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四十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城里老鼠 书名:踏雪行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苏芒盯着卷轴上的任务说明,暗自盘算。

    杏子林之变乃是天龙八部中的高|潮节,种种恩怨仇由此展开。萧峰本名乔峰,是当今丐帮的帮主,为人豪迈洒脱,威信极高,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神秘世。他一心好武,一向不在女色上留心,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夫人康敏正因萧峰在洛阳百花会中没正眼看她,怀恨在心,一心想要萧峰败名裂。

    后来康敏得悉萧峰实为契丹后裔,又见马大元不肯揭穿这个秘密,竟勾引丐帮执法长老白世镜,令他害死丈夫,然后暗中唆使舵主全冠清发动叛变,即为任务中的杏子林之变。

    一开始,萧峰成功掌控大局,将叛乱镇压下去,但后来康敏亲自现,指责萧峰为隐藏秘密而杀死马大元,又请动了丐帮德高望重的徐冲霄长老,将萧峰的世当众抖露出来。萧峰因此败名裂,自愿退位让贤,离开丐帮。

    至于萧峰和阿朱的悲剧结局,也全从康敏的谎言而来,不过这已经是后事了。

    这又是一个看上去容易,做起来没那么容易的任务,以萧峰的人品武功,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直接把整件事告诉他,让他冷静下来,细细思考之后再制定对策。但是任务的失败条件偏偏是萧峰失去丐帮帮主之位,万一他五雷轰顶中失去冷静,像原著一样自愿辞位,她要怎么办?

    防护罩时间一到,便即消失,外面风和丽,游人如织,看气候景色,应该是江南的繁华都市。眼前伫立着一座大酒楼,金字招牌上写有“松鹤楼”三个大字,若她记得不错,这正是段誉与萧峰相识的酒楼。

    进入地点居然是松鹤楼门口,可见剧马上要进行到杏子林那里,留给她的时间已经极少。她要是没能在这段时间里搭上萧峰的线,那根本别想找到杏子林,直接等剧结束被抹杀好了。

    终究任务要紧,苏芒并没来得及多想,三步两步奔上松鹤楼,不理试图拦截她的小二,脆声道:“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位萧……乔峰乔大侠?我有急事找他!”

    她的内功早有相当火候,这句话说得清脆明亮,酒楼上人人向她望来。她一眼看到楼面西首座上有两人正在拼酒,一位是清秀俊雅的公子,一位是魁伟高大的大汉,心中一松,疾步走了过去,道:“乔帮主?”

    乔峰一世英雄,几乎没和女子说过话,见她一口叫出自己名字,已是一奇,再见她双目晶莹,行走时落地无声,更是惊奇,一边琢磨武林中有哪位出名的女子高手,一边应道:“姑娘请了,在下正是丐帮乔峰,不知姑娘找我有什么事?”

    他和段誉本是面对面坐着,桌上垒了数十个酒碗,此时向打横的座位一指,示意苏芒坐下[综漫]巨星成长史,。

    苏芒犹豫了一下,道:“是很机密的要紧事,和丐帮有关,有没有比较隐秘的地方?”

    乔峰见她神色不似作伪,顿时狐疑起来,取出一锭银子掷在桌上,向段誉道:“敝帮有事,今胜负未分,来再比如何?”言下大有歉意。

    段誉这时才知道他名叫乔峰,忙道:“这又是什么要紧事了,乔兄自便。”

    苏芒看了他一眼,心想段誉和萧峰结拜是关系到他俩未来福利的大事,若非万不得已,倒不必阻拦这段剧,便道:“公子一起来吧,这件事虽然隐秘,倒也不是不能让你知道。”

    段誉见她容貌清丽,早有几分好感,听她竟没把自己当做外人,更是大喜,也不好奇她为什么如此相信自己,笑道:“小生姓段名誉,大理人氏,敢问姑娘芳名?”

    萧峰先听她说这是有关丐帮的大秘密,又见她不想隐瞒段誉,而段誉并不是原以为的慕容公子,饶是他行走江湖近二十年,也想不通其中道理,等苏芒把姓名说了出来,便道:“既如此,两位请跟我来。”

    萧峰心中的“隐秘之地”其实就是出城后一望无际的原野绿林,苏芒讶然笑道:“乔帮主不怕有人跟踪么?”

    萧峰傲然道:“乔某若连是否有人跟踪都看不出,也不必在江湖上混了。姑娘请讲吧。”

    他与段誉拼酒时试探对方的酒量,看见苏芒时好奇对方的内力修为,是以从出酒楼到出城门,一直不停发足疾行。此时段誉精神奕奕,苏芒笑语盈盈,丝毫没有半分疲累的样子,他心中很是佩服这对少年男女,只是大事要紧,不及出言结交了。

    三人均已停步,苏芒也不敢耽搁,道:“好,我要说的事与贵帮去世的副帮主马大元有关。马副帮主死在自己的绝招之下,所以贵帮的长老帮众都怀疑是姑苏慕容下的手,是不是?”

    段誉听到“姑苏慕容”四字,脸色一变,萧峰却不及注意他的神,沉声道:“的确如此,莫非姑娘知道此中内?”

