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告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上阳城临时的帅府内,此刻侯方士正在处理军务,这时一裨将来汇报道:“大将军,刘仁将军那边有信来了!”说罢将信递与侯方士,侯方士看后sè神中闪过一丝忧虑,沉默片刻后方对那裨将道:“你先安排信使休息,我要入宫一趟。”说罢便换了衣物,带了几个亲卫,向皇城南门走去。

    皇城南门是皇城正门,又名真定门,夜sè中,真定门显得高格外高大巍峨,这次侯方士经过真定门时发觉城门处驻守的都非普通兵士,以其气道感应来看,这些都是一流的武道高手,当下不大为惊异。

    入了内苑特别是慈安宫附近,护卫更为严密,侯方士思量就算是武道高深如他,若没有传唤,恐怕在此处也难走出十步。当下心中更是疑惑,不由自主的加快脚步,向慈安宫走去。

    待宫人传过,侯方士才入了内,远远便看见太后正与一人交谈,那人面貌生得很,侯方士心道能在太后面前坐下,想来不是常人,只是大华重要人士他都认识,这人会是谁呢?

    当下侯方士也不去多想,向太后行过大礼,太后免过,方才起道:“末将有紧急军务特向太后禀告!”

    “侯将军,有事待会再谈,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太后指着那坐下之人道,“这位便是风国大名鼎鼎的大将军诸葛信!”

    闻言侯方士差点以为听错了,定定神方道:“太后,这……”太后笑道:“这便是诸葛信,诸葛将军!”

    诸葛信这时也似乎有些许尴尬,言道:“侯将军,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今ri一见果然英武非凡!”

    侯方士这时才道:“原来是诸葛将军,晚辈有幸见过!”

    “是这样,诸葛将军也很是反对风国出兵我大华,他有意促成我们两国和谈!”太后不紧不慢的言道。

    侯方士闻言心内冷笑一声,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但也不表露在脸上,当下正言道:“如此真是两国之福啊!不知诸葛将军可曾见过我们主上!”

    诸葛信闻言面不改sè道:“当时是右路军俘获了贵主,后来我主急令人护他去了我们风国,所以我也无幸得见!”

    太后闻言心下稍宽,但并未追问,只道:“不知诸葛将军认为贵国议和的条件会是什么?”

    “这个我也不好妄自揣测圣意,但军方意愿我还是知道的,首先贵国必须割让包括铁山、龙口两关在内的以北地区;其次不可拥有水军;再次两国结为兄弟之帮,风国为兄,华国为弟,你们华国当每年向我国缴纳岁贡。至于其他,那就要看我主的意思了!”诸葛信道。

    闻言侯方士心中笑道这诸葛将军果然老辣,这些条件在平常看似苛刻,但在此时却是十分恰当,铁山龙口两关以被地区现已在风国手中,水军主力也被风国摧毁,至于称弟纳贡不过是名利受损无所大碍,这诸葛信如此言语,显然不想刺激太后。

    太后呷了一口茶,方道:“贵**方倒也宽怀,不过时下两国交兵正盛,形势多变,只怕将军今ri之言难已算数!”

    诸葛信闻言道:“现下的确是这样,但如果贵国能够放我回去,或可做到!”

    太后笑道:“这个我做不得主,当ri抓你来的那人或可做得!”

    诸葛信脸sè变得有些难看,但也不回避,直道:“太后不要取笑在下,这个事太后做不得主,贵国还有谁做得主呢?”

    “有一人可做得。”太后顿了一顿,看向诸葛信的眼睛道,“便是此刻在贵国的我大华之主!”

    诸葛信闻言心中的希望一下破灭了,这时太后又道:“你看我若用将军你换我大华之主回来,贵国之主可会同意?”

    诸葛信苦笑道:“只怕在下没这份量!”

    “那再加上你先前说所的三个条件呢?”太后不缓不急道。

    诸葛信闻言一怔,心道没想到这太后会倒打一耙,他方才不过顺势一说罢了,看着太后锐利的眼神,诸葛信半晌才道:“或可一试!”

