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鹰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北面的铁山关与上阳之间是八百里平川,自十五万风国大军攻破铁山关后,散布于平川之上的华国地方军业已集结于都城附近,准备迎击风国大军。所以平川之上早已没有华**士。但就在前方,有一支百余人的黑衣骑兵,正往龙口关方向行去,与风国大军相距不到半天路程。与此同时,霍去峰的一万大军,在左路军攻取海州后,并未继续向上阳城进发,而是转而向东南方向进,准备攻取上阳南面门户虞屏,意图阻止甚至切断侯方士十万大军的北归之路。

    风国右路军帅帐内,正在进行战前部署。只听一人用高亢的声音说道:“海州已被左路军攻取,大华在京兵力不过十万,我军可提前发起攻击,刚才右路军有人来联系,虞屏不ri可下,这样上阳城便是一座孤城,以十五万对十万,加上我们手里的三千虎贲,胜算很大。”说话的正是左路军统帅诸葛信。闻言帐下一将道:“大帅,华国东面的寇自清大军若回援的话,十ri内先头部队便可抵达上阳,只怕我到时军会功归一篑。”诸葛信道:“无妨,华国东境门派林立,鱼龙混杂,又加上离族的常年叛乱,寇自清大军镇剿多年未果,当下更是无法抽。”这时帐下一穿着银甲的三十余岁的男子插言道:“只是属下听说在定山以勤王为名集结的三大派的千余武道人士,正在赶往上阳的途中。”诸葛信微皱了一下眉,问道:“连山,况当真属实?”那被唤作连山的的银甲将军道:“据我们安插在华国内部的武林人士探报,当属确凿无误。”诸葛信道:“如此倒是有些麻烦,这些武道人士,虽难抵大军,但皆是以一挡百之辈,据城而守的话确实对我们大军是一大麻烦。”言毕诸葛信转踱步良久,方道:“这样,连山,你传我之令,让帐下听候的风门十大弟子前往截击。”帐下诸将闻言,莫不显露惊容,他们惊的是风门弟子竟然就在大军之中。要知道,风门是大风国直属主上差遣,神秘莫测的内卫机构。在大风国立国二百余年的时间里,曾参与了许多重大事件,包括继位立储,一直以来以神秘和强大的武道著称。对于诸葛元帅以十余人去截击千余人的命令,众人毫不奇怪,因为风门从来就没有办不到的事,风门在大风**民心中就是传奇。

    入夜,华国北疆的土地上,时不时传来狼嚎之声,十余影,如鬼魅一般,飞驰于平地之上。突然一道缓慢行走的影,出现在十余人的视线之中。这道影是那么的平常,但仿佛又融于夜sè融于大地之中,让人微不可查。这十人正是风门弟子,其辈何等手,距离那道影十余丈时,突然眼眸乍现jing光,似要看破这苍穹,刺穿这黑夜,然而就是看不清来人的面容,很显然来人面前的那一抹夜sè,或者说一团气阻挡住了他十人的眸光。当下风门弟子停了下来,不再靠近,摆出战斗阵型,这对于习惯单打独斗的他们来说无疑是极其少有的事,但本能驱使他们这么做。来人并未停下,继续向前,五丈、三丈……,来人还在缓慢向前走近,风门弟子忍不住都向后退却一步,数息之后,为首三人相看一眼,突然如飞鹤腾空般跃起,又如鹰隼下击般向来人撒去万朵剑花,来人未动,在剑花即将落在衣衫上时,突见其形一震,罡气顿起,剑花触及之,四处纷飞,如雷鸣般的霹雳声响起,刹那间,来人已在三人之后,砰砰几声巨响,三人转看时已见另外七人仆倒在地,伤重不起,月光下可见隐现寒光的断剑和凹陷下沉的坑地。而未倒三人也已被反弹回来的剑光所伤,功力大损。此时来人方才转过来,透过月光,三人惊惧的眼眸现出来人面孔,此人四十岁上下,相貌普通,但棱角分明,平凡中有一股难言的气质。“我等技不如人,既已败于阁下之手,无话可说,只是临死之前可否告知阁下姓名?”三人中年纪稍大的捂咳声道。“你等速速离开大华,或可不死。”来人不应而语。三人一怔,略一抱拳,扶起另外受伤几人,yu要离去。“回去替我向传刀问声好,就说关某他ri必当讨教。”来人一语若惊雷,风门弟子几人心中惊骇不已,传刀是他们的师尊,也就是说来人已知晓他们是风门中人,而且此人自称关某,莫非就是华国鼎鼎大名的永宁王关海鹰。如此一来,今ri之败,也算荣幸,十五年前,师尊曾和他在龙口关大战,难分高低,但风国太子被擒,也算略输一筹。这等人物今ri竟在此不期而遇,实是有幸,亦是不幸。风门众人心念及此,皆抱拳躬,谢过今ri不杀之恩,几人本yu回大军,这下也便直奔龙口关,出关而去。不为他,只为关海鹰不杀之诺,也为请师尊入关。