    苏芒真心喜欢和萧峰这种明白爽快的人说话,便道:“是,不过我说的话可能有点骇人听闻。”

    马大元不但是丐帮的副帮主,更是萧峰好友,萧峰急道:“姑娘但说无妨,乔峰只有感激,绝不会因此怀疑姑娘。”

    这时就连段誉的好奇心都被调动起来,苏芒向他们各望了一眼,道:“好吧。”

    她本想把事说得尽量详细一点,增加可信度,然而她记忆力再好,也记不住马大元这酱油的绝技叫什么名字,只得道:“天下人只知道姑苏慕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可是乔帮主有没有想过,如果马副帮主根本不是死在自己的绝招之下,那又如何?”

    萧峰眼中精芒一闪,其实他为人精细,早就在猜测马大元并非死在慕容复手上,听苏芒一言,更增了几分信心。然而,苏芒的下一句话,却让这位盖世豪侠顿失冷静。

    “马副帮主乃是被马夫人和执法长老白世镜所杀,马夫人和白长老有私,他们合谋迷倒了马副帮主,白长老趁马副帮主昏迷时捏碎他的喉咙,假托是姑苏慕容下的手。”

    刹那间,萧峰把隐秘二字忘到了九霄云外,厉声喝道:“你说什么!”

    段誉被这霹雳也似的一声大喝吓了一跳,苏芒则是从容自若,甚至还有几分讥嘲之意,冷冷道:“这就你说什么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呢,马夫人的夫可不止白世镜一个,还有贵帮的全冠清全舵主……”

    萧峰怒道:“白长老为人公正严明,我丐帮上下无不钦敬,你血口喷人,是何道理?”

    苏芒冷笑道:“公不公正,严不严明,后自有分晓[综漫]出击,阿特拉斯零式.改,其他书友正在看:!。乔帮主既然这么问,我也想请教,我莫名其妙跑来向丐帮帮主说丐帮执法长老的坏话,损人不利己,是何道理?”

    萧峰发怒时双目如电,威势凛凛,但苏芒并非寻常的柔弱少女,怎会害怕。她说出这些话之后,心中只觉十分畅快,萧峰的经历实在称得上天意弄人,被人栽赃陷害的理由更是冤枉,就算不能扭转他的命运轨迹,事先给他提个醒也是好的。

    段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这件事他插不上嘴,想劝都无从开口。苏芒见他一副想说话又不敢说的模样,冲着他微微一笑,心想这废柴居然怀北冥神功、六脉神剑和凌波微步几大绝学,过路都能吃到莽牯朱蛤,简直是暴殄天物,只可惜进入时间太晚,不然她说不定也能分一杯羹。

    萧峰的缓冲期终于过去,他重重吐了口气,道:“你所言之事牵扯太大,可有证据?白长老全舵主均是丐帮的重要人才,姑娘若无证据,乔峰只好当姑娘在胡言乱语。”

    苏芒清澈明亮的目光在他上转了一转,微笑道:“此事先不急,既然帮主冷静下来,我也可以继续说下去了。刚才说的都是过去,不知帮主对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有没有兴趣呢?”

    萧峰神色诧异,道:“未来的事?”

    苏芒道:“你眼中的重要人才全舵主,正密谋策划一场叛乱,想要将你拉下帮主之位,自己当帮主。他和马夫人商量好,要把马副帮主的死嫁祸到你头上。我佩服乔帮主义薄云天,特意赶来报信,帮主竟说我血口喷人,这又是什么道理?”

    萧峰的表已不是激愤,而是震惊。苏芒不知道萧峰会不会因为血统而主动辞职,匆忙中又想不出好办法,只好暂时隐瞒此事。不过她说的话严丝合缝,并无太大差错,就算没有萧峰的把柄在手,康敏和全冠清也会想条别的毒计出来。

    这一次,萧峰没有向她索要证据,因为苏芒已经抢先道:“你心里一定有无数疑窦,莫忘了我之前说过,我要说的事骇人听闻,你不一定会相信。不怕告诉你,全舵主的叛乱就在今天,你有空追问我,何妨先想想该怎样平息这场风波。”

    她把话头推给萧峰,也不全是因为想吐槽,而是想把谈话的主动权交给对方,抽空想一想杏子林事件究竟该怎么处理。

    汪剑通的亲笔信落在康敏手上,如果只有信,她有八分把握让萧峰相信这是伪造的汪剑通手迹,棘手的是当年的证人。谭公谭婆和少林寺的和尚都被请来作证,这些人亲参与了三十多年前的雁门关一役。她能指鹿为马,却不能篡改昔证人的记忆。

    碧落天给她的时间实在太少,哪怕多个一两天,让她能杀了全冠清和康敏,毁掉密信,最多不过是把所有人的恨意拉到自己上,也比现在这种纯然的被动好。

    萧峰绝非分不清轻重缓急的人,恢复理智之后,立刻问她全冠清内乱的详细内,不再纠结她所言是否属实,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苏芒知道,萧峰未必真的相信她的话,但是他一定会把这些话记在心中,一一印证。

    这样便已足够。

    她把能说出去的信息都说了出去,记不清的直接说不知道。但是,比起之前的有成竹,她的神越来越严肃,底气也越来越不足,搜肠刮肚竭尽所能,终于也还是没能想出什么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看到两个丐帮弟子沿着大路飞奔而来时,她知道,时间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赶稿赶成城里上吊老鼠,我先去抢救一下,谢谢支持。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踏雪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