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自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关海鹰率领的大军出了密林,跋涉过几个山头才发现这几ri一直在原地打转,仿佛这片天地被人设了阵法一般,一时众人焦头烂额,只得在一处地方暂时驻扎下来。

    这ri关海鹰带了几个兵士便往各处探查出路,行至一瀑布处,忽听到有人在唱着山歌,寻着歌声在瀑布下面发现有四个男子正赤着子在欢快地洗澡,这时关海鹰才听清歌声,竟然和风人口音极为相似,当下不jing觉起来,此时四人也发觉了关海鹰等,一阵错愕后,赶紧纷纷把衣物穿上。

    关海鹰吩咐边几个兵士做好战斗准备,当下提步上前问道:“敢问四位是哪里人?”

    四人中年纪稍大的长着胡茬的言道:“山中人!”

    关海鹰内心更加jing觉,但嘴上反倒笑着言道:“四个赤**的山中人?”

    闻言四人皆有窘态,另一穿着灰布麻衣的言道:“你们想必是在寻找出路吧?”

    关海鹰闻言心中一惊,心道这几人必定知道一二,当下拱手道:“不错,我们在这山中已经徘徊了数ri,还望各位指引一番!”

    先前那长着胡茬的男子言道:“你们在这山中徘徊几ri竟然没被尸魅杀死,也算是命大,这样吧,你们跟我来,我带你们出去!”

    关海鹰闻言言道:“你口中所说的尸魅可是那全刀枪不入,能吸取活物血气的怪物?”

    那长着胡茬的男子闻言一惊道:“你们曾遇到过?”

    关海鹰言道:“不错,前几ri我们在前面那片密林中遇到过,当时我们有不少人死在他手里。”

    长着胡茬的男子言道:“那你们怎么存活下来的?”

    关海鹰道:“后来幸而被在下打跑了!”

    闻言四人就是一惊,个个细细打量起关海鹰来,良久那长着胡茬的男子方拱手道:“原来是武道高人,我等失敬!”

    其他三人也是一抱拳表示敬意。关海鹰道:“那尸魅到底是何物,可否告知一二?”

    长着胡茬男子言道:“那尸魅是武道高人死后尸体所化,他们没有意识,只是会以一种本能去吸收各种jing气,特别是武道高人的本元和夜月jing华,只不过没想到那尸魅竟然会敌不过你,一种本能让他选择避开你!并非他惧怕你,而是你体内的本元劲气让他感到了威胁,想必阁下体内劲气已经练到至刚之境了吧?”

    关海鹰闻言感觉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顿了一下方问道:“嗯,不错,只是你们四位既然知道这里有尸魅,为何反倒在此处逗留,莫非四位有专门克制的方法不成?”

    长着胡茬大男子言道:“可以这么说,我们整个冯氏族人在此已有不下千年了。我们的先祖在此处布下大阵,就为困住尸魅,而我族之人也专修一种功法能够克制尸魅的吸噬,这么多年来,我冯氏族人困守在此,只为在此守护大阵,防止尸魅外出作乱!”

    关海鹰此时心中疑惑顿消,抱拳道:“为困住尸魅,你们自困千年,在下实在钦佩!”

    长着胡茬的男子摆手道:“哪里哪里,来,我带你们出去吧!”

    关海鹰止步道:“我们那边还有几千人,你们先且随我过去怎样?”

    长着胡茬的男子闻言惊道:“不好,快点带我们过去,如此多的人聚在一起血气必然旺盛,尸魅早晚必然寻到,去晚了,只怕……”

    当下关海鹰领着几人赶往大军驻地,而那穿着灰布麻衣的男子则返**里找人帮忙去了。关海鹰等刚到大军驻地附近,便听到一阵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关海鹰等定睛一看,只见几千大军乱作一团,地上成百的萎缩得只剩皮囊的尸体遍地都是,几个鬼魅的影,正在大军中穿梭。

    关海鹰大喝一声,兔起鹘落般的向其中一尸魅迫去,刹那间,一掌已经拍在尸魅上,尸魅连退数步,上甲胄尽皆化为齑粉,但体却却毫发无伤。

    这时胡茬男子等人也已然赶到,见此胡茬男子大叫道:“快毁掉他的眼睛,这是他吸纳jing气之所,也是感应jing气的地方!”

    关海鹰闻言,汇聚毕生功力于二指间,向尸魅眼睛直戳而去,尸魅泛着幽光的眼睛里shè出一股气道,两下触碰,关海鹰的至刚之气力压尸魅气道,稍息关海鹰二指已经戳在尸魅的眼睛上,刹那间关海鹰只觉一股庞大的极为yin寒的劲气自指间涌入自己的体内,与自己体内的至yin真气混在一起,那股至yin真气迅速强大起来,隐约可以和自己本有的至刚之气相抗衡,而尸魅却迅速萎缩。

    见到如此怪异的况,关海鹰赶紧运功震开与尸魅的联系,这时只见尸魅已然化为一皮囊,胡茬男子见到惊诧不已,也未多言,直扑另一个尸魅,只见他运转一种奇怪的功法,在另外二人合力困住尸魅的况之下,毁掉了尸魅的眼睛,这次尸魅没有萎缩,只是分明失去了感应,不再对周边的兵士下毒手,一闪便在大军中生生撞开一条路向山中而去,被撞到的士兵仿若被巨石击中,一个个倒地伤重不起。

    这时冯氏几百族人也已经赶到,众人合力之下,很快将十几个尸魅制服,尸魅全部向山中遁去,关海鹰尚要追击,只见赶来的一冯氏白发老者言道:“不必追了,这些尸魅没有眼睛,便断了其体内气道与外界的通道,已经不能为祸,他们不能吸噬jing气,想必不出几年,便会腐化,归于尘土。”

    关海鹰闻言抱拳道:“不知您高姓大名,晚辈谢过贵族今ri全我几千兄弟xing命大恩!”

    白发老者一摆手笑道:“不必言谢,老朽不过世外之人,也没有什么需要别人记得的,你就叫我冯老吧!”

    这时胡茬男子言道:“这位便是我们冯氏一族的族长。”

    关海鹰在此抱拳道:“冯老,救命之恩,晚辈谢过,他ri若有求,晚辈及几千弟兄必然应。”

    冯老呵呵一笑,对胡茬男子言道:“你把他们送出去吧!”

    说罢便转带着族人**里去了,只余先前四人。

    关海鹰见此对胡茬男子言道:“在下关海鹰,不知阁下名讳!”

    胡茬男子笑道:“我叫冯一山,这位是冯二山……”话茬男子指着另外三人介绍道。

    关海鹰心中没有奇怪这些人名字的简单和千篇一律,只是为他们甘愿在此埋没姓名,不慕荣华的大义jing神所折服。在四人的指引下,经过一番损伤只剩下八千余人的大华军士终于走出了这片山地,向前方进发。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