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暗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离族,以火为图腾,每年的火神节便是他们最为重要的节ri,族会也是在此时召开,每有大事也都是在会上宣布或决定。

    筑戎城大离宫一座巍峨的大内,正前方有一火神金塑像,高二丈有余,左手执剑,右手执一本天书,神态颇为生动。下有数十人站立,正中为首一人便是族长大人,左右两侧的皆是族中长老或嫡系子弟。一干人等在族长的带领下,上过香火后正对火神像行九叩大礼。

    此刻关海鹰等正潜伏在内大梁之上,呼吸吐纳,不敢有丝毫大意。礼毕,族长转过来道:“我们离族以火神为祖,尔等亦是其嫡系后人,当永记火祖遗训,昌我离族。现在风国与华国正交兵ri盛,正是我等徐图大业之时,但毕竟我离族比起大华甚至风国,显得太过力小势微,yu成就大业,须得找到另外三部武道圣书,并打开定山之门,召出我火祖之部众,方可成事……”

    关海鹰闻言心道:“这离族果然有古怪,火祖不过几千年前传说中人物,就算存在也早已化作尘埃,其部众更是不可能存活,其族有此言语,只怕是为了妖言祸众,蛊惑人心,起兵反叛我大华。”

    关海鹰正思虑间又听见族长言道:“此部武道圣书,乃奇道部,是我离族所有,其穷尽天下招式之极妙;另有内道部藏在大华的皇宫的宣武阁,其极尽内功法门玄道;只是那乱道部和神道部圣书却一直下落不明,……”

    听到此处,关海鹰心道:“这武道圣书传言甚广,只是不知是否果真如他所言那般神奇。”

    这时耳边又传来族长的话语:“奇道部圣书有内外两篇,外篇三十六道只要是我离族族人,根骨尚佳,皆可练得,这内篇九道非嫡系子弟,族中长老不可传,我这二十几年来,穷尽心力,也未能全部参透,特别是内篇最后三道‘无形之招’‘无招之招’‘意之招’不知各位可有参透者?”

    下数十人或沉默或摇头,无一应答。族长见此,叹了一口气道:“自我族有此圣书以来,能领悟此最后三奇道的不过五人,皆是声名显赫之辈,吾辈不堪,比不得前人,无所怨尤!”

    内一阵沉默,突闻一褐衣老者道:“族长,眼下战事为要,至于那四部圣书之事还是先放一放吧,等我们把罗山关的华人大军打败再说。”

    “也罢,这事就先放一放,者墨长老,对时下之局,你可有什么建议?”族长道。

    “当下风国大军正在围攻上阳,我军只要坚守不出便可,如此,华人罗山大军不得调回,待上阳城破,华人自顾不暇,到时便是我军大举反击之时。”者墨长老道。

    “如此甚妙,只是若风人拿下了上阳城,那内道部圣书便落入风人之手。到时对我族大业不利啊!”族长略有忧虑道。

    “大华皇宫内有我们安插的人手,可以在必要时候行动。”者墨长老道。

    族长闻言略一沉思道:“这样,者墨长老,你会后即刻另派一队武道好手混入上阳,必要时好内外接应。”

    “是,族长!”者墨拱手道。

    “另外,今ri大会还有一项重要事要向大家宣布,就是我将闭关一个月,这一个月内族中一切大小事务交由者墨长老和布封将军共同处理。大家当齐心协力,共度难关!”族长道。

    下众人闻言皆俯拱手道:“谨遵族长之命!”

    闻言关海鹰心道:“这离族正与我大华交兵,此时正是关键时期,这族长反倒有心去闭关,此事必有蹊跷!”再看去族长正与二人具体交代事务,一人正是那叫者墨的褐衣老者,另一人则是一个中年男子,想来必是那位布封将军。

    “族中一切政务交由者墨长老负责,布封将军则负责军中大小事务,凡遇不决之军国大事,交由长老议会决定。”族长道。

    “是,族长!”二人同时答道。

    “其他人可还有什么事,没有的话,这次大会就到此为止。”族长朗声道,内一片沉默,“那你们自行散去,者墨长老、布封将军、秦方你们三人留下!”

    待众人散去,族长方才对着者墨长老言道:“这次让你派去上阳的人选心里可有数了?”

    “大致已经拟好,只不过尚需从布封将军那调几个人,还需布封将军配合。”者墨长老看了一眼布封将军道。

    “这好办,布封将军,到时者墨长老那边需要什么人,你全力配合。”族长道。

    “是,属下遵命!”布封恭敬道。

    “另外,我还有个小小要求。”族长对着者墨长老道。

    “不敢,族长请说!”者墨长老道。

    “这次去上阳的人选中把秦方加上!”族长道。

    “这……族长,此次上阳之行,凶险万分,自有人去,少主实不必冒此大险。”者墨长老神sè中有一丝焦虑。

    “者墨长老,你这是什么话,族中其他子弟去得,他为何去不得,难道仅仅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吗,还是说你觉得秦方武道或才智尚不足以担当如此重任?”族长语气顿重,言语中似大有不快。

    闻言者墨道:“族长,老朽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少主的老师,他的武道才智我比任何人都了解,那是绝对没有问题,只是如今上阳犹如九死之地,少主真的不应冒此危险!”

