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四十八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城里老鼠 书名:踏雪行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丁秋不是一个人来的。

    苏星河送信给他说要再决生死,全然没提无崖子康复之事。丁秋一向瞧不起这个师兄,不但一口应下,还带着数十个星宿派的弟子一同前来,吹锣打鼓地上了擂鼓山。因有师父在旁,苏星河也没敢硬充好汉派人相迎,静等师弟一行人自行进入天聋峡。

    离系统的强制击杀时间还有一个多月,苏芒倚在珍珑棋盘旁边,凝神打量着远处那位宽袍大袖,仿佛御风而行的前二师兄。只从这等轻功法便不难看出,他的确是逍遥派的嫡系传人,兼之鹤发童颜,行动时洒脱飘逸,自称“星宿老仙”也不算过分。

    苏星河坐在她对面,无崖子却在木屋中。

    这个任务看似又是一个棘手的击杀任务,实际上难度并不大。无崖子非常乐意先把这个逆徒打成废人,再交给她杀掉。如果她愿意,坐在旁边看戏都可以,但是丁秋武功高强又会用毒,她不想放过这种难得的交手机会。

    而且,她心底始终有一重隐忧。每个世界中,她都有机会遇上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她并不认为丁秋是天龙世界的这个对手,毕竟无崖子和苏星河的助力得来太过容易。

    击杀丁秋后,至少还有一个强制任务,这个强制任务会是什么呢?

    丁秋自恃师兄不是对手,故意炫耀轻功,足不点地般缓缓行至近前,袍袖一拂,傲然道:“苟延残喘这么多年,还不死心。那老贼偏心又有什么用,他得意的大弟子还不是要死在我手上。”

    苏芒不自地向木屋瞥了一眼,生怕那老贼扑出来干掉丁秋。

    苏星河轻咳一声,道:“你背叛师门,害苦了师父,三十年来在星宿海逍遥自在,当真以为没有人能杀了你么。”

    丁秋冷笑道:“你把能杀我的人叫出来瞧瞧。能杀我的,三十年前就可以杀了我了,你逍遥派自重份,装神弄鬼,从没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到头来掌门惨死于悬崖之下,竟找不到一个帮手报师门的大仇,可笑啊可笑!”

    这时被抛在后面的星宿派弟子也陆续赶到,有的打起彩色锦旗,招摇星宿老仙大名;有的奏起丝竹音乐,口中大喊夸颂之言,把苏芒看得一愣一愣。若论自重份装神弄鬼,世上怕是还没有人能胜过丁秋,他居然好意思指责旁人。

    丁秋乱喷一番,终于不再把她当成背景,指着她道:“这是你新收的徒弟?好哇,死到临头,找个美貌的小女娃儿陪你同入地府,也算不负那老贼的风流之名异世无冕邪皇全文阅读,其他书友正在看:。”

    苏星河大怒,苏芒猛地站直了子,淡淡道:“其实我是聪辩先生请来的救兵。”

    她尚未学到逍遥派真正的武学,所以不愿在别人面前自称是逍遥派的传人,直到听丁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才开口说话。

    丁秋仰天长笑,声震山林,伴随着后的阿谀奉承之声,更显威势,只听他大笑道:“你……你是他请来的救兵?”左手向苏芒一招。

    突然之间,笑声戛然而止,苏芒随着他的动作直冲过来,速度奇快,到得他前五尺之地,手中寒光一闪,寄剑直刺丁口。

    丁秋骇然变色,他本想以星宿派三宝之一的“柔丝索”把苏芒擒到手中,羞辱苏星河,谁知柔丝及,苏芒竟不反抗,反而借着他一挥之力,疾冲上前,半途运内力绷松蚕丝,抽剑削断这件宝物,第二剑悍然向他而来。

    他全是毒,下毒技术更胜过神州奇侠世界中的百毒神魔华孤坟,只要苏芒长剑刺中,剑刃必会带上毒药,反噬己。但他哪敢硬挨她一剑,仓促间向后飞退,右手直抓她手腕。

    苏芒眼都不眨一下,亦于同时手腕一翻,左手龙爪擒拿反拿丁秋脉门,右手剑锋微侧,仍奔向原定的位置。龙爪擒拿手一旦抓实了,敌人必会当场筋断骨折,丁秋识得厉害,无奈再退,转瞬间退出七八丈外,毒气凝于双掌之上,呼地一声击出。

    这一掌凝聚了五十年化功**的修为,声势惊人。苏芒只会金蛇游掌这一种掌法,但现在又不是在比拼谁的掌法精妙,毫无惧色,一凝力跟着一掌拍出。

    无崖子曾说她实力已超过丁秋,果然知徒莫若师,丁秋混杂着毒质的掌力被她反击回去,口一滞,只能又退了几步,袍袖拂出,面前顿时多了一片五色斑斓的淡薄烟雾,也不知雾中混杂了多少毒物。

    他施毒自然是为了阻拦苏芒上前,苏芒却似乎根本没看到这片毒雾,寄剑交错织成一片幽然剑光,硬生生撕开烟雾,击飞他借助掩护出的极乐刺、穿心钉,又是一剑递到他眼前。

    丁秋若肯采取强硬的应对手段,苏芒任务未完,未必愿意和他两败俱伤。可星宿老仙在西域称雄几十年,从未见过这种无所畏惧不留后路的对手,他惜得很,胆气先自怯了,怎会去和一个小姑娘不计后果地硬拼?

