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四十四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城里老鼠 书名:踏雪行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她出手何等之快,信方到手,人已飘而起,轻轻巧巧落在场中。徐长老武功也非同小可,长一抓,却连她衣角都没碰到。

    智光大师见萧峰被人冤枉,徐长老一味固执己见,实在不忍心将他的世当众抖露出来,心想还不如趁此机会毁去这信,否则对丐帮、对萧峰均非好事,便高声道:“这位姑娘,请把信交给老衲,让老衲做个证人。”

    苏芒笑道:“不急。”顺手打开信封,手指往里一探,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

    旁观的人均十分好奇,不知她为何突然变了脸色,只见苏芒神色一沉,盯着徐长老道:“这位长老,信封中并无信笺,你是来戏弄人的么?”

    从夺信到质问,也就过了十几秒钟的时间,徐长老自然恼怒她的无礼,但心想铁证如山,这封信被谁拆开都没什么要紧,索自重份,不曾追上去抢夺。谁知拆倒是拆了,此女竟于大庭广众之下胡言乱语,说信封中没有信笺。

    徐长老厉声道:“拿来!”疾步上前,伸手去抓那封信,苏芒当即松开手,将信件交还给原主。在场的人中,谭公谭婆和智光大师为徐长老写信邀来,赵钱孙为谭婆邀来,只知有信,从未见过。但单正却匆匆瞥过一眼,晓得信末的署名,忍不住站起,伸长了头颈去看。

    信封中空空如也,连一点纸屑都没有。

    数百名丐帮弟子,十多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没有一个人知道说什么才能化解这尴尬的气氛。他们眼睁睁看着徐长老急得额头冒汗,把信封翻过来倒过去,什么东西都倒不出来。

    信封中其实装有两封信笺,一封是少林寺玄慈方丈写给汪剑通的,说萧峰世尴尬,契丹人非我族类,劝他不要把帮主之位传给萧峰。另一封则是汪剑通交给马大元的手书,说萧峰后若有不利于丐帮和大宋的举动,全帮立即合力击杀,有功无罪。

    徐长老读完这两封信,立刻小心收藏在包袱里,夜不肯离,就怕出了纰漏。谁知这小姑娘拿在手中之时,信笺竟已不翼而飞,这可真是白见鬼了。

    萧峰为丐帮帮主,不忍见本帮长老如此丢丑,皱眉道:“到底是什么重要文件,莫非有人趁长老不留心时偷去了?”

    他这句话当然是出于一片好心,要为徐长老解开这窘迫的局面,但徐长老哪里听得进去[综漫]出击,阿特拉斯零式.改,其他书友正在看:!。他不眠不休飞马赶来杏子林,为马大元和康敏申冤,岂有打马飞奔时被人偷走东西的道理?何况信笺装在信封中,信封装在招文袋中,招文袋外面还包着一层包袱皮,偷走信笺的那人必有神鬼难测之能。

    既然不是路上丢的,那当然是在杏子林中出了差错,他倒也不蠢,瞪视苏芒,怒道:“小丫头,你究竟做了什么手脚,快把信拿出来!”

    苏芒愣住,露出愕然至极的神色,道:“你失心疯了,自己拿不出信,却要赖在我上?我不过是牵挂马副帮主之死,一时好奇才抢了信要打开,就算我年轻不懂事,得罪了你老人家,也用不着这样诬赖我吧!大家都看着我拆信,我何尝把信藏了起来?”

    火把熊熊照耀,林中光亮甚是充足,人人都能看得清楚,她一人一剑,无长物,而且一拆开封皮便说信封中什么都没有,徐长老上前取信,中间一气呵成,绝无能让她藏起信的机会。她擅自从丐帮长老手中夺过信件,的确无礼,但徐长老硬指她藏起了信,那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徐长老冷笑一声,道:“你是乔峰的什么人?伶牙俐齿,颠倒黑白,你若不认,我可要搜你的了!”说着往前走了几步。

    苏芒毫不犹豫地一个转,直奔萧峰,躲到他背后,向智光和尚等人行了个礼,道:“大师,婆婆,你们也亲眼看到了,世上何尝有这样的道理。早知道丐帮的长老这样无赖,打死我我也不敢碰那信了,我给他赔礼道歉还不成么,何必要当众搜?”

    她声音清脆动听,生得美貌,年纪又轻,几句话带着委屈说出来,大多数人心中都在埋怨徐长老年老糊涂,狗急跳墙地问一个年轻姑娘。

    智光大师神色尴尬,虽不太相信徐长老是这样混赖的人,但亲眼所见,由不得他不信,只好又开口劝道:“这位姑娘已知错了,她实无机会藏信,你是武林前辈,便宽宥她罢。”

    徐长老今连续丢脸吃亏,物证又莫名其妙丢失,已是怒极。他目光扫视间,见智光大师和谭婆都有狐疑之色,显然是在怀疑是否真有这封信,气冲上头,忘记了自己的份,追上来要把苏芒从萧峰后抓出来。

    苏芒也不反抗,就只绕着萧峰打转,一边转一边叫道:“你干什么!难道全舵主说的是真的?你与马夫人有染,救不得心上人,随便找个人出气么?”

