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二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罗山,别人看她除了风景秀丽,没什么不同,但对关海鹰来说这个地方确有其殊处。因为这个地方有他儿时的记忆,有他辉煌时的成就,永宁皇门曾就建在这。

    此刻当关海鹰行走在罗山上时,心中不百感交集,特别是看到远处的登天崖,神sè中不有一丝惘然之态。

    这时前面来了一队巡查的兵士,看到关海鹰诸人,立刻上来盘查,燕归见状,上前道:“不知领队何人,如何称呼?”

    那队兵士中一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前出道:“在下罗小虎,是这里的领队。你们是什么人,可知这里是军机重地,擅自闯入是重罪?”

    “我们是寇老将军故交,今ri特地前来乃是为拜会寇老将军。”燕归道。

    “若果真如此,在下自当通报,不知各位可有凭证?”罗小虎道。

    关海鹰自从怀里拿出一令牌,上书“永宁”二字,罗小虎接过,一看脑中顿时惊雷滚滚,心道来人莫非竟是永宁王关海鹰,当即俯首恭敬的用双手将令牌奉上道:“我这就去通报大将军,各位且在此耐心等待!”

    闻言燕归略有些不耐烦,关海鹰不以为意道:“好的,你且先去通报!”

    不多时,远远就见寇老将军及一位书生模样的青年亲自来迎。关海鹰已然猜到此人必是忠王,当下也不停留,快步过去。“老将军,别来无恙啊!晚辈有礼了。”关海鹰拱手道。

    “岂敢岂敢,老朽当不起啊!”寇老将军一边言道一边指着忠王正yu介绍,忠王已然上前一步拱手道:“小王章宁见过关前辈。”

    关海鹰心道,忠王不称我永宁王,而以年纪大小论,足见谦卑之态。当下心中甚喜,并未一副前辈态,反倒拍着忠王肩膀道:“好一个年轻俊王!”

    这一江湖举动不仅老将军惊诧不已,忠王也略显不适应,倒是永宁王边的随从淡若平常。

    还是老将军反应快,当下言道:“永宁王果真还是那番潇洒不拘,老朽佩服,来这边请。”当下一行人直奔罗山关帅府内。

    寇老将军先将与离族的战事介绍了大概,忠王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虽然二人都将宝压在关海鹰上,可当真的见到关海鹰坐在自己面前倾听,顿时方觉关海鹰也是一个人,一个凡人,即便他武功超绝,才智过人,但这等十几万人之间的战争,若真要一人去改变,着实让人无从下手。此刻寇老将军和忠王都全神贯注的看着关海鹰,似想从关海鹰的神中捕捉到一点信心。

    听完二人的讲述,关海鹰神sè淡然,没有一丝的变化,他拿起桌前的茶小呷了一口后言道:“如此胶着之局,确实难以在短期内改变,大军对仗,匹夫难为,我也不过一凡夫俗子,不敢夸下海口,权且一试。”

    “那不知永宁王可有什么计划,不妨先说与我等听听。”寇自清满怀期切地言道。

    “在下一时也无良策,只是据我了解,过几ri便是离族的火神节,亦是离族每年族会召开之时,我想亲自去探查一番,再做打算。”关海鹰应道。

    “如此只怕太过凶险,那离族几万大军不说,里面更有不少武道高手,且其武功怪异,我大军中便有不少高手死于其手,你是我大华梁柱,切不可轻易犯险啊。”寇自清关切道。

    “不入虎,焉得虎子?且料想这世上能留得住关某的没有几人,此行虽然凶险,却也并非死局,老将军不必挂心。”关海鹰言道。

    闻言忠王道:“前辈若执意如此,晚辈但有一请求,请前辈务必答应。”

    关海鹰笑着道:“但说无妨。”

    “我边有贴侍卫马致张重二人,皆是武道了得之辈,此行凶险,还望前辈应二人一同前往。”忠王言真意切道。

    “如此甚好。”寇将军一旁忙道。

    关见此也不好推脱,说道:“也好,此行人数不必太多,燕归你留下,庆之与我同往。”

    一旁燕归闻言有不喜状,言道:“门主,论武功庆之比不得我,不若让庆之留下,让属下陪您一同前往。”

    江庆之闻言未有不喜,只是急道:“燕归,我武功虽略有不及你,但却也皮糙厚挡得刀剑。门主既然让我前往,必有他的考虑,你就不要争了。”

    燕归正yu争辩,却听见关海鹰道:“此行有庆之便可,燕归你留下也有重任,便是保护忠王下,你当待他如待我,不可轻慢。”

    燕归闻言道:“门主既已决定,属下照办便是。”

    “前辈,如此晚辈怎生担待得起,这大军之中,贼寇要进来也不是容易的事,我的安全绝对没有问题,就让燕将军和您一道去吧!”忠王道。

    “临行前太后特别交代,要保你一切周全,本王既已答应,就当办到,若不让燕归留下,那便只好让马致张重二位留下!”关海鹰语气中有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

    寇自清闻言,面sè一改,心道能如此对忠王言语的也就只永宁王一人可也。

    当下却见忠王干脆道:“如此,便让燕将军留下吧!此行凶险未知,还望前辈小心为要,届时小王备好酒席,待您归来。”

    关海鹰笑道:“好!到时我们一定要一醉方休!”

    这时寇自清也笑道:“那时永宁王归来酒席相待自是不能少,只是今ri这接风洗尘酒却也不能不喝,我早已命人备好酒菜,接待大家,大家跟我入席吧!”

    言毕寇自清命人摆上酒席,接待关海鹰一行,觥筹交错间,欢声笑语不断,自是不必说!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