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二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城里老鼠 书名:踏雪行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主角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刚到镇上,陆小凤就一掷千金包下这里最好的天长酒楼,留下酒楼的厨子做饭,又把酒楼改造成一个舒适的居处。他边跟着个声如黄莺出谷,美如天仙下凡的少女,少女还带了三个随从。

    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一个是形如猿猴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是背古剑的黑衣人。

    苏芒本来已经把这三瓶酱油忘得差不多了,一见真人,记忆立即复归生动鲜明。陆小凤稍稍做了改扮,颔下添了一点小胡子,和上唇的两撇眉毛般的胡子相映成趣,因为他现在的份不是陆小凤,而是江南巨富贾乐山。他带着四十万两黄金来到这里,买李霞手中的罗刹牌。

    客栈里的饭很难吃,多油多盐,原是给粗汉们下酒用的,陆小凤包下天长酒楼,导致必须另找地方吃饭的苏芒非常不幸福,心更差了。

    李霞和陈静静就在银钩赌坊里,她本来想去暴打她们一顿,她们交出罗刹牌。但既然陆小凤这么快就来了,她便改了主意。

    李神童倒也识趣,遣人报信时,没敢欺她说那是江南贾乐山,只说她要找的人已经进镇,问她用不用帮忙安排见面。苏芒岂会用他帮忙,笑了笑,直接把人打发走了。

    然而她却低估了李神童的无耻程度,李神童的确把陆小凤的行踪通知给了她,同时也把她卖给了陆小凤。于是,当她吃完晚饭回房的时候,赫然发现陆小凤正坐在她房间里的桌子旁边。

    她站在门边,愣了足有十秒钟,才冷冷道:“陆小凤?”

    陆小凤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也问:“苏姑娘?”

    他是一个人来的,没带那位温柔美丽的楚楚姑娘,也没带随从。而苏芒在客栈住宿的时候一向使用真名,想查并不困难。

    他正冲着苏芒笑,他的长相算不上多么好看,笑起来却有一种极为讨人喜欢的感觉,固然比不上楚留香万花丛中过的境界,却也不负古龙小说主角的风采。苏芒跟着笑起来,忽然剑光一闪,冰魄剑跃到她手中,一剑刺向陆小凤眉心。

    剑尖去如流星,几乎要触及肌肤,却不能再进一步,陆小凤以食指中指两根手指,牢牢夹住了剑锋。冰魄剑冰寒刺骨,他的手指却安然无恙,脸上仍然带着微笑。

    苏芒眉峰一挑,向外抽剑,他便松开了手,笑道:“姑娘信了吗?”

    苏芒淡淡道:“勿怪,我从来没见过陆大侠,故而出手相试。陆大侠号称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灵犀一指我已领教过了,不知何时能领教彩凤双飞的绝妙轻功?”

    陆小凤的微笑变成了苦笑,摸了摸鼻子道:“不必了吧。”

    苏芒笑道:“哦?其实我也觉得不必了,陆大侠找我有什么事?”

    陆小凤又开始摸鼻子了,他不是楚留香,却继承了前辈的习惯,苦笑道:“我最怕别人叫我陆大侠、陆公子,姑娘称呼一声陆兄,也就是了。”

    苏芒点点头道:“陆兄找我有什么事?”

    陆小凤道:“姑娘来这里,是不是为了罗刹牌?”

    他这么开诚布公,苏芒反觉难以回答,一抬手把头上的皮帽摘了下来,抖了抖上面的雪珠,在陆小凤对面坐下。陆小凤绝不是一个不懂得欣赏美貌女子的人,眼睛立刻亮了。苏芒笑道:“我来这里是有私事要办,不方便告知陆兄。不过陆兄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把罗刹牌说出来,不怕我见财起意,找你麻烦么?”

    陆小凤笑了笑,道:“不怕。”

    这两个字无疑很不给苏芒面子,但怕这个字,肯定不会从陆小凤口中说出重生农家有田,其他书友正在看:。苏芒笑道:“不怕的话那是最好。我对罗刹牌无意,陆兄想要,去买就是。不过,陆兄既然主动找上门来,我倒是有笔生意想和你做。”

    这次轮到陆小凤眉峰一挑,“哦?”

    他挑眉毛的时候,胡子立刻不能与眉毛平齐,看上去十分滑稽,苏芒笑道:“花满楼花公子,是陆兄的好朋友罢?”

    西门吹雪,花满楼,司空摘星,这三位江湖奇侠与陆小凤有过命的交,此事江湖上人尽皆知,陆小凤当然没有隐瞒的理由,“不错。”

    “我想请问,花公子是天生失明,还是后天因病致盲?”

    陆小凤皱眉,显然并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讨论花满楼目不能视的问题,只淡淡道:“他七岁时得了一场大病,自此双目失明。花家请遍天下名医,均是束手无策,迄今为止已二十年了。”

    苏芒掩口轻笑,笑道:“若我能治愈花公子的眼睛,不知花家肯付多少诊金?”

    自进门以来,她第一次看到陆小凤露出极为严肃的表,他以极为严肃的口气道:“姑娘此话当真?”

    江南花家号称天下土地第一,在江南,骑快马策马疾奔一一夜,仍跑不出花家的地产范围。这种人家往往已不把金钱当一回事,就算苏芒要天上的月亮,他们说不定也敢搭个高台试一试。

    苏芒笑道:“我何必要拿这件事开玩笑,江南花家是好得罪的么?”

    陆小凤看着她,目光中已有喜意闪动,但他忽然叹息了一声,道:“你有什么条件?”

