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亲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落月关上清,流光若生水。”罗小虎这时正站在城楼上看那皎洁的明月,忽然忆起这句诗,这正是清水关得名的由来。

    “将军白发泪,征夫何时归?”罗小虎喃喃念起最后两句,不由想起远在上阳的妻子还有老母亲,心中一酸,顿觉功名利禄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亲才是最重要的。

    罗小虎轻叹一声,转头看向远处,不经意间瞥见那在chun风中猎猎作响的染血的战旗,心中的酸心中的软顿时化作满腔的激昂。因为在他心中还有一个梦,还有一个远大的抱负,那便是“了却君王天下事!”

    罗小虎按下心中波涛,对边一人道:“张副统兵,罗山关离族大军数次进攻我们受挫,这几ri料想必会有所行动,西门防守一定不可松懈!另外筑戎城已经被永宁王攻下,但据报包括大离族族长在内的一些人得以逃脱,为防不测,东门也必须加大防守力量!”

    张副统兵闻言面有难sè道:“统兵大人,我们手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士兵了!”

    罗小虎沉思一阵道:“那就把投降的那千余士兵拉上去!”

    张副统兵闻言惊道:“这太冒险了吧,万一他们临阵倒戈怎么办?”

    罗小虎道:“把他们的将官都给我抓起来,至于兵士隔开配置,相信不会有大碍!”

    区区几句话,张副统兵听在耳里,心内不由佩服起来,本来他对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是看不起的,尤其是永宁王让他全权负责一路大军,只是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让他不得不心悦诚服起来,当下不由恭敬道:“属下一定办到!”

    言毕正要离去,罗小虎又道:“另外可以在城中招募一些非离族百姓参军,粮草方面不用担心!”

    张副统兵闻言更是一惊,结结巴巴道:“我朝铁律,任何人不可私募军队,违者以谋逆论处,这……”

    罗小虎平静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眼下清水关是关键,守得住则大华存,守不住则大华亡!而且我们只是补足编制,并非大量募军,如果以后上面真的怪罪,我一力承担!”

    张副统兵犹豫半晌方道:“好,属下也就豁出去了!”言毕便匆匆办理办理去了。

    次ri黄昏将近时分,秦方已在屋内暗暗收拾,准备和父亲出征,这时吕青青端了许多丰盛的饭菜进来,秦方看到,心中慌乱起来,忙到:“吃饭尚早,而且今天怎么弄得这么丰盛?”

    吕青青也不抬头,只弱弱道:“没什么,我就做了几个你喜欢吃的菜,而且还有一些点心!”

    说罢将点心盒的盖子打开,里面有不少各sè的点心,秦方不想起那时在天门后山小亭子里往事,心里一阵酸痛,眼眶不湿润起来。

    这时吕青青递过饭菜,秦方压住绪吃了两口,猛地拿起篮子里的酒仰起脖子喝了一大口,爽朗笑道:“还是这个好啊!青青要不你也来一点?”

    吕青青点点头,拿来两个杯子将酒水斟上,道:“在我们大华,大婚之ri男女是要和交杯酒的,今天我们补上!”

    说完将一杯酒递给秦方,自己拿起另外一杯酒和秦方交腕相对,秦方这时已然明白交杯酒的意思,心中波澜四起,但仍是笑着和青青对饮,仿佛今天才是大婚之ri。

    慢慢屋内已经昏暗下来,吕青青便要去点上灯火,秦方一把拉住道:“别,就这样!”

    说罢,秦方已将吕青青揽过来,深深地在她额头亲了一口,两人泪水四溢,但却没有哭泣声,或许他们认为这样便可骗过对方。

    片刻后,屋内已经没有一丝光线,两人都看不到对方的脸,秦方轻轻推开吕青青,也不言语,转便要离开。吕青青也不言语,也未挽留,只是在黑暗中,默默看着,流着泪。

    秦方走到门口,停顿了一会,吕青青知道下一刻这个背影就要永远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她就那么定定看着,哪怕是背影,她也要记住一生一世!突然秦方影晃了晃,口里只说出一个:“不……”便倒在地上。

    吕青青赶紧上去查看一番,见到秦方呼吸正常,不心内稍宽,这时吕青青突然也觉得头内一阵眩晕,稍息也瘫软在地上。

    片刻后从屋外走进两个影,正是族长和吕正兴。“方儿以后就靠你照顾了。”族长言语中似有一股伤痛。

    吕正兴叹了一口气道:“你真的决定了?”

    族长斩钉截铁道:“嗯,是的,非去不可!”说完族长看了一眼月光下秦方那张隐约可见的脸,大步流星的向屋外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