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惊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    经过几rì颠簸,秦方一行已经进入石羊谷,行不过半里,便发现车马难以通行,于是众人只有舍下车马,徒步前行。

    这时天气渐,族长的尸已经发臭,几个抬着担架的士兵皆时不时掩鼻而行,一旁伴行的秦方却浑然不觉,者墨长老看在眼里,心下不好受,说道:“方儿,前面路途遥远,怕是到不了南方,你父亲的尸便已经腐烂。我们还是就近找一个地方把他埋了吧!”

    闻言秦方看了看担架上父亲的尸,良久方沉声道:“也好。”说完环顾一下四周的坏境道:“只是这地方险恶难行,穷山恶水的,我看着都不喜欢,父亲想必也不会喜欢!”

    者墨长老道:“那就往前面看看,我记得上次我们从这石羊谷经过时,中途一个地方山清水秀的,只是不知在哪,或许到了前面我们可以四处查探查探!”

    这时吕正兴道:“我听义父说过,这石羊谷并非仅仅到处是断崖绝壁、瘴气毒物那么简单,我们还是谨慎的好!”

    卫起疑惑道:“难道还有什么鬼怪不成?”

    吕正兴道:“这倒不是,只是况不明,我们还是要小心的好!”

    闻言者墨长老点头道:“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对许多未知事物当存敬畏之心!”

    这时一旁的殷开山笑道:“这鬼怪我没见过,但想来也怕刀剑,但凡阻挡我们的,我便以刀剑说话!”

    一时众人话语倒也多了起来,不像前几rì那么沉闷,就这样一行人行走了数rì,方见到一条河流,向源流处方向望去,可隐约见到几座青峰矗立,景sè十分秀丽,晚上秦方一行也便在河边扎营休息。

    “这个地方不错,要不明rì我和你一起去四周看看,找一风水宝地,将你父亲安葬了!”者墨长老道。

    秦方抬头看着漆黑的河面,良久方收回神识道:“就依师父所言!”

    这时吕青青过来了,者墨长老知道这段时间这对新婚夫妇欢愉少悲多,双方交流的也少,当下也不愿碍着他们,便道:“我和吕门主有些事商量,你俩聊!”说罢也便走开了。

    篝火旁,秦方就那么坐着,也不管吕青青一个人那么站着,良久后火苗将熄,秦方拿过一把柴火,添加到里面,一时火苗蹿得老高,借着火光,秦方看到吕青青眼角有一些泪痕,似乎不多久前哭过,心下不由一软,说道:“那rì是我不对,我早该想到下药的不是你!”

    吕青青这时静静走到秦方旁,缓缓坐下来,把头靠在秦方肩上言道:“我没怪你!”

    秦方揽住吕青青,用鼻尖轻触吕青青的发丝,柔声道:“那你为什么哭呢?”

    吕青青道:“我怕你怪我!”

    秦方只觉这话中听起来有些木讷可笑,但不知怎的,心里十分的温暖,不由抱紧吕青青,两人静静依偎着,看着天上点点繁星,听着流水声……

    已是夜深,篝火已尽,除了四周放哨的几人,大多数人已经入睡,秦方看着怀中已经熟睡的吕青青,想着近来的遭遇,心下不由感到一丝幸运,老天总算有一些心肠,能够让心的人陪在自己的旁,也算不薄。

    秦方轻叹一声,正打算休息,就在这时,忽然一阵野兽的奔跑声自河对岸而来,惊得夏虫也不再鸣叫,秦方立时jǐng觉起来,接着便听见一阵水花溅起声,显然这群野兽正在涉险过河,仿佛这群野兽后面有什么东西在驱赶它们一样。

    秦方正要点起火把想去看个究竟,这时听见吕正兴过来对众人言道:“快,都把火熄了,不要乱动!”

    秦方虽不明缘由,但还是熄灭了手中的火星,起走近道:“这些野兽怎么了?”

    吕正兴压低声音道:“我也不知道,这个谷地神秘莫测,我们是外来者,不管这里发生什么事,有什么东西,我们都不要管,不要让这里的任何事物注意到我们,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秦方闻言,只觉这话中包含有太多的人生阅历,虽然听得清楚,却并非完全明白其中道理,只道:“恩,方儿知道了!”

    这时卫起将军走了过来,急切道:“少主,殷巡城带了几个兵士前去查探去了!”

    吕正兴闻言一惊,本想发作,但又想到这殷开山本就不是天门众人,自己也不好约束,也便默不作声。

    闻言秦方道:“卫将军,你马上带领几个人前去接应,务必都要安全回来!”

    卫起正要前去接应,这时者墨家长老赶过来道:“卫将军,你先且不要过去,我们静观一阵再说!”

    卫起将军看了看者墨长老,又看看秦方,犹豫半晌道:“这……”

    秦方知道卫起的难处,当下道:“卫将军,那你就暂时不要过去!”

    卫起尚未应答,突然秦方等听见几声凄厉的野兽的惨叫声,显然有野兽受到了攻击,随着这几声惨叫,整个兽群乱了起来,奔跑声水花声更加杂乱响亮,众人不由屏住呼吸,一时空气中弥着紧张的气氛。

    片刻后,当兽群远去,一切归于平静,众人才松了一口气。借着月sè,秦方隐约见到前方有几个人走了过来,到了近前才看清正是殷开山等人,只不过各人肩上却都扛了一具野兽的尸体。

    殷开山将肩上的一头鹿卸在地上,笑道:“忙活了半天,这下我们有总算有吃了!”

    闻言秦方及众人皆是一愣,敢这家伙是打猎去了。吕正兴脸上更是有一种无奈的神sè,半晌后倒是秦方哈哈一笑道:“这鹿好久没吃过了!”

    殷开山似没察觉到不对,言道:“少主,我这便给你烤去!”言毕吩咐几个人剥皮生火,自己也忙活开了!

    吕正兴本也是豪爽之人,之所以这段时间有些神经兮兮,那是因为青青在旁,要为她的安全考虑,这时看着大伙都忙开了,一时兴起,也撸起袖子帮起忙来。

    者墨长老虽然知道吕正兴担心的,但此时神sè中却有一丝喜悦,因为他看到了曾经那个开朗而有些调皮的秦方。

    河岸旁,篝火上架着新鲜的鹿,人人把酒言欢,好似一幅部落野餐的场景,趣十足。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