    “不要再说了,我决定了,就让秦方去!你无须多言!”族长道。

    者墨长老尚要言语,却见秦方上前一步道:“师父,我也想出去锻炼一番,您就不要阻拦了。”

    “也罢,你父亲尚且舍得,我又何必多加阻拦!”者墨斜瞅了一眼族长,族长反倒爽朗一笑道:“那好,方儿,你这就回去准备!”

    关海鹰特意看了一眼从下走过的秦方,果然是不错,虽相貌一般,但却生的浓眉大眼,英气勃发,让人心生喜欢。

    “族长,您这次闭关可是为参透奇道部最后三武道?”布封道。

    “这最后三武道急不在一时,不瞒你们,此次闭关是假,外出是真!”族长道。

    “此时战事紧急,不知什么地方需得族长您亲自跑一趟?”布封疑惑道。

    “定山三大门派!”族长一言犹如惊雷,不仅布封、者墨长老二人诧异,就是关海鹰等也是惊异万分,心道这三大派不是与大华交好,怎么又和离族有所牵连?

    “三大派?”布封将军似乎不敢相信。

    “不错,就是三大派,一直以来三大派为大华皇室所监控,其各派中有不少人早就心生不满,只是无力反抗,时下,大华自顾不暇,正是我等交好笼络之时!”族长道。

    “我说难怪前些时ri三大派武道人士前往上阳救援,经过这里,族长您命我暗中放行,当时我就觉事有蹊跷。只是既然三大派心有不满,为何又派门人前往上阳救援呢?”布封道。

    “此时,三大派尚在摇摆中,毕竟大华树大根深,难保这一次不能过来,所以三大派不敢做的太过于明显。”族长道。

    “只怕要那三大派投靠我们,并非易事,不说别的,想那神剑门主柳剑心和大华先帝交就非比寻常,怕是不会和我们合作。”者墨长老道。

    “确是如此,这几十年来,我和他们联络过不少,回应都比较冷淡,只是最近几年才有些许变化。现下我们与大华交兵,后方必须稳定,能与三大派合作,那自然是好,不能,也要确保他们保持中立。”族长道。

    “那族长此次前往,打算怎么办?”者墨长老道。

    “我打算送三大派一份厚礼,也好就此定下盟约!”族长道。

    “是什么礼物竟能够引得三大派心动,我实在好奇!”者墨长老道。

    “奇道部圣书。”族长淡淡道。

    当下二人一惊,者墨长老急言道:“族长,奇道部圣书乃我离族武道圣物,非嫡系弟子不得传阅,怎可示之于外人?”

    “非常之时,一切从权,况且只是各自抄录一份,并省去内篇最后三奇道,想来无甚大碍。”族长言道。

    “只是这奇道部圣书事关我离族大业,有打开定山之门的秘密,如此示之于他人,恐怕不妥!”者墨长老道。

    “无妨,天下人只知四部武道圣书,却并不知晓其中关于定山之门的秘辛,就算三大派练得成我送给他们的奇道部圣书,又有什么关系……”族长尚yu言,忽然打住,形一闪,已然消失在原地,者墨长老也在同一时间向关海鹰等人去。

    原来关海鹰等在梁上待得久,呼吸吐纳虽甚是小心,这对关海鹰没什么,对张重等人来说,却不容易,张重只是因为一下呼吸较重,立即为族长和者墨长老发觉。

    亦在同时,关海鹰已然大喝一声:“走!”当下几人已下得来。这时,族长掌风突至,已然罩住关海鹰后面三人周,三人感觉仿佛赤置于海浪中,cháo打浪击,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关海鹰见状,不得不回救援,只见关海鹰反一掌,隐约有风雷之声,刹那间,已和族长结结实实对了一掌,双掌相抵处,jing光大作,响声如雷,族长已然退到一丈开外。

    这时者墨蓄势之一击也已到来,关海鹰本来招式已老,再难用招,但就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形一震,霎时劲气四溢,向者墨长老卷去,者墨见状,急急腾空翻滚避开,但仍为劲气所迫,落地良久方才定住形。

    者墨心中大骇之下一眼看去,族长已然形不稳,脸sè甚是苍白,幸赖布封将军这时赶来搀扶住,关海鹰也不迫,反追上张重等人破开外防护,飞遁走,稍息外已聚集上百高手。

    “快传令下去,各大关隘紧闭城门,加派重兵防守,任何人不得放行!”布封恢复神后急言道。

    “族长,你伤势怎么样啊?”者墨长老走近关心道。

    “放心吧,无xing命之忧,但也需静养几ri,恐怕几月内都不得运功了。”族长咳声道。

    “刚才那人武道之高,实是平生未见,不知族长可识得此人?”者墨长老道。

    “他便是永宁王关海鹰!”族长猛一捂住口,一阵咳嗽,脸上露出很痛苦的表

    闻言者墨长老还有布封将军皆是一怔,心道原来他就是大华国传奇人物关海鹰,果真是名不虚传。

    “在我府邸及各要地加派高手,至少需得十人一组,不可三三两两行动,以防不测!”族长言道。

    “是,属下这就去办!”布封闻言马上吩咐下去,一时筑戎城内草木皆兵,风声鹤唳,肃杀之气浓郁非常。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