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二十九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城里老鼠 书名:踏雪行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苏芒软倒在地,就此一动不动。

    药王先惊后喜,他医毒兼精,难免荒疏武功,自忖不是苏芒的对手,这才先在亭中布下毒药,又躲起来偷袭,想不到鬼王战死,这个大功劳落在了他一人头上。

    光看这姑娘以长索借力,瞬间飘离小亭的决断,他就知道她不仅轻功超卓,用毒辨毒的本领也是出色当行,但还不是死在他莫非冤的毒药之下?

    天下有几人不惧药王之毒?

    药王重新露出笑容,看上去和一个普通的中年文士毫无区别。他不去理会战友的尸体,反而向苏芒走去,俯下,伸手探向她怀中。这并不是因为什么见不得人的癖好,苏芒用来毒死鬼王的赤鸠散也是天下奇毒,药王见猎心喜,自然想看看她上还有什么宝贝。

    苏芒双目紧闭,眉睫墨黑,看上去竟有几分惹人怜的气质,很难相信她刚刚才眼都不眨地杀了权力帮的内堂天王重生农家有田,。

    武林中年轻高手层出不穷,可惜柳五总管算无遗策……

    药王如是想着,依旧伸手往苏芒怀里去。

    刹那间剑光暴起,雷霆一闪,一柄长剑钉入他膛!

    苏芒还怕这一剑不够狠,左手同时掣出鱼肠短剑,又是夺命一击,深深刺入他小腹。药王愣住,垂下头,看到自己的鲜血沿着剑锋流下,尚在愣怔中,苏芒已轻轻巧巧地一个翻滚,灵狸般滚到了一边,撑地跃起,淡淡道:“没想到,是不是?”

    药王这才感到伤口传来火灼似的疼痛,苏芒提着一长一短两柄剑,神色漠然,冷冷看着他。药王也在看她,满脸不可思议的神,忽然大声道:“这不可能!”

    鬼毛的独门解药在鬼王上,他打出的安息香更是无药可解,可苏芒不但在必死的局面下找到一条生路,而且还一副神完气足,根本没有中毒的模样。他可以接受失败,却不能接受这种莫名其妙的失败。

    “没什么不可能,我上带着能解百毒的丹药,”苏芒回答得极快,“说真的,为你们这种人花上几十万两银子,我真是痛死了……”

    药王慢慢倒下,只觉她的声音渐渐虚无缥缈,终至微不可闻,他死前并没受什么苦楚,只是至死都不明白,为什么世上会有能解百毒的丹药,又为什么偏偏在自己的敌人手上?

    苏芒麻利地取出一双鹿皮手,她得到唐方的提醒,去和萧夫人要了一副手,可惜开打之前忘了戴上,到这个要去翻药王尸体的时候,倒是想起来了。

    药王上带着一堆小瓷瓶小袋子,甚至还有几条活着的尸虫。苏芒把尸虫砍死,剩下的东西全部扔进空间,再拉开卷轴看看,发现能够在物品栏中留名的毒只有五种——烟雨蒙蒙,寒料峭,秋色连波,夏炎炎和雪花片片。

    “真是和外号一样奇葩的名字……”

    苏芒咕哝着,随便扫了一眼它们的简介,随即向听雨楼的方向赶去。

    她那时已经算是成功击杀鬼王,若不吞服瑶池三青丹,也可以直接回归碧落天,但她没有。她想留下来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想帮浣花剑派的忙,药王的偷袭之举更令她生怒,更别提击杀药王还能拿到双倍奖励。

    犹豫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她借着摔倒时视角的遮掩,吞下了三青丹,继而击杀药王。三青丹能解百毒,价格极为昂贵,再加上赤鸠散,银子如流水般花了出去,还是花在敌人上,但她并不后悔,丹药再昂贵,也要到用出时才能体现价值。

