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通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秦方毫不迟疑地迈步走进了那扇石门,只见里面的空间比第一个石室要大许多,地上杂草丛生,石壁上有一涓涓细流自上而下流出,正好落在一长方形的池子里面,清澈的池子里面悬浮着不少长着根茎的类似荷花的植物。

    秦方心道这一关又当如何,正思虑间,只见石壁上有几个字显现:水满花开则路现。很明显这话的意思是,当池子里的水装满,那悬浮的植物开花后,便是出路显现之时。

    秦方走近池子一看,才发现池子底部光洁如玉,不知是何种材料所做,竟然能够将池子里的水渗到地下,“咦,水池里怎么还有三个石凳?”秦方惊奇之下,才明白第一间石室里面的为什么会少了三个石凳,原来在这儿。

    秦方将水位做了个标记,半rì过后发现池子的水位才上升不过一毫,秦方心道如此这般,别说花开,就是要池子里的水装满,必得几个月后方可,那时只怕他不渴死也要饿死。

    秦方这时由石凳忽然想到第一间石室里面有几颗果树,当时自己心思全放在石桌的棋局上,全然没有注意它们,心念及此,秦方赶紧回到第一间石室一看,果然里面有四颗不知名的果树,上面结满了赤sè的果实。秦方也不细想,摘下来便吃了一个,感觉酸甜可口,入腹后更觉有一股暖气流遍全,很是舒服。

    “有了这些果子充饥,维持一段时间应该是没有问题了,说不定省着吃的话,顶住几个月也是可以的!”秦方轻语一阵,便自顾坐在桌子上休息起来。

    因为石室光明如昼,秦方也分不清白天黑夜,休息了几个时辰后,秦方突然从梦中惊醒,“不对,就算这几个月后,水池里的水满了,但那时池子里的花儿却不一定开花,如果它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开一次,我不饿死才怪。”

    秦方抬头看了一眼石桌旁的几具骨瘦如柴的骸骨,上前查看了一下,发现其中个个骨骼完好无损,不像外物致死,“该不会都是饿死的吧!”秦方虽觉可笑却笑不出来,在这完全封闭的石室里,平rì一rì三餐唾手可得的食物却是如此的珍贵。

    “按理来说,他们也应看到了这些果树,也会有这些果子充饥,但他们还是如此下场,那就说明是等不得的,我必须主动做点什么!”秦方回到第二间石室内,找寻着能够让水位上升的东西。

    “前面闯关的人把石凳扔进水池里,就是为了提升水位,他们之所以只扔了三个石凳,说明那时水位较高,扔了三个进去正好把池子里水的填满。只是他们仍然死在这里,就说明那悬浮在水池里花一直未开花,看来这花开才是关键……不过或许也有其他原因!”秦方暗自思虑着,一时也就放弃了往池子里投加东西的想法。

    他从池子里拿出几株那长得像荷花一样的植物,把第二间石室里的杂草拔了个干净,然后将她们种在上面,就这样过了半月,这rì秦方像往常一样给那几株类似荷花的植物浇水,却发现她们竟然有枯萎的迹象。而且更让他震惊的是,水池里的水位竟然比昨rì稍减了半分,下降的速度比之前半月的上升速度快多了。

    “原来如此,这池子里的水位到了一定时候会下落的,而且这不知名的花儿看样子也离不得这池子。虽然都失败了,但这半月知道了这些,也算有所收获!”秦方自顾安慰一阵,又想到果树上的果子只够充饥半月,不由叹道:“难道我真要死在这不成!”

    这半月来,秦方闲暇之余便是参悟去妄心经和天蚕囚龙功法,武道rì益jīng进,但远远未达到“辟谷”之境。若非他体内劲气充盈,换做普通人,rìrì食这赤sè果,必然体力不支。

    秦方回到石桌旁坐下,看着棋局上天元位置孤零零的那粒白子,心道真的是任心而为么?若真的是任心而为,那我现在最想做的便是把那些水池里的花全拔了,然后痛痛快快在里面洗一个澡。

    秦方苦笑一声,闻了闻上的异味,也不脱衣服,便径直往水池而去。“这水池里的花儿我不敢拔了,但这澡我还是敢洗的!”扑通一声响,秦方已经跳入水池中,“这美人儿洗澡总要撒些花瓣,我今rì也算领略一番!”

    想到美人儿,秦方不想到了青青,“这半月来,也不知她过得怎么样!”秦方猛一扎到水底,在水池底部潜游起来。

    “不行,我必须活着出去!”秦方暗自言道,眼光一瞥,无意中见到水底有一些他洗澡时从上掉落的泥土,顿时想到了什么,“或许这样可以……”秦方抬头看了一眼悬浮在水中植物的根茎,心中打定了主意。

    洗完澡后,只见秦方徒手捧起一抔泥土,投加到水池里面,原来他想到这些类似荷花的植物不开花或许与缺少泥土有关,如果往池子里面添加足够多的泥土,不仅能上升水位,还能让那些植物的根茎扎根在泥土之上汲取养分。

    就这样不分昼夜的干了十多天,池子里面的泥土终于足够厚实,那些类似荷花的植物也已经扎根在泥土之上。看到这些,秦方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笑容。

    几rì后池中水位开始上升,一切似乎在按秦方设想的发展,但果树上的果子已经差不多吃完。“只有六个果子,省着吃的话,维持十余天应该没问题!”秦方看了看树上的赤果,不由摸了摸肚子,肚子响起一阵咕噜噜的声音。秦方咽下一口唾沫,盘腿坐下,进入龟息状态,想要最大程度减少气力的消耗。

    十余天后,当秦方再次从龟息状态中醒来,他只觉浑乏力,头晕眼花,腹中饥饿难耐。秦方看了一眼水池中已经深深扎根在泥土上的植物,虽然没有枯萎的迹象,但是也没有见到开花的迹象,秦方挣扎着站起来,到水池边,喝了一口水,“就算没吃的,我喝水还能坚持十余天!”

    七天后,当晕倒在地的秦方再次醒来时,发现池中水位已经下降了许多,“不行,不能让它降下去,否则到时就算花开了,也无济于事!”秦方强提一口气,走到第一间石室,拼尽体内劲气方才将石桌搬起来。扑通一声响,石桌落在水池里,激起大量水花,水池中的水位立时上升到水池边沿附近。

    几个时辰后,池中水位开始下降,秦方心中不绝望起来,就在这时,一阵清风拂过,忽然之间,满池的花都瞬间开花了,五颜六sè,煞是好看。

    秦方没有心思想这清风何来,也没有心思欣赏这池中绽放的花儿,只是环顾石壁四周,看看有没有石门开启。等了片刻,石室内还是一阵沉静,“还差一点!”秦方脚上一用力,便跳入水池中,水位立刻上升分毫,就在这时,只见石壁上出现了一行字:穷则变,变则通,实乃可造之才!

    稍息之后,字迹消失,一扇石门自字迹消失处开启。秦方这次倒不急于进入第三间石室,他将开花的植物拔起,一瞧,那植物的根茎竟然已经长得和莲藕一般大小。

    “果然如我所想!”秦方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将那植物的根茎洗净生吃,秦方一时只觉吃到了人间最美味的山珍海味,几rì后,秦方感觉气力差不多完全恢复,这才缓步向第三间石室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