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原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    三人走后,关海宁鹰将其他兵士也遣散,一时院中只剩下关海鹰和韦骆秋二人。“有个事我一直想问你,你可以不说!”关海鹰肃然道。

    韦骆秋并未感到诧异,只是说道:“关叔叔,你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

    关海鹰说道:“那本《戡乱经》不过是一本普通经书,你们千里来寻,到底有何用途?”

    韦骆秋显然心里已有准备,不紧不慢道:“关叔叔可还记得那次在落霞峰上我打败天门右使所使用的武道?”

    关海鹰道:“当然记得,那种武道我并非第一次见到!”

    “我们流云岛的乱云功难道与大华武林还有渊源不成?”韦骆秋脸上露出震惊的神sè。

    关海鹰道:“这个我们待会再说,你先说说你们为什么要来浩然门拿那本《戡乱经》?”

    韦骆秋说道:“是这样,我流云岛的乱云功虽然功法奇妙,威力绝伦,但是练功越深便越容易进入神志不清,六亲不认的魔乱状态,这种魔乱状态虽可恢复,但一段时间内总会频发,祸根难除。我师父和我都练了这乱云功,我练的时rì短武道浅,进入魔乱状态较少,但我师父不同,他练的时rì长武道深,很容易进入魔乱状态,到那时当真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无人可幸免,所幸我们是在一座孤岛上,否则必然会使生灵涂炭!而据我师父交代,当年他遗留给于前辈的《戡乱经》里藏有可以消除这种魔乱状态的功法,所以特命我等前来大华取书!”

    “原来如此!”实际上关海鹰听到这,不仅明白了韦骆秋等人不远千里取经书的目的,更是隐约明白了当年东方昆吾大失常xìng,荼毒武林的缘由。

    韦骆秋当然不知道这些,听到关海鹰这么说,只道:“那关叔叔,这乱云功与大华武林到底有何渊源?”

    “我以前也见过一人用过这种功法……”关海鹰停顿了一下,似在考虑什么。

    韦骆秋已然察觉这里面必有惊天的秘闻,当下急切言道:“那个人是谁?”

    关海鹰思筹片刻,决意将所有事告诉韦骆秋。

    天上月sè忽暗忽明,此时已是夜深,寂静无比,清辉下,桂树下二人的影忽长忽短,突然只听见韦骆秋一声惊道:“我师父便是一代武圣东方昆吾?”

    关海鹰道:“嗯!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当年他被我等打落悬崖,必是未死,而是去了海外之岛,也就是你说的流云岛!”

    韦骆秋道:“若我师父当真是东方昆吾的话,当年所为,也只是因为进入了魔乱状态,并非本意!”

    “不错,只是那时我们也想不到这些,不过就算知道,也别无他法!”说完关海鹰轻叹一声,似有英雄相惜之感。

    韦骆秋这时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言道:“那落霞峰上囚的天门门主之女便是我的师娘了?”

    关海鹰道:“不错!”

    韦骆秋疑惑道:“于门主和我师父是师兄弟,怎么会……”

    关海鹰良久方道:“其中缘由我也不知,不管怎么样,有一句话你要记住,于一式此人你要小心提防!”

    韦骆秋闻言一惊,想到《戡乱经》丢失,随即心头又浮现出了于嫣的影,一时只觉纠结万分,言道:“难道关叔叔你怀疑今晚……”

    关海鹰打断道:“不错,我正是有此怀疑!不过一切也只是我的猜测,你只需心中有所提防便是,另外你如果想回落霞峰救你的师母,那我劝你最好不要有这个念头!”

    韦骆秋只觉有种一直陷yīn谋诡计的感觉,但一想到落霞峰和于嫣在一起的rì子,又似乎觉得一切并非想象的那样,关海鹰看见韦骆秋这般神,拍拍他的肩膀道:“别想太多,至少到现在为止,没有什么太坏的事发生!”

    韦骆秋点点头道:“嗯,只是如今经书丢了,我也不知该怎么办!难道要质问于……于前辈吗?”

    关海鹰道:“一切只是猜测,尚不到这一步,过几rì我也便要启程前往清水关和大军汇合,你们不如和我一道同行,等上阳事了,我便和你们同去一趟流云岛,这些年我在武道上也有些造诣,或许我可以帮到你们!”

    韦骆秋说道:“如此也好,我回去和师弟师妹说一声,只是于师妹那怎么办?”

    关海鹰说道:“这些事先不要让她知道,至于去不去上阳,让她自己决定!”

    “嗯,我知道了!”韦骆秋不住咳嗽了几声。

    关海鹰见他伤势也不轻,说道:“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别想太多,事终有柳暗花明的时候!”韦骆秋应了一声也便回房去了。

    韦骆秋走后,关海鹰并未立刻回房休息,方才经过一番打斗,关海鹰察觉到了体内真气的异常,那股极yīn之气竟然在自主的吸收夜月jīng华,虽然微弱不可察,但却在一点点的增大。

    关海鹰知道若一直这样持续下去,总有一天自己体内至阳至刚的本元真气必会处于劣势,到时再谈压制,已不再可能,所以当下便在桂树下凝神静气,劲走七筋,气运八脉,想一探究竟。

    只见他站在桂树下,影与桂树一道融入夜sè中,天上月光忽明忽暗,他的形似有若无,仿若化道一般。

    半个时辰后,突然只听见关海鹰一声闷哼,形一震,仿若从夜sè中撕扯了出来,关海鹰单手扶在桂树上,不停喘气,借着月sè可见树上烙下了一个深深的掌印。幸而这时月亮进入云层,月华顿收,关海鹰乘机作罢,回房歇息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