    至少她赶到听雨楼的时候,完全没再考虑那是不是在浪费的问题。

    如她所料,双王的目标多半是振眉阁中的岳太夫人,这才会从偏僻处潜进剑庐,可惜还没见到振眉阁中的高手就撞上了她。四神魔则正面强攻,带着帮众硬撼浣花剑派的五组弟子。

    长刀神魔孙人屠为萧东广所杀,朱侠武应战一洞神魔左常生,左常生体异于常人,让朱侠武一击落空,两人双双重伤,朱侠武的脑袋被打的像个血葫芦,竟还活着。

    而康出渔果然便是无名神魔,康劫生装模作样,哭诉父亲的毒伤加重,请张临意到观鱼阁诊治。父子两人准备动手时,被早有准备的张临意反杀。张临意向来六亲不认,康劫生根本没有捞到向义兄萧秋水乞求的机会便呜呼哀哉了。

    剑庐中萧西楼和唐大尚未出手,权力帮却并不慌张,他们在等,等鬼王和药王“请到”岳太夫人后,前来听雨楼相援。

    然而他们等来的是苏芒,青衣少女笑靥如花,“鬼王和药王都已死了,你们还在等什么?”

    她本是细心之人,特意请浣花弟子把那两具尸体搬到了听雨楼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扔下楼去阡陌农家最新章节,其他书友正在看:。浣花剑派在此役中折损极多,就连为人最端正侠义的萧西楼也没有制止她这种不厚道的行为。

    密林再度沉寂下去,权力帮几乎是在看到双王尸体的一瞬间便撤退了。

    “……就这么结束了吗?”苏芒问,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问谁,只希望随便什么人都好,能够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在她看来,权力帮吃的亏远比浣花剑派更大,十九神魔死了一半,八大天王死了两个,权力帮若不是傻的,就该见好就收。但游目四顾,萧西楼和萧东广脸上均有凝重之色,就连总是在微笑的唐大,微笑中也带着不赞同。

    “苏姑娘,你武功虽高,对江湖上的事了解的却实在太少。”

    最先开口的竟是萧东广,“权力帮自崛起以来,历经百战,从未在任何一个对手面前退缩。当年天狼社的姜氏兄弟威震神州,还不是败在李沉舟手上……”

    “你杀了他们两个天王,只会成为他们死仇,绝不会令他们退让。”

    仿佛在为他的话做注解一般,剑庐中,等级最高的示警尖哨忽地再次响起。听雨楼楼梯上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冲上楼来的居然是萧夫人。

    她脸色惨白如纸,肩头上插着一支金钗,女子的凤头金钗,只听她断断续续地道:“张临意前辈已经战死了……振眉阁的所有人都……死了……”

    萧西楼几步上去扶住了妻子,疾声道:“是谁伤的你?老夫人怎样了!”

    萧夫人只说了三个字——宋明珠,便晕了过去。

    老夫人却安然无恙,被人扶上楼来。萧夫人拼死把她带出振眉阁,命令浣花弟子不惜任何代价拦住敌人,这才有机会抵达听雨楼。

    “宋明珠”三字一出,连唐大都变了脸色。

    “柳随风座下亲信,号称双翅一杀三凤凰,宋明珠外号红凤凰,是三凤凰之一。他们虽然只是柳五亲信,地位却不在八大天王之下,”便连唐方,也从没见过兄长如此紧张的神,“常人指使不动他们,宋明珠既来,柳随风也不会太远。”

    哨音忽然中断,剑庐四周的密林中,再次火把四起,灯火通明,权力帮的帮众从中涌出,向剑庐攻来。

    萧西楼尽显一派掌门的风度,沉声道:“老夫人受此惊吓,实在是我浣花剑派无能,事已至此,总要不惜一切保证老夫人的安全。”

    苏芒心知调兵遣将自己帮不上忙,便道:“萧伯父,你尽管安排,我出去挡一挡敌人,无论能不能挡住,都会尽快回来。”

    萧东广道:“我和你去!”

    萧秋水目现神光,叫道:“我也去!”

