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离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柏幸 书名:风华志
    就在霍去峰率军启程时,忠王也已入宫,大华国皇宫内,各处戒备森严,肃然萧杀,但太后的慈安宫里却更多的是哀伤与紧张的气氛,忠王刚踏进内,便不由放缓了步伐,待侍者通报后,方才见到母后,很显然这位jing明能干的女人,已经经历了太多难熬的时刻,眼眸里掩饰不掉的疲惫,已渐上面容,显得神sè有些憔悴。“儿臣拜见母后。”忠王施礼道。“宁儿,快起来吧,到这坐下。”太后言道,声音里似有一丝安慰。“母后,皇兄被敌寇所虏,举国上下动不安,现在敌寇大军压境,形势十分危急,还请母后让儿臣统帅京中大军,与敌寇决战。”忠王闻言并未坐下,而是上前一步急道。太后尚未言语,恰时,一宫婢传话而来,原来是文臣首辅温可璧求见。忠王这时方才坐下,静侯一旁。温可璧施过礼后,抬眼见到忠王,yu语而未语,太后见状言道:“这里都不是外人,但说无妨!”。温可璧方才朗声道:“据前方军士探报,都城西面五百余里又有一支大军在向我上阳城开来,应是自龙口关来的敌军。”“嗯”太后闻言,只轻道一声,“侯将军现在到哪了?”“侯将军距京城还有十多天行程,只怕……”温大人话语未落,却听见忠王打断道:“那为什么不早把东面的寇自清大军调回来,小小东离族还能翻了天不成。”“宁儿,不可乱语。”太后假嗔之下示意温大人退下。见温大人已出,太后方才对忠王语重心长道:“你不过是一亲王,军中无职,这军国大事,不可乱语,方才就我和温大人倒也没什么,若是在朝堂之上,只会授人以口实,以后切莫再犯!”忠王体会到母后的关,不由忏愧道:“儿臣谨记!”太后言道:“嗯,这就好,现下你大哥生死未知,又加上大军近,群龙无首,朝中多有再立新君的声音,这个事你不要参与!”忠王心内一惊,似乎觉得母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一般,当下不点点头言道:“是,母后!”太后言道:“另外母后这里有一件事要你亲自去办,我想让你今夜就出城去找永宁王,然后和他一道持此虎符去和罗山关的寇自清将军汇合。”说完,递给忠王一道金质虎符。忠王接在手里,拽的很紧,但仍压不下心中的困惑:“母后何不一道密旨让寇自清大军速速返还上阳。何必让我如此往来折返?”太后道:“见了永宁王你就知道了。”忠王虽然不太明白母后的安排,但知道母后素来心思缜密,也不多问,只是一想到眼下时局危急,不免有些担心的问道:“儿臣走后,母后一人……?”“痴儿,这皇宫是我的家,你父王走了,你大哥被俘,这个家还要我看着。只要还有你在,这个家就在,大华就在。母后一声也经历了不少惊涛骇浪,这次虽然比之以往更甚,但母后还撑得住,不必挂心。你即刻连夜出城,莫要迟疑。”太后握着忠王的手,温的的面容上泛出一丝坚毅。忠王犹豫再三,脸上方现果决之sè,拜别母后,回到王府,略做准备,便带着两大心腹张重和马致,匆忙离开上阳。

    永宁镇是大华国很不起眼的一个小镇,在大华国西境,处于京都上阳城与罗山关之间。但就是这样一个小镇,却因为一个人而不平凡,这个人就是关海鹰。十八年前,其以弱冠之姿,并列五大绝顶高手之列,曾与金刚寺戒入大师、神剑门主柳剑心二人合力击败误入魔道的一代武圣东方昆吾,使武林免遭浩劫。后来拜官入将,在十五年前华国对风国的北疆作战中,取得了生擒风国太子的战绩,就此解除了那次边疆危机。因此被龙庆帝的父亲宣武帝封为永宁王,这也是大华国开过二百多年来,第一个异姓王。后来在皇家支持下,又加上关海鹰自的威望,成立了武道中赫赫有名的永宁皇门,一时成为与定山三大派并立的武林泰山北斗。不过自此其也就淡出官场,更多是以武道人士的份出现。但是稍有见识之人都明白这是大华国皇室对武道人士不放心,要关海鹰坐镇皇门,以防不测。然事有不测风云,七年前也就是龙庆帝继位后不久,就颁旨撤销皇门,自此关海鹰不仅真正淡出官场,也淡出了江湖。这几年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只知道他还在永宁镇,还在永宁王府。

    自出上阳后,不过几ri时间,忠王一行已寻到永宁王府,只见高大的门前,写着四个镶金大字:永宁王府!忠王自小便在上阳城的亲王府长大,不曾见过这个天下皆知的大英雄,所以当他此时站在这门前,看着这四个不比皇家气派逊sè多少的的金sè大字时,心内不由有些期盼,又有些紧张。经过通报,只见一位三十多岁的英俊蓝衣男子自里面走了出来,见到忠王一行,抱拳道:“贵客远来,在下有失远迎,还望见谅,这边请!”说罢便带着忠王几位入了府内,忠王见其气度非常,龙行虎步,心内不由赞道这永宁王府果然藏龙卧虎,非同一般。相比于大门的气派,府内倒显得朴素异常,而且似乎人丁稀少,有些冷清,忠王也不便多问,入了大堂,那蓝衣男子令人沏上茶水,落座后,蓝衣男子抱拳道:“在下龙飞,不知尊驾高姓大名?”忠王闻言一惊,传言永宁王手下有三大高手,这龙飞便是排行第一,当下不由言道:“原来阁下便是大名鼎鼎的龙飞龙大侠,在下章宁,失敬失敬!”龙飞料想此人份不寻常,但没想到竟然是国姓,怪不得方才通报时竟然会有皇门信物,一时不由恭敬道:“不敢不敢!不知尊驾来访何事?”忠王略有歉意道:“事关机密,需要和永宁王当面讲清,还望见谅!”龙飞也不多问,只道:“门主他现下不在府内,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为转告!”闻言忠王心下不有些失落,言道:“哦,是这样啊,不知永宁王何时回来?”闻言龙飞神sè中有一丝忧虑,说道:“这个我也不好说,如果你们确实有要事要当面相告的话,不如暂时在此住下,等我们门主回来!”忠王本想径直前往罗山关,但想到母后的话语,也便谢道:“如此的话我们就多加打扰了!”龙飞道:“哪里哪里!”随即便命人将忠王一行妥善安排到厢房休息。三人方住下数ri,便得到消息,海州已被风国大军攻取,大华国三万jing锐水军除少部分起锚逃离外,大部被歼。听到这个消息,忠王再也按耐不住,在永宁王府留书一封,辞别龙飞,便和张重及马致直奔寇自清大军驻地,罗山关!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