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定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罗山关帅府大内,此刻聚集了不少人,觥筹交错间,只听见忠王道:“今ri永宁王一行安全归来,真是天佑我大华,来,大家敬永宁王一杯酒!”

    众人闻言皆随着忠王举杯敬过,关海鹰回敬道:“我等能够安全归来,还幸亏忠王以及寇老将军的神机妙算,早早就安排了兵马在清水关接应,否则恐怕今ri我等也无法在此饮酒了!”

    一旁马致、江庆之闻言皆点头称是。寇老将军放下酒杯,略一摆手道:“老朽哪有如此本事,全赖忠王主持大局,老朽不过奉命行事而已!”

    关海鹰闻言心中颇为惊诧,这出去半月而已,寇老将军和忠王的主次之分已然分晓,这结果无论是因为忠王的政治手腕,还是因为寇老将军的远识,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华的天开始变了!

    关海鹰当下面无动容道:“如此,我先谢过忠王了!”

    闻言忠王道:“哪里哪里,一切全赖寇老将军支持,况且永宁王孤犯险深入敌后,也是为我大华,应该说谢谢的是我!”

    言毕忠王看向下诸将,双手执杯道:“另外在此我还要谢谢那些半月多来,在清水关附近ri夜守候的大华将士,以及这么多年宿卫在此的所有大华的英雄们!我替大华敬大家一杯!”下众人闻言皆举杯回敬。

    一番喧闹后,这时只见忠王下向一小将走去,关海鹰顺着目光看去,此人似曾相识,待听到忠王言道:“罗统兵,小王敬你一杯!”关海鹰方才想起这小将正是那ri在罗山脚下巡逻时发现他们的罗小虎,那时他才是一百夫长,现下竟然是统领几千兵士的统兵了!看来这半月发生的事还真不少。

    罗小虎当下显得很是拘谨,半宿才道:“小将谢过忠王。”说罢拿起酒杯回敬。

    “关前辈,你可知为什么你们一出清水关,我们就发现你们?”忠王笑问道。

    关海鹰闻言道:“关某确实不知!”

    “那全是罗统兵的筹划!他预先在清水关内安排了人手,一旦城门口有动静,就放烟火信号,这样我们的骑兵才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忠王道。

    关海鹰道:“怪不得城内有烟火响起,我还以为是离人进攻的信号!”

    言毕关海鹰看向一旁的罗小虎,拱手道:“小兄弟,你救了我们大家一命啊!”

    罗小虎激动不已道:“永宁王言重了,末将一直把您当做榜样,您是我大华人心目中的神,就算没有我们的接应,这天下也没有人伤得了您分毫!”

    旁边忠王闻言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关海鹰尚要言语,一旁江庆之已道:“正是,若非我们门主在城内与那五个神秘人打斗耗费了太多劲气,区区几千大军也想留住我们门主,当真是笑话!”言语中江庆之虎气十足。

    马致这时也接道:“若非永宁王出手相救,只怕张重xing命早已不保!眼下他虽然一武道废了,但也算万幸!”

    燕归闻言道:“那五个究竟是离族什么人,竟然如此厉害?”

    “我料想没错的话,应是火神卫!”这时关海鹰方才冷冷道。

    闻言下一阵喧哗,尤其是忠王,神sè中竟然有一丝恨意。

    寇自清见到赶紧将话题岔开,正sè道:“不管怎样,大家总算安全回来,现下最要紧的便是打败离族,不知永宁王经过这次探查,心中可有良策?”

    忠王闻言神方才恢复常态,目光炯炯的看着关海鹰,关海鹰迎接过众人的目光,淡淡道:“我心中倒是已有一计策,不过尚要详细筹划,届时还需和忠王及寇老将军详谈!”

    忠王闻言兴奋道:“好,就依永宁王所言,席后我们便召开一个三人军事会议,寇老将军,你看怎么样?”

    寇自清闻言道:“如此甚好,老朽完全赞成!”

    当下命人撤去酒席,台下诸将也很识趣,纷纷告退,关海鹰,忠王、寇自清三人入了内室。

    忠王上座,关海鹰及寇自清分别左右而坐,寇自清显然不以为意,见此关海鹰也不多言,只道:“老将军,不知我离开这半月多时间,上阳城那边怎么样了?”

    闻言,寇自清神忧虑道:“风国大军对上阳城发动了几次进攻,双方各有损伤,上阳城尚无大碍,只是据探报这半月来风国又有十余万大军自海州登陆,恐要不了多久这批大军就会出现在上阳附近!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另外上阳南面的屏障虞屏镇早在半月前就成为风国大军进攻的重点,城内几万大军死伤甚重,恐支撑不了几ri!”

    关海鹰闻言道:“看来这风人是真想覆灭我大华啊!”

    “哼,狼子野心,怎能得逞!待我大军回援,看他们猖狂得几时!”忠王厉声道。

    “只是不知当下永宁王有何计策可打败离族呢?”寇自清问道。

    关海鹰走到沙盘前,一阵指点讲说,忠王及寇自清听得时而欢喜时而诧异时而忧虑,待关海鹰言毕,忠王拍手叫道:“果真是妙计,如此谋略,小王平生未见,佩服佩服!”

    寇自清神sè同样是惊喜但亦有一丝忧虑,他缓缓说道:“如此环环相扣,可不得有一丝差错,一旦误了时机,那便是两头皆输啊!”

    关海鹰也略一点头道:“不错,正是兵行险招,而且至少上阳那边必须再坚守一月,任何一方面除了差错,就是满盘皆输!行与不行,全在你们定夺!”

    忠王略一思虑道:“老将军,你看可行否?”

    寇自清闻言道:“要想短时间内平定离族,惟有此计可行,时间久了,上阳必定愈加危急,老朽以为可行!”

    忠王闻言坚定道:“那好,就这么定了!若真有什么差池,小王一力承担!”当下三人将具体人事一一分析安排,直到天明方止。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