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勇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这时已经进入夏季,华国南疆显得尤为炎,长河的水位也较平时显得低很多,下丘城南北两城的兵士通过两城间的浮桥互通有无,取水补给,甚至还有人借着在长河中co练水战,嬉闹冲凉。

    这ri中午,正是酷当头之时,下丘城南北两城之间的河段,聚集了不下百余艘小型战舰,约有千余大华兵士正在co练水战。喧闹声中,突然有一个兵士大喊道:你们快看!大家都齐齐停下co练,放眼望去,只见东边的河面上有数不清的巨型战舰正破浪而来,旌旗蔽ri,甚是壮观。

    所来的正是上官逐流率领的二万水师,此时上官逐流正站在水师中间的一镶甲战舰上,用千里眼远眺华军的况。

    我记得前几次攻打下丘城的时候,不见华人有水军啊!上官逐流对边一裨将道。

    那裨将说道:末将也不曾见过,想来必是华人近ri筹建的!

    上官逐流不由紧锁双眉道:才几ri功夫,这李建业便有这等功夫,着实不能小觑,今ri我便要灭了这支水军,免留后患!

    上官逐流当下便命所属水师全力前进,想要来个狮子搏兔,务求全功。

    眼见两军只相距几十丈,华人也不避让,而是列舰以待。上官逐流不由纳闷道:莫非这其中有诈不成?正思虑间,只听见一声巨响,最前方的几巨舰好像都撞上了什么东西,舰体严重受损,河水涌入,那几艘巨舰迅速倾斜,不少长河帮的兵士都跌入到水中,一时长河帮水军的先头部队全部陷入混乱中,更糟糕的是,后续的船只一时也停不下来,又被前面的沉船所阻,一时整个水师的船只都碰撞纠缠在一起,难以动弹。

    便在这时,只见华军那百余艘小船像利箭一样急she而来,轻巧灵活的穿越在长河帮的水师之间,肆意屠戮落在水中的长河帮帮众。

    见到这个场景,站在高大的战舰上的上官逐流不由心急如焚,但又无可奈何,只得令部下放箭驱散华军。就这样两军缠斗一阵,华军方才从容不迫的退去。

    华军退走后,上官逐流命人大略清点一下,发现这一战他的水军竟然折损七百余人,而对方不过留下百余具尸体,这等差别的损耗实在是让他心惊,当下便令整个舰队退守十余里,在一个叫虎落滩的地方驻扎。

    甚至上官逐流心里还有退回河心小岛的打算,只是想到先前和吕正兴达成的约定,一时又下不了决心,直到傍晚,整个水军还停留在虎落滩。

    傍晚,明月高悬,清风拂来,凉意阵阵,上官逐流一扫心内苦闷,命人在船首位置摆起桌椅,独自对月饮起酒来,旁边几个裨将立在他旁,一时也无言语。

    不多时,一随从领着一将从船的下层上来船首位置,上官逐流放下酒杯,淡淡看去,只见来将不过四十余岁,似曾见过。

    那将抱拳言道:末将王宏章拜见少主!

    王宏章?可是青流舵的副舵主啊?上官逐流念叨着,突然想起曾在帮里的花名册上看过这个名字。

    长河帮下面有七大分舵,即赤流舵、橙流舵、黄流舵、绿流舵、青流舵、蓝流舵、紫流舵。起兵后各个分舵演变为七军,即赤流军、橙流军、黄流军、绿流军、青流军、蓝流军、紫流军。那些舵主便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统领各军的将军。这王宏章是副舵主,也便成为了一裨将。

    闻言王宏章答道:末将正是原青流舵的副舵主。现在是青流军的前军统领。

    你深夜前来有何事啊?上官逐流问道。

    王宏章看了看上官逐流眼前的酒杯,笑道:末将在附近的船上便闻到酒香了!

    上官逐流没想到王宏章说到这个上面,哈哈一笑对着众裨将道:你们都坐下来喝一杯!说完命人拿来酒杯。

    其余几位裨将都犹豫半晌,无人敢动,王宏章却很随意的坐下,拿起一个酒杯,给上官逐流和自己斟上酒,向上官逐流敬了一下,便自顾喝了起来。

    上官逐流拿起酒杯了一口,说道:美酒清风作伴,当真是人生一大乐事!说完一叹气。

    王宏章道:既是乐事,不知少主这一叹为何啊?

    上官逐流道:大军新败,眼下士气低下,当真不知是进还是退!

    王宏章不急不缓道:末将这次来,就是为少主献策而来!

    上官逐流忙道:王将军真有良策不成?快说来听听!

    王宏章道:我军先前之败在于立足未稳,且近ri河水水位较低,不宜大舰行驶,这样我军的优势反成了劣势。末将有一计可发挥出我军优势!

    上官逐流欣喜道:王将军不妨直说!

    我军可在下丘城南北两城河段不远处将大舰用铁索木板连接起来,横断长河,以此为基地,然后集中小舰,青流军、绿流军、蓝流军轮番出击,可破华国水军。王宏章道。

    上官逐流忧虑道:计策是好,可是若敌人用火攻,则我军岂不休矣?

    长河是自东向西流到大海,华军要用火攻的话,即便有西风相助,也须得逆流而上,所以绝难成事!王宏章显然早就考虑到了这一层,神se很是镇定。

    上官逐流点点头,说道:如此,此计倒是可行,如果我将所有小舰全部交给王将军你来指挥,不知你可愿意?说完上官逐流拿起一杯酒敬王宏章。

    王宏章毫不犹豫地拿起酒杯与上官逐流碰了一下,便一饮而尽,末将愿意立下军令状,若此次破不了华国水军,愿受军法处置!

    闻言旁边诸将似乎都松了一口气,上官逐流看在眼里,眉头微皱了一下,说道:各位将军也就不要再站着了,都坐下来喝几杯!说完便亲自替他们将酒斟上。

    众将纷纷坐下,唯唯诺诺的喝了几杯,便各自回船整军备战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