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机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进入第三扇石门后,映入秦方眼前的是一个狭长的甬道,甬道里略微有些光束,但还是看不清里面的状况!秦方小心翼翼地缓步前行,行不过几丈之地,便见后的石门开始关闭起来,秦方也不意外,这条路本来就是有进无退,有无退路已不重要。

    石门关闭后不久,秦方便听见甬道前方有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好似有一扇门自甬道石壁上开启。秦方不敢大意,周劲气密布,用气道去感应前方状况。

    待轰隆隆声停止后,几息之间,秦方便感应到前方有一股极为庞大的劲气在靠近自己,黑暗中似乎还有两道幽光闪过。秦方不待对方出手,已然先发一掌,掌力直透对方体,对方也不避让,只听见一声闷雷声响起,在这封闭的甬道内,显得格外响亮。

    秦方知道自己这一掌虽然只用了七分气力,但是却有毁石伤金之力,对方不避不让,挨了一掌后速度不减反增,确实令他感到匪夷所思。心下震惊之余,秦方脑海中不闪过尸魅的影,一时不由打了个寒颤。

    这时对方一双掌已至,秦方压住硬拼的念头,闪躲过,只见来人的一双掌打在石壁上,竟然深陷壁中,足可见力道惊人。秦方借着微光,看到来人披甲胄,和他先前所见尸魅打扮别无二样,心中顿时肯定了几分。

    “看来今rì唯有故技重施,切切不可力敌!”秦方暗道一声,天蚕囚龙功第四层已经使出,只见百余道蚕丝一般的劲气向那尸魅涌去,那尸魅似识得厉害,两眼幽光一闪,同样有两股气道shè出,双方劲气缠绕在一起,一时难分上下。

    秦方见此,心道自己这几月来,武道jīng进不少,比之以前强过太多,但面对这个尸魅,仍不过勉强应付,足可见这个尸魅比上次遇到的那个更加厉害。

    心念及此,秦方不再保留,十成气力自体内猛一催发,立时将尸魅的气道压制住,秦方快步上前,双掌打在尸魅前。尸魅后退几步,步步陷地三寸,却无大碍,只见他抬手便是一掌,秦方只觉好似有一个重逾千斤的石锤在耳边呼啸,当下只得撤掌后退几步。

    秦方脚步尚未立稳,尸魅已近欺上前,秦方只得再退,尸魅双掌前出的同时,眼中两道幽光闪过,两股气道也紧跟着袭来。秦方后背已紧贴石壁,避无可避,只得硬拼一掌,一时他只觉自己的双掌仿佛打在山石上,若非他用奇道部圣书里面的武道卸去了对方一部分力道,此刻他必定双手已折。饶是如此,秦方仍觉口一阵闷痛,一时竟然提不起劲气来。

    就在这时尸魅眼中shè出的两股气道已经侵入秦方体内,牵扯着秦方体内的本元劲气外流。秦方大惊之下,想要反抗,却难以动弹。感受着自己体内劲气的丝丝外流,秦方脑海中一时被恐惧的绪所弥漫。

    “方,你说的,要保护我一辈子的哦!”秦方这时耳边突然想起青青的话语,想起曾经那么多美好而温馨的往事,想到他死后青青伤心yù绝的样子,顿时一股强烈的求生yù望从秦方心底升起。

    秦方低吼一声,运转起去妄心经的心法,一时遍布于他体内脉络的心经之力全部调动了起来,顿时之间尸魅的在他体内的吸撤之力被一点一滴化去,秦方见机配合奇道部里面的“意之招”,使出天蚕囚龙功,一时只见上百道蚕丝一般的气道缠绕住尸魅的体,侵入尸魅的体内,将其体内劲气一点一点化去。

    尸魅极力反制,但烙于秦方脉络内的心经之力似乎对这尸魅的气道天生相克,随着尸魅反制力道的加大,秦方体内的心经之力也越来越活越。

    秦方本想用意念来cāo控这一切,但这“意之招”他本来就不娴熟,所以体内越来越活跃的心经之力逐渐不受他cāo控,竟然自主吸收起尸魅的气道。一时间庞大的尸魅之气全部涌入秦方体内,充盈在他的经脉之中。

