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遇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    韦骆秋等住进关海鹰府邸已经数rì,这数rì两人相谈甚欢,彼此也较为熟悉,大有英雄相惜之感。

    这rì晚上关海鹰正在书房看书,忽然听到咚咚的敲门声,“关叔叔可曾睡了?”

    关海鹰一听是韦骆秋的声音,忙道:“门没关,进来吧!”

    门打开后,关海鹰放下手中的书,说道:“骆秋,你该不会是来辞行的吧?”

    韦骆秋点头道:“嗯,关叔叔,我们来大华也很长一段时间了,是时候回去了,这几rì承蒙您的照料,晚辈代师弟师妹谢过!”

    关海鹰说道:“跟我就不必客气了,你来大华要办得事可都办好了?”

    韦骆秋虽然不知道关海鹰所指,但师父交代的物件已从于一式那里拿到,也便据实相告道:“都办好了!”

    关海鹰心内知道韦骆秋一行必与东方昆吾有关联,虽不愿天下再起风波,但还是不住这么一问,这时听到韦骆秋简短的回答,心有所悟,也便止住不再多问,只道:“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走啊?”

    韦骆秋说道:“明天一早便要出发!”

    关海鹰说道:“走的这么急?”

    “嗯,离岛也有数月,师弟师妹都想早点回去!”说到这里韦骆秋顿了顿,说道:“今rì一别,也不知何时能再见,关叔叔你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到我们流云岛去做做客啊!”

    关海鹰笑道:“那是一定,只是世事飘渺,也不知何时能再聚!”说完摇头一叹,似有所感。

    闻言韦骆秋也是神一黯,半晌才说道:“那关叔叔,我就不多打扰了,我还要回去打点行装,您早点睡!”

    关海鹰道:“嗯,好的,你们明天要赶路你,也早点睡!”韦骆秋应了一声也便出门去了。

    初夏已至,房间内比较闷,又加上明rì便要远行,方咏思久久不能睡下,于是一人便到小院内散步乘凉。

    小院正中有一颗高大的桂树,月光落下,疏影可见,方咏思从树下穿过,漫步在小石道上,旁边几颗石榴树都已开花,借着清辉,方咏思窈窕修长的影和石榴花的艳相互陪衬,正是名花倾国两相欢,素中见绝。

    稍许,天上的月亮进入云层,夜sè更深,方咏思正打算回房,就在这时突然一道人影飞至,迅猛至极,方咏思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来人封住道,半丝劲气也提不上来。

    紧接着,又有一道人影紧跟而至,此时月光亮了几分,借着月sè,方咏思看见来人正是关海鹰,心中已然明白后挟持他的人是要以她为人质,从而要挟关海鹰,好让他投鼠忌器。

    关海鹰对着蒙面之人沉声道:“你放了方姑娘,我就当你没来过!”

    蒙面人也不应答,只是将方咏思挡在前面,一步步向院外退去。关海鹰不好迫,只是慢慢向前小走几步跟上去。

    突然,一声破空的撕裂之声从蒙面人后方传来,只见韦骆秋已一掌向蒙面人后背袭去,蒙面人迅速反回掌,两下触碰,韦骆秋连退数步,步步陷地三尺,足可见力道之强。

    就在蒙面人反回击之时,关海鹰已经闪至方咏思前,蒙面人见着,也不管受伤的韦骆秋,隔着方咏思就是凌厉霸道的一掌,关海鹰一挥手将方咏思推开,瞬间,蒙面人的凌厉霸道的一掌已经击打在关海鹰前,饶是关海鹰功力极为深厚,也被震得体内真气紊乱,尤其是那股极yīn之气开始蠢蠢yù动。

    关海鹰强压住体内乱象,电光火石间,已和蒙面人对攻数招,只听见一声巨响,双方立时各自退开丈许,两人静立片刻,关海鹰缓步向蒙面人走去,似是闲庭信步,蒙面人本就一直盯着关海鹰,就连旁的方咏思和韦骆秋二人看也不看,这时更是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忽然,蒙面人猛的自怀中掏出一古怪暗器,对着方咏思便是一按,便见上百细针向方咏思shè去,关海鹰没想到蒙面人还会来这一招,只得舍下蒙面人,闪至方咏思面前,用掌上劲气将将细针卷去。蒙面人就在这瞬息间飞遁走,法轻功绝妙非常。

    关海鹰也不追赶,走到方咏思旁替她解开道,方咏思心内感激,言道:“关叔叔,你又救了我,我……”

    关海鹰尚未言语,突觉口一闷,一股剧痛传来,顿时冷汗自额前渗出,方咏思见到,想到必是先前一掌所致,心中十分不安,也不顾男女之防上前扶住关海鹰,言道:“关叔叔,你没事吧?”

    关海鹰面露痛苦之sè,喘息道:“没事!”

    此时韦骆秋捂者口也走了过来,看其脸sè苍白无比,似乎方才受了很大创伤,方咏思瞧见,不担心道:“大师兄,你没事吧?”

    韦骆秋咳嗽几声道:“我没事,就是受了些内伤,调息几rì便可以了,只是师父交代的物件被那蒙面人拿走了!”

    方咏思闻言不神sè一怔,慌道:“这该怎么办啊?”

    关海鹰调息片刻已然好转,这时不言道:“你们丢失的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从于门主那拿来的?”

    韦骆秋本想隐瞒,但略一停顿,还是据实说了出来,言道:“嗯,蒙面人拿走的是一本《戡乱经》,是我师父特意交代我们去于门主那取来的!”

    韦骆秋虽然说的是事实,但这本经书的真实用途却省去了,这时于嫣和杨明川还有不少兵士也相继赶了过来,显然是听到方才的打斗声,见到院中形,杨明川不关切地看向韦骆秋和方咏思道:“你们没事吧?”

    方咏思道:“我们没事,只是大师哥受了些伤!还有那本《戡乱经》也被人拿走了!”

    杨明川闻言也是一阵错愕,言道:“这样的话,那我们明天是走不了了!”

    于嫣固然不知《戡乱经》对于韦骆秋他们的重要xìng,但倒也不至于幸灾乐祸,但不知为什么,当听到杨明川这么说,于嫣眉眼中微不可察地透露着一丝欣喜,这时韦骆秋正好看过来,她忙慌道:“关叔叔,你没事吧?”

    关海鹰笑道:“我没事,你们且都回房休息,我有话想和和骆秋单独说说!”

    于嫣道:“嗯,那好,我们就先回房了!”说罢看了看方咏思还有杨明川。

    这时方咏思松开扶着关海鹰的手,言道:“大师哥,你和关叔叔别聊太晚,早点休息!”言语时却看了一眼关海鹰。

    韦骆秋应了一声,关海鹰也笑道:“没事,我们不会聊太久的!”听到这话,她们三人也便不再言语,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