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五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城里老鼠 书名:踏雪行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大概就是这样了。”

    苏芒发现,在口渴的时候,就算是客栈里的破茶,喝起来也别有一番滋味。比如现在,她几乎已经灌了整整一壶下去,还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对于左南林的死,她不是没有感触,更多的却是如释重负。她忽然明白过来,那种郁压抑的感觉并非来自于她原以为的陈静静、李神童等人,那些人心理问题再严重,也无法对她构成威胁。她所有的担忧始终只来自隐藏于暗处的威胁。

    坐在她对面的人名叫陆小凤,四条眉毛的正版陆小凤。

    他来拉哈苏还不到一天的时间,进小镇一打听消息,听说李霞失踪,李神童死了,陈静静死了,脸上的表不仅迷茫,简直憔悴。于是苏芒及时出现,像好心的仙女一样,把这只憔悴的陆小鸡领回了客栈。

    如果她脸上没留疤痕,看上去一定更像仙女,但是她现在只能以毁容的状态面对这位主角。左南林临死时施出的毒药非同小可,又是溅在脸上,她费尽力气才保住自己的小命,容貌什么的,实在顾不得了。

    “这件事真是说来话长啊。”她以这么一句话作为开头,幸亏陆小凤不缺耐心,摸着小胡子听她说了下去。这两撇小胡子修剪的很整齐,看上去也很和谐,好像陆小凤就应该留这么两撇胡子,绝对不像左南林的易容,一皱眉就显得很可笑。

    的确说来话长,不过再长的话,也可以长话短说。

    长话短说,就是苏芒的仇家左先生,仗着她不认识陆小凤陆大侠,冒充陆小凤的份抢先来到拉哈苏,联合很多人暗算于她,然后被她灭掉,陆小凤要找的人也不幸在此战中牺牲。至于苏芒为什么居然不认识自己的仇家,陆小凤没问,她也就没说。

    至于左先生如何杀掉贾乐山,冒充陆小凤,收服了楚楚和那三名随从,陆小凤倒是问了,她却全然不知,只好作罢。

    位于拉哈苏的两块罗刹牌还在原处,一块被封在冰河之下,一块在陈静静的月经带里。这个陆小凤既然是真的,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直接将两块玉牌拿出,摆在桌子上,明言道这是假货。

    陆小凤拿起玉牌,仔细看了一遍,忽然笑眯眯地问:“这两块都是假货,那么,真的罗刹牌在哪里?”

    苏芒笑道:“考我吗?陈静静伪造的这块是假的,李霞盗走的这块也是假的,那么真的那块,当然从来没有被盗,一直都在它该在的地方。”

    陆小凤沉默了一阵,把两块假牌推还给她,“你说的话是认真的?”

    给花满楼医治眼睛的提议并非是她的心血来潮,她当然对这位真正的陆小凤又提了一次王朝教父,好看的小说:。面对这种重大问题时,陆小凤的审慎不输给假货,连疑问都差不多。

    他当然不是怕苏芒说谎,他一向什么都不怕,他只是担忧苏芒年纪太轻,误判了自己的医术,自以为可以医治花满楼,结果却失败。花满楼是他的朋友,他不想随便把希望带给他,再眼睁睁看着希望消失。

    苏芒笑了,她现在的模样实在算不上好看,甚至算不上正常,但笑起来的时候却有一种又狡狯又妩媚的感觉,“不管我怎么保证,都是空口无凭,不过,就算我是在说谎,耍人玩儿,你要不要冒险拒绝我?”

    这句话当真一语中的,陆小凤顿时再次陷入沉默,良久才叹道:“你有什么条件?江南花家富可敌国,但既然是个交易,你也得先把你的底线说出来。”

    苏芒道:“楚楚姑娘愿意以十万两黄金买罗刹牌,那么,我说花公子的眼睛与罗刹牌等价,应该不算太狂妄吧?”

    一提这十万两黄金她就想叹气,在陆小凤抵达之前,她差点在拉哈苏挖地三尺,终没找到左南林和楚楚一行人带来的箱子。想来黄金可能已落入左先生的空间,她倒也不怎么着急去找。

    陆小凤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世界上大部分人穷尽一生也没有机会见到十万两黄金,但这个数字对江南花家来说确实算不了什么。远的不提,丁香姨还偷了飞天玉虎的三十万两黄金潜逃呢,只要苏芒真能使花满楼复明,花家怕是还会觉得他们赚了。

    但苏芒的条件尚未说完,“我还要玉天宝抵押给蓝胡子的那块罗刹牌。”

    陆小凤眯起了眼睛,冷笑道:“真正的罗刹牌?难道你也想当西方魔教的教主?”

    苏芒笑道:“这要看你怎么定义真正的罗刹牌。蓝胡子藏起来的那块,的确是从玉天宝手中当出的真品,可是,这两块牌既然是假的,玉天宝手中的就一定是真的吗?”

    她把雕工流畅精致的那块牌子挑出来,看了看,又推给陆小凤,“哪一位天女是老板娘?”