    “那好,不知将军可否修书一封与贵国主上,表明哀家的意思?”太后道。

    诸葛信当下苦笑道:“愿意代劳!”当下太后立即令人带诸葛信去休息,诸葛信略施臣礼,和侯方士别过后便出了内

    “太后,恕臣冒昧,您真的打算与风国议和吗?”侯方士道。

    “你认为这风国会与我大华议和吗?”太后闻言反问道。

    “这倒是,那臣下就放心了!”侯方士道。

    “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做?”太后问道。侯方士闻言惶恐道:“臣下不敢!”

    太后不语,令人拿来一纸条递与侯方士道:“这是寇老将军的密信!”

    侯方士看过神sè中有了一丝兴奋,言道:“老将军说二月内可平定离族,定是已有良策!”

    “不错,有永宁王在那,想来必是已有把握,他信中要我们坚守上阳至少二月,你看可能做到?”太后道。

    侯方士闻言道:“现下上阳城内物资还算充足,但顶多只能再支撑一月,当下要解决的便是物资补给的问题,这个我们有两条补给线,一是东境诸郡,另一是南疆诸郡,相较来说,南疆诸郡物资丰厚,河运便利,东境诸郡相对贫瘠,且只能车马运输,按理当首取南疆诸郡这条补给线,但依臣下来看,我们真正要保护的应是东境这条补给线,也就是说要守住东面的中阳城。”

    “为什么这么说?”太后皱了一下眉头道。

    “臣下此次前来便是为这事,此事容臣稍后细说,您先看一看这个!”说罢侯方士自怀里掏出一封信,双手奉上。

    太后接过,看后良久方道:“虞屏城内兵马虽然已不多,但虞屏至少现在还在我们手里,如果再从上阳急调大军前去救援,守住应该不难!”

    侯方士点头道:“不错,如果抽调上阳城的一部分兵力前去救援,的确可以挽救虞屏危局,只是有一件事,太后可能不知道,还望太后听后息怒!”

    太后知道必定有更坏的消息,眉头稍皱道:“但说无妨!”

    侯方士道:“臣远镇南疆之时,便发现经营长河流域盐铁、河运的长河帮有异常举动,这几ri,从我安插在长河帮的内线得知,长河帮很有可能在近期举事,如此一来,南疆必乱,河运断绝,南疆诸郡这条补给线恐怕……”

    太后闻言大怒道:“这上官家世代享受皇恩,竟敢做下如此叛逆之事,实是当诛!”

    侯方士略有动容,轻声道:“恐怕朝中大臣也有牵连,这长河帮得利甚厚,分利者甚多,不乏王公贵胄,他们上下欺瞒,两相庇护,这次发难,怕是蓄谋已久!”

    太后这时倒息住了怒火,冷静道:“果真是多事之秋,现在依你来看当怎么办?”

    侯方士正容道:“依臣下来看,首先虞屏不必保了,况且当下也不宜再分兵各处,但求守住东面的中阳城即可。

    风国大军攻下虞屏后下一步必是要攻取中阳,现下虽有白宣猛的一万大军在那驻守,但到时必显不足,我们当抽调兵力去防守;再则在南疆下丘城我尚布置了八千jing兵在那驻守,守将是李建业将军,能力不在微臣之下,还望太后能放开权限,准许他私募兵马,以好应对南疆之局以及未来上阳之局!”

    太后闻言良久方道:“前面一条我认同,你放手去做,只是后面一条,牵扯甚大!我朝历代主上严令各城各郡,大小将领不得以任何况私自招募兵马,违者以叛逆罪论处!这是本朝铁律,你也知道,时下是多事之秋,让地方将领私募兵马,是为灭火,但也可能是点火烧啊!”

    侯方士急声道:“可要不了多长时间,海州风国大军便会抵达上阳,届时只怕……”

    太后神sè中有一丝苦意,言道:“是啊,我也是怕上阳撑不到两月,才从诸葛信入手,故布迷阵,只为延缓风国大军进攻,但这也不过是徒劳!这样,你先下去忙吧,这事容我再仔细想想!”

    侯方士也不再多言,施过礼后便出了皇宫。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