    萧西楼横了他一眼,道:“你去了还要苏姑娘和你大伯分心保护,留下来照顾你母亲,我另有任务给你。”

    唐方却道:“我跟去吧,就算帮不上忙,总可以回来报个信。”

    她生骄傲,不肯自夸轻功好,也不肯说逃这个字,但人人都明白她的意思。唐大一点头,道:“千万小心。”

    唐方是他最疼的妹妹,但他也不会刻意把她翼护在唐门的羽翼下。

    短短一段时间里,浣花弟子似已死绝,别说宋明珠,就连应有的灯火都看不到,偶尔见到一个,均是横尸在地一击毙命的尸体民国第一军阀最新章节,其他书友正在看:。萧东广脸色沉的可怕,唐方双手扣着暗器,紧抿着唇,一言不发,苏芒与她并肩而行,跟在萧东广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从振眉阁遇敌的时间差推断,宋明珠紧跟在双王之后进来,目标很可能直指振眉阁,并未理会双王的战局。苏芒回听雨楼时未曾经过振眉阁,竟没发现敌人。

    权力帮正如萧东广所说,不但没有放弃的意思,甚至加强了攻势,苏芒隐约感觉到,浣花剑庐很难度过今夜,萧西楼似乎也明白这一点,他给萧秋水的任务会不会是保护岳太夫人冲出重围?

    萧东广凝视着死难的弟子尸,忽然仰天长笑,笑声中充满了悲愤之意。他厉声喝道:“李沉舟自命英雄,部下却如此鬼鬼祟祟,统统给我滚出来,你们有欺负小辈的本事,敢不敢现来接老夫的剑!”

    他的声音干巴巴地消逝了,他的双眼已泛上泪花。

    忽然,前方的黑暗中,有一个温文,温和,甚至堪称温柔的声音,柔声道:“恭敬不如从命。”

    淡青色的刀光轻纱般罩下。

    苏芒骇然变色,一反手把唐方推得跌撞出去,倚天剑剑光急舞。这道刀光似乎同时在攻击他们三个人,又似乎在集中攻击每一个人,她甚至不知道对方如何接近,如何出手,只能凭借本能,拼命抵挡。

    刀光与剑光相触,停滞了一瞬间,卷向萧东广头颈。

    因这一瞬间,苏芒压力大减,终于看清了对方的形,那是一个与刀光同色的青色人影。她想都不想,长剑一指,疾如电掣,向那人影攻去。

    说是攻去,其实毫无章法,只是竭尽所能地把能用的剑招用了出来而已。她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怕的是,不但剑剑落空,甚至无法真正阻拦对方的攻势。

    她雷鸣电闪般的十招攻出,倒下的反而是萧东广,颈间鲜血喷溅,竟是被一刀割断了喉咙。

    苏芒再次感受到那种庞大的压力。

    唐方一直扣着满手的暗器,微微颤抖着。她有心助阵,却有心无力,之前苏芒觑出破绽,把她一把推了出去,让她离开交战中心,然后,她发现自己的暗器打不出去,因为她的视力无法跟上面前的剧斗。

    人影急速移动,几乎被绽放的兵器光芒吞没,她辨不出哪个是苏芒,哪个是敌手,偶尔勉强看清一次,人影的位置立刻变幻,让她无法发镖相助。

    她只能听,苏芒剑招发挥到极致时,剑震颤如龙吟,敌人的刀则无声无息,二者兵器几乎没有相撞过,只听到一声极为细微的响声,不知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

    她并没有担心很久,这番交手结束的和开始的一样快。

    苏芒翩然落地,脸色惨白,左手捂着心口,心口有血溢出。她总共攻出三十六招,也退足了三十六步,第十三招上,她袖口被刀刃切断,手腕多了一道血口,第二十四招上,她束发的银环被一刀削断,掉落在地。

    她凝视着面前的人,那是一个着青衫,长得非常好看的年轻公子。他面带微笑,手中握着一把淡青色的刀,刀锋薄如蝉翼。

    她知道,现在的剑庐中,并没有能和他抗衡的人。

    “我姓柳,在权力帮里,排行第五,”他声音温柔如对人的低语。

    “我并不愿意在这样的局面下和姑娘见面,可惜世事如棋……”

    作者有话要说:  嗯男主出场了。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踏雪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