    萧峰见过苏芒的出手,心知这姑娘武功甚高,吃不了徐长老的亏,然而林中人数众多,众目睽睽之下,堂堂丐帮长老追打少女,简直丢尽本帮脸面,无奈之下伸臂一格,缓缓道:“徐长老,请你不要再闹了。”

    他语气极是严峻,吐字时潜运内力,竟把徐长老震得一颤,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愣愣看着这位自他到场以来,一直对他多相忍让,此时才正式发话的帮主。

    萧峰长叹一声,道:“乔峰蒙先师汪帮主青眼,传以帮主大位,这些年来不敢说励精图治,至少也兢兢业业,唯恐堕了丐帮在江湖上的威名。长老本是为马大元兄弟惨死之事前来,如今此事已真相大白,乃是马夫人勾结白世镜谋害亲夫,长老为何还要袒护凶手,为难乔峰?”

    他双目如电,扫过在场诸人,每个参与叛乱的长老和帮众接触到他的目光,都自觉羞愧,默不作声地低下头去。

    萧峰又道:“若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伤了众兄弟的心。徐长老德高望重,无人不肯敬服,只需直接开口教训,难道乔峰还会自恃份,不肯听从?”

    “长老将那封信看得极重,却拿不出来,反去威苏姑娘。苏姑娘一时冲动抢了信,长老就把信件丢失的事全推在她上,我丐帮中从无这个道理。徐长老,如今乔峰就在此地,请你详详细细说个明白,乔峰到底犯了何罪,你要与一个谋害亲夫的女子联手反对于我?”

    徐长老脸色已经和跪在地上的陈长老一样难看,吴长老忽道:“帮主,我有一事想问全舵……全冠清,还请你容我先问他一句吾法无仙,好看的小说:。”

    萧峰道:“吴长老请讲。”

    吴长老转向全冠清,大声道:“多谢帮主。全冠清,你那来游说我和其他三位长老,曾讲出帮主的一个大秘密,我只想问你,那是不是又是你的捏造诬陷!”

    全冠清不由自主地看向苏芒,只见苏芒目光如刀,冷冷看着他,竟不自打了个寒噤,道:“都是康敏那毒妇的主意,我只是按照她的意思行事……”

    吴长老恨恨瞪了他一眼,撩衣跪地,重重磕了几个头,道:“乔帮主,吴长风糊涂之至,自此之后,我对你老人家唯命是从,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他这么一跪,宋长老和奚长老也满面羞惭地跪了下来,按照他的模样发了誓。萧峰几次问及那个秘密,几位长老都坚决不说,只说怕污了帮主的耳朵。

    徐长老此时已冷静多了,心知这些年来的地位风光已被今天的举动一扫而空。他并非愚钝无知之人,想起自己来杏子林之后的所作所为,再看地上紧捂喉咙晕了过去的马夫人,只觉羞愧无地,几乎无颜抬头面对帮众与好友。

    这并不是说他放弃了对萧峰的忌惮之心,但马夫人败名裂,命难保,唯一能挽回局面的密信又不在手中。这个时候,连亲眼见过信的铁面判官都不肯再为他说话,智光大师和谭公谭婆的嘴更是闭的如蚌壳一般。他若跳出去大喊“乔峰是契丹后裔,与汪帮主有杀父杀母之仇”,只怕旁人都会以为他疯了,连走出杏子林的机会都没有。

    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与其做那无用之事,不如留此有用之,继续监视萧峰。眼下萧峰并无把柄,但契丹人均是狼子野心,早晚有一天会按捺不住。等他露出狐狸尾巴时去通知少林方丈,那时还怕他飞上天去么?

    思虑及此,他横下心来,跟着跪倒,低声道:“帮主,你没有过错,是姓徐的糊涂。”

    苏芒事不关己地站在一旁,其实乔峰理应向她追问,消解他人疑心,可这几位长老太能折腾,完全盖过了她的风头,让她再次变成了一个毫无存在感的隐形人。这正中她下怀,所以只是冷眼旁观,看着这一场紧锣密鼓的大戏,一分一秒地降下帷幕。

    她说话算话,许诺全冠清饶他命,便真的饶他命。待强制任务完成的提示声响起,她听完下一个任务内容,便以信香唤回蛊虫,解除了全冠清上的隐患。

    “成功平息杏子林之变,强制任务完成,获得生存点数五千,发布第二项强制任务。”

    “强制任务:于八月初八当天前往河南擂鼓山,在珍珑棋局上击杀丁秋。失败条件:丁秋在八月初八之后依然存活。任务奖励:生存点数五千。完成后,自动接取下一个强制任务,若任务失败,将失去轮回资格。”

    “提示:若轮回者在任务期限之前击杀任务对象,仍会被认为任务完成,将提前发布下一个强制任务。”

    击杀丁秋的任务似乎并不困难,至少不会比平息杏子林之变更难,别说珍珑棋局上有苏星河帮忙,就算没有,苏芒也有和他一对一单挑的信心。所以她只是随意扫了一眼任务说明,就把注意力重新放回杏子林中。

    要说江湖中人恩怨分明也不见得,至少她就没办法马上进入这你好我好大家好,帮众泪盈眶,帮主义盖云天的和谐气氛。她正含笑看着这群前嫌尽释的英雄好汉,突然若有所感,抬头向林子的西北角望去。

    一个人恻恻地道:“丐帮约人在惠山见面,毁约不至,原来都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嘿嘿嘿,可笑啊可笑。”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踏雪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