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归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海州被风国大军攻下数ri后,风国大军已做好海州外围防御,风国水军一部也在港内外设防,自风国本土南来的首批二万大军及辎重粮草,亦已入港,一切都在按风国原先制定的计划发展。故此元世骥今天难得清闲一次,正在军帐内与众将饮酒作乐。忽帐外军士来报,说右路军大帅被擒,已然退守在禹丘。当下气氛直下,元世骥放下酒杯,喟然一声长叹道:“诸葛信啊诸葛信,你一世英明,也有如此大意之时!”话毕,不多时,帐外又有传书来报,元世骥看毕,一挥手撤去酒乐,正言道:“侯方士大军不出五ri便会到达上阳附近,虞屏亦已被大华控制,我派去的霍去峰部恐难以完成狙击任务,我决意不等大军完全集结,今夜便亲率大军直奔上阳。海州是战略要地,诸将不知何人可担此守城重任?”帐下一将闻言起道:“大帅乃众将之首,理当坐镇海州,末将愿代大帅前往。”众将定睛一看,说话的是中军统将樊铁文,此人xing格耿直,军事才干卓越,有此言语,并不逾份。元世骥并未不悦,只道:“樊将军确有统帅之才,足当大军之任,但本帅此次前往,并非攻城拔地那么简单。右路军此刻群龙无首,急待我去整军,你虽是大军统将,但却不足以号令诸将,恐致我二路大军不和。所以此次非本帅亲去不可。”樊铁文言道:“既如此,末将愿坐守海州,以为大帅解忧。”“如此也好,就令你率领本部人马三万镇守海州,另外一万水军也归你节制。”元世骥拿过军令递与樊铁文。众将散去,一一准备。

    与此同时,侯方士也派遣先头部队几千铁骑进入虞屏,与那里的大华三万余边军汇合,防止意外况发生。霍去峰探得况,并未避遁,反倒屡次叫战,其所恃是自己手里全是jing骑,虞屏守军大多是步兵,旷野之上作战,骑兵大占优势。然守军皆不应,后来霍去峰心生一计,派百余骑兵掳掠周边小镇村庄,主力暗自设伏,有华国将士不忍百姓蒙难,引军来救,覆灭不下千人,自此华军闭门不出,只待大军到达。如此相持几ri,这ri正午侯方士率领的十万大军已到虞屏镇外,霍去峰自筹不敌,引军避让于上阳城西南面五十余里外。侯方士并未追击,而是遣派后翼将领白宣猛率领一万大军直达上阳东面的中阳城,守住上阳东面的门户。在侯方士看来,两军对战,打的不是人多人少,而是后勤补给,上阳城不怕大军来攻,而是怕敌军断了上阳的物资补给,成为一座孤城。故只要保住上阳东面和南面两个方向的补给线,那么即便风国有百万大军,也不可能轻易拿下上阳,战争一旦持久,人多反倒是累赘。纵然风国有海路运输,却也不能维持几十万大军常年累月的消耗。届时一旦风**队放纵军纪,烧杀抢掠,激起民愤,风国必败。所以此刻在侯方士心里,即将到来的大战并不可怕,他所担忧的是东边大军与离族的战事,还有南疆局势的稳定。大华南疆,与之毗邻的只有二个小国,即丽国和容国。容国一直与大华交好,丽国虽然与大华并不亲近,但亦从未兵戈相交,此刻即便其有不善之心,但考虑到容国态度,也不会冒然行动,故两国皆不为虑。侯方士之所以担心南疆局势,是担心南方长河流域的的长河帮。准确的来说,长河帮并非一个帮派,他们是长河流域一种商业联盟组织,与武林人士不同。他们所负责的是长河流域的河运、盐铁交易等等。因涉足非常之广,其间所涉利益巨大,故与长河帮有关系之人非常之广。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走夫贩卒,皆有联络。大华国多任君主,都曾想在这块做文章,使河运、盐铁收归国营,然因顾虑到有与民争利之嫌,又加上朝中得利贵族大臣的斡旋阻拦,事每每只能停留在纸面上,难得实施。侯方士镇守南疆期间就发现,长河帮有封疆裂土的倾向,原本商业xing质的联盟ri益松散,帮中成员渐有等级之分,权位分明,俨然一国。更为糟糕的是,不断有各级官吏反应,长河帮干预大华律法行政,遇事自行裁决,各级官吏仿若空置一般。侯方士也想探查了解,但难寻藤脉,打入内部的人员,一时也未有太多有价值的报回馈,所以一直也只能静待时机。恰此时,上阳危急,太后密旨令其率军北归,他也只得暂时放下,但为了以防不测,他还是留下了八千jing锐之士留在驻地。此刻萦绕在侯方士心头的,不仅有风国的利刃强弓,更有长河帮的冷枪暗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怕的是长河帮的突然发难,怕的是南疆局势突变,而这些,他并没有应对的预案,因为风国让他抽不出,让大华难以旁顾。从来不心存侥幸,只相信自己,只相信实力的侯大将军,此刻只希望上天能够眷顾大华,眷顾这片侯家祖孙三代用一颗赤胆忠心守护的江山。

    虞屏镇中,此刻侯方士将军正静坐在文案前,他定了定神,排空以上心思,开始着手解决当下军务。他发出的第一道军令便是全军主力ri暮时分,在中路将军薛怀义的率领下即刻开往上阳城西门,依城驻扎防守。第二道军令便是令左路将军刘仁率本部一部联同虞屏原有三万边军固守虞屏,并特地从仅有的一万多骑兵里抽调六千余骑供其驱使。其本人则连夜赶往上阳城面见太后。一场轰轰烈烈的上阳保卫战就此即将拉开序幕。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