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下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上阳城头,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在奋力杀敌,其掌风所致,风人士兵或衣甲碎裂,或重伤毙命,神勇无匹,此人正是浩然门大弟子莫清夷。

    本来他和浩然门的弟子是作为预备队来用的,只是现下风人援军渐增,每ri交兵更甚,华国防守的兵士疲惫不堪,所以他们也被提前派上来应敌。今ri他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此时只觉手臂酸麻,劲气提不上来,幸而这时风国大军也鸣金收兵而去。

    像往常一样,他靠着城墙坐下来休息,从怀里拿出一些干粮就自顾吃了起来,一旁的同门师弟不知从哪搞到了一些酒,递与他,莫清夷仰头喝了一大口,用袖子抹去嘴边溢出的酒水,大叫道:“爽啊!”全然没有浩然门大师兄的模样。

    实际上平时莫清夷还是很注意形象的,常常一白衣,看上去带点书生气息,现在那白衣早就换成了粗布麻衣,胡须也长了出来,没有丝毫文气,这段时间的军旅生涯,让他顾不了这些,或许他的内心里本就有这放不羁的一面,当下只是被释放出来了而已。

    这时只见远方的兵士纷纷起立,包括那些伤兵,原来侯方士正在视察看望守城兵士,不多时便走到了莫清夷这里,莫清夷也不站起来,只略一拱手道:“侯将军!”

    这段时ri两人也见得多,彼此较为熟悉,侯方士也不嗔怪,靠着墙蹲下来,摆手笑道:“不敢当,莫老弟,这段时ri辛苦你们了!”

    闻言莫清夷道:“我们也是大华人,这是应该的,只是有句话不知当问不该问?”

    侯方士道:“但说无妨!”

    莫清夷道:“眼下上阳围困已久,不知援军何时到?”

    侯方士早就猜到会是这个问题,心里想过无数种答案,但还是直言道:“我也不知道!”

    莫清夷喝了一口酒,干咳几声,也不说话,这时侯方士又道:“但是只要我们多坚持一天,便多一天希望,我相信这份希望不会太遥远!”

    浩然门其余弟子闻言,也不做声,这时莫清夷道:“实际上这不仅是我想知道,眼下守城士兵都想问这个问题!”

    闻言侯方士站起来高声道:“你们是武道中人,不仅武道高深,而且心志也较常人坚毅,当下危局,需要仰仗各位的帮助,我方才在前面看到一个士兵,手被砍断了,上也多处负伤,还在高烧之中,却整ri叫喊着杀敌报国,如果大华能多有几个这样的士兵,我想这上阳城不仅能守住,有朝一ri我们也定能把风人赶出我们大华!”

    这时旁边的普通士兵也围了过来,大家齐声叫道:“把风人赶出大华!把风人赶出大华!”

    一阵欢呼过后,侯方士道:“时下我们虽然被困上阳,但只要我们在这一天,风人就被拖在这一天,我们及所有同胞的的父母妻女就会安全一天,我们要为我们的亲人而战!”

    闻言不仅周遭所有人都绪高昂起来,莫清夷也站了起来,说道:“不错,不为我们生的希望,也为我们所之人生的希望!”

    不多时,又听见风人攻城声起,华国兵士纷纷回到城头,莫清夷向后一甩酒囊,带领同门师弟也跟了过去!侯方士拿出刚才莫清夷走时塞过来的半截书信,看了一遍,书信中所言正是罗山关失守的消息,没有落款,看到这个,侯方士大为震惊,他震惊的不是这个消息,因为他在早些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震惊的是这个消息如此保密,竟然现在就有人知道了。

    罗山关失守时,寇自清他们的有过来信,核心还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固守上阳!虽然他知道这一定是寇自清他们的计策,但这几ri他仍然食无味,寝难眠,因为他知道罗山关的重要xing,寇自清他们的来信并没有说明他们的计划,只是说固守上阳,这让不明就里的侯方士很是担忧!因为不说其他,光罗山关失守这个消息传到上阳,就会造守城军民巨大的恐慌和不安,所以当看到莫清夷的这封信时,他知道很可能这个消息瞒不住了!

    焦虑之余,侯方士也很感激刚才莫清夷在他那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时,没有说出这个消息,没有质问他!当下侯方士从剑鞘里拔出宝剑,亲自走上城头,砍杀风人,一旁莫清夷看到,不停手上动作,言道:“是不是想知道书信的下半截写的是什么?”

    侯方士一剑前几个风人,言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信必是于门主写的,一定是让你见机行事,保存实力!”

    莫清夷不言,算是回应,侯方士继续言道:“只是不知你为何还这般出力?”

    莫清夷震退几人,笑道:“不为什么,只是因为我喜欢这么做!”

    “好,我最讨厌什么大仁大义,你这话,我喜欢听!”侯方士连劈几人靠到莫清夷边上,言道:“打完这一仗去我那喝酒怎么样,都是皇宫的御酒!”

    莫清夷朗声道:“好啊,不过喝酒前得需要一些下酒菜,你看这个怎么样?”

    言毕莫清夷干脆利落的接连毙杀数人,侯方士大笑道:“好个下酒菜,我也来几个!”

    夕阳下,兵戈之声不绝,喊杀声不断,在莫清夷和侯方士你一句我一句下酒菜声中,落ri洒下鲜红的余晖,黑幕渐渐降临。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