    苏芒道:“我有两个条件,一个是,要钱。另外一个是,我要你带我去见方玉飞和蓝胡子。”

    夜已深,陆小凤走了,并没有明确地说可以还是不可以。也许因为花满楼是他的朋友,方玉飞也是他的朋友,他不能为一个朋友出卖另外一个朋友。也许他打算在问过方玉飞和蓝胡子之后,再把苏芒带到那里去。

    苏芒并不着急,真正的罗刹牌必要着落在陆小凤上,陆小凤现在犹豫是人之常,等他发现方玉飞骗了他,这两块玉牌都是假的,他就不会再维护他了。

    她从茶壶里斟了一杯茶喝下,慢慢走到边。茶已经冷了,十分苦涩,铺也有冰冷而粗糙的感觉,还散发着细微的怪味儿。这个地方毕竟不是久居之地,只来了一天,她就在这壮美的北国风光下,感受到了暗难解的恶意。

    这一天晚上她并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她又来到了冷红儿的草药铺。

    这并不是因为她对冷红儿有什么特殊的感,只不过比起其他人,冷红儿实在算得上纯洁无害,而且她还有问题要问她。

    冷红儿果然已经起,仍在草药铺的柜台后面坐着,看见苏芒进来,居然对她笑了笑,问:“还买药?”

    苏芒摇摇头,笑道:“我是来揍李神童的。”

    冷红儿道:“那你走错门了,李神童在银钩赌坊。”她顿了一下,忽然又说:“那小子的确该揍,不过好像已经有人揍过他了,我昨天看到他上缠着绷带,脸色像被鬼迷了似的。”

    苏芒笑了笑,也不说揍他的人就是自己,忽然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这里冬天这么冷,会不会有熊跑出来?”

    冷红儿道:“有啊,怎么没有,我上次还在冰河上看到一只。”

    女人面对女人,有时心会有些微妙,何况苏芒是如此年轻美丽的一个少女,所以她隐去了自己半夜睡不着,跑到冰河上发呆的事不说无忧归田全文阅读,好看的小说:。苏芒却笑问道:“哪里啊?我也想去冰河上转转,说不定也能看到熊呢。”

    冷红儿并不在意,道:“不就是冻着一只破船的地方,你一去,自然就看到了。”

    苏芒向她道了谢,走出铺子,向不远处的银钩赌坊瞧了一眼,却没有去找李神童的麻烦,而是径直去了天长酒楼。

    酒楼大门紧闭,陆小凤包下这里之后,就不再招待客人,但她也根本没有走大门,而是从酒楼后院的墙头上翻了进去。

    陆小凤带来的大车就停放在后院里,车上的箱子已经卸下,可能搬进酒楼里去了。苏芒才走了几步,酒楼二楼就同时飘下了三个人。

    年迈的老家人,轻捷如猿的中年人,背后负着古剑的黑衣人。

    这三人训练有素,配合的天衣无缝,六只眼睛里充满了警惕和敌意,她若再敢踏前一步,老家人的通天指,中年人的暗器,黑衣人的乌衣神剑,一定会同时朝着她上来,所以她只是笑吟吟地站在原地,把三个人打量个够,才笑道:“我找陆小凤。”

    她没有见到陆小凤,却见到了楚楚。

    楚楚笑得甜蜜极了,笑容里尽是嗖嗖往外飞的小刀子,“他死在银钩赌坊,不会回来了。姐姐要等就在这里等吧,看他回来之后有什么话说。”

    苏芒经常被人叫做妹妹,姐姐的称呼还是第一次听到。她佩服陆小凤刚来一天就搭上陈静静的天赋,又很不擅长应付楚楚的笑容,想都不想地落荒而逃。楚楚的三位护卫像押犯人一样地送她出去,中年人忽然开口道:“没事不要来这里,否则别怪我们辣手无。”

    苏芒一腔压抑正愁没处发泄,闻言猛地站住,笑道:“真的?就凭你们?要不要试试?”

    老家人低喝道:“别多事!”

    苏芒冷冷一笑,拔腿就走,走了几步回头望去,看到楚楚裹着一袭狐裘站在酒楼上,面无表地盯着自己,笑容完全不见了。即使是她,也得承认楚楚是个美极了的妹子,可惜这样姣好的皮囊却裹了一肚子黑心肠。

    她扭回头,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个轮回者是老是少,是男是女。

    这次她直接回到客栈,扎到房间里不再出门,但这种清净时光没能持续很久,夜幕降临时,陆小凤派了那老家人来,请她去吃晚饭。

    晚饭是酸菜白火锅,黄铜火锅被擦得铮亮,映出苏芒泛白的脸。锅里是用鸡汤熬了很久的酸菜白,汤汁微绿浓郁,喝一口鲜酸爽口。

    酒楼里就只有陆小凤一个人,苏芒落座,笑道:“楚楚姑娘呢?”

    陆小凤笑得很尴尬,“她说今晚的火锅太酸了,不肯一起吃。”

    陆小凤果然是为花满楼的事找她,他并没提钱的问题,只表示要先问过蓝胡子之后才能带她去和人家见面,苏芒对此也表示了理解和支持。这顿饭吃得堪称痛快淋漓,宾主尽欢,至少在楚楚回来之前是这样。

    楚楚一进门,立刻走到陆小凤边,紧贴着他,笑嘻嘻地问:“晚上要不要我陪你睡觉?”

    陆小凤的脸色顿时很难看,“不要。”

    楚楚咯咯轻笑,一只白玉般的纤手指向苏芒,“那你是不是想让她陪你睡觉?”

    苏芒筷子挟着的一片白顿时掉进了碗里。

    作者有话要说: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踏雪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