    就在关海鹰大战风门十大弟子的时候,关手下百余门人,亦已夜袭风国右路军帅帐。却不曾料,帅帐附近ri夜潜卫有虎贲百人,虽远不及风门弟子,但皆是好手死士,关手下虽已毙杀十余人,然亦深陷重围之中。“连山,给我传令下去,一个不许放过。”诸葛信此时正在一旁观战,旁被铁桶般围护。连山打出各种手势,又有百余好手纵加入战斗,外围大军岿然不动,恰似围猎之态。转眼间,关海鹰手下已有十余人折损,然此中有二人勇猛异常,每一招每一势下必有风国好手死伤。此二人正是曾经的永宁皇门赫赫有名的江庆之和燕归。当此时,看到同门伤亡渐增,当下二人决定擒贼先擒王,直取诸葛信,且见燕归弃剑不用,双掌推出,一股磅礴的罡气向诸葛信方向扑去,挡在外围的如山铁甲死士顿时溃散开来,虽马上有人填补,但仍有些许缝隙,就着这一点缝隙,江庆之已然御剑而行,连毙数人,穿隙而过,瞬息之间已到诸葛信前二丈之地,迎面而来的又是数层护卫,江庆之正yu行剑用招,却见一道影斜插而来,转瞬剑锋已至,电光火石间,二人已过十余招,就这几息时间,已有百余人将二人围在垓心,如前般无二。江庆之知道诸葛信是靠近不了了,门主不来,今ri凶多吉少。而今之计,唯有拖延时间,心念及此,江庆之言道:“想不到风**伍之中也有你这般高手,不知阁下可否赐教大名?来ri也好讨教。”“在下卫连山,讨教就不必了,今ri尔等必须留下。”卫连山此刻心中思筹,这几人纵然手了得,但在大军之中,想要脱,比登天还难,当下也不急攻。江庆之见状,心中稍喜,继言道:“主留客,自当留下。你们风国入侵我大华,是为客,客留主,自古未闻。”卫连山闻言一怔,竟不知如何应答。恰此时,听见诸葛信高声言道:“连山,速将此人拿下。”卫连山尚未行动,却见十丈外的数十虎贲溃散开来,哀嚎响彻夜空,一影飞掠而至,眼帘残影未消,来人已入诸葛信前一丈之地,江庆之大喜,来人正是关海鹰。卫连山赶紧抽回援,待关海鹰破除诸葛信前最后一道防卫时,已然向关海鹰后背做好凌空一击,关未曾回头,仿若并未察觉,手掌正搭向诸葛信肩头,诸葛信虽是大帅,但武功底子亦是不弱,正yu运功相抗,却发现来人手掌似有一股魔力,自劲道被封,动弹不得。与此同时,一声闷响,卫连山横飞出去,口里吐血不止,眼眸里满是惊骇,显然他未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刚才自己挟毕生功力的一击,连对方罡气都破不了,反被震伤若此,如此人物,实是平生未见。“所有人立刻停手。”关挟持着诸葛信向被围门人走去。华**士顿时让开一条路来,只是兵甲林立,显得格外森然。“阁下可是华国武林中人?只要今ri放过本帅,转而报效我大风,不但今ri行刺之罪可免,他ri封王进爵亦不在话下。”诸葛信虽被关海鹰刚才的神威所慑,但毕竟久经沙场,当即定下心神,不忘劝说。关海鹰冷哼一声未应,诸葛信见状,知道今ri走脱不得,当即向众军士高声言道:“本帅不在,一切且听卫连山调度,不得违抗。”关略一动容,心道此人竟有如此缜密的心思,确实了得,也不阻拦,收拢门下后,立即向营外退去,大风几千jing骑紧贴后追赶。关海鹰等脱离大军范畴后,逆袭而来,大风军队死伤百余众后溃退回大营。此一役,风国主帅被俘,军士亦折损不小,右路大军锋芒被削,斗志不扬,退守在上阳城外百余里外的小镇禹丘,按兵不动。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