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说亲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自那ri两人共用一伞避雨后,秦方和吕青青二人交往渐密,感ri增,虽然秦方心里也不明白天门之人为何对自己态度大转变,但罗中天对自己武道上真心诚意的指点却是做不得假,这下又加上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也就全然没有去考虑这一切背后的缘由。倒是者墨长老每天唠叨不停,一个劲的提醒秦方要多留心眼,防止被人利用,尤其要提防吕青青,但是当者墨长老见着了吕青青后,一下喜欢上这个女孩了,说她善良单纯,是个好女孩,要秦方一定好好待她。

    这ri秦方像往常一样和罗中天来到后山练武,由于这段时间有罗中天的指点,秦方的武道jing进不少,天蚕囚龙功也练到第四层,于是也便有些骄傲自满,罗中天看在眼里,有心想提醒一番,便道:“你这段时ri武道也进步不少,我俩比试比试如何?”

    闻言秦方道:“比试可以,只是罗老头你浸yin武道六十余年,就算是个白痴也是武道高人了,我怎么能和你比?”

    罗中天笑道:“好吧,为了公平,我只用三层劲气,而且你用什么招我也便出同样的招,我们比试一下如何?”

    秦方道:“打就打,别小看人!”

    说罢秦方便使出了奇道部外篇的“曲中取直”,右手单掌攻向罗中天的左肋,左手运足劲气伺机待出,罗中天就势一粘,顺手推送出去,秦方右掌击空,左侧完全暴露在罗中天的面前,秦方暗道一不好,这时只见罗中天单掌已经推了过来,当下左掌迸发出一道劲气,直迫罗中天,罗中天此时早已仰避开,秦方正要抽反击,却只觉左一麻,已被罗中天右脚踢中,当下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吃了个狗爬屎。

    罗中天笑道:“曲中取直,就一定要先曲后直吗?也可直中取曲,只有懂得变通,才是上上武道。”

    秦方拍拍上的灰尘站了起来,叫道:“这个不算,我们重新来过!”

    秦方将奇道部外篇三十六道一一使出,罗中天总能每每料敌先机,后发制人,瓦解秦方的攻势,并一击成功,秦方再次从地上爬起来,略微有点怒气道:“不打了!”

    罗中天这时方才肃言道:“高深之武道非投机取巧可成,必须深下功夫,同样一招落在不同人手里那是完全不同的!浩然门的浩然诀神功是何等的高深武道,可是这么多年来,除了一个东方昆吾有些悟xing,能够发挥十之仈jiu,其他人不过暴殄天物而已!这奇道部圣书和我的天蚕囚龙功皆是高深的武道,不下功夫,不懂变通,难成大器!”

    秦方虽然表面不服,但心里却听进去了这些话,当下也不多言,只道:“我也打累了,我先休息休息!”

    说罢到旁边的小亭子里坐下,脱下鞋子,抖抖里面的灰尘。罗中天跟了上去,也坐下来,看着他道:“我跟你说个正事!”

    秦方无jing打采道:“你哪天不是说些大道理,大正事。”

    罗中天也不计较,言道:“你觉得青青怎么样?”

    秦方一听,顿时来了jing神一般,这时看见罗中天幽幽的眼神,立时假装没兴趣道:“不错啊!”

    说罢,仍然摆弄手里的鞋子,罗中天道:“那你看要是我做主把她嫁给你怎样啊?”

    秦方听在耳里,一时愣住了,心里怦怦跳个不停,鞋子也掉到了地上,这时吕青青正巧提着篮子装着点心来了,秦方瞧见赶紧拿起鞋子穿上,瞟了罗中天一眼,起迎了上去,言道:“青青,你来了啊!”

    吕青青道:“嗯,秦大哥,你们练武一定累了吧,这是我给你们做的点心。”

    说罢将篮子放在石桌上,拿出点心盒,拿出一块点心递给秦方,罗中天见到笑道:“青青,爷爷的点心呢?敢爷爷还亲不过这小子!”

    吕青青顿时红了脸,也不敢看秦方,低着头拿了一块递与罗中天,罗中天吃着点心赞道:“青青的手艺比以前更好了,谁要娶了你,真是有福气啊!”

    说罢看了秦方一眼,秦方干咳几声,装作没看见,一个劲地吃点心,这时吕青青递给秦方一个手绢道:“你脸上不少灰尘,用这个擦一下吧!”

    秦方说道:“不用了,我用袖子擦一下便可以了!”说罢用右手的袖子往脸上胡乱抹了几下,便继续自顾吃他的点心,吕青青噗嗤笑了一下,走近秦方,拿起手绢把秦方脸上的一些余灰擦去,闻着手绢上的暗香,秦方一时愣在那里,一旁罗中天笑道:“好小子,艳福不浅啊!我家青青如此对你,我做主把她嫁给你怎么样?”

    闻言吕青青顿时耳根都红了,嗔怒道:“爷爷,你说什么呢!我……”

    话没说完,便把手绢往秦方怀里一送,言道:“父亲那边还有事,我先过去了!”

    说罢便急忙提着篮子跑出了亭子。罗中天哈哈大笑起来,秦方见吕青青已经走远,拿起点心盒递给罗中天道:“这都给你,你刚才说的话可算数?”

    罗中天装作没听见,自顾言道:“哎哟,刚才练了一下,这腿就酸疼起来了!”

    说罢自顾敲打起来,秦方赶紧跑过去,蹲下来替罗中天左敲敲右捶捶,不多时,罗中天又道:“哎哟,这肩膀也酸疼啊!人老了不中用了啊!”

    秦方赶紧起又给罗中天揉揉肩,一时忙上忙下,累得气喘吁吁。半晌过后,罗中天也只顾闭目养神,秦方用眼瞧了瞧,轻道:“爷爷啊,那个……那个你刚才说的可算数啊?”

    罗中天良久才略带狡黠的道:“我刚才不过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

    秦方气道:“罗老头,你……”

    一时手上加大了力道,在罗中天肩膀上重重捶了一下,罗中天大叫一声,看着秦方那憋屈样,大笑道:“看把你急的,我说的是真的!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帮我做一件事!”

    秦方顿时喜逐颜开,爽声道:“罗老头,你说吧,什么事我都答应!”

    罗中天幽幽道:“明天你只管和我一道同去便知道了!”

    秦方也不多问,言语中带有试探的语气道:“好吧,就算是刀山下火海,我也去了!”

    罗中天笑道:“你也不用那么视死如归,没你说的可怕。”

    秦方心内稍安,罗中天道:“来,我们再来比试比试天蚕囚龙功,看你进步得怎样。”

    二人便出了亭子,再次切磋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