    半晌之后,秦方受不住经脉内庞大劲气的冲击,一时昏厥过去,当他醒来时,只见地上只余尸魅一皮囊,显然其体内气道已经被秦方吸收殆尽。

    秦方盘腿坐下,守住心神,略一查探,发现自己体内的本元真气壮大了不少,但是同时却有另一股极yīn之气盘踞在腹内,隐而不发。

    秦方试着运转心经去吸纳这些极yīn之气,却发现略微吸收一点,便觉经脉疼痛无比,“看来是我的经脉承受不了这股劲气,以后必须勤修苦练,扩展经脉后才可吸纳他们!”秦方暗叹一声,起往前方走去。

    甬道内除了尸魅出来的那个暗门,没有其他出路,秦方也不迟疑,从容走了进去。只见里面空间很大,正前方有一高台。四周墙壁并非像前面几间石室一样是山石所筑,而是一种黑sè的类似于金属的物质筑成,显然是为了防止尸魅逃出。

    秦方走向近高台,瞧见有一人盘腿坐在那,看其装扮,布衣长袖,周没有任何气道感应,不像是尸魅。秦方谨慎的近上前,只见坐化之人是一个老者,面容清瘦,虽坐化多时,却仙风道骨之气不改,令人不由心生敬佩之

    秦方抱拳鞠躬道:“晚辈误扰前辈清净,望前辈泉下有知,还请不要见谅!”正要离去,却见坐化老者前敞开,衣衫没有扣好,秦方弯下去将老者衣衫扣好时发现老者怀中有一异物,秦方按耐不住好奇心,摸到一看原来是一封经过特别处理的书信,里面似乎还有一个物件,书信上书“启后辈”三字。

    秦方心道这不就是对闯关的人说的吗,当下也不再迟疑,将书信拆开一看,上面写道:

    后辈小子,有幸得看此书信者,亦可谓当世英才。第一关若非有怜世之心,广博之不可过;第二关非有通变之心,坚韧之意不可过;第三关非有决死之心,求生之能不可过。至吾处,若非有尊师之心,重道之义不可见此书信,得此机缘。兼具此心志才力机缘者,吾料其足可成救世之才。

    信封内有一火云扳指,乃我冯氏一族最高信物,见此火云扳指,便如见我族之祖,足可号令全族。尔有此机缘,这扳指便赠与尔,亦是将全族之兴衰托予尔,望尔珍视。

    另北疆白象山有去妄心经之下部,吾族一脉长守于彼,尔持此火云扳指便可取得心经。另有飞影心经、魅惑心经在大离族,戡乱心经在大华族。望尔寻得它们,四部归一,得证真境,如此方可成救世之大业。

    吾族本是风族一脉,吾当年迁全族于此,至如今也不知吾族中人已困守山中多少岁月。吾当年立下族规,救世大业不成,吾族之人永不得出此山,望尔毕其功于一役,亦助吾族后人脱离囚笼。

    子镜府之出路便在高台之下,尔出得此府,虽是万幸,但世路更艰,更有天心在上,当万分小心为是。

    冯远道书

    秦方一口气看完,将扳指拿在手中,心中心绪万千,跪在坐化的冯远道面前,“冯前辈,晚辈得贵族大恩,又得前辈馈赠,必当完成前辈遗命!”说完,秦方叩了三个响头方才起

    秦方走到高台之下,摸索一番,发现台下有一松动的石块,一按之下,高台之下竟然有一扇石门开启,秦方进入石门后发现,通道是往地下延伸的,走了大约十余丈,发现台阶下面全是水,前方几丈处可以看见有一个洞口。

    秦方跳到水中,游走到洞口附近,往洞口内一钻,便进入了水中,游过几丈长的洞口,前面水域赫然开阔起来,秦方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在湖底,抬头一看,隐约可见水面阳光四shè,秦方不一喜,往上游去,稍息便出了水面。看着四周的山野碧波,秦方猛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想着这一个多月的非人生活,大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