣人无招胜有招,招未出,而其势已攀至最盛,莫老弟甚至周边所有人都已被他所制!如此一来,莫老弟非败不可,甚至会有xing命之忧!

    白衣人的气势还在攀升,连周边的夜se都仿佛被他拨动,莫清夷只觉浑仿佛陷入汪洋之中一般,不气力难以运转,就连思绪似乎都停止了一般,就在这时,一声高亢的清啸从城楼上传来,响彻夜空,莫清夷顿时清醒过来,暗自心惊的同时,随即运转全功力,护住心神,蓄势待发。

    见此,白衣人微一皱眉,看了一眼城楼上侯方士所在的方向,同时一甩衣袖,一股磅礴的气道便向莫清夷卷去,莫清夷双掌向前,清夷浩然连环九式若cho水一般打出,两人皆是招至人至,两股气道撞击的同时,二人也已到各自前,两双掌带着尖锐的撕裂虚空的声响击打在一起,触及处似有青光乍现,一声巨响后,二人各退数步,莫清夷嘴角处隐约有鲜血流出。

    不若就此罢手,认输算了!白衣人微微笑道。

    莫清夷压住伤势,朗声道:还未分胜负,怎可罢手!

    白衣人微笑道:那小心了!说罢影瞬间挪移至莫清夷前,速度之快,以至于他后夜空中还留有他的虚影。

    莫清夷急退之下,连发几掌,白衣人仍左右跟随,仿佛黏住了莫清夷一般,似乎只要他愿意,随时便可抬手取了莫清夷的xing命。

    夜se笼罩住整个大地,周边虽然有千百处火光在扑腾,但莫清夷感觉自己仿佛被黑se包围,一只大手从黑暗中伸来,紧紧卡住他脖子,苍冥中,他是如此的无力与孤独。

    苍冥浩然……,伴随着一股剧痛,莫清夷被对方一掌击飞,在半空中飘,只是这一息之间他似乎忽然明白了浩然诀中苍冥浩然的真义,以浩然之气塞乎苍冥之间……

    也就在这时,即将从半空跌落的莫清夷忽然停顿在半空中,丝丝青气从他上迸发而出,牵引着他缓缓落地。

    不错不错,竟然能从生死之间领悟一番武道真义,看来也是吾辈中人,来,我们再来打过!白衣人既惊且喜道。

    莫清夷不动如山,方才片刻,便让人有一种感觉,仿佛他那里成为了一个漩涡,夜se也难逃其吸撤之力,白衣人脸上第一次有了凝重之se,也是静立不动,明月的清辉在他上显得越发明亮。

    突然,从莫清夷上猛的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机,瞬间笼罩住了整个场地,仿佛整个苍冥都被他充填,白衣人上的清辉开始暗淡,但随即又明亮起来,忽明忽暗中,两人的气道已经升至最巅峰的状态。

    场内压抑的气氛仿佛容不下空气,周边观战之人不由自主地纷纷后退一步,终究白衣人的清辉再明亮,也是在苍冥之中,会被苍冥所包裹掩盖,看着自己快被夜se所吞噬,白衣人大喝一声破!白衣人像一把利剑,飞向莫清夷,仿佛要刺破这苍冥。伴随着一声雷鸣般的巨响,狂飙的气道向四周奔去,围观之人的火把全被扑灭,场内一阵安静。

    片刻后有人重新将火上,众人这时才看清场内况,白衣人嘴角带血,乱发在空中飞舞,显得很是憔悴,莫清夷则以手捂,神痛苦不堪。

    十多年来,你是第一个让我受伤之人!白衣人说道。

    莫清夷咳嗽几声道:前辈也是唯一能在浩然诀下活命之人!

    那可还要战?白衣人微微笑道。

    莫清夷说道:前辈要战,晚辈自当奉陪!

    平手如何?白衣人带着商量的口吻问道。

    莫清夷也笑道:晚辈求之不得!

    那好,后面的比武明天重新开局!白衣人转便要离开,对了,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白衣人停下问道。

    莫清夷说道:在下莫清夷!

    白衣人喃喃念了几声,口里直道:我以前呢有个名字叫明狂!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往风国大军营地走去。

    .qidi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m.qidin.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