    他二人均是一代高手,思路错落有致,须臾间移形换位,打出老远,绕了一个极大的圈子,又打了回来。旁观者眼花缭乱,但不难看出苏芒占着上风。红颜少女剑气纵横如暴雨,白发老翁掌势往来似风雷,苏星河看得又惊又喜,星宿弟子却渐渐偃旗息鼓,口中的无耻言辞也比刚来时少了许多。

    雨点般的剑光越催越急,苏芒打华孤坟时如此,这时打丁秋,还是故技重施,偏要着他抽不出手来施毒。丁秋掌风中带有毒质,都被她剑气开,只觉她剑招连绵不绝,由点而成线,几乎要织成一个厚厚的茧子,把自己包裹在其中。

    更可怕的是,她足下踏的步法若往若还,飘忽如神,赫然是本派独门轻功凌波微步,不必问也知道和逍遥派大有渊源。

    他心中惶急不安之难以言喻,不信苏星河能教出这么一个徒弟,但亲眼所见,由不得他不信。带来的弟子虽多,都是些见风使舵的废物,他也是武林高人,知道只怕这一次当真讨不了好去,只凭神功惊人,将门户守得水泼不进。

    忽然嗤嗤两声,丁秋招式中露出老大破绽,衣袖被寄剑割破,苏芒自然不会错过良机,三剑连环击出,剑光如水,照出了他脸上惊骇之极的神

    他终是没能躲过第三剑。

    苏芒心知有异,把长剑从他口抽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无崖子正负手站在木屋之前,冷冷看着他们一品弃仙,废材嫡女狂天下,其他书友正在看:。丁秋双目圆睁,全发抖,任凭鲜血从伤处流下,道:“你怎么……你怎么……”声音中充满了骇怖之

    无崖子淡然道:“我怎么了?”

    他三尺长须随风飘扬,风度闲雅,竟似立即要踏云飞升。丁秋却像见到了世上最可怕的事物一般,几乎目眦裂,喉头咯咯动了几声,仰面栽倒,竟然就此死去。

    “成功击杀丁秋,强制任务完成,获得生存点数五千,发布第三项强制任务。”

    “强制任务:在十月初一子时之后,进入少林寺藏经阁,取得天竺流传来的贝叶经。任务期限:六小时。任务奖励:生存点数五千。完成后,轮回者随时可以选择离开世界。若任务失败,将失去轮回资格。”

    无崖子只管摆姿势装高人,一脸淡然地称赞她剑法练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苏星河则接下吃力不讨好的收纳星宿派弟子的任务,苏芒实在不好意思在新收的师父和师兄面前蹲□去摸尸体,厚着脸皮和苏星河讨要丁上的暗器和毒药。

    苏星河只当她是年少好奇,真去搜了丁秋的,把那些瓶瓶罐罐针头线脑给了她。只可惜柔丝索已被她削断,长度减少一半,已经不敷使用。

    自雪山飞狐世界的传话任务以来,她已经很久没接到这种递话传信拿东西的任务。想那慕容博和萧远山把藏经阁当自家后院一样进出不停,可见藏经阁的守卫并不十分森严。

    她再不济也是把神行百变练到顶级,学会凌波微步的人,自忖不会被那群和尚抓到。只是,这个任务的设置绝对不会像表面上那么轻松,因为藏经阁中有着这本书中最高的高手扫地僧。

    扫地僧上既有佛家的四大皆空,也有道家的清静无为,凝聚着作者对武功所有的认识和期待,被大多数读者认定为金庸世界中的第一高手。碧落天安排她在此时进入藏经阁,想必也是想让她向这位高人请教一番,说不定还有突破覆雨剑法的机会。

    这一点她很明白,也早已做好挑战扫地僧的准备,她只是有些好奇,好奇萧远山和慕容博会不会也在那里,还有去少林寺寻找亲生父亲的萧峰,他又怎么样了?

    眼下离十月初一还有三个多月,苏芒把这段时间默认为给自己留下的练级时间,便向苏星河申请留在擂鼓山上,不想再东奔西走。

    苏星河本想随无崖子离开此地,却被无崖子拒绝,命他下山先去把八个徒弟重新收回师门,再整合能够整合的星宿派弟子,都算在逍遥派门下。他心想自己不能跟随师父,小师妹是一定要跟着的了,没想到苏芒竟要留下,便道:“师妹应当先去拜见本派的师伯师叔,怎能空留此地?”

    苏芒一想天山童姥,再一想李秋水,暗暗打了个寒噤,笑道:“不去了不去了,我又不会讨长辈欢心,去了做什么?”

    无崖子先瞪了她一眼,淡淡道:“就算你师伯师叔有好处给你,你也不去么?”

    苏芒笑着摇了摇头。

    她终于还是把童姥和李秋水如今所在的地方告诉了无崖子,顺便还提及王夫人现在在苏州的曼陀山庄。说话过程中,无崖子一直面色如常,她也看不出来他对这个女儿有没有父女之,不过李秋水都想过让虚竹去探视女儿,无崖子也应该会去看一看吧。

    寥寥数之后,无崖子应她所求,把北冥神功、小无相功、天山折梅手和天山六阳掌的修习方法悉数写出,交给了她,第二天便无声无息地消失,一句话都未留下。

    苏星河自要带那群聋哑汉子和星宿派门人去找康广陵等人,他原要留下几个人照顾苏芒,却被她婉拒坚辞。他一离开,偌大一个擂鼓山上,顿时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踏雪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