    “……”

    陆小凤带着便秘的表,在其中一个天女脸上点了一下,苏芒笑道:“果然如此,朱老板伉俪真是夫妻深啊。蓝胡子要伪造罗刹牌,摹本当然是玉天宝的原版,犯不上凭空硬造,所以……老板娘的脸出现在罗刹牌上,陆兄总该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吧。”

    罗刹牌是西方魔教之宝,所到之处如教主亲临,但讽刺的是,越是重要的宝物,越是很少有人见过。原著里魔教长老要杀陆小凤灭口,正是因为陆小凤认出朱停的作品,妨碍了他们以赝品去换教主宝座的大计。

    陆小凤支着下巴,仍在沉思,他聪明过人,但有些事仅靠聪明是想不出的。左先生中途劫走楚楚和陈静静,陆小凤也没了推理用的线索,只能靠绝顶的聪明才智,将零星的闪光点串联起来。

    苏芒不多话,也不催他。她依稀记得陈静静是方玉飞的相好,不知以方玉飞的格,会不会把陈静静的死算在她头上。若陆小凤当真推不出方玉飞就是飞天玉虎,她不介意说出真相。

    然后她忽然又想起了柳随风,她不熟悉神州奇侠,不知柳随风的轻功在那里能排到江湖第几位。但陆小凤她很熟悉,“无彩凤双飞翼”的名头绝非虚言,她不由好奇起这两位的轻功对比来。

    等她从神游状态中回归,陆小凤正笑嘻嘻地盯着她看,显然心中已有成算,还没等她开口,他便抢先道:“方玉飞就是飞天玉虎?”

    苏芒倒吃了一惊,笑道:“为什么不猜蓝胡子?”

    陆小凤道:“我本来的确在怀疑蓝胡子,但是,他若真是飞天玉虎,以方玉飞和他的关系,不可能不知。这样一来,方玉飞要么被飞天玉虎灭口,要么做他的奴才。”

    他忽然叹了口气,有些沉重地说:“我太了解方玉飞,他那个人是绝不肯当奴才的……”

    方玉飞毕竟是他的朋友,他说到这里就没有继续,苏芒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陆小凤道:“说实话,我也没什么打算,不过我答应过很多人,一定会找到罗刹牌,那些人是朋友也好,敌人也好,我都要了结此事手机里面有异界,。苏姑娘,罗刹牌本是西方魔教的宝物,倘若如你所说,玉天宝抵押出去的也是假牌,我愿意将它交给你,倘若不是……”

    苏芒笑道:“倘若不是,我就尽人事听天命。”

    第二天,苏芒跟着陆小凤返回中原。陆小凤没福气享受陈静静和楚楚这两位红颜,只遇上了丁香姨。丁香姨也是个被人利用的可怜人,不过她可怜也好,不可怜也好,剧发展到这个地步,她的作用已不重要。

    苏芒不知道陆小凤如何处理丁香姨,也没有去问。陆小凤早料到此去必有一场恶斗,其实并不愿带上苏芒,苏芒此刻容貌尽毁,绝非惹人怜惜的美女,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陆小凤一向认为男人的事女人不该插手。

    可惜天不遂人愿,苏芒是拉哈苏惨案的唯一目击证人,陆小凤不想让她跟去,首先不乐意的反而是三位魔教长老。

    于是,苏芒终于来到中原的银钩赌坊,见到了蓝胡子和方玉飞,冷眼旁观剧急转直下。

    一开始陆小凤质问蓝胡子,方玉飞与方玉香二话没说,当场把蓝胡子灭口,让他当了替罪羊。

    陆小凤总算放弃心里最后一点幻想,直指方玉飞才是飞天玉虎的真相,并扬言答应丁香姨,要送飞天玉虎一个□。二人动起手来,中途魔教长老之一的寒梅忽施偷袭,被陆小凤以绝世法躲过,反而一剑刺中了方玉飞心口。

    众人这才知道,寒梅与方玉飞勾结已久,约好一为魔教教主,一为关内霸主,联手合作,终将无敌于天下。

    方玉飞死去,寒梅伏剑自尽,方玉香几乎立刻崩溃,陆小凤才说了一句,她便又哭又笑,把从蓝胡子上摸走的罗刹牌扔了出去。

    这块牌论款式花样,和李霞那块毫无差别,玉质却是天差地远,在陆小凤掌中发出温润明净的光芒。陆小凤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天魔地煞,轻叹口气,一转手把玉牌递给了苏芒,道:“拿去。”

    孤松、枯竹二长老神色变得很不好看,苏芒心头突地一跳,想起一件事来,眼都不眨地直接把玉牌转递给了孤松。

    孤松却没有接,枯竹也不动弹,他们刀锋般的目光全部盯在陆小凤上,竟没一个人理会苏芒。

    苏芒的强制任务要求收集三块罗刹牌,玉牌一入手,任务马上提示完成,可以随时回归,她当然不会选择回归。但是之前她忽略了一件事,原著里这两位高人要杀陆小凤灭口,一个被西门吹雪杀死,一个被玉罗刹吓死,可他们不一定非要等走在路上的时候再出手。

    陆小凤露出一丝苦笑,缓缓道:“其实我一直以为,苏姑娘在骗我。”

    苏芒道:“……啊哈?”

    陆小凤道:“我以为你说罗刹牌是假只是托词。一块假牌要来何用,难不成你暗恋朱停?现在牌是假的,两位长老却硬要把它当成真的,我觉得,我们两个要倒霉了。”

    孤松与枯竹的站位极为巧妙,把屋子的出口堵得严严实实,他们的剑都已握在手中,他们每个人的年纪都比陆小凤和苏芒的年纪加起来还大。陆小凤就算真的生出双翼,也万难从纵横的剑气之下逃生,他又怎能扔下苏芒独自逃走?

    作者有话